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741645

741645

宋瓷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宋瓷心里一紧,有些适应不了他突然的冷漠。她压住不安,俯身上前:“让我看看你额头还烫不烫。”江恂身体后仰,再一次躲开她的触碰:“我没事。”

主角:宋瓷江恂   更新:2022-09-11 01: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瓷江恂的其他类型小说《741645》,由网络作家“宋瓷”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瓷心里一紧,有些适应不了他突然的冷漠。她压住不安,俯身上前:“让我看看你额头还烫不烫。”江恂身体后仰,再一次躲开她的触碰:“我没事。”

《741645》精彩片段

一九七六年,春。

芜村卫生院内。

宋瓷站在病床边,紧张注视着医生检查江恂腿上的伤口。

她已经重生了两天,也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死后还能回到四十年前。

只是回来的时间很不凑巧,三天前江恂为了救自己,被蛇咬了,已经在卫生院足足躺了两天。

正想着,医生已经检查好了:“体内余毒勉强清除,剩下就看你自己身体恢复了。”

宋瓷心里松了口气。

送走医生后,心怀忐忑的坐在病床前。

她轻轻握住江恂的手:“感觉身体好点了吗?”

话落,江恂手上一顿。

那双黑不见底的眼眸停在宋瓷嫩白的脸上,叫人看不出情绪。

下一秒,他却把手抽走,嗓音清冽:“无碍。”

宋瓷心里一紧,有些适应不了他突然的冷漠。

她压住不安,俯身上前:“让我看看你额头还烫不烫。”

江恂身体后仰,再一次躲开她的触碰:“我没事。”

宋瓷的身子僵住,有些无措扯着衣角::“那你饿不饿,想吃什……”

话还没说完,却被对方直接打断:“你出去,我现在只想休息。”

接二连三被拒,让宋瓷更加局促。

印象中,她嫁给江恂后,他从来没对她冷过脸,哪怕最后他们离婚了,他也没有放弃爱她。

难道他现在是生气三天前自己的离家出走?

想到这,宋瓷掐着手指,小声道歉:“对不起,我以后不乱跑了……”

说着,她暗暗看向江恂,但他只闭目养神,一副不想被打扰的模样。

心头一阵失落,可她也没有哄人的经验,只好退步说:“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家了。”

出了卫生处,宋瓷打着伞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脑袋里浮现出一幕幕前世的场景。

前世,她被人算计意外和江恂发生关系,不情不愿和他结了婚。

因为嫌弃他是乡下人,还有所谓的克死全部亲人的‘命硬阎罗’,所以就算婚后江恂对自己再好,她统统看不见。

后来,她听父母的话跟江恂离婚,回城后嫁给了门当户对青梅竹马季齐韫。

而这,也是她悲惨命运的开始。

季齐韫是个伪君子,他在乎的只有她爸妈的钱,得不到钱,就拳打脚踢。

甚至还威胁她,敢说出去就把她弄死。

爸妈死后,她也得了重病,季齐韫干脆将她扔进医院自身自灭。

就在她万念俱灰时,江恂出现了。

那个曾经被自己嫌弃的男人已是亿万身价的大老板。

他不计前嫌,放下一切帮她,甚至死在了为她求药的路上……

思绪回神,宋瓷抹了一把满脸的泪水,暗暗发誓,我这辈子一定要和江恂好好过日子。

再也不要辜负他。

……

次日一早。

宋瓷缓缓醒来,却听见院里一阵响动。

她起身下床查看,发现江恂已经回来了,还在院子里做着别人定制的红木柜子。

宋瓷担心他身体,关心上前:“怎么就回来了?医生怎么说?”

但江恂就像没有听见,只自顾自做着手中的活。

宋瓷顿住,心里像是扎了跟刺一样。

就在这时,屋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宋瓷上前开门,却见那人直接从绿色邮差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宋同学,恭喜啊,你的回城文件下来了,过几天会有人来接你回去。”



宋瓷脑袋骤然轰鸣一声。

她这才想起,上辈子自己确实提交了回城申请,算算时间,现在爸妈收到消息,该来接她了。

愣神中,文件已经被塞进了手里,很是滚烫。

宋瓷认命的转身,却瞬间跌入一双夜色深海般的黑眸。

只见江恂默然矗立看着她,颜色很淡的嘴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身上每一处轮廓线条仿佛都蕴藏着寒意。

宋瓷心里忽然被狠狠的揪了一下,他刚才肯定都听见了。

她赶紧上前说:“这是误会,我没打算离开,我只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

江恂只是淡淡扫过她手里的文件,接着面无表情继续工作。

宋瓷心里一阵疼意席卷。

她忍不住问:“你就不好奇我的解释吗?”

