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傅总打脸日常

傅总打脸日常

柏丸挽婕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忆安在傅冽待了三年,在这期间,她有过离开的想法,但每次都被傅冽追了回来。一开始活跃的心思渐渐安定下来,沈忆安突然觉得,自己以后嫁给他也不错。他身高腿长颜值高,有权有势,是个不可多得的人生伴侣。可就在她开始幻想未来生活时,傅冽的白月光高调归来。原来,她只是替身。对他死心的沈忆安假死离开,决定放手!

主角:沈忆安,傅冽   更新:2022-07-15 21: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忆安,傅冽 的女频言情小说《傅总打脸日常》,由网络作家“柏丸挽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忆安在傅冽待了三年,在这期间,她有过离开的想法,但每次都被傅冽追了回来。一开始活跃的心思渐渐安定下来,沈忆安突然觉得,自己以后嫁给他也不错。他身高腿长颜值高,有权有势,是个不可多得的人生伴侣。可就在她开始幻想未来生活时,傅冽的白月光高调归来。原来,她只是替身。对他死心的沈忆安假死离开,决定放手!

《傅总打脸日常》精彩片段

傅冽难得回一趟北城,却不想竟在酒桌上看到了自己身着艳装的娇妻。

沈忆安从聚会一出来,就被人粗暴的塞进车里!

一上车,傅冽吩咐司机:“回半山公馆。”

接着,挡板上升,领带松垮,男人眼底已不似之前的清润。

“这么急......唔”女人话音未落,就被一吻封唇。

准确的说这不是吻,更像啃噬与撕咬,一种带着惩罚意味的宣泄!

直到沈忆安快喘不上气,傅冽才大赦一般的松开她,目光阴森地打量她身上的红色包身裙。

腰间线条勾勒曼妙身姿,刚在饭桌上引得多少男人垂涎欲滴、磨牙吮血,他可都看在眼里。

傅冽眼底一沉,呼吸跟着紧了几分。

唇齿间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沈忆安醉酒,昏头一般:“傅冽,你混蛋!”竟然咬破她的唇......

“叫我什么?”男人周身气压骤降,幽深的眼底怒意翻滚。

沈忆安一个哆嗦,生怯几乎成了下意识的本能。

可这个细微了举动偏巧取悦了身前的男人,傅冽嗤笑:“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你倒是放的开。”

骨感苍劲的手捏住女人的下颚,像只蛰伏在深夜的野兽,带着危险的深诱:“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在外面不要穿这么短的裙子。”

沈忆安被他的声音震的清醒了些,许是酒壮人胆,今天格外硬气:“谁让你这么长时间不着家,我穿什么又与你何干?”

锢在下颚的手忽地发力,傅冽不悦:“再说一次。”

他力道大的惊人,手底下向来没什么分寸,动怒的状态,弄疼沈忆安也是难免的。

“松开!”沈忆安伸手去掰傅冽的手,心头却蓦的涌上一股燥意。

嗓子也有点干,浑身发热。

想起刚刚聚会上的那杯酒,沈忆安顿觉不妙。

她和傅冽的夫妻关系并未公开,要是有人贪色对她下手,也不是没有可能。

身体忽地发软,连声音也跟着变柔了许多,不像反抗,更似娇嗔:“轻点,弄疼我了。”

这话落在男人耳中便成了讨好的语气,不过这一招他倒是极为受用,手中的力还真减弱了不少。

——车子驶入车流,开往郊区。

贴心懂事的司机把半个小时的路程硬生生压缩到了二十分钟。

下车的时候,沈忆安面色潮红的躺在傅冽怀中。

她不清楚下药的人放了多少量,也不清楚这事是谁干的,餐桌上那么多人,谁都有可能。

现在弄成这个狼狈样,傅冽也不可能带她去医院。

傅冽混迹商圈多年,平时打交道的可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几乎是一看沈忆安的脸就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如果你有认真听我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次被人算计下药,希望她能长点记性。

沈忆安闭着眼,也不知道听进去没。

男人盯着她的目光又幽深了几分,喉咙一紧,加快了上楼的速度。

夫妻俩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刚才的浅尝辄止哪里够?

