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甘瑗吊打绿茶皇甫玦神助攻

甘瑗吊打绿茶皇甫玦神助攻

公子如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权贵面前,他就是王者,在商界霸主面前,他就是巅峰;可这样一个传奇人物,居然对一个女人纠缠不休。甘瑗被皇甫玦缠的心慌不已,她不清楚男人知不知道六年前的女人是自己,但是如今她为了保护孩子,只好和他周旋着,想着什么时候能借机逃脱。

主角:甘瑗,皇甫玦   更新:2022-07-15 21: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甘瑗,皇甫玦 的女频言情小说《甘瑗吊打绿茶皇甫玦神助攻》,由网络作家“公子如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权贵面前,他就是王者,在商界霸主面前,他就是巅峰;可这样一个传奇人物,居然对一个女人纠缠不休。甘瑗被皇甫玦缠的心慌不已,她不清楚男人知不知道六年前的女人是自己,但是如今她为了保护孩子,只好和他周旋着,想着什么时候能借机逃脱。

《甘瑗吊打绿茶皇甫玦神助攻》精彩片段

皇甫玦一直以为,女人是麻烦无聊的代名词,遇到她之后才明白,凡事都有特例。

譬如她,可以让他从早到晚都爱不释手!

……

……

“妈咪!”

肩膀被人用力摇晃,甘瑗身子一晃,仿佛突然从悬崖上摔落,猛地从梦中惊醒。

张开眼睛注视着头顶已经有些泛黄的天花板,她有几秒懵懂,一时间分不清哪是现实,哪是梦境。

刚刚的梦境中,她再一次回到六年前,和那个男人亲密的那一晚。

那晚的记忆太过真实,梦中的一切依如六年前那晚,甚至连对方的体温都仿佛是真的。

而她,依旧会因为对方而心悸。

……

数秒之后,她才回过神来,抬手抹一把还在发烫的脸,她侧脸看看床边的儿子。

六年过去,小家伙已经五岁多,五官比起出生时更加深邃精致,修整得整整齐齐的短发,服帖地遮住额头。

小脸粉雕玉琢,漂亮浓密的小眉毛下,一对眼睛幽深如夜空。

如果仔细看,还可以看得出那对瞳仁中,在深邃的墨色中,还隐约泛着明显的蓝紫色。

那是继承自他父亲的眼睛。

不仅仅是眼睛。

那眉眼、那气质……

眼前的儿子,都是越来越像那家伙。

甘瑗挑眉。

不是都说儿子像妈的吗

为什么她儿子偏偏像爸爸?!

难道那家伙不仅个性强势,连他的基因也是如此强势?!

伸过手掌揉揉小家伙顺滑的短发,欠起身子在那张精致小脸上叭唧一口,甘瑗重新将自己扔回枕头。

“乖儿子,晚上见!”

小家伙不仅继承那人的基因,也继承了对方的聪慧,现在已经可以自己去等校车,根本不需要她接送。

拉过被子盖住头,她闭眼准备继续睡,一只白嫩小手利落地伸过来,一把拉下她头上盖着的被子。

“今天你要接客户。”

七个字仿佛是一针鸡血,让盖着被子的甘瑗瞬间清醒过来,一把揭开身上的被子,她利落地跳下床汲上鞋冲进洗手间。

休假一周,她的时差还调整在休假的状态,要不是儿子提醒,她都忘了今天要提前开工的事情。

 


 

“妈咪!”

肩膀被人用力摇晃,甘瑗身子一晃,仿佛突然从悬崖上摔落,猛地从梦中惊醒。

张开眼睛注视着头顶已经有些泛黄的天花板,她有几秒懵懂,一时间分不清哪是现实,哪是梦境。

梦境太真实,依如六年前那晚,甚至连对方在她身体内的感觉都仿佛是真实。

数秒之后,她才回过神来,抬手抹一把还在发烫的脸,她侧脸看看床边的儿子。

小家伙已经五岁多,五官比起出生时更加深邃精致,修整得整整齐齐的短发,小脸粉雕玉琢,漂亮浓密的小眉毛下,一对眼睛幽深如夜空。

如果仔细看,还可以看得出那对瞳仁泛着明显的蓝紫色。

那眉眼、那气质……越来越像那家伙。

甘瑗挑眉。

不是都说儿子像妈的吗

难道那家伙的基因也是如此强势?!

伸过手掌揉揉小家伙顺滑的短发,欠起身子在那张精致小脸上叭唧一口,甘瑗重新将自己扔回枕头。

“乖儿子,晚上见!”

拉过被子盖住头,她闭眼准备继续睡,一只白嫩小手利落地伸过来,一把拉下她头上盖着的被子。

“今天你要接客户。”

七个字仿佛是一针鸡血,让盖着被子的甘瑗瞬间清醒过来,一把揭开身上的被子,她利落地跳下床汲上鞋冲进洗手间。

休假一周,她的时差还调整在休假的状态,要不是儿子提醒,她都忘了今天要提前开工的事情。

抓过洗手台上儿子为她挤好牙膏的牙刷,甘瑗侧头从卫生间里探出脸,看向门外正拉开衣柜的小家伙。

“儿子,现在几点?”

套着幼儿园制服的甘棠小朋友,掂着脚从衣柜里取出她的制服,“半个小时搞定,你不会迟到。”

向儿子挤眉做个鬼脸,她缩回去刷牙,一抬脸就看到镜中的自己,双颊潮红,一对眼睛水色濛濛。

甘瑗懊恼地皱眉,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投出一个鄙夷的眼神。

“时隔六年还能梦到他,还是春、梦,甘瑗,真有你的!”

