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712458

712458

沈婳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沈婳被霍时洲将带到宴会的一处角落后,什么都没有说,就转身离去。她没有追上去,只是倚靠在墙边,有些喘不过气。宴会上人很多,大都是沈婳不怎么认识的。刚刚卧室里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映着,沈婳心烦意乱地选了个安静的角落待着。

主角:沈婳霍时洲傅行琛   更新:2022-09-11 02: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婳霍时洲傅行琛的其他类型小说《712458》,由网络作家“沈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婳被霍时洲将带到宴会的一处角落后,什么都没有说,就转身离去。她没有追上去,只是倚靠在墙边,有些喘不过气。宴会上人很多,大都是沈婳不怎么认识的。刚刚卧室里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映着,沈婳心烦意乱地选了个安静的角落待着。

《712458》精彩片段

沈婳被霍时洲将带到宴会的一处角落后,什么都没有说,就转身离去。


她没有追上去,只是倚靠在墙边,有些喘不过气。


宴会上人很多,大都是沈婳不怎么认识的。


刚刚卧室里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映着,沈婳心烦意乱地选了个安静的角落待着。


沈城来时,她还在出神。


“姐,我终于找到你了,你没事吧?”


沈婳看着眼中满是担忧的沈城沉默了瞬,压下刚刚那些情绪,扬起抹轻松的笑意:“我没事。”


“姐,你告诉我,你最近是不是跟姐夫吵架了?”。


听到沈城的追问,沈婳心里不由紧缩了一下,心头像是灌进了一阵冷风。


她不自觉脸色有些难看:“他不是你姐夫。”


她和霍时洲的婚礼,本就是她一人的独角戏!


话音刚落,她就觉得周遭的气氛忽然冷了下来。


她缓缓转过头,就看见去而复返的霍时洲站在那儿看着他们,一脸怒意。


见霍时洲的脸色,沈婳知道,刚刚那句话,他一定是听到了。


他生气的时候,唇会不自觉抿紧,嘴角微微往下,就像现在。


一旁的沈城看这样子,极有眼色的走开了。


沈婳看见霍时洲一步步走到跟前,俯身凑近她的脸,一双幽深的眼眸紧紧盯着自己。


“你还想闹到什么时候?”他皱着眉,连语气都沉了下来。


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一股熟悉的香水味不自觉在鼻腔萦绕。


这味道……不就是刚刚江雅送她的那瓶香水的味道吗?


沈婳的心慢慢收紧,耳边全是江雅那句:“独一无二的香水,名字叫危险诱惑。”


她稳定着躁动的心绪,可死死捏着裙角的手却不住在颤抖。


一抬眼,沈婳就看见站在不远处的江雅,眼神灼灼的看着霍时洲。


这样蕴藏着复杂情感的眼神,同为女人的沈婳怎会不懂?!


她脸色霎时发白,好一会儿沈婳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霍时洲,我说的是事实。”


话音刚落,霍时洲转身就走,而江雅的眼神始终没有从他身,上挪开过。


这一刻,沈婳觉得周遭的空气都变得压抑,甚至连呼吸都变得艰难。


宴会结束的时候,江雅送了她两箱酒,说是让霍时洲帮她搬去车库等下带回去。


沈婳看着两人一起往车库走,脚步不由自主跟了上去。


每走一步,她都觉得心狠狠悬起,可她停不下来。


车库里空旷安静,沈婳躲在墙后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她看着霍时洲把酒放到后备箱,而江雅堵在了他身前。


紧接着,霍时洲发沉的声音响起:“有事?”


江雅没有说话,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份不知道是什么的文件。


“我怀孕了,是你的。江雅的声音不大,落在沈婳耳中却是振聋发聩。”


沈婳听见霍时洲冷笑了一声:“不可能,我们每次都有做措施。”


霍时洲的话,像一把刀穿透她的心扉,将沈婳伤得体无完肤,就连每一次呼吸伤口都在渗着血往外流。


那一刻,沈婳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沈婳想,江雅可真是送了一份让她手足无措的新婚贺礼!



就在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暴喝!


