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为求名分陆少他画风变了

为求名分陆少他画风变了

淡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听说那位最尊贵的高冷腹黑男,陆时昱是个不近女色的主。六年来也就只有那一夜破规矩了,那一夜也是所有知情人士的禁忌……直到有一天,陆家老爷子着急抱孙子,按奈不住给孙子身边安排了个私人秘书;从此不近女色的陆时昱变了,变得有些人间烟火色!

主角:宁悠,陆时昱   更新:2022-07-15 21: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悠,陆时昱 的女频言情小说《为求名分陆少他画风变了》,由网络作家“淡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听说那位最尊贵的高冷腹黑男,陆时昱是个不近女色的主。六年来也就只有那一夜破规矩了,那一夜也是所有知情人士的禁忌……直到有一天,陆家老爷子着急抱孙子,按奈不住给孙子身边安排了个私人秘书;从此不近女色的陆时昱变了,变得有些人间烟火色!

《为求名分陆少他画风变了》精彩片段

南境,陆宅。

“老爷,您看这个女人的资料,是否合意?”

助理手持一张比A3还大两倍的纸质资料,站到一米远的地方。

上面的字体,也是加粗加大的。

这是一份个人简历,连一寸的照片都放大了12倍。

陆老爷老花眼,不爱戴眼镜,什么都得放大拿远看。

“她是海外分公司李总的助理,干了三年,工作能力强,跟上少爷的节奏完全没问题。而且生养过,性格稳重,您把她调去少爷身边,她肯定会理解您身为长辈的用意,成为您和老夫人最出色的眼线。”

照片上的女人五官精致,皮肤白皙,淡淡笑容间透着知性的恬静,仅仅一张证件照,也宛如奔赴瑶台的玉山仙子,一眼便令人难以忘怀。

“脸上福纹不少,却年纪轻轻就丧偶,是哪里出了问题?”

陆老爷子看着婚姻状态栏上的丧偶两个字若有所思。

“面向也不一定准,我们查过她的详细资料。宁悠,曾是北境第二大家族长女,六年前宁家破产,她就销声匿迹了。三年前应聘到我们的海外分公司,那个时候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陆老爷子思索了一会儿。

“私生活怎么样?”

“没有不良嗜好,并且为了照顾孩子,一直单身。”

陆老爷子点点头:“选人看品行。品行不错,就算有孩子,再婚也能嫁给不错的男人。钟义,你是不是该结婚了?”

尽管四十多的助理已经习惯陆老爷子的发散性思维,但还是惊讶的看向他:“老爷,我们正在讨论少爷的秘书。”

陆老爷子:“哦,秘书,很好。”

这时门开,陆老太太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又消失一个,这小子处处提防我们。”

一眼看到助理胸前的大纸板,老太太话锋一转,问道:“找好了?”

陆老爷子:“嗯,这个就合适。”

陆老太太仔细看了看资料:“你能保证她即能抵住孙子的诱惑,又能不中你孙子的圈套,更不会像上一个莫名其妙的消失?”

“这个……应该不会。”老爷子也不确定,“结过婚,还有孩子,应该能时刻保持清醒。”

陆老太太很了解孙子:“不一定,这几年因为绞尽脑汁贴上来哦女人不少,成为失踪人口的也不少,从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手下留情。”

陆老爷子为难起来:“那怎么办,总不能再给他找个男的吧?人家公司的秘书处活色生香,陆氏集团的秘书处自从那小子坐上总裁的位置后,除了几个快退休的老秘书,全给换成了男的,投他所好这种事我干不出来。”

钟义在旁边眼皮直跳。

关于陆总好男色这件事,外面一直有传闻,在陆家老夫妇这里,那位也没有澄清过。

看来可信度很高。

不过他比别人还多知道一点的是,少爷以前挺正常的,但是六年前被一个女人给睡过抛弃后,渐渐就变了。

这个秘密是整个陆家的禁忌,他连老婆孩子都不敢说。

“你个死老头子,难道我不想知道孙子不结婚的根结?这个女的……”

陆老太太指着钟义胸前的大纸板。

“能挺过一周,我就相信你的老花眼。”

……

陆氏集团总裁室。

斐勤端来一只透光白瓷的咖啡杯。

里面是手工现磨的咖啡。

陆总的嘴很挑剔,但凡冲咖啡的人手艺差点,也会被骂成狗。

“陆总,董事长安排的私人秘书已经在会客室等了两个小时了。”

 


丰神俊朗如同遗落在人间的神祇般的男人慢慢抬头,冷哼一声:“老爷子半退休也不闲着。”

“要把她打包送走吗?”斐勤的口吻,就像倒剩饭那么寻常。

男人放下笔:“昨天和老爷子谈好了,他全面放权,条件就是接收她。我陆时昱不会言而无信。”

要赶她走还不容易?

“合情合理”的方法太多了,到时候就连老董事长也不能说什么。

这点芝麻小事,根本不值得陆总浪费时间。

“懂了,六年前那个女孩的调查进度出来了,我现在去拿。”

斐勤退出总裁室。

路过一间小小的会客室,里面一身工装,头发后束,妆容淡淡难掩落月美色的女人坐得笔直。

斐勤看了一眼:做花瓶倒是合适,可惜是老爷子派来的。

没理她,他直径离开。

宁悠看看时间,她是来报到的,不知怎么会被带到这里来晾着,并且一晾就是两个多小时。

她坐不住了,走出会客室,准备去秘书处直接找负责人报到。

不过因为对这里不熟,她需要知道负责人的模样。

转弯,看见一个颀长挺拔的身影,她立刻跑上前去。

“你好,请问秘书处的负责人在哪里?”