——现如今娇妻在怀,难免动容。

药效渐渐深入骨髓,为了缓解,沈忆安的一只手轻轻勾住了男人的脖颈,却被误以为是在讨好。

傅冽被取悦,唇角漾起上扬的弧度。

到了卧室,惩罚般的将她摔在床铺上。

覆身而去。

天空泛起了鱼肚白,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投射到地面,恰好照出了金黄的一缕。

沈忆安头痛欲裂。

昨夜的回忆一点点灌入脑海。

沈忆安脑子轰的一下。

想翻身坐起,却发现她正一丝不挂的躺在男人怀中。

男人健硕的手臂横在她的腰间,霸道强势的搂着她。

沈忆安挣扎了几下,傅冽睡眠轻的吓人,并不算大的动静,却足够扰醒他。

男人呼吸沉了沉,下颚贴近女人的后颈,嗅了嗅女人颈间的发香,声音沙哑:“别动。”

初晨的阳光撒进卧室,映出男人英俊的脸颊。

小麦色的皮肤野性十足,立体的五官俊朗迷人,鼻梁高挺、下颚紧致,本该是极具深诱的资本,偏偏配了一张凉薄的嘴唇,便显得冷傲不驯、无情之极。

沈忆安转过身,伸手抚上这张很难不令人心动的脸,可惜,再心动,这张脸的主人也并不属于她。

因为今天,是他们三年婚约的最后一天,从此以后,天涯各路,相见不识。

一滴冰凉的液体冷不丁的落到男人脸上,使得男人好看的眉毛蹙起,惺忪的睡眼睁开,脸上写满了骄躁与不耐烦。

“不是说让你别动......”男人刚一开口,就被女人冷冷打断。

“傅冽。”看着眼前令自己心动过的男人,沈忆安的心猛地抽痛了几分:“我们离婚吧。”

女人声音轻颤,但是不难听出其中的决绝,她边说边将他的手从自己腰间取下,动作半点不拖泥带水。

傅冽一愣,“你说什么?”

男人还在半梦半醒间,刺耳的两个字突然袭来,他恍惚了一瞬。

沈忆安从他怀里抽身,背靠床头的软垫,伸手抹去眼角的泪渍,提醒道:“今天是我们合约期满的最后一天。”

明明刚从温暖的被子里起身,女人浑身却止不住地散发着冰寒刺骨的冷意:“到期离婚,这是我们三年前就说好了的。”

这场锲约婚姻,以三年为期,当年还是傅冽定的。

傅冽闻声微怔,要不是她提起,他倒还真把这事儿忘了。

男人没有应声,只觉得睡意全无,掀开被子下了床。

傅冽的身材比例很好,那双宽硕的肩膀每每搂着她时,总是能给她极大的安全感,他严于律己,从来没放松过对身体的锻炼,因此他的腹部没有一丝赘肉,好看的肌理充满雄性的张力与野性,久久让她沉迷不已。

地上的衣服皱巴巴的乱成一团,彰显着昨夜的疯狂。

傅冽低头看了一眼,忽地轻笑一声。

激情过后,她还能理智抽身,大清早就跟他提离婚,佩服。

“离婚协议我已经打好放你书房了,你记得签字。”沈忆安的声音在男人即将要离开的最后一刻,乍然响起,“还有,财产三七分,别忘了。”

听到这句话,傅冽搭在门把手上的动作顿了下,眼底滑过一抹狠戾。

这个女人一向贪慕虚荣,视财如命,简直深入骨髓!

傅冽回头轻瞥了她一眼,极速离去。

房子只剩下她一个人,沈忆安放松下来,唇角勾起一抹释然的笑。

——过了今天,她终于自由了。


三年前,沈傅两家老一辈人定下的婚约步入正轨。

沈家是医学世家,曾在傅老爷子年轻时救过他的命,后来傅家腾云直上,傅老爷子便许下誓言,只要沈家诞下女儿,两姓联姻,一堂缔约!

