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妻引完整文集阅读

妻引完整文集阅读

楚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朋友很喜欢《妻引》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楚玉”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妻引》内容概括:过来。云妈看到楚玉,慈祥的一张脸瞬间堆满了惊喜。“小枳……”望着云妈慈祥的笑容,楚玉鼻尖一酸,伸手抱住了她:“云妈……”云妈因为身体原因,一直没有结婚,也没有过属于自己的孩子。对于楚玉来说,她比亲生母亲,还要亲。云妈好像感觉到了她的痛苦和悲伤,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我家小枳怎么了?”......

主角:楚玉楚承嗣   更新:2024-02-13 07: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玉楚承嗣的现代都市小说《妻引完整文集阅读》,由网络作家“楚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朋友很喜欢《妻引》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楚玉”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妻引》内容概括:过来。云妈看到楚玉,慈祥的一张脸瞬间堆满了惊喜。“小枳……”望着云妈慈祥的笑容,楚玉鼻尖一酸,伸手抱住了她:“云妈……”云妈因为身体原因,一直没有结婚,也没有过属于自己的孩子。对于楚玉来说,她比亲生母亲,还要亲。云妈好像感觉到了她的痛苦和悲伤,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我家小枳怎么了?”......

《妻引完整文集阅读》精彩片段


往常,即使不戴助听器,她也能听见细微的声响。

楚玉摸索着起身,拿过床头柜的药,含嘴里,又苦又涩。

昨天从住了三年的岱椽别墅离开后。

她先回了家。

然而刚到家门口的时候,就听到母亲和弟弟夏木的谈话。

“当初我怎么就生下了这么一个没用的女儿,三年了,楚承嗣硬是没碰过她!”

“她到现在连个完整的女人都算不上,还想着要离婚。”

夏母气愤的话,像是一把把尖刀刺进楚玉的心里。

她不明白,在母亲的眼中什么才算完整的女人?

是被丈夫宠爱?还是说孕育子女?

弟弟夏木的话更加的刺耳:

“姐就不像我们夏家的人,我听外面的人说,楚承嗣的初恋回来了,她即使不离婚,也会被扫地出门。”

“既然这样,我们还不如好好为以后打算,最近李总的老婆不是死了吗?我姐虽然听力有问题,但配他这个八十多岁的老头绰绰有余……”

回忆着听到的话,楚玉目光空洞。

她尽量不去想这些。

拿过手机,发现了一条未读短信。

本能以为是楚承嗣发来的,可打开一看,备注是蒋律师。

蒋明彻写道:

“小枳,我已经把转让协议交给了楚承嗣,但他的态度并不好。往后,你还是多为自己考虑。”

楚玉打字回复他:

“麻烦您了,我会的。”

短信发送过去。

楚玉一阵失神。

她想,把仅有的资产还给楚承嗣,不是自己多高尚。

而是她不想欠楚承嗣太多……

只可惜,她拿不出婚前约定时那么多的资产,可能这辈子,她都要背负骗婚的罪名吧。

两天没有吃任何东西,楚玉也不觉得饿。

只是身边太安静了,安静的可怕。

她带了助听器,也吃了药,可为什么还是什么都听不见?

怕楚承嗣打电话来,约定办理离婚时间的时候,自己听不见。

楚玉搭车去往了附近的医院查看。

医生给她做了基础检查,发现她的耳道竟然还有干渴的血。

当天,给她做了恢复治疗,楚玉的听力才勉强回转。

“怎么回事?你这病多长时间了?”

楚玉如实相告:“我一出生就是弱听。”

医生诧异地看着眼前才二十出头的姑娘,还是大好年纪,进来的时候,一点都看不出她身患这病。

他只觉可惜:“姑娘,实话实说,你这病再这么下去,可能真的会失聪。”

“往后就是带助听器也没用。”

楚玉眼底的希冀荡然无存,喉咙像是卡着一团棉花,上下不得。

她迟迟没有说话。

医生又看向门口:“你一个人来的吗?你的家人朋友呢?”

家人?