话落,江恂终于舍得开口:“不好奇。”

宋瓷顿住,清澈的眼眸也忽然黯淡下来。

她驻足静默了许久,而江恂却似乎全然当她是空气一样,只忙手里事。

憋屈进屋,她燥热的将桌上一茶杯的水一口气喝光。

她不知道江恂究竟怎么了。

越想,她心里越不安。

宋瓷回到卧房,将文件塞进底层抽屉,看见自己一直舍不得用的日记本,有了主意。

自己每天写日记,把发生的事都记下来,平时多看看,说不定就能记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这样,以后像今天这样的尴尬就可以避免了。

想到这,宋瓷再次信心满满。

只要自己好好待下去,对江恂体贴照顾,总会守得云开见月明。

……

次日醒来,宋瓷就去厨房忙碌。

今天江恂出工早,正好给了她表现的机会。

前世后半辈子吃尽了苦,她学会了做饭,不过还从未做给江恂吃过。

午饭之际,宋瓷捧着饭盒出门。

一路上,她心里暖洋洋,想象着江恂收到午饭惊喜的样子。

来到田里,宋瓷一眼就看到了田埂上站着的江恂。

此刻,他正被一群女人围着,全身散发的寒气,拧着的双眉透露了一丝烦躁。

这幅场景宋瓷已经司空见惯了,谁让江恂长了张英俊绝伦的脸。

反正,江恂在婚前婚后一直都是个洁身自好的人,根本不会让其他女人接近。

想到这,宋瓷心头有些小甜蜜。

但接着,她的视线陡然和江恂相对,他那双眸子黑不见底,眸光意味不明。

随后,江恂率先挪开眼睛,就近接过了一个饭盒。

而那些女人见江恂愿意接了,便纷纷将饭盒递给他,而江恂竟然全部接受!

宋瓷怔住,心里就像堵了一块石头一样喘不过气。

看着他被花团锦簇,她忍着醋意上前。

将手里的饭盒递过去:“江恂,我给你带了饭,你把别人的饭还给她们。”

江恂看着她泛红的眼间,眼里闪过一丝隐晦。

就在这时,不只是谁推了一下,宋瓷没拿稳,饭盒直接掉在地上洒落出来。

那卖相不错的菜,此刻在地上却是一抔黄土,引得大家嘲笑。

“呦,这菜都炒焉了,也好意思拿得出手。”

“宋同学来咱们芜村怎么还连个菜都不会炒啊,看来是下乡深造还不够啊。”

“肯定啦,人家屋里有能人,她来这里连工分都不用赚,就有粮票送上门,她炒的菜鬼知道能不能吃。”

在大家层层叠叠的羞辱声中,宋瓷被压得喘不过气,还被这群女人故意挤了出去。

而江恂从头到尾一句话不说,始终还是那一双淡漠的眼神,冷的刺骨。

宋瓷的心就像是那个被推翻的饭盒一样,被踢的到处滚,满身泥泞。

接着,饭盒咕噜滚到脚底下。

忽的她鼻子一酸,再也待不下去。

低头将饭盒捡起离开,她逃也似的离开。

宋瓷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江恂怎么突然变得无情?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走到家门口。

心不在焉间,也丝毫没有注意到家门口站着的人。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抱进怀里,接着,耳边响起季齐韫恶心的话语:“瓷瓷,你受苦了,我来接你回家。”



宋瓷浑身血液凝住,脑袋倏地闪过前世凄惨的画面。

每当自己血痕累累,鼻青脸肿时,都是眼前的季齐韫一脸残暴的在旁边笑。

无数的恨意屈辱交杂,宋瓷将人狠狠推开,语气愤怒:“离我远点!”

季齐韫没有预料,踉踉跄跄的后退好几步。

他蹙眉望向反常的宋瓷。

眼神闪了闪,歉意的道:“瓷瓷是在怪我没有早点来接你吗?”

宋瓷压着心里的恶心感:“滚,别这么叫我!”

这时,俩人的纠缠正好被路过的婆子们看见,纷纷投来眼神。

“哟,大家快来看,这城里来的宋同学,光天化日下就给自家男人带有颜色帽子了啦!”

“呸,真不要脸,长得妖媚的样子,果然不是好女人!”

不堪入耳的话,让宋瓷面色难堪。

季齐韫见状,厉着眼神狠狠瞪了过去,吓的那群婆子立马跑开。

他极为不悦的回头,又拉住宋瓷的手:“这乡下人就是没素质,你在这里待着迟早都会受影响,现在我来解救你,别怕。”

话音刚落,身后却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放开她。”

宋瓷回头,就见江恂高大挺拔的身影走来。

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远处,江恂提着做农活的锄头,气场冷峻走过来,一双黑眸更是有让人望而生怯的凌厉。

宋瓷心中一紧,费劲的要将手抽出,她还从未见过江恂这么可怕的样子。

偏偏季齐韫不怕死,还说:“瓷瓷,就这种乡里野蛮人根本斗不过我,你今天就和我走,我看他能把你怎么样。”

可宋瓷却挣扎的更厉害了,她可不想江恂误会自己和季齐韫的关系。

下一秒,手臂上传来一阵力道,接着她整个人被江恂扯了过去。

江恂冷着脸将宋瓷自己护在身后,手中的锄头重重的落在地上,瞬间在地上形成一个小土坑。

同时,眼神阴冷盯向季齐韫:“你找死?”