本该是喜事一件,可听闻是嫁给傅冽,沈家却不愿意了。

北城谁不知道傅家少爷傅冽天生对女人无感,这要是嫁过去了还不得独守空房?

沈夫人是老来得女,千万个理由不愿意:“不能让我们家倩倩嫁过去,这后半辈子岂不是守活寡!男人的那方面不行,性子也好不到哪儿去!到时候万一家暴怎么办?”

“是啊母亲,我可不想嫁给一个变态,可现在傅家逼得这么紧,我该怎么办啊?”

沈夫人抱着怀里泣不成声的女儿,忽地灵机一动,把视线移到了刚打工回家的养女,沈忆安身上......

突兀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沈忆安的回忆,她扫了眼屏幕,接起电话:“我离婚了。”

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过来找我。”

一小时后,沈忆安到了一栋私人别墅。

“之前介于傅家的原因,我们虽然看好你,也没办法跟你签约,现在一切问题解决,这是合同,你看看。”说话的是个西装革履的职业经纪人,刚刚给沈忆安打电话的正是他。

男人姓贺,名叫贺凌,长相白净。

“我什么时候可以进组拍戏,”沈忆安从合同上抬起头:“我不挑资源,都可以试的。”

这几年她虽然成功踏进了娱乐圈,但顶多就是拍拍杂志,根本没有实质性的锻炼机会。

贺凌笑了笑:“别急,有一部剧正在找女二号,不过是个反派,就是有点不讨喜......”

沈忆安问他:“什么时候面试?”

贺凌人愣了下:“下周。”

他接着说道:“是一部网剧,没法上星。演员和制作班底倒是都很成熟,要是你实力可以,小爆一下没什么问题。”一个月前贺凌就在跟沈忆安对接,虽然他看好沈忆安,可公司后续给不给好的资源,还是要通过测试。

“怎么样,要不要去?”贺凌问。

网剧最近几年势头正猛,演好了就能圈一波路人缘。

沈忆安没怎么犹豫:“当然要。”

晚上,沈忆安回家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被闺蜜林熙叫出来喝酒,说是庆祝她离婚。

林熙点了杯烈的,放在唇边抿了抿:“你提离婚,沈家那边知道吗?”

沈忆安摇了摇头,“我和他们很久不联系了。”

当年沈忆安选择嫁给傅冽,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借助傅冽的势力,摆脱沈家对她的控制。

“唉,要不是沈家有最顶尖的内外科医生,你也不用受他们不给你哥哥做手术的威胁,嫁给傅冽啊,瞧瞧你结婚这三年瘦都了多少?”作为闺蜜的立场,林熙是心疼沈忆安的。人家结婚都是为爱情增了圆润,也就沈忆安,又轻减了不少。

“谁让我是养女呢?”沈忆安没所谓的笑笑,心里却是说不尽的苦楚。

沈家夫妇多年前被断定无法怀孕,便生出领养的念头。

沈忆安被接进沈家的那一年刚五岁。

五岁的女孩乖巧懂事,白净的脸上至真至纯,沈夫人一眼就挑上了她。

她还有个哥哥,因为心脏不好,沈家没要。

本以为终于迎来春天,可没想到沈忆安被接进沈家的第二年,沈夫人就怀上了......

沈忆安的目光寒了寒:“沈家三年前提出救我哥哥,不过是为了掐紧我的喉咙,好让我为沈家效力。不过现在,他们再也威胁不到我了。”

林熙知道她的意思,认可道:“你选择在手术后把人送出国,的确是个明智选择。”

沈忆安浅尝了一杯酒,“难不成一直被他们拿捏?”

既然是彼此利用,不如做的极致一些。

——与此同时,楼上落地窗前的男人正一动不动的盯着下面。

他朝服侍生招手。

“怎么了傅少?”

傅冽指向楼下交谈甚欢的女人:“把她给我带上来。”

......

