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她喜欢看雪小说免费阅读

她喜欢看雪小说免费阅读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白芷迅速地奔进了卧室。过了一会儿,她拎着一只行李箱从卧室出来,然后奔进浴室拿洗漱用品。只是她跑得太快,而浴室的地板太滑,只听“砰”的一声,她四脚朝天地摔倒在地,后脑勺狠狠地撞上了后面的浴室柜。

主角:白芷林郁   更新:2022-09-11 02: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芷林郁的其他类型小说《她喜欢看雪小说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芷迅速地奔进了卧室。过了一会儿,她拎着一只行李箱从卧室出来,然后奔进浴室拿洗漱用品。只是她跑得太快,而浴室的地板太滑,只听“砰”的一声,她四脚朝天地摔倒在地,后脑勺狠狠地撞上了后面的浴室柜。

《她喜欢看雪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这天晚上,白芷一如既往地去了蒙洛斯,早上白白损失了一百万,必须得挣回来才行!


她端着一杯香槟,在赌场里随意走着,突然眼尖地看到早上把江肖黎欺负得只剩一条内裤的中年男人,她翘了翘唇,在哪里失去的,就要从哪里拿回来!


林郁赶到赌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白芷坐在赌桌前大杀四方的情景,玩到酣畅处,她还点了根女士烟,虽然她抽烟的姿态性感到让人沉迷,但林郁的心里还是腾地升起了一把火。


“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一看到她就给你打电话了!”程赟端着一杯香槟凑了过来,一副邀功请赏的模样。


林郁连看也没看程赟一眼,大步朝白芷走去。


白芷正赢得开心,她把赢来的筹码都揽到自己旁边,挑衅地看了眼对面的男人,笑问:“怎样?一百万都输完了,还想继续吗?”


说完,她又将指尖未抽完的烟放进嘴里,刚放进去,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直接将她的烟夺了过去,然后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脚。


白芷猛地抬头,看到林郁怒气冲冲地站在自己面前,她的心骤然一跳,刚刚准备发火的想法,顿时就湮灭在脑海里了。


林郁走到那中年男人面前:“起来。”


兴许是林郁的气场太过强大,早上还在装大哥的中年男人立刻就起身站到了一边。


林郁坐下来,目光紧盯着白芷:“你不是喜欢赌吗?我陪你赌一场。”


白芷一怔,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想玩什么?”


“就你们刚刚玩的德州扑克吧。”


“我也要玩!”程赟看到这一幕,立马凑了过来,兴奋地说道。


开玩笑,林郁这些年在欧洲也不是白待的,要论赌,他在摩纳哥的蒙地卡罗大赌场也算得上一个高手,蒙洛斯的夜莺、蒙地卡罗的林郁,这两人凑在一起,想想都让人振奋。


“你不能玩,这一局,就我和她赌。”哪知程赟刚坐下,林郁就毫不留情地开口了。


程赟的脸立刻就黑了。


白芷面上平静,心中却是五味杂陈,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要跟她赌,但是此时此刻,她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


于是,她平复了下心绪,正要把筹码推出去押注,林郁已经开口制止了她:“今天我们不赌筹码。”


白芷一愣:“那赌什么?”


程赟也有些糊涂,不过很快就八卦兮兮地竖起了耳朵。


林郁看着白芷,道:“如果我输了,条件随便你开;”顿了顿,他继续道,“如果你输了,你永远不能踏入赌场一步。”


白芷愣了愣,随即笑出声:“你让一个几乎以赌场为家的人,不能踏入赌场一步?抱歉,这个赌注我不能接受。”


“你是蒙洛斯的夜莺,难道还怕输?”林郁面无表情地扯了扯嘴角。


“输赢乃兵家常事,我从来就不是常胜将军。”白芷坦率地道,“所以林郁,要么换个赌注,要么就别赌了。”


林郁沉默了会儿,终于还是选择了妥协:“如果你输了,你当我一个月的助理,在这期间,只要是我的合理要求,你都必须24小时无条件服从。”


“合理要求是吧?好,我答应你。”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白芷狠了狠心,点头答应。


七胖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白芷身边,他的嘴里叼了根烟,贼兮兮地看了眼林郁,道:“白姐,你要是赢了,让他陪我一晚?”


