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新婚夜重生成摄政王的心尖宠

新婚夜重生成摄政王的心尖宠

胖猫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重生之后的陆瑾禾,仿佛要将前世没发过的脾气,通通发泄一番,牙尖嘴利,尖锐敏感,无理且霸道;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在李棠安的眼中,陆瑾禾就是外硬心软,特别好骗,他要一辈子守护她。

主角:陆瑾禾,李棠安   更新:2022-07-15 21: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瑾禾,李棠安 的女频言情小说《新婚夜重生成摄政王的心尖宠》,由网络作家“胖猫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之后的陆瑾禾,仿佛要将前世没发过的脾气,通通发泄一番,牙尖嘴利,尖锐敏感,无理且霸道;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在李棠安的眼中,陆瑾禾就是外硬心软,特别好骗,他要一辈子守护她。

《新婚夜重生成摄政王的心尖宠》精彩片段

光嘉十年,八月初六,是个难得的好日子,也是丞相嫡子方祈迎娶镇远将军之女陆瑾禾的日子。

陆瑾禾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还有些茫然,她不是死了吗?

怎么会在这儿?

她这是重生了?

她永远记得,光嘉十年八月初六的那一天,原本是她和方祈的大喜之日,可是她醒来的时候也是在这个郊外的林子里,。

她赶回去时已经晚了,大婚之日新娘走失,陆清寒为了挽回陆家的名声代替她嫁入方家,赢得了一个贤良的名声,而她则成为了一个污点,这也是她悲剧的开始。

重来一世,她一定要报这个仇!

陆清寒这么想要嫁给方祈,她肯定是不能让自己的这位“好姐姐”失望。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回京,在城门口守着的那些人已经被买通,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进城的。

即使是重来一世,也无法改变她现在势单力薄的现状!

陆瑾禾思索了一下,凭着记忆,她没有走去官道,而是选择了另外一条能够更快回京城的小路。

突然,不远处传来了马车的声音!

她脑子里迅速想到了计划,打量了一下自己,她打扮素净,唯有手腕上戴着一只花纹雕琢复杂的镯子。

这镯子她生母的遗物,所以她从来没有摘下来过,此刻成了她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

马车越来越近,陆瑾禾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冲到了路中央,闭眼伸手拦住了马车!

疾风在脸上刮的生疼,随着马嘶叫的声音,马车硬生生停下了。

陆瑾禾这才敢睁开眼睛,这一刻她却有些后悔了。

她本来以为走小路的,不可能是什么达官贵人,但是从这辆马车的外观和材质来看,显然是非富即贵,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看得上自己的镯子?

驾驶马车的人是一个面容冷峻的侍卫,他停下了马车,手已经放在了剑柄上,若是陆瑾禾敢轻举妄动,下一秒就会死于剑下。

“言七,怎么了?”从马车里面传出的声音有些低沉。

言七恭敬地回道:“主子,有人拦车。”

陆瑾禾不等里面的人开口,便说道:“这位公子,我是镇远将军府上的人,你们能不能捎我回京?日后,我一定会答谢公子的。”

她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感觉自己连心跳都快停止了,就等车里坐着的人的回答。

“镇远将军府上的人?”马车车帘被掀开一角,陆瑾禾也看清了坐在车里的人。

车里坐着的男子身形瘦削,手平整地放在双膝上端坐着,陆瑾禾一眼看过去没有看到衣服上有什么褶皱,从他的身上能够感觉到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

他的面容极佳,骨相完美,以前陆瑾禾认为方祈的长相已经是京城中数一数二的,但是现在看来,不管是外貌,还是气质都比不上眼前的这个人。

男子微微侧头看向陆瑾禾,被那双漂亮而又平静的双眸看着,陆瑾禾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她现在这幅样子属实狼狈。

李棠安看着陆瑾禾,女子长得很可爱,圆圆的小脸,大大的眼睛,抿起嘴巴的时候两边的奶膘若隐若现,像极了一只白绒绒、可爱极了的兔子。

不知为何,李棠安升起了几分逗弄的心思:“你说你是镇远将军府的人,空口无凭,你可有什么东西能证明你的身份?”

陆瑾禾将手上的镯子褪下:“你拿着这个镯子去容府,一定能证明我的身份。但是,你能不能先捎我进城啊?”