沈忆安刚跟林熙刚聊了没多久,就忽地被人从身后拍了拍肩:“小姐,楼上傅少有请。”服侍生礼貌的说。

“傅少?哪个傅少?”林熙打断,笑着说:“该不会是傅冽吧?”

“是的。”服侍生点头。

“婚都离了,他让去就去啊?安安,别去,咱们继续逍遥快活!”林熙一向护起内就不讲理:“去,告诉他,沈小姐今晚有约会,没空搭理他!”

“这......”服侍生哪里见过这种场面,面露尴尬的看向林熙身后的沈忆安。

沈忆安举起酒杯,笑道:“我也是这个意思。”

三分钟后......

“她是这么说的?”傅冽声音阴沉。

“是......是的。”

“告诉她,不上来,离婚协议就别想拿了!”男人语气明显染上了怒意,吓得服侍生撒丫子跑了。

“两位美丽尊贵的女士,傅少说如果不上去找他的话,离婚协议他暂时不能给。”这回服侍生学乖了,眼前两位显然不是心软的主,说话得更礼貌才行。

“行,我跟你上去。”沈忆安放下酒杯,去拿个离婚协议而已,这没什么。

在她走之前,林熙凑近她的耳朵:“我家小狗狗叫我回家,我就先不陪你了。”

沈忆安笑了笑,林熙买单后迅速拎包溜号。

跟着服侍生来到三楼,沈忆安推门而入。

女人身上穿的还是上午那件粉色西装,她肤色本就偏白,粉色倒是更衬她了。

包厢内的声音与世隔绝,一推门,哄吵的声音瞬间袭来。

一眼望去,男男女女饮酒作乐,欢快畅饮。

沈忆安扫到主位上的熟悉身影,走了过去。

男人双腿交叠,高定剪裁的西装裤看不到一丝褶皱,浑身散发着矜贵疏离的傲人气质,让人不由得望而生畏。

“我来了。”沈忆安说。

“呦!这位是谁啊?”由于傅冽当初办婚宴的时候几乎没怎么叫圈里的人,所以众人只知傅冽有个妻子,具体是谁,不清楚:“傅少的新欢?”

没分寸的嘲谑,让沈忆安心里顿感不适。

傅冽明显也听到了,但他只是放下手中的烟,端起桌上的酒杯小幅度的晃了几下,笑而不答。


众所周知,傅冽先天无力,就算有女人跟他又怎样,还不是无法共度春宵?

不过这话有人有胆想,却没人有胆敢说。顶多暗自腹诽,不至于放到明面上提,那岂不是找死。

今天倒难得有人出声调侃,众人目光皆往过望去,却在看到出声调侃的男人面容时,心里咯噔一下!

——蒋擎。

北城另一位惹不起的太子爷——傅冽的劲敌。

“美女,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是不是我们傅少不舍得给你花钱啊?”别人不知道傅冽的妻子是谁,可他蒋擎却是清楚的!

当年那场不对外公开的婚礼,他是唯一受邀的圈中人。

而且还是坐在最前排。

因此此刻的这番嘲弄,他摆明了就是在借沈忆安扇傅冽的脸。

蒋擎边说边笑,少有的几个跟他关系好的纨绔子弟跟着哄笑,其余两边都不敢得罪的则是隔岸观火,默不作声。

沈忆安没有理会,径直走到傅冽身边,撑开手,小声的说:“离婚协议签好了就给我吧。”

“你是来和我要它的?”傅冽低声的笑。

沈忆安不解,“不然呢?你刚刚叫人来找我的意思不就是为了这个?”