楚玉想到了嫌弃自己的夏母,又想起了想让自己嫁给半截身子入土老人的弟弟,还有三年多来厌恶自己如初的丈夫楚承嗣。

最后,她的记忆停留在了父亲临走时候不舍的神情。

“爸爸舍不得走……要是爸爸走了,我家小枳可怎么办……”

她明白了当时父亲车祸后,全身插满各种医疗仪器,疼痛万分,却不忍心离开的原因。

原来是因为他离开后,自己就再无家人了……

楚玉忍住喉中干涩的苦意,最后告诉医生说:“离世了。”

……

走出医院的时候,外面又开始飘起蒙蒙细雨。

桃洲,今年的雨好像比往年来的还要频繁。

医院的门口,行人匆匆,三三两两,独楚玉孤身一人。

她步入雨中,不知道何去何从。

想着往后可能再也听不见,她买了一张出城的车票,来到乡下,一直照顾自己的保姆云妈家。

抵达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

楚玉站在老旧的砖房前,迟迟不敢上前敲门,这些年来,为了好好照顾楚承嗣,她每次见云妈都很匆忙。

她犹豫要不要敲门的时候,房门被从里面拉开,温暖的光照了过来。

云妈看到楚玉,慈祥的一张脸瞬间堆满了惊喜。

“小枳……”

望着云妈慈祥的笑容,楚玉鼻尖一酸,伸手抱住了她:“云妈……”

云妈因为身体原因,一直没有结婚,也没有过属于自己的孩子。

对于楚玉来说,她比亲生母亲,还要亲。

云妈好像感觉到了她的痛苦和悲伤,轻轻拍着她的肩膀。

“我家小枳怎么了?”

楚玉很少表现出脆弱的一面。

上一次见到这样的她,还是因为夏父的离世。

楚玉摇头:“没什么,就是想您了,很想……”

云妈见她不愿意说,也没有追问。

“我也想你。”

云妈看着楚玉浑身都被淋湿了,拉着她进屋,让她先洗个热水澡。

这天晚上。

楚玉依偎在云妈的怀里,就像回到了小枳候。

云妈抱着她,才发现她瘦的可怕,身上几乎没有一点肉。

她的手放在楚玉瘦骨嶙峋的后背上,止不住颤抖着,强使自己平静下来。

“小枳,西楼现在对你好吗?”她小心翼翼得询问。

听到楚承嗣的名字,楚玉喉咙发疼,本能想再次欺骗云妈,说楚承嗣很好……

可是,她明白,云妈不傻。

既然已经决定离开,她不想再自欺欺人,也不想再欺骗爱自己的人。

“他喜欢的人回来了,我准备放他自由,和他离婚。”

云妈愣住,不敢置信。

曾经楚玉不止一次告诉她,想要和楚承嗣白头偕老。

见云妈没有回,楚玉抱紧了她,喃喃问:

“云妈,我能不能和您一样?”

永远不结婚。

永远孤独。

如楚承嗣所言,孤独终老。

如果能选择被爱,谁会选择永远孤独呢?

云妈听着楚玉的话,心疼不已。

“傻丫头,不许胡说。”

“你的一生还有那么长,就算离开楚承嗣也会有其他人,爱你疼你。”

楚玉闷声点头,耳道中嗡嗡作响的声音盖住了云妈的安慰声。

单向奔赴十多年,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爱一个人有多艰辛,有多难。

如今这样一个自己,又怎么配的上,其他人的喜欢。

眼泪划过眼角,浸湿了被褥。

第二天。

楚玉恍惚得睁开双眼,疑惑自己怎么会在这儿。


现在想来,父亲怕是早就看出楚承嗣不爱自己。

可父亲还是为了她的幸福,和陆家签订了合约,让自己好得偿所愿嫁给楚承嗣。

只是谁也没想到,两人还没结婚,父亲就出了车祸。

如果不是父亲离开……

弟弟和母亲也不能违反合约……

楚玉把财产转让的手续都交给蒋律师后,回去的路上正好看到街边那一张张阮星辰的宣传海报。

海报上的阮星辰,是那么的亮眼,乐观,漂亮。

她知道自己是时候放手了,放楚承嗣自由,也放自己自由。

回到岱椽别墅,楚玉将自己的行李收拾好后。

结婚三年多,属于她的也不过装下一个行李箱。

离婚协议去年她就让蒋律师准备好了。

可能在楚承嗣的面前,她真的过于自卑、过于卑微、也过于感性。

所以,她早就明白,两人的感情注定会走到尽头,因此早早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晚上,楚承嗣没有发来消息。

楚玉鼓起勇气,发了短信给他:“今晚有空吗?我有事想和你说。”

对面迟迟没有回复。

楚玉眸色暗了暗,知道他现在连短信也不愿给自己回。

只能等他早上回来。

另一边。

陆氏集团总裁办。

楚承嗣只是看了一眼短信,就将手机搁置在了一边。

好友沈泽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注意到,忍不住问:“楚玉发来的?”

楚承嗣不置可否。

沈泽没有丝毫顾及的嘲讽:“这个小聋子还真以为自己是陆太太,还学会查岗了。”

“陆哥,你不会真准备和她一直耗下去吧?现在的夏家已经不行了,楚玉的弟弟夏木就是一个蠢材,根本不会经营公司,过不了多久,夏家就会倒闭。”

“而楚玉的母亲就是个无底洞!!”

