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明知故撩

明知故撩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因为他总是贴着我的枕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看……我觉得他有病。但现在没事了。不是他的病好了。是我习惯了。考虑到我每一世的开局,命都攥在傅渊手里,所以——我偶尔也会说些哄他开心的话:「殿下这颗泪痣好看极了,像是话本子里勾人魂魄的男妖精。」

主角:谢玹苏清瑶   更新:2023-02-02 11: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玹苏清瑶的其他类型小说《明知故撩》,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他总是贴着我的枕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看……我觉得他有病。但现在没事了。不是他的病好了。是我习惯了。考虑到我每一世的开局,命都攥在傅渊手里,所以——我偶尔也会说些哄他开心的话:「殿下这颗泪痣好看极了,像是话本子里勾人魂魄的男妖精。」

《明知故撩》精彩片段

太子的白月光死了,他一口气找了十个替身。

他每天都怪忙的。

从辰时开始,他依次要陪一号替身描眉、陪二号替身用膳、陪三号替身品诗……

我是第十号,等轮到我时,天都黑了。

其他替身们都很嫉妒我。

因为,太子是来陪我睡觉的。

我又又又又又重生了。

又回到了太子的床上。

「睡吧。」

——这是傅渊对我说的最多的两个字。

这一世,也不例外。

「……」

睡你大爷的,我刚醒好吗。

但我还是顺从地闭上了眼。

因为傅渊总说:

「你睡着的时候,才最像她。」

所以,他一来,我就得睡觉。

哪怕我精神抖擞,也得装作睡意蒙眬。

久而久之。

我到底像不像苏清瑶先不说。

但肯定像一只吃饱睡、睡饱吃,没感情的猪。

最开始,我睡到一半,还经常被傅渊吓一跳。

因为他总是贴着我的枕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看……

我觉得他有病。

但现在没事了。

不是他的病好了。

是我习惯了。

考虑到我每一世的开局,命都攥在傅渊手里,所以——

我偶尔也会说些哄他开心的话:

「殿下这颗泪痣好看极了,像是话本子里勾人魂魄的男妖精。」

「什么妖精,孤是太子,不可胡言。」

傅渊虽在斥责我,语气却会软下来。

我知道,他是喜欢听我夸他的。

只不过,我心里想的却是:

这颗泪痣,美则美矣,可长在傅渊的脸上,总是差了几分味道。

我曾见过更加绝艳的少年。

他也生着泪痣。

那人偏爱一身红衣,张扬似火。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他弯眉一笑时,才是真的妖孽。

……

我算了下日子。

——这一世,我又快能见到他了。



谢玹一时无言。

他此刻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烫手山芋。

半晌,他脸上的寒冰终于渐渐化开。

他有些无奈,却难得不再讽刺我,而是放软了几分语气,更像是开解:

「沈姑娘,我真的订亲了。只是那姑娘失踪多年,我遍寻她不到,但我答应过,只娶她一人,姑娘别再枉费心思了。」

我未说话,脸上浅笑盈盈,心头却酸得想哭。

——傻瓜谢玹,我就站在你面前呢。

但我知道时间差不多了,现在说太多,他也不会信我。

我便可着要紧的事做——

我掏出一本册子,塞到他手里:

「这个给你,我亲手写的。」

谢玹看了一眼那书册的封皮,愣住。

他似乎是努力分辨了半天,才终于念出来:

「《论怎么在这蛋疼的世界里活下去之第十八稿》?」

他念的,正是我亲动墨宝,给这本书起的名字。

我点头如小鸡啄米,神色相当严肃地告诫他:

「关乎你性命,你必须好好看、仔细看、一字不漏地看!」

他沉默了须臾,最终缓缓吐出一句话:

「沈姑娘的书法……是跟狗学的吗?」

我特别委屈,小声逼逼:

「其实吧,我是跟你学的。」

谢玹:「……」

没过多久。

我失足跌下楼阁,幸而被谢小郎君所救的消息,就传到了太子耳朵里。

李诗疹跟我统一了口径。

对外只说,我是想喝她烹的流苏花茶了。

为了摘花,我笨手笨脚的,才出了意外。

太子没多想。

毕竟我每天吃饱睡,睡饱吃。

无论怎么看,也不像会寻死的人。

但我到底是整个东宫,长得最像苏清瑶的替身。

他多多少少还是会关心一下。

「想喝什么茶,跟孤说一声便好,何必自己去犯险?」

他演,我就陪他对戏:

「殿下最近很忙,所以没敢麻烦殿下。」

傅渊嘴角勾了勾:

「是怪孤陪你少了?」

我懒得应和他,便摆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也就他口中说的,那所谓最像苏清瑶的样子。

果然,一见我如此,他原本阴郁的脸色都渐渐明朗了许多,以状似宠溺的口吻道:

「东宫的流苏花不多,你若想喝,孤派人去宫外采买。」

于是,为了安抚我,傅渊命人把满宫的流苏花都摘落一空。

次日,他又让人从宫外拉进来整整四大箱子……

李诗疹每天都兴冲冲地给其他替身姐妹们烹茶喝——

李眉眉感慨:

「这是能让人致死的量吧?」

王小藕更是怀疑人生:

「以前,老娘以为顿顿吃藕已经是最想吐的事,没想到现在还加了个顿顿吃茶。」

但,抱怨归抱怨。

下一次李诗疹来送茶时,她们还是照样笑盈盈地品上一品。

毕竟,有茶喝,有槽吐。



我与现在这位冒充我的清瑶郡主,已经撕扯了好几世。

她似乎能够在「团宠系统」的宝物加持下,得知我的存在。

并且,她把我视为她的最大威胁。

前两世,我没摸清她的套路,总是死得很快。

从第三世开始,我就变得越来越能苟。

反复重生,反复苟命的好处就是:

我越来越了解那位「清瑶郡主」了。

我发现,她喜欢谢玹。

她想顶着我的身份,嫁给我的心上人。

不得不感叹,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当然不会让她如愿。

我开始默算:

每次重生,我的时间都会倒回到在东宫当替身的那段日子。

而谢玹与太子的往来并不深。

唯一的机会,就是他曾为了南疆的战事,到东宫来找过太子一次。

所以,我每一世,都会在最恰当的时机,从东宫的楼阁上跌落。

——落在谢玹的怀里。

我亲他,抱他,努力地勾引他。

毕竟他说过:

我与别的男人授受不亲。

但唯独他,我是可以亲的,不是么?

我苟了好几世,死都死麻木了。

有时候也想,这循环什么时候是个头?

要不干脆死透一点,别再让我重生了吧。

可每一世,无论我的死因有多千奇百怪,在临死前,我都会看到谢玹的身影。

他总是红着眼眶,朝我奔来,薄唇开合,似乎在努力地对我说些什么……

但我却听不清。

他到底在说什么?

难道是认出我了吗?

我实在是太想听清他的话了……

所以,我便又临时改变了念头——

「再试一次吧,下一世,哪怕再多活半刻,我也要听清他的声音。」

但这个世界仿佛在逗我。

我下一世还会经历同样的情况。

谢玹的身影只在我濒临死亡时才会出现。

我还是听不清他的话!

一次又一次。

……就问气不气?!

为此,我特意学会了《唇语大全》。

可当我学会唇语,再濒临死亡时,谢玹却不说话了。

他开始与我进行眼神交流。

少年的眼睛红通通的,蓄满了悲伤,仿佛有千言万语,欲说还休……

我:「……」

行,我知道了。

不就是想吊着我胃口让我继续重生吗?

我回来就是!

于是,我沈睡睡又杀回来了。

只不过,这一世,我不会再苟。

我准备主动出击。

因为,我不想再死了——

我要活着嫁给谢玹。

郡主回来后,太子高兴了几天,但很快就又愁眉不展。

因为郡主一直没来东宫找他。

他心神不宁。

我见怪不怪。

毕竟,那位郡主在他心里是白月光。

可他在对方心里,不过就是鱼塘里的一条肥鱼罢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