少女试探性的询问,让李棠安心中有些好笑,镇远将军府和容府之间的交集,似乎只有一个人,眼前的女子是谁,已经呼之欲出,可今天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你帮我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恩情。”陆瑾禾说的急切。

李棠安想了想:“你先上车吧。”

“多谢公子。”陆瑾禾上了马车,她寻了个角落缩在那里坐下,不敢有丝毫的冒犯。

言七没想到李棠安真的会捎陆瑾禾一程,但是主子的决定他从来不会多言,只是如之前般驾车往京城驶去。

一路无言,李棠安始终端正地坐在那里,只不过闭上了眼睛,仿佛老僧入定一般,路面不平,马车颠簸,李棠安竟然丝毫不受影响。

陆瑾禾缩在一边感觉自己腿都麻了,锤了锤自己的腿,动作幅度很小,不敢惊扰了李棠安,而她也在这时发现,镯子还在自己手里,她将镯子推到李棠安那一边,李棠安没有睁眼,却突然开口:“镯子你自己戴着吧。”

陆瑾禾被吓了一跳一跳,她捂着自己的心口拍了几下:“这个是信物,你捎我一程,我也不会失信于你。”

李棠安睁开眼,他看向陆瑾禾,“堂堂镇远将军之女,应该不会失信他人吧?”

陆瑾禾一怔,这个男人这么快就猜出了她的身份!

看着他平和的目光,陆瑾禾的心绪慢慢地也平静下来了:“我的确是镇远将军的女儿陆瑾禾,也是今天要跟丞相之子方祈成婚的人。”

说完之后,陆瑾禾便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李棠安。

李棠安觉得眼前的女子更像兔子了。

就在这时,马车再次停下,这一次是被城门口的将士拦住了,言七跟将士将士进行交涉,想要进城,但是那些将士坚定地要求搜查马车。

陆瑾禾听着外面的动静,脸色都白了几分,双手紧张地握住了裙摆。

看着陆瑾禾的害怕担心的样子,李棠安心中有些不舒服,他突然开口:“本王不过离京数日,没想到这京中情形还真是瞬息万变,连本王的车都敢搜查。”

李棠安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撩开了半边窗帘,让外面的人看清了他的脸。

在外面执意搜查的将士认出了李棠安,吓得立刻跪在了地上:“臣等不知摄政王回京,怎敢搜查摄政王的马车,这都是误会,还请摄政王饶恕。”

比那些人更惊讶的人是陆瑾禾,她竟然误打误撞地上了摄政王李棠安的马车?

 


传闻之中,摄政王手握大权,但阴晴不定,手段暴虐,再加上方祈对李棠安很忌惮,在方祈的影响下,陆瑾禾虽未见过摄政王,对此人早已没有任何好感。

她没有想到,自己重生归来,第一个帮她的人竟然是方祈口中残暴不良的摄政王李棠安。

现在看这个人,他好像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吓人,肯定是方祈讨厌他,所以故意编排他!

而且这个人都长得这么好看了,应该不会骗自己吧。

自觉掌握了真相,陆瑾禾对李棠安更是多了几分信任。

李棠安放下了窗帘,他看了一眼还是缩在角落的陆瑾禾,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先把她带进城吧。

只是看着陆瑾禾这软软糯糯的样子,李棠安有些怀疑,她真的能面对京城里即将发生的局面吗?

马车进了城,陆瑾禾松了口气,第一步总算是成功了,估摸着现在的时辰,陆清寒应该已经快到方府了。

“你接下来要怎么办?”李棠安开口询问。

陆瑾禾正在琢磨着她该怎么进方府,就听到了李棠安的声音,下意识地回道:“当然是要去方府了。”

“你还是要嫁给方祈?”李棠安想起来了,三年前是陆瑾禾求了凯旋的镇远将军请皇上赐婚,即使是这样,这场婚事还是拖了三年,若不是太后极力操持,恐怕还是会拖下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方祈并不喜欢陆瑾禾。

陆瑾禾如此喜欢方祈,肯定是不可能逃婚的,她此番定是被别人算计了。

只是她如此急迫地进城,甚至要去方家,就这么喜欢方祈,非他不嫁吗?

陆瑾禾看向李棠安:“今日本就是我和方祈的大婚之日。”

听到这句话,李棠安心中有些怪怪的滋味。

但是他只是将这一切归咎于陆家和方家的联姻,方太后扶持小皇帝,一直想要夺权,陆渊是中立派,方太后同意自己的侄子方祈娶陆瑾禾,肯定是想要陆家兵权。

这样想来,今天陆家和方家的婚事要是顺利了,对自己而言并没有什么好处。或许今天遇到陆瑾禾,就是老天爷给他的机会。

不管如何,他都不能让陆瑾禾嫁给方祈,李棠安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心。

“我无缘无故被人算计,总得弄清缘由吧。今日是我的婚宴,若我没有出现,肯定会成为整个京城的笑柄,爹爹和大哥还没有回京,我现在只能靠我自己,所以方家我是一定要去的。”

陆瑾禾说的很认真,原本她是瑟缩在角落的,说着说着,便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子,看样子是已经下了决心。

李棠安心中稍安:“你舍得下方祈?”