“滚一边去。”白芷差点被呛到,瞪了七胖一眼,骂道。


林郁自然也听到了七胖的话,他的脸色一沉,却没有发作,他看了眼赌桌旁的美女荷官,开口道:“荷官,发牌吧。”


白芷看了眼荷官发出来的两张牌,手心有微微的汗湿,这么多年,她经历过无数次惊险的赌局,却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般,如此紧张又茫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赢,还是想输。


因为对手是他,好像输赢都无关紧要。


他们的赌注只有一个,无须加注,等同于简化了玩法步骤,所以只要荷官发了剩下的五张公牌,就能定下输赢。


在赌桌上,白芷的运气向来很好,但是当她和林郁同时亮牌的时候,她知道,在林郁面前,她永远都是输家。


两个人的牌其实都很好,只是她的还是比林郁的差了一截。


白芷的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感受,只是觉得这一场赌局,好像是命运的一场博弈,将两个渐行渐远的人,又一次拉在了一起。


“愿赌服输。”白芷摊了摊手。


“既然愿赌服输,那就走吧。”林郁站起身,脸上并无多少胜利的表情。


“去哪儿?”白芷一愣。


“自然是工作,一个月的助理期限,从现在开始。”林郁说着,就提步往外走去。


白芷沉默了会儿,也站起身跟了出去。


“白姐,你还真跟他走了?”七胖惊得连烟都不抽了。


白芷没有回头,却举起手挥了挥,那意思是:甭担心,玩你的去吧!


七胖果然也没有再追问,叼着烟去混别的赌桌了。


“有奸情,绝对有奸情!”程赟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身影,若有所思地念叨。


白芷跟着林郁一路走到一辆风骚的红色跑车前面,林郁扔下两个字:“上车。”


白芷坐进副驾驶位,问道:“我们去哪儿?”


“你家。”


白芷一愣,又听林郁继续道:“回去收拾衣物,接下来一个月,你都会住在我那儿。”


“住你那儿?”白芷瞬间提高了音量。


“身为我的助理,当然要24小时待命,你住自己家,怎么待命?”林郁振振有词。


白芷沉默,所以24小时待命是认真的吗?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剥削员工的老板吗?


“怎么?不愿意?”等红灯的间隙,林郁瞥了白芷一眼。


“没有,愿赌服输。”白芷撇了撇嘴。


到了青安商住区后,林郁跟着白芷进了小区,小区里鱼龙混杂,各色人等都有……每幢楼下的小吃店都热闹得不成样子。


白芷正要上楼,突然看到楼下的烧烤店正好空着,平时这个点可都是人满为患的,白芷连忙奔了过去:“老板,给我两串烤鱿鱼!”


说完,她回头问林郁:“阿郁,你要吃吗?”


话一出口,两人都愣了愣,白芷的脸色蓦地泛白了,过了会儿,她有些尴尬地说道:“算了,你肯定不吃的……”


“我要一串。”林郁突然开口。


“嗯?”白芷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说我要一串烤鱿鱼。”


白芷听了,连忙让老板加了一串。


两人拿着烤鱿鱼,边吃边走在楼道上,楼道上黑乎乎的,白芷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照出了一道光。


“小心点,这个楼道的灯常年都是坏的。”白芷边走边说。


林郁微微地蹙了眉:“为什么住这儿?你不是赚了很多钱?”