“你这个混蛋,江雅是我女朋友!”


沈婳转头望去,就看见不知从哪儿出来的沈城,对着霍时洲的脸就是狠狠一拳。


她没想到沈城会出现在这里,并且听到这一切。


“不要打了沈城,求你了!”


江雅哀求的声音响起,她死死拉住沈城,然后被打红了眼的沈城一把甩开。


她一下没有站稳,狠狠摔在了地上。


眼见事情越闹越大,沈婳只能撑着无力的身子一步一步走出来。


“哒,哒一”


高跟鞋踩在地上,声音格外沉重,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人心坎。


霍时洲看见沈婳缓步朝他走来,直接愣在了原地,没有再还手。


而沈城看到沈婳,也狼狈将霍时洲甩开,指着他质问道:“我姐对你不好吗,你居然跟江雅做出这种事!”


霍时洲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沈婳


沈婳停下脚步,面色平静的和他对视着。


只有她自己清楚,心里的伤是如何肆虐着,连带着她的骨血一起被一寸一寸划得血肉模糊。


良久,沈婳收回视线,看向一旁的江雅,触及她身下刺目的红,她开口道:“先送人去医院吧。”


看着还要跟上来的沈城,沈婳拽住了他:“阿城你先回去,剩下的事我来解决。”


沈城眼里闪过抹不愿,可看着沈婳苍白的面色,只能顺从的站在原地。


去往医院的路上,除了江雅的痛哼,车里一片寂静无声。


等把人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只面色沉重的告诉他们,江雅肚子里的孩子没了。


病房里沉寂了良久,沈婳看着医生离开,她的目光落在眼前的霍时洲和江雅身上,脚底确像生了根一样,怎么也迈不开。


耳边响着江雅垂沉闷压抑着的哭声,好像所有的痛苦都只在她一个人身上。


沈婳直直的看着霍时洲,极敏感的捕捉到了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愧疚。


她看见江雅伸手拉住了霍时洲,她嘶哑的声音充满了委屈和无助。


“时洲,你留下来好不好,你知道我爸妈都不在了,没有人照顾我,你别把我孤零零的丢在医院,我害……”


她的声音在颤抖,柔柔弱弱的语气让沈婳自愧不如。


她看向霍时洲,最后等到了他的一声应允。


那一刻,沈婳才觉得,她在这里,着实多余。


“叮叮叮,霍时洲的电话响起,”


将沈婳的思绪打断。


她回过神,霍时洲已经走出去接电话了,病房里就剩自己和江雅。


“沈婳,还记得这家医院吗?三年前你就躺在这里!”


江雅的语气再平常不过,可沈婳却听的身子一僵,面若白纸。


“也难怪时洲他不喜欢你,谁让你脏呢?你被别的男人玷污过,他每天跟你睡在一起估计都会觉得恶心吧?”


江雅一字一句,句句如刀,她盈盈笑颜像是淬了毒,让沈婳不住往后退了两步。


她连碰都不敢碰的回忆,如今却被这样毫无预兆地挑开,那一刻,她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扔在大街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慌张,窘迫与无助。


那不是她的错,她也不想这样的,为什么当时没有人来救救她?


如果当时有人救她,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沈婳心里嘶喊着,再也不愿和江雅待在一个房间里。


她踉跄的走出房间,刚到走廊,却听见霍时洲的声音在转角处响起。


“江雅这么柔弱,遇到这种事情,我怕她过不去这个坎。”


那声音里的担忧让沈婳的脚步生生顿在原地,浑身的血液凝滞在血管。


紧接着,她就听见霍时洲对着电话那头继续道:“沈婳?没事,不开心的事她过两天就忘了,我回头哄哄就行了。”


“放心吧,哪次不是这样!”