“我终归是镇远将军的女儿,这些年来已经丢了爹爹不少脸面,如果今日之事我再任人欺辱,就算是爹爹回来了,只怕也会跟我一样沦为笑柄吧,我不能再让爹爹和大哥蒙羞了。”

陆瑾禾想起了上一世陆渊和陆瑾霆回来之后,局面已经无法挽回,她又放不下方祈,终究陆渊还是腆着脸去求了皇上,她才以方祈侧室的身份进了方府。

当时她只觉得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十分开心,全然没有想到父亲和大哥的脸面。

柳婉仪本为侧室,生下来的女儿成了正妻,她原本为正妻所生之女,最终沦为侧室,这是多么可笑?

“你想好要怎么做了吗?”李棠安打断了陆瑾禾的思绪,他刚刚在女子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压抑,不忍心看她这样,便出言问道。

陆瑾禾想了想:“反正我是不会嫁给方祈的,其他的还没有想好。”

李棠安一时有些语塞,这些年来他步步为营,早就习惯了走一步看十步,做什么事肯定是要计划好的。他没有想到,陆瑾禾竟然没有一点计划?

“所以,你现在还没有具体的想法?”李棠安有些诧异。

陆瑾禾低下了头,头顶上好像都飘着一朵乌云,整个人一下子萎靡了下来:“我好像太笨了。”以她现在的情况,好像什么都干不了。

确实是太笨了,李棠安在心中想着,但是他面上还是说着:“这件事你是受害者,不怪你。”

“你真是个好人。”

李棠安难得有些懵:“你还是第一个说本王是好人的。”

“那是因为他们相信方祈,你放心,我相信你是个好人。”陆瑾禾看透了方祈的真面目,对他只有厌恶,自然偏向了李棠安。

但是在李棠安看来,有些迷茫,方祈不是好人,自己怎么就成了好人?

李棠安觉得自己跟不上陆瑾禾的思路,也没有再问,只是命令道:“言七,去方府。”

陆瑾禾看上去有些不靠谱,他还是得亲自去看着她,不然她对上方家肯定是要吃亏的。

言七应了一声,马车便调转了方向。

“谢谢。”李棠安高大的形象在陆瑾禾的心中已经彻底树立起来,现在谁敢说一句李棠安的坏话她就跟谁急。

“方家也给本王送了请柬,本王正好可以顺路观礼。”

“等会儿你到了方家,不能说是在城外遇到本王的,你就说你醒来的时候发现迎亲队伍已经离开了,你是直接从陆府走去方府的,是路上遇到了本王,求本王带你一程,明白了吗?”

李棠安也看出了陆瑾禾是真的不明白太多弯弯绕绕的事情,说话也直白了。

陆瑾禾点头:“好。那等会儿,咱们就见机行事,你放心,我肯定不会拖累你的。”

李棠安语塞,他只是好心提醒,怎么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还见机行事,为什么他要跟陆瑾禾一起见机行事?

至于拖累,他堂堂北燕摄政王会怕一个女子拖累了自己吗?

方府是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方家和陆家联姻,太后又相当重视,京中的达官贵人基本上都携着自家的夫人小姐前来参加婚礼,一如前世般隆重。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三拜结束,那太监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礼成。”

 


坐在高堂上的方丞相和方夫人脸上也满是喜色,看到礼成,他们总算是放心了。就在这时,有人通报:“摄政王到。”

听到通报声,众人脸上的神色都是微微一滞。

那负责司仪的人是方太后身边的大太监徐公公,听到摄政王来了的消息,眼神变得有些凌厉。

陆家和方家联姻肯定是摄政王不愿意看到的局面,他现在就算是来阻止这场婚礼也晚了。

众人心思各异,但是面对李棠安,都只能恭敬地行礼:“参见摄政王。”

“今天是方家的大喜之日,都不必拘束。”话是这么说,众人可不敢掉以轻心,只敢在面上应了。

方丞相方崇明走上前:“今日是犬子大婚,没想到摄政王竟然亲自来了,真是让老臣喜不自禁啊。”

李棠安故作不解:“这请柬不是你方家送到本王府上的吗,怎么本王来了你们反而更奇怪了,难不成你送请柬是怀着不想让别人来的心思吗?”