他维护的举动,让宋瓷心瞬间漏了一拍。

手臂上传来他手掌炽热的温度,温暖顺着肌肤渗透游过了全身直至心里。

而季齐韫眼底流露出慌张,仿佛那个被砸出的土坑就是自己的脑袋。

他话锋一转:“你们农村人就是野蛮,无视法律,我今天先不和你计较,瓷瓷,你等我下次再来接你!”

江恂闻言,不耐的挑眉,季齐韫见状,立马跨上停在一旁的单车离开。

见人总算是走了,宋瓷松了口气。

可紧接着,手上的力道骤减。

见江恂甩开她进屋,宋瓷顿时心慌跟上。

屋内,江恂正面无表情倒水喝。

宋瓷着急上前,压住情绪解释:“江恂,你千万别误会,我和季齐韫没有关系,我也不想走,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话落,倒水声戛然而止。

接着,屋内响起江恂淡漠至极的声音:“我们离婚吧。”



宋瓷不可置信盯着江恂,心口的痛意瞬间蔓延。

他怎么忽然要离婚?明明刚才,他还那样维护她……

宋瓷试图在江恂脸上捕捉一丝动容,可偏偏他神色如常,没有半点情绪。

那冷峻的气息充斥在四周,让她觉得窒息。

强忍着鼻酸,宋瓷倔强的对上江恂那双淡漠的眼神,声音发颤:“不,我不离婚。”

话落,她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直接上前将人环腰抱住。

“我以前是不懂事,但现在我是真心想和你过日子的,老公,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江恂身形一顿,低头看见宋瓷满脸的慌乱,眼里闪过一丝克制。

随后却将人从怀里推开:“你应该回到你父母身边,我这庙小,的确养不起你这样的娇小姐。”

说完,江恂转身出了屋。

宋瓷看着他的背影,失神的坐在椅子上,眼泪像珍珠一样颗颗落下。

她想了很久,依旧没想通江恂为什么会这样?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他们才会和好如初?

这时,窗外的风吹动了书桌上的日记本。

一页页的纸张被掀起,最后停在在明天,4月13号。

宋瓷突然定神,上辈子,江恂就是在4月13号这天去后山打猎,最后摔断了左腿!

想到这,她顿时收拾好情绪。

既然重生,那这一世,她绝对不会让江恂再一次受伤。

只是,宋瓷的想法很好,可江恂一直不愿意交流,她几次想开口,都被对方无视。

无奈之下,她只好决定,第二天跟着一块去后山。

次日清晨,天气晴朗。

宋瓷一大清早就收拾好等着了。

见江恂拿着镰刀从偏房出来,立马上前:“你要去后山吗?我也要去。”

闻言,江恂仅是淡淡的扫过她脚上精致皮鞋。

冷淡着声音:“你去了只会给我添麻烦。”

说完,江恂就大步离开,丝毫没有等宋瓷的意思。

见他走远,宋瓷心里一阵难受。

重生到现在,明明只是短短的几天,可源自江恂的冷漠,比前世一辈子加起来还要多。

但一想到他会遇到危险,宋瓷还是小心翼翼跟了上去。

一路上,她回想着前世的事发地点,不久就来到了半山腰的峭壁旁。

这里灌木茂密,茅草比她人还要高。

宋瓷上辈子没有来这里找人,一时也不知道朝那个方向找江恂。

寻找间,头顶上方忽然响起一阵树木撕裂的声音。

宋瓷抬头,就见一棵百斤大树径直朝她砸下来!

她还没反应过来,一道黑影忽然从一旁的灌木冲出,抱着她就朝茅草堆翻滚过去。

同时,“嘭”的一声巨响,大树正好砸在她原本站立的地方。

瞬间灰尘四起,虫鸟嘶鸣。

嘈杂声中,宋瓷耳畔隐约传来江恂微怒的一句——

“活了两辈子了,你还不知道小心吗?”



江恂只是淡淡扫过她手里的文件,接着面无表情继续工作。

    宋瓷心里一阵疼意席卷。

    她忍不住问:“你就不好奇我的解释吗?”