“我喜欢这里。”


热闹,嘈杂,充满了人间烟火味。


说话的当口,两人走到三楼,白芷开门进去,漆黑的客厅里亮起暖黄的灯光。


这是个两室一厅的单身公寓,林郁站在门口,看着乱得跟战场似的客厅,驻足不前。


白芷这才发现自己的客厅乱得实在不像个女孩子的客厅,尴尬得微红了脸,强作镇定道:“你等会儿,我马上收拾下。”


说着,她奔到沙发前,把自己散落在沙发上的内衣、裙子、裤子迅速地堆到了一旁,空出了一块完整的区域,对林郁道:“坐吧。”


林郁环顾了一圈公寓,也没过去坐,颇有些嫌弃的样子,只淡淡道:“给你五分钟,收拾好出门。”


白芷迅速地奔进了卧室。


过了一会儿,她拎着一只行李箱从卧室出来,然后奔进浴室拿洗漱用品。


只是她跑得太快,而浴室的地板太滑,只听“砰”的一声,她四脚朝天地摔倒在地,后脑勺狠狠地撞上了后面的浴室柜。


白芷眼冒金星地惨叫一声,正想站起身,就见林郁冲了进来。


白芷顿时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要不要这样?这才重逢多久?就已经在他面前狼狈了两次!



白芷醒过来的时候,阳光已经悄悄透过落地窗洒了进来,满室光辉,而她竟还能安稳地睡着。她茫然了片刻,拿过手机一看,已经十点了。




她连忙起床洗漱。




洗漱完打开门,她就看到林郁坐在沙发上喝茶。听到开门声,林郁抬头看了她一眼,嘴角有淡淡的嘲讽:“身为助理,起得比老板还晚,白小姐果然是没有上过班的人。”




白芷扯了扯唇:“不知老板有什么吩咐?”




“先吃饭吧。”林郁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起身往楼下走去。




白芷跟在他身后,走到一楼的餐厅,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一个满面笑容的中年阿姨从厨房出来,将手里的两碗汤端上餐桌,笑道:“先生,小姐,你们慢用。”




白芷坐到林郁对面,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开吃,都是很家常的菜,却让白芷生出一种久违的感动。她已经太久没有吃过这样的菜肴,年少时家庭的缺失,她几乎没有吃过母亲亲手做的饭菜,后来长大了,她也很少为自己张罗,经常在外面的饭馆吃饭,就算在家里,也是点外卖,或者索性吃泡面。




这样和一个人坐在家里的餐桌前吃饭,于她而言,真是太难得的体验。




而这个人,竟然还是林郁,她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见的人。




“为什么没有去韩大?”两人沉默地吃着饭,吃到一半,林郁突然抬头直视着白芷,目光如炬地问道。




她明明考上了国内最好的韩大,最后却去了一所名不见经传的职业学校,学了个不入流的专业。这也倒罢了,大学第三年,她就因为缺席太多课程、门门功课都不及格、还成天赌博喝酒闹事,被学校开除了。




白芷一愣,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她怔了片刻,这才翘了翘唇,笑道:“去哪里上大学有区别吗?”




“也是,最高等的学府也不能阻止你自甘堕落。”林郁也笑了,只是笑得有些许残忍,他用冰冷的眸光紧紧盯着她,继续嘲讽道,“你在天有灵的父亲知道你继承了他的衣钵,一定会深感欣慰。”




白芷的脸瞬间就白了,连饭也有些吃不下去了,她沉默了会儿,忽然又笑了笑:“你不是说过吗?有其父必有其女。你看得比我明白多了。”




林郁的脸青了青,他把筷子往桌上一放,面无表情地站起来,道:“走吧。”




白芷再次坐上了林郁的跑车,两人都没有说话,他们之间,只要一开口,就会剑拔弩张,充满火药味。




半个小时后,跑车停在一个高端会所的门口,白芷跟着林郁进了会所,然后跟着他走到一个私人包厢门口。




他一推门,她就听到里面传来男男女女的笑闹声。




“林郁,你来啦!”林郁一进门,一个娇小的身影就朝他扑了过来。林郁将对方接了个满怀,冷淡的眉眼此刻已然换上温柔的风情。




他笑着道:“这么热情?看来是想我了。”




他的声音戏谑又似多情,像是电视里游戏花丛的风流浪子,不经意间就能撩得人面红耳赤。




“啊……你好讨厌啊……”年轻女人象征性地用手轻轻捶了捶林郁的胸膛,含羞带怯地嗔道。




而站在林郁身后的白芷,则霎时白了脸色。




因为这个和林郁打情骂俏的人,竟然是——霍璇。




霍家的掌上明珠,享受了她所有的母爱,也是成功让她和林郁决裂的人。




她只知道他们都在巴黎留学,却不知道,他们已经亲密到了这种程度。




只是,白芷还没开口,对方已经惊叫着开了口:“白芷?你怎么在这里?”