方崇明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了:“老臣只是没想到摄政王竟然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婚礼。”

“本王确实是很忙,没有时间来参加你方府的婚事,只不过本王从未见过没有新娘的婚事,所以很好奇是怎么继续下去的,这不就来开开眼。”

李棠安说完,方崇明脸上的笑是彻底挂不住了:“摄政王,老臣不明白你的意思,这新娘子就在这里,大家都看到了。”

李棠安看着站在大厅中间,盖着红盖头的女子,似笑非笑道:“那真是怪了,新娘子在这里,那本王在路上遇到的女子又是谁呢?难不成,本王还被人骗了?”

话音刚落,言七就带着陆瑾禾走了过来,方祈看到陆瑾禾出现的那一刻,眼底是深深的震惊,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瑾禾,你怎么在这里?”两个妇人有些诧异地看着陆瑾禾,陆瑾禾看着她们,眼眶不由地红了,喊了一声:“大舅母,二舅母。”

容熙已经去世多年,不过容家对于陆瑾霆和陆瑾禾一直很关心。

瑾霆跟着陆渊去了边疆,陆瑾禾虽然留在京城,但是在柳婉仪和老太太的“教导”之下,她与容家基本上是没有来往的。

没想到在大婚之日,容家竟然还是让两位舅母来了,虽然自己与容家疏远了,但是容家到底还是念着自己的,这样一想,陆瑾禾愈发地觉得自己上一辈子简直是被猪油蒙了心。

大舅母王氏和二舅母薛氏知道容家对于容熙的一双儿女是十分在意的,不然也不会在陆瑾禾不与容家来往的时候,还让她们两人走这一趟。

此刻见到陆瑾禾这么委屈的样子,心里顿时就来火了:“这是怎么回事,今日不是瑾禾与方少爷的婚事吗,瑾禾在这里,那刚刚这个拜堂的人又是谁?”

王氏和薛氏已经证实了陆瑾禾的身份,那么这场喜事仿佛变成了一场闹剧。

薛氏走到了陆瑾禾身边,问道:“瑾禾,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舅母,今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时辰早就过了,我院子里的人都不见了,我担心方家接不到我很着急,就独自跑了过来,没想到路上遇见摄政王,摄政王见我可怜,就送我过来了。”

陆瑾禾又看向站在一旁的孙嬷嬷,“孙嬷嬷,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昨晚喝了你送来的一碗汤今天早上就醒不过来了,你也不叫醒我,这个在跟方祈拜堂的人又是谁,你为什么站在她旁边?”

陆瑾禾的出现是所有人都没有料想到的,孙嬷嬷也是被问了一个措手不及,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见孙嬷嬷说不出话来,王氏忍不了了,她大步走上前,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将新娘头上的红盖头扯下来了。

“你要干什么?”方祈去拦的时候已经拦不住了,而陆清寒也就此暴露在众人面前。

“姐姐,为什么是你?”陆瑾禾看到是陆清寒,身形都有些不稳,往后退了两步。

幸好薛氏扶稳了她,那泫然欲泣的模样让在场的人都觉得十分可怜,“姐姐,这些年来,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若是想要嫁给方祈,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

陆瑾禾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努力憋出眼泪。

其他人没有注意到陆瑾禾的动作,李棠安注意到了,他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这小姑娘看着傻傻的,没想到也有机灵的时候。

陆清寒是京里出了名的才女,容貌也是极美,尤其是今天的妆容更是显得她美艳至极,但也显得高人一等不可亲近。

相较之下,陆瑾禾就是干干净净十分讨喜,是长到了长辈的心坎里的那一种,再加上她那双眼睛实在是太干净了,真的是让人不忍心责备。

而且谁都知道,陆瑾禾和方祈的婚事是陆瑾禾求来的,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在成婚的时候不来了?在场的人,心中已经有了偏向。

“瑾禾,今天早上府中的人都找不到你,实在是不能让方府的轿子空着回去,为了陆家和方家的颜面,只能出此下策,我代替你来这一趟,反正也看不到脸,等寻到了你,我们就换过来。这样一来,谁都不会知道,方家和陆家的颜面也都保住了。”

陆清寒果然是巧舌如簧,孙嬷嬷也帮腔:“是啊,小姐,今天早上您不在屋子里,这是整个院子里的人都看到的,府里的人也找了很久,实在是找不到才想到了这个法子。小姐,你这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昨天晚上又去了哪里?”

“妹妹,我知道你素来贪玩,可是今天是大婚之日,你就算是再任性,也不能拿婚事开玩笑啊。”陆清寒走上前,想要握住陆瑾禾的手,但是陆瑾禾直接甩开了陆清寒。

方祈开口:“陆瑾禾,清寒一心为你这个妹妹收拾残局,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质问她?”

陆瑾禾的语气中带着嘲笑的意味:“清寒?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你可从来没有喊过我瑾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