那一刻,沈婳听到了这个世界崩塌的声音……



沈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别墅


屋外夜色黑漆,乌云沉沉,雷声轰鸣,大雨倾盆而下。


她站在卧室里,没有开灯。


借着闪电短暂的光,沈婳看着这个熟悉的房间,却只觉得黑暗的房间里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扼住了她的喉咙。死亡一般的窒息感沉沉压在心头,自己抓着酒杯的指节渐渐泛白,下一秒沈婳将桌上的酒瓶酒杯一下扫落在地。


玻璃碎了一地,猩红的酒液溅到她白皙的小腿,像鲜血一样顺着往下滑。沈婳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瞳仁一缩


她想,如果现在用这碎片划开自己的颈动脉,或者是割开手腕上的大动脉,她就能死了吧……


沈婳弯下身,捡起一块碎片,手微微发颤。


她好像听到耳边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快动手,死了就不会痛苦,更不会继续在这个无望的世界挣扎下去了。


沈婳伸出左手,碎片缓缓在手腕上划出一条血痕。


疼痛瞬间蔓延,可她只觉得轻松甚至愉快。


“沈婳,过来,听……耳边忽然又响起另一个声音,是她的母亲在温柔的叫着她。”


沈婳像触电一般突然清醒,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忙扔掉了手里的碎片。


不行,她还有亲人,爸妈那么疼自己,她要是死了怎么对得起年迈的父母!沈婳踩着地上的碎片,疯狂往浴室跑


鲜血顺着她的脚步蜿蜒了一地,她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沈婳在浴缸放满了水,整个人泡进去,伤口渗出来的鲜血一点点蔓延,将浴缸里的水染的发红。


她愣愣看着水色变化,突然拿起身边的浴球狠狠擦洗着自己的身体。


“脏,这里也脏!”沈婳一个劲地差洗,嘴里喃喃着眼眶通红。


浑身的肌肤都被她搓红了,可沈婳还是觉得脏,她的眼泪悬在眼眶就是固执地不往下掉。


“那不是我的错,我没有做坏事啊!”


沈婳突然嘶吼,将浴球砸了出去,她终于忍不住,眼泪瞬间决堤。


她崩溃地环膝抱住自己,语气悲恸:“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没有人来救我?为什么这么对我?”


可回应她的只有天边的惊雷,和无尽的雨夜。


沈婳疲惫的任由自己沉入充斥着她鲜血味道的浴缸。


她真想这么睡过去,再醒来就能回到三年前,回到什么事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回到霍时洲爱她的那几年……


……


凌晨的时候,雨势小了很多。


沈婳收拾好一切,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坐在床边看着窗外的雨幕。“咔哒”


随着门声响起,霍时洲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沈婳的身子一僵,然后感受到男人温暖的怀抱包裹着自己,还有落在耳边的吻……


鼻尖再次传来那股熟悉的香味,沈婳忙伸手去推他:“放开我!”


可霍时洲却一改往常的冷淡哄道:“沈婳,别生气了,你也听到了,她好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跟她有什么关系了。”“沈婳能有什么事?!……我回头哄哄就行。”


他的话和医院时自己听到的话慢慢重合,沈婳的心冒起一股寒气。


为什么他能把背叛说得这么轻巧?他把自己当做什么?!


“滚开她挣扎得更是用力。霍时洲脸色一沉,松开怀抱钳住沈婳的伤手,神色冷凝:”你别得寸进尺!别忘了,三年前是你先做出那种事的!闻言,沈婳脑海里翻滚起三年前的那罪恶的一幕,闻着霍时洲身上刺鼻的香水味,耳边都是江雅的那句“危险诱惑”。


她突然疯了一样,手胡乱在床头摸到一只烟灰缸就冲霍时洲脑袋上砸去。


“沈婳!”霍时洲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


沈婳看见鲜血顺着霍时洲的额头流了下来,温热的液体和昨夜自己手腕里淌出的一样黏稠鲜红,带着刺骨的凉意。霍时洲愤然起身离开,铁青着一张脸将房门狠狠甩上。


“哐当一”手里的烟灰缸滑落,空气中带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沈婳愣愣的看着那抹红,脸色灰白。