楚承嗣听着这些面色平静。

“我知道。”

“那你怎么还不和她离婚?星辰可是一直等着你的。”沈泽急切地说道。

在他的心里,单纯又肯努力的阮星辰不知道比有心机的楚玉好多少倍。

说到离婚,楚承嗣沉默了。

沈泽一看,有些话不由脱口而出。

“你不会对楚玉动感情了吧?”

动感情?

楚承嗣笑了,笑容中满是嘲讽。

“她也配?”

楚承嗣将一份收购合同递给了沈泽。

当沈泽看了一眼后,只觉楚承嗣的心是真的狠!

他只想让楚承嗣和楚玉离婚,没想到了楚承嗣竟然还想一次性收了夏氏。

也是这一刻,他竟然有一点可怜楚玉。

毕竟夫妻三年,而且楚玉对楚承嗣无底线的好,是有目共睹的。

楚承嗣是真的薄情,也是真的绝不可能喜欢楚玉!

……

本以为楚承嗣不会回来。

可凌晨十二点的时候,他却回来了。

楚玉没有睡,走上前,熟练得接过了他的外套和公文包。

一些列举动,像极了普通的夫妻。

“以后别随便给我发短信。”

楚承嗣冰冷的嗓音却打破了这一刻的平静。

在他看来,楚玉又不用工作,每天待在家,能有什么事?

楚玉挂外套的手一颤,喃喃道:“好,往后都不会了。”

楚承嗣没有听出她话中的不对,径直去了书房。

这些年,他回来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书房里。

两个人明明同处一个屋檐,可楚玉总是一个人。

或许楚承嗣的认知里,一个听力障碍人士的世界,一切都是安静的。

又或许是他根本不在意楚玉。

所以到了书房后,才能一如既往的谈生意,哪怕谈的是如何收购夏氏……

楚玉照常给他端来一碗暖胃汤,听着他对下属意气风发的吩咐,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她知道自己的弟弟无用,夏氏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也没想到对夏氏出手最快的,竟然是自己的丈夫。

“西楼。”

一个声音打断了楚承嗣。

楚承嗣一愣,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其他,快速的挂了线上电话。

还将笔记本盖上。

楚玉佯装没有看到他这些举动,走进来,将暖胃汤放在他的面前。

“西楼,喝完汤早些休息,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楚玉温柔的嗓音,楚承嗣有些紧绷的心松了松。

她应该没听到!

如果是听到了,肯定会和自己闹!

不知道是愧疚,还是其他,楚承嗣叫住了要离开的楚玉。

“你说有事要和我说,是什么事?”

楚玉闻言,望着他再熟悉不过的脸,温声道:“就想问你,今天上午有空吗?能不能一起去把离婚手续办了。”

楚玉的声音是那么的平静,是那么的云淡风轻。

说离婚,就像是说一件再平常微小不过的小事一样。

楚承嗣深邃的眼瞳一缩,眼底都是不敢置信。

“你说什么?”

结婚三年,不管他做再过分的事,楚玉都没有提过离婚。

其实楚承嗣很明白,楚玉有多爱自己。

从前两家是邻居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小姑娘喜欢自己,他一直知道楚玉喜欢了自己十几年。

所以,她刚才说什么?

楚玉原本空洞的眼眸在这一刻无比的清澈。

“陆先生,这些年,耽误你了。”

“我们离婚吧。”

楚承嗣垂落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收紧。

想起在公司时,沈泽还提议他提离婚,他都没有答应,楚玉竟然先提了。

她凭什么?

“你刚才是听到了吧?夏家本来就是强弩之末,我取和其他人取有什么差别?”

“你提离婚,是想要什么?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钱?!还是想让我不要对付夏家?”楚承嗣冷冷反问。

“别忘了,我根本不爱你,你这种威胁,对我没用!”

他本能觉得是楚玉想要通过离婚威胁自己,他知道楚玉不敢离。

他们夏家离不起!

她楚玉更不舍得离!

楚玉眉眼中倒影的楚承嗣忽然变得陌生起来,她喉咙一哽,耳中一阵发疼,即使戴着助听器,也听不清楚承嗣在说什么了。

只能自顾自回答他刚才的问题: “我什么都不要。”

怕楚承嗣看出什么异样,楚玉出了书房。

楚承嗣看着她的背影,不知为何,从来没有过的烦闷。

他向来不会为了他人,控制自己的情绪,直接掀翻了面前的桌子。

楚玉亲手煮的汤洒落了一地……

……

小说《妻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