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大明我开局带着皇帝爷爷跑路

大明我开局带着皇帝爷爷跑路

天下大同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朱寿的话,说的极其轻巧。可落在众人的耳中,却是宛如晴天霹雳,震的一个个全都瞠目结舌。管家老方面色大骇,一下瘫坐在了地......

主角:朱寿朱元璋   更新:2022-09-11 01: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朱寿朱元璋的其他类型小说《大明我开局带着皇帝爷爷跑路》,由网络作家“天下大同”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朱寿的话,说的极其轻巧。可落在众人的耳中,却是宛如晴天霹雳,震的一个个全都瞠目结舌。管家老方面色大骇,一下瘫坐在了地......

《大明我开局带着皇帝爷爷跑路》精彩片段

正想开口解释一番,几个精壮的汉子却是直直闯入房中,看起来,个个膀大腰圆。

随后,一个背着药箱的老大夫疾步走入,开口便道:快,按住少爷,老夫这便给他扎针诊治!

一声令下,那几个壮汉登时冲着朱寿扑来,一下就把他死死按在了床榻之上。

那老大夫也不含糊,直接取出寸长的银针,摇头晃脑地道:来来来,少爷莫慌,待老夫给你扎上一针,这病也就好了!

朱寿瞬间吓得瞪大眼睛,说话都不利索了:我......我没病......

老大夫一脸的痛心疾首,道:没错了,少爷往常犯病,也是这般说辞!

少爷,切不可讳疾忌医啊!

你且放心,老夫这针灸之法,祖宗已传下十八代了,定能治好少爷的脑疾!

说话之间,他手中银针,已是逼近了朱寿的脑门。

少爷,你躺稳了!

你不要过来啊!啊......卧槽!

随着杀猪一般的嚎叫,朱寿一下没了声响。

不出片刻,他便顶着满脑袋的银针,脸色苍白、浑浑噩噩的坐在了床头。

他心里懊悔极了。

自己还是太年轻啊!

刚穿越过来,还没弄清情况,开口便要胡说八道,这不纯纯找抽吗?

可很快,他又振作起了精神,看向老头:老......老头子,今年是哪一年?

一听老头子这种大不敬的称谓,老头一点也不恼,眼中甚至还掠过了一抹欣喜。

看来,大夫针灸的效果不错,咱的大孙子可算正常点了。

洪武二十四年,怎么了?

二十四年啊......

朱寿随口哦了一声,可突然又是一怔,不可置信的问:你说是几年?

老头耐心的回道:洪武二十四年。

朱寿心里一沉,不由再问:李善长可被诛族了?胡惟庸余党,也随着他的死彻底肃清了吧?

老头双眼顿时射出一抹犀利的芒,一字一句道:你说胡惟庸案?

话音刚落,下人们的身体齐齐一颤!

明明日头正烈,众人的脊背却是一阵发凉,冷汗四冒。

胡惟庸案。

这个字眼,实在太让人心悸了!

老头,正是大明皇帝朱元璋!

洪武十五年,皇太孙朱雄煐薨,下葬紫金山陵。

送葬途中,一道惊雷落下,朱雄煐在棺中活了过来,却也因此精神失常,患上了脑疾。

朱元璋本想将他接回宫中,奈何此事天下尽知,于是裁撤随行的太监、御林军共计三千余人,封锁消息。

随后,他将朱雄煐改名朱寿,并秘密安置在应天府郊外,养至如今。

而今日,李善长全家于午门处斩,长达十年的胡惟庸案,终于落下帷幕。

他心忧这个患有脑疾的大孙子,杀完了人,便急冲冲赶了过来。

可朱元璋怎么也没想到,孙子又犯病了!

而且,他竟然提了胡惟庸大案!

要知道,李善长的死,京师上下尚未传开消息。

孙子远离应天府,又是从哪听到的风声?

这事有蹊跷啊!

想到这,朱元璋深深的看了朱寿一眼,问:寿儿,此事你听谁说的?

一听爷爷这么说,朱寿心中已有了答案。

他摇了摇头,忙道:老头子,来不及解释了,赶紧跟我一起收拾东西跑路吧!