没有时间在这件事情上纠结,她迅速洗漱。

十分钟之后,她穿戴整齐地坐到餐桌边,满头长发已经梳成禁欲系盘头,黑色塑胶平光眼镜遮住锐利双眸,宽松的制服掩住曼妙身材,老气淡妆——一幅古板而无趣的模样。

坐在对面的甘棠小朋友,皱着眉看着她端起牛奶杯,“好丑!”

她眉也不抬,“儿不嫌母丑。”

甘棠小大人似地皱起漂亮的小眉毛,“这样你会嫁不出去的!”

她眉眼向上轻扬,“你养!”

甘棠耸了耸肩膀,“明天我请假,我们统一口径,就说我爷爷死了。”

甘瑗在牛奶杯上皱眉,“我记得上月你爷爷刚死过一次。”

“上次是姥爷。”小家伙淡淡纠正。

甘瑗放下牛奶杯,注视着他,“为什么要请假?”

“不想去。”

“原因?”

她挑眉,目光里染上探寻之色。

小家伙撇嘴,“植树节活动,无聊!”

甘瑗露出笑意,垂下手中的牛奶杯,语气温柔,“也不是很无聊啊,可以顺便踏踏青,到郊外呼吸一些新鲜空气,如果家长可以陪同的话,我请假陪你去。”

“我不想去。”小家伙固执地说道。

注视着对面小家伙白白净净的小脸,甘瑗镜片后的眸子瞳孔微缩,这个小东西比一般的孩子都早熟,个性寡言沉稳,更多的遗传那个人的基因,与她的性格有很大的区别。

幼儿园每次要求有家长参加的活动,他总会请假,每次都以无聊为借口。

事实上甘瑗很清楚,他真正在意的什么——不满六岁的小东西,有着远胜常人的骄傲,他不希望任何人知道他没有父亲的事实。

将小家伙细微的表情变化收到眼中,甘瑗就扬起唇角,向他露出一个大大笑容,“不如,妈咪找一个爸爸和我们一起去?”

对面,小家伙波澜不惊地抬腕看看手表,明显对这个提议很不感冒。

“你还有九分钟,不想迟到就别说话!”

甘瑗收回目光,继续吃三明治,目光注视着对面的小家伙,眉尖就在镜片后微微挑起。

一言不合就摆臭脸,这个脾气,应该也是遗传自那个人吧!

三分钟吃完早餐,胡乱将盘子收起来丢进洗碗池,她带上儿子匆匆出门。

开上那辆二手大众将儿子送到幼儿园门口,注视着小家伙的身影消失在入口,她立刻启动车子赶往她供职的酒店。

 


名模NANA今天要下榻酒店,李总临危受命将休年假的她召回来,就是为了伺候这位姑奶奶,刚刚升职做客房主管,她当然也要表现一下,以证明自己的薪水拿得有道理。

甘瑗车子还没有开进停车场,已经看到酒店门口熙攘的人群,眉头立刻就皱起来。

这些粉丝还真是神通广告,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到消息,对方之前可是特别关照过,一定要保证私密,这位脾气比名气还大,一会儿应付起来怕是要有些麻烦。

加速将车子开进停车场,甘瑗快步行向电梯,迎面就见保安队长周大成一脸急匆匆地迎过来。

“甘主管,您可来了,外面来了上百号粉丝,我们赶也赶不走,这可怎么办啊?”

甘瑗将无线耳麦塞进右耳,打开手中的对讲机,人就波澜不惊地开口,“把停车场安全门打开,让他们从侧门进来,直接上楼。”

“可是,这……这不合规矩啊!”周大成有点为难。

安全门是防火通道,按照惯例是不能随便通行的。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出事我负责。”甘瑗将无线耳麦整理好,迈步走进电梯,“你马上去安排,把车道清出来。”

周大成答应一声,小跑着离去,电梯门刚关上,耳麦里响起大堂值班经理的声音。

“甘主管,车队来了!”

来得这么快?

甘瑗眉尖微挑,立刻就抓起对讲机送到嘴边,“所有保安马上到门厅,尽全力拦住粉丝!”

按下开门键,她转身冲出电梯,远远地隔着玻璃门,就见一众粉丝正如苍蝇一般,向着驶到大堂门外的车队迎过去。

该死!

说好得九点四十到,这才八点半,竟然提前一个小时,这位小姐是搞突击检查的吗?

甘媛在心中暗骂一句,脚步越发加快几分,高跟脚脆生生踩过大理石地面,一路生风地冲过大堂。

“NANA,我爱你!”

“NANA!”

……

大堂门外,车队刚刚停下,粉丝们就疯狂地冲过来。

“大家快点!”

飞奔出自动门,甘媛厉声下令。

得到她的命令,保安们已经从四处汇聚过来,一起冲过来架起人墙,挡住那些疯狂地想要靠近车子的粉丝。

车队前后车子上的数个保镖亦已经跳下车来,护到中间那辆劳斯莱斯车侧。

甘媛飞奔两步,扶住保镖拉开的车门。

“NANA小姐,欢迎您下榻……”

说到一半的欢迎词僵在嘴边,甘媛镜片后的眼睛猛地瞪大。

这……怎么可能?

车内,坐在后座上的并不是她想象中的名模NANA,而是一个男人——一个年轻俊美的男人。

黑色高订西装,白衬衫领口系一条孔雀蓝暗纹领带,甘媛侧身看过去的时候,对方正合拢手中的文件。

清晨的阳光投进车窗,将他的面部线条晕染得越发深邃分明,深色太阳镜遮住眼睛,高挺的鼻梁下,微薄的唇抿成一条漂亮的直线。

那张脸,俊美非常,与甘棠有数分神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