眼泪无声从眼角滑落,她的身子连同心脏一起狠狠颤抖起来。


痛至百骸,却又苦不能言。



清晨的阳光带着一丝寒凉。


沈婳站在心理诊所门前,呆愣愣的看了良久,终于走了进去,单薄的背影背负着说不出的孤寂与沉重。


明亮却又寂静的房间里,只听见铅笔在纸上划出的“沙沙”声。


夏临初站在她身后,看着她作画。


“沈婳,你既然喜欢画画的话,就要尝试着多去画一画,做让自己的开心的事情最重要。”


夏临初的声音响起,沈婳的身形几不可闻地僵硬了一瞬。


她垂下自己画到酸痛的手,看着画纸上自己的作品,沈婳心里终于升起那么一点点正常人的欢愉。


可这感觉也不过转瞬即逝,下一秒她的眼神就暗淡下来:“夏医生,我是不是病得更严重了。”


之前夏临初跟自己说过,她的病越往后越带有攻击性,不仅会伤害自己,还会伤害到身边的人。


就在昨天晚上,她砸伤了霍时洲。沈婳不是故意的,可是那一瞬间,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夏临初冲她温和一笑,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她:“别多想,你看你的画不是画得很好吗?要不这样,你帮我画一幅肖像吧?”


“我?”沈婳有些迟钝地指了指自己,见夏临初笑着点点头,她才反应过


她都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人说过她画画很好,劝她再提起画笔了。


可是在夏临初这里,沈婳有一瞬间好像找回了当年的自己,一支画笔就能画下无数美好。


她看了一眼夏临初,语气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欣然:“好,就当是答谢夏医生”


……


寂寂夜色,寒凉如水。


沈婳回到家的时候房子里没有亮灯,她似乎已经习惯这种冷清,熟练地换好鞋,开了客厅一盏小夜灯。


暖黄色的灯光下,客厅沙发上显现出男人修长的身影。


是霍时洲!


沈婳微愣了一下,脑海里已经想不起这个男人有多久没有这么早回来过了。不过她也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带着自己给夏临初未画完的画像上楼。


沈婳觉得自己跟霍时洲,实在是无话可说。


“站住!”霍时洲的声音从身后冷冷传来。


沈婳脚步微顿,犹豫了一瞬还是转过身看向霍时洲。


她昨晚砸伤他的额头贴着一块白色纱布,在灯光下沈婳看不清他的神色。“有事吗?”她移开眼,语气平淡。


这样的态度显然让霍时洲有些不满,他沉着脸走到沈婳跟前,将她手里的画一把抽了出来。


沈婳眉头一皱,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你做什么?”


霍时洲看着画像上的男人笑得这样温柔,一股怒火不受控制地从心头窜起。


他记得,从前,沈婳就很喜欢画画,她曾为他画了很多幅画,可自从她的手受伤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拿过画笔了。而现在,她拿起画笔,画的却是别的男人!


他的拳头捏得作响,黑眸里满是愤怒,半响才像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这是什么?”


“画像!”沈婳拿回他手里的画,没有再看他,转身就要离开。


可是下一秒,她的手腕就被人狠狠握住,自己的手本来就受过伤,这样的力度让沈婳疼得额头冒出一层冷汗。


“霍时洲,你放手!”她紧皱着眉头,想挣开他的手。


“放手?好让你去找这个男人?沈婳,你真放荡!”


沈婳浑身一震,整个人一下子如坠冰窖,所有的话一下子全数堵在喉头,发不出声响。


霍时洲抓住她的肩头,扳过她的身子逼迫她正视着自己:“你跟这个男人也睡了?”


沈婳只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刀子在剐一般,一刀又一刀,痛的几乎让她难以喘息。


‘霍时洲,你跟江雅做的事还不够恶心吗?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质问我?’沈婳看着霍时洲,眼底说不出是痛还是怨


一句话,像烈火一般焚尽了霍时洲最后的理智。


他将沈婳一把按倒在沙发上,疯了一般撕扯她的衣服:‘我恶心?那今天我就让你恶心个够,你以为你是什么圣洁烈女吗!’


霍时洲的动作粗暴,沈婳只能感觉到疼。


眼泪顺着眼角滑到脖子,沈婳终于没了挣扎的力气,她只觉得冷,令人绝望窒息的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