跑路?

跑什么路?

朱元璋一身威严的气势顿时一滞,人都懵了。

管家老方听完也是一阵错愕,忙道:少爷,为什么要跑路?咱老老实实呆在天子脚下,不好吗?

朱寿摇头道:好啥啊!李善长一死,太子朱标很快也要死了!

到时候,皇帝朱元璋大开杀戒!

现在不跑,难道留下来等死吗?

轰!

话音落下,朱元璋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啥?

咱的标儿要死了?!

朱寿的话,说的极其轻巧。

可落在众人的耳中,却是宛如晴天霹雳,震的一个个全都瞠目结舌。

管家老方面色大骇,一下瘫坐在了地上。

老大夫吓得手上一抖,生生捋下大把花白胡须,却不觉疼痛,整个人陷入石化。

此刻,连一向老成持重的朱元璋,竟也是方寸大乱了。

标儿要死了?

不!

这绝不可能!

咱不相信!

咒自己爹死,这小子咋想的?

朱元璋顿时吹胡子瞪眼,呵斥道:荒谬!当今太子朱标正值壮年,又有锦衣卫重重保护,怎么可能会死?

说完,他突然想到一个可能,不由警觉地看向朱寿。

莫非,这孩子的脑疾又犯了?

一旁的老大夫定了定神,眯着眼睛,似乎也觉得朱寿开始犯病了,两手不禁捏着银针,跃跃欲试。

朱寿吓得心里一咯噔,忙是说道:老头子,我这可不是胡说!

太子朱标之死,并非死于刺杀,而是死于背痈!

背痈?

朱元璋心中一震!

他面上带着几分不敢置信,问:背痈只是小病罢了,岂会死人?

再说,宫中太医无数,难道医治不了一个小小的背痈?

朱寿摇了摇头。

背痈这种病,乃是属于细菌感染。

放在后世,随便吃个抗生素就能治好了。

可这个时代,还没出现抗生素,这病自然也如顽疾一般,久病难医。

接着,他便斩钉截铁地道:这病,还真就治不好!

背痈看似是小病,可若是身子不好,年复一年的反复发作下去,小病也会拖成大病!

太子朱标,一向体弱多病,以他的身子,又岂会扛得住这病的侵害?

长此以往,定是性命难保啊!

朱元璋脸色瞬间定格了。

这背痈,已经困扰朱标十几年了。

可儿子朱标,从来不说有多么痛苦,以至于他一直觉得,不过是小病附体罢了。

眼下,朱寿的一番话,却是颠覆了他的认知。

他忍不住喃喃的道:这背痈,竟厉害到此等地步?

你爹,他也患了这病,可咱也没见他出了啥事啊......

朱寿顿时一愣,自己的便宜老爹,竟也患了这病?

呀,这不就巧了嘛!

正好拿他当个例子,来说服老爷子跟自己一起跑路!

老头子,我爹......

话刚说一半,朱寿险险停口。

不对,不该叫爹,差一点就露馅了。

转念一想,他故作冷哼一声,问道:那老家伙的背痈,是不是年年反复发作,而且年年加重?

没错!

朱元璋凝重的点了点头!

朱寿颔首,一副早已了然于胸的模样,继续问道:那他背痈发作是否痛不欲生?尤其是春冬更替的时节,背上更会奇痒难耐、难以入睡?

朱元璋登时一怔,瞬间恍了神。

他想到了朱标。

平日里见到朱标,儿子总是一副精神不济的模样,眉头紧皱成一团,坐立不安。

至于身体,也是止不住的发抖,额上不断往下冒冷汗。

他只当是儿子怕他这个老子,方才有此表现,可如今想来,这不正是背痈发作的症状吗?

想到这,朱元璋眼神恍惚,魂不守舍的开口:对,你说的都对上了。

你爹背痈发作之时,就是这些症状。

朱寿一拍大腿,道:那就对了!

我爹......呸,看那老家伙的病情,只是背痈中期罢了,尚有搭救的余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