“我的临时助理。”林郁替她答了,说了一声,“进去吧。”




霍璇不敢置信地看着白芷,拉住林郁的胳膊,问道:“你是不是疯了?你怎么让她当你的助理?”




“紧张什么?不过一个月而已。”林郁满不在乎地笑了笑,他安抚似的拍了拍霍璇的头,道,“别管不相干的人了,今天不是要给你接风?程赟来了吗?”




“那家伙早就到了,刚刚还从我手上赢了好多钱,我不管,你一定要帮我赢回来。”霍璇一听,面色松了松,她伸手挽住林郁的胳膊,拽着他往里走,一边走一边抱怨。




里面的程赟听了,连忙跳起来道:“我可不要跟林郁赌!”




说话间,他已经看到了白芷的身影,顿时高兴地冲过来,伸手拉过白芷的手腕,把她带到一旁,笑道:“夜莺,我们俩结盟吧,把他们杀得片甲不留。”




林郁冷笑一声:“她是我的助理,还是你的?”




程赟看林郁面色不善,心里转了几个弯,笑嘻嘻道:“你今天可是来给我们的霍大小姐接风的,把她哄开心了才算你任务完成,至于夜莺,你就别管了,在这里还怕丢了不成?”程赟说着,转向白芷,道,“夜莺,走走走,我们打台球去,上次我看你陪秦三爷打过一局,一看就是个高手!”




白芷看了林郁一眼,霍璇正把他往另一个方向拉,她沉默片刻,跟着程赟去了另一边的台球桌前。




这个包厢非常大,里面玩乐的设施一应俱全。




程赟给她递了一根球杆,道:“女士优先,夜莺,你来开球。”




白芷听了,也不推脱,俯身,瞄准,一杆出去,所有的球都散开了,一个花色球进了洞。




白芷继续一鼓作气,一下子又进了两个球,她正要打下一个球的时候,程赟突然问道:“夜莺,你该不会是林郁的前女友吧?”




白芷的手一抖,顿时打偏了,她直起身,看着程赟,扯了扯嘴角:“任何人都有可能是林郁的前女友,只有我不可能。”




“为什么?”程赟立刻八卦地竖起了耳朵。




“想知道?”白芷翘了翘唇。




程赟点头如捣蒜。




“问林郁去。”




程赟立刻蔫了,他老老实实地俯身打球,心想,林郁要是肯说,他还至于从她这边找突破口吗?




两人打完一局,最后程赟差了一球,输给了白芷。




程赟有些佩服地看了眼白芷,感慨道:“论玩得好的,我以前只服林郁,现在多了一个,夜莺,我服你了。”




白芷正想开口,突然听到霍璇兴奋的尖叫声,她循声望去,只见霍璇激动地跳起来,直接在林郁的脸上亲了一口:“太棒了!我们赢了!”




白芷只觉得一阵刺眼,连忙转过头不去看,也就没看到林郁微微僵硬的脸色,以及他不着痕迹地伸手去擦脸的动作。




倒是霍璇看到了林郁的动作,咬着唇低头道:“对不起,我忘形了……”




林郁重新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没关系,我知道你以后不会再犯。”




霍璇的心微微一凉,永远都是这样,永远止步于表面的暧昧,她永远不能朝他再迈进一步……




大家都以为林郁是大众情人,是风流的富家公子哥儿,只有真正跟他接触过的人才知道,他永远都是最克制的那个人,他可以对你温柔、可以跟你调情、可以送你珠宝首饰、可以陪你看演出甚至满世界旅游,可却也仅仅止步于此,谁也不要妄想真正成为他的女人。




霍璇的目光不由得看向跟程赟坐在吧台前喝酒的白芷,眼神复杂,难道这么多年,他的心始终都还在那个女人身上吗?不、不可能……谁都能爱上白芷,唯有他,不可能!




有谁会爱上杀母仇人的女儿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