陆时昱带着冷浸浸的气场回头,寒眸盯得宁悠浑身一颤。

怎么是他?

凌乱的大床,精壮的男人埋身于白色的被褥间,眉心紧锁,睡得很沉。

那一幕幕带着痛感的画面不知在夜里惊醒了她多少回。

六年前被算计,逃跑时被他拉进房间,当成他的客人……

啊这个牛郎,竟然在写字楼上班。

“喜欢看我?”男人见她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眉心结成冰。

宁悠闭上眼睛把脸转开,那天她先醒,醒来后就跳窗离开了,他对她没印象。

“你没睡醒呢还是做白日梦呢?这张脸,不让人恶心就不错了。”

陆时昱感到遇上了一个值得让自己转过身正面相对的人:“有点小胆色,但我觉得你活不过五分钟。”

宁悠倒是不怕他说话夸张,毕竟别人不知道他的底细,她还不清楚吗?

她嘲讽道:“风尘行业不好干,改当杀手了?”

“什么业?”陆时昱没听清。

“陆总。”斐勤不知从那里走了出来,见到宁悠笔直的站在陆时昱跟前,脸上毫无惧色,他惊得忘记了想说的话。

宁悠看见斐勤,再一看他恭恭敬敬的样子,忽然眼前一黑,差点没站稳。

牛郎姓陆,还有头衔。

大晴天一个霹雳,打得宁悠差点三魂出窍。

这么有钱,六年前干嘛出来兼职?

斐勤:“宁秘书,不是让你在会客室等着吗?我忙完就来找你。”

宁悠定定神,还好这些年锻炼出了颇具弹性的承受力,不然一定晕倒。

“裴特助,你来的正好,董事长调我来报到,这边是否接收给个准话行吗?如果不行,给张毕业涵,我还有事呢。”

她本就不想来南境这个充满不愉快记忆的地方。

家中两个孩子要安排去新学校,今天事儿还挺多。

陆时昱深不可测的点点头:“能耐,用老爷子压我。”

他冷冷的笑了一声,斐勤知道:这个女人倒霉了。

 


宁悠后悔接受调令前没有仔细了解陆氏集团一把手的音容笑貌。

但凡能搞到一张陆时昱的照片,她打死也不会答应来南境。

还讽刺他当牛郎的往事,幸好他耳背没听清。

“放开我,你们是疯子。”

宁悠被困在麻袋中,不停挣扎。

“扎紧点,一会儿扔海里不能让她给爬出来。”斐勤习以为常的吩咐道。

“斐特助,我要不能做个明白鬼,夜夜来找你。”

斐勤没说话,而是看向一言不发的陆时昱。

第一天就弄死老爷子派来的人,的确不妥。

陆时昱冷眼看她在麻袋里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动了动矜贵的手指。

麻袋解开,宁悠蓬头垢面,大口喘气。

工装的纽扣也掉了几颗,露出白皙的底子。

宁悠顾不得那么多,从麻袋里出来后,把那臭哄哄的破口袋有多远踢多远。

她很有料,斐勤和手下看得眼睛都直了。

不过不是关键位置,宁悠不在乎。

“陆时昱,有本事就当面拒绝你爷爷的调令,明面上伪装同意,背地里把人搞死,你算什么男人?”

宁悠气得肩膀一上一下。

这副水光娇滑的模样……陆时昱居然感到自己渴了。

最不喜这样的女人!

被宁悠质疑的男人突然揪住她的下巴,把人拽了过来。

他的手指很重,还好她的下巴是原装的,皮实。

不然就让他给拽下来了。

“我要是对你这句话没反应,就不是男人,对吗?”

男人低沉又凉薄的声音带起一丝不正经的兴味。

“陆总是不是男人,我没必要知道。”

宁悠本能的握住他的手,妄图把他的手指从自己下巴上拔下来。

“你松手!不许碰我们陆总!”

斐勤的大嗓门一出,把两个人都震了震。

宁悠擦了一把侧脸,提醒他:“飞沫。”

斐勤:“……”

“啧……”陆时昱蹙眉扫了他一眼。

斐勤低下头:吼错了吗?

陆总一向嫌弃女人的脏手,上个碰过他的女人已经领到残疾证了。

陆时昱微微倾身,韵黑的眸子深凝着她:“老爷子是怎么煞费苦心找到你的?”

男人的声音低沉酥耳,宁悠微微失神。

“我从未质疑陆总零件不全,况且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欣赏陆总隐私的。”

关键时刻,她还保持着人间清醒。

眼前这个男人就是神精病,前一秒麻袋罩头的弄死她,下一秒荷尔蒙就登场,分分钟能把好人折腾疯。

“你很了解我?”陆时昱的目光突然变得惑人诡谲。

“这话问的,难道你少了零件?”宁悠一颗八卦的心忽的飘了起来。

这六年他发生了什么,被仇家报复失去了……哇偶!

要不明天把这消息卖给媒体吧,以陆时昱的流量能卖个好价钱。

“我少……死女人,你这是什么神情?”

陆时昱眼中少有的跳跃起了愤怒的小火苗。

这么多年,他喜怒不行于色,偏偏今天为一个不知高低的女人动了真气。

宁悠收回同情的目光,也不知街上那些专治疑难杂症的小卡片对他有用没用。

“你有问题,直接对你爷爷说,何必难为我?”

宁悠好不容易把他的手,从自己下巴上拽了下来,并且保命的后退好几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