    话落,江恂终于舍得开口:“不好奇。”

    宋瓷顿住,清澈的眼眸也忽然黯淡下来。

    她驻足静默了许久,而江恂却似乎全然当她是空气一样,只忙手里事。

    憋屈进屋,她燥热的将桌上一茶杯的水一口气喝光。

    她不知道江恂究竟怎么了。

    越想,她心里越不安。

    宋瓷回到卧房,将文件塞进底层抽屉,看见自己一直舍不得用的日记本,有了主意。

    自己每天写日记,把发生的事都记下来,平时多看看,说不定就能记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这样,以后像今天这样的尴尬就可以避免了。

    想到这,宋瓷再次信心满满。

    只要自己好好待下去,对江恂体贴照顾,总会守得云开见月明。

    ……

    次日醒来,宋瓷就去厨房忙碌。

    今天江恂出工早,正好给了她表现的机会。

    前世后半辈子吃尽了苦,她学会了做饭,不过还从未做给江恂吃过。

    午饭之际,宋瓷捧着饭盒出门。

    一路上,她心里暖洋洋,想象着江恂收到午饭惊喜的样子。

    来到田里,宋瓷一眼就看到了田埂上站着的江恂。

    此刻,他正被一群女人围着,全身散发的寒气,拧着的双眉透露了一丝烦躁。

    这幅场景宋瓷已经司空见惯了,谁让江恂长了张英俊绝伦的脸。

    反正,江恂在婚前婚后一直都是个洁身自好的人,根本不会让其他女人接近。

    想到这,宋瓷心头有些小甜蜜。

    但接着,她的视线陡然和江恂相对,他那双眸子黑不见底,眸光意味不明。

    随后,江恂率先挪开眼睛,就近接过了一个饭盒。

    而那些女人见江恂愿意接了,便纷纷将饭盒递给他,而江恂竟然全部接受!

    宋瓷怔住,心里就像堵了一块石头一样喘不过气。

    看着他被花团锦簇,她忍着醋意上前。

    将手里的饭盒递过去:“江恂,我给你带了饭,你把别人的饭还给她们。”



那人吓怕了,抓着江恂的脚求饶:“我领情,好汉饶命,我这就走,下次绝对不会了。”

    宋瓷也怕矛盾火上浇油,拉着江恂的手臂,声音软了下来:“放了他们吧。”

    听到宋瓷的竖琴,江恂十分不愿的送开了脚。

    直到这群人抛开,他那股子可怕气息才逐渐在空中显然。

    宋瓷松了口气,下一秒就被江恂抱起。

    他语气带着担心和责问:“受伤了,就请假两天,别总跑出来。”

    宋瓷紧张的抓着他的衣服。

    绕是这么几天,她还没有适应江恂这么好的态度。

    她抑制住心悸,在被他抱进车里后,终于忍不住问出心里的疑虑:“你是不是总跟踪我?你不用工作吗?”

    闻言,江恂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

    “还不是因为你傻乎乎的,在办公室总会担心你有没有受伤。”

    说完,他将车门关上,同时宋瓷的耳朵也肉眼可见的变红。

    江恂驱车到学校门口接孩子。

    宋茵见爸妈都在,眼里立马都冒出小星星。

    “我的爸爸又来接我放学啦!”

    宋茵欢快的跑过来找江恂求抱抱,而哥哥稳重的帮妹妹提着书包走过来。

    宋瓷从宋羡手里拿过重物,关心道:“今天在学校还开心吗?”

    “哥哥被老师夸奖了,哥哥是班上最厉害的!”

    欢脱的宋茵抢答,在他眼里哥哥就是最厉害的,不过现在宋瓷怀疑,可能江恂在她眼里位份也重了。

    宋瓷心里微微失落,只能抱着儿子寻求安慰。

    宋羡贴心的在耳边悄声说:“妈妈别难过,在我和妹妹心里,你才是最重要的。”

    儿子的暖心让宋瓷意外,脸上露出绚丽的笑容。

    江恂抱着女儿偷偷关注这说悄悄话的母子,嘴角上扬问:“说什么了,这么神秘。”

    宋瓷赶紧收敛住,镇定道:“没什么,回家吧。”

    说完,宋瓷便牵着宋羡慢慢离开,宋茵见妈妈走路不方便,立马挣扎的下来,跑去抚在妈妈的左边。

    江恂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那句回家,也让江恂心里莫名憧憬。

    在经历过昨天的事情后,宋瓷也心有余悸。

    次日醒来,便向机构打电话请假。

    张姐虽然不情愿,但在得知宋瓷遇威胁后,勉强同意休息一天。

    不过她特意嘱咐:“现在机构就两个老师了,你不来就只剩张老师撑着,所以你明天说什么都不能请假了。”

    宋瓷皱眉点头:“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她心底郁闷,脑中陡然出现离职的想法。

    可要是没了这一个月六百的收入,光靠剧场演出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存到孩子一直上完大学的钱……

    正想着,门突然被敲响,在房间里整理书包的两个孩子立马跑了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