“三年里,这是你第三次跟我提离婚了,”男人手指弹了弹烟灰,脸上浮过一抹轻蔑的笑容:“这次又想要多少?不如痛快点,直接说。”

听他提起之前两次的离婚,沈忆安敛眼,脸上的表情闪过一抹尴尬。刚嫁给傅冽的时候,她还是个有点慕强的小女生,发现他并非是不行的秘密后,天天面对傅冽这样的男人,一颗芳心不可避免的动了。

可当她察觉他只爱自己的身体,并不爱她的事实后,一颗心被摔得稀碎,甚至因此,沈忆安跟他赌气的提过两次离婚。

然而那时傅老病重,傅老又一直很看重他们的婚姻,傅冽不可能在那时离婚,这才有了后来傅冽定下的三年婚约一说。

“除了协议上我应得的三分比例财产,其余一分都不要。”沈忆安不想过多的解释,她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会做梦的小女生了。

男人听完一愣。

烟雾缭绕在男人脸侧,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傅冽玩味的打量着眼前的女人,想要观察她脸上的细微表情,没有想象中的难过情绪,反倒是......有一些雀跃?

——又在玩什么把戏?

傅冽转了转食指上的戒指,眉宇煞然。

“现在能给我了吗?”沈忆安再次催促。

“别急,”男人面色不辨喜怒,声音更是不咸不淡,“先陪我喝一杯。”说着,递给她一杯酒。

对于傅冽的这个要求,沈忆安没有拒绝。想着马上就要重获自由,喝个酒而已,算的了什么?

烈酒穿肠而过,激起胃部一阵战栗。

“咳咳......”沈忆安连忙用手顺着喉咙,好烈。

缓过劲儿后,脑中仍清晰的记得要离婚协议:“现在呢,能给我了吗?”

“还没完,”傅冽忽地冲不远处的蒋擎招手,话却是对沈忆安说的:“去陪蒋少。”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皆面面相觑,就连蒋擎也是一怔。

“怎么,不愿意?”傅冽问。

沈忆安白着一张脸,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离婚协议还要不要了?”赤果果的威胁。

沈忆安唇齿打颤,堪堪颔首,把心一横,扭身朝蒋擎走去。

——反正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把自己推出去了。

“傅少真是大胸宽阔,佩服,我实在是佩服。”

蒋擎话音刚落,一旁跟他玩的好的哥们儿笑着纠正:“擎哥,您老不会用成语就别侮辱我们传统文化好吗?哪有什么大胸宽阔,那叫胸襟宽阔!”

“胸襟?”好好的一个词从蒋擎口中说出来立马就变了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文化,各位见谅见谅,不过我说的有什么错?”

蒋擎笑得咧开嘴:“傅少的胸,难道不大吗?”

又是一阵笑声,这也就是蒋擎敢这么说,换做了其他人,怕是连傅冽的名字都不敢提一嘴。

蒋擎边笑边鼓掌,心里却是冷嘲,这男人竟真能把自己老婆推过来。

鼓完掌,蒋擎一只胳膊吊儿郎当的搭在沙发上,等人一来,一把扯进怀中,勾起女人小脸,放肆打量:“是长得不错。”

够清纯,怪不得能入傅冽的眼。

男人覆着薄茧的手渐渐开始不安分起来,蒋擎抬起她的下巴,强迫与之对视,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看清你男人的真面目了么,不如踹掉他,跟了我如何?”

蒋擎倒不是真想要沈忆安,只是单纯想恶心傅冽。

——你的女人,臣服于我怀中,没什么比这更能羞辱一个男人。

沈忆安下意识回头看傅冽,但他此刻目不斜视,半点没有看过来的意思。

仿佛,真一点都不在意。

失神的功夫,蒋擎已经开始对沈忆安上下其手,感受到女人身体的紧绷,男人在她耳边轻笑嘲讽:“傅冽是不是不行?”

“跟了我,我能让你开心。”说完愈加放肆,沈忆安只觉得反感,想要挣扎,却被男人的手死死扣住腰身,半分动弹不得。

她骤然慌了神,慌乱中,视线再次落到一旁冷漠的男人身上。

三年夫妻情分,他当真从未在乎过她。

即便是只爱她的身体,但只要他不要她了,就可以随时将她推给别人!

巨大的耻辱感席卷而来,沈忆安的心又寒了寒,重获自由的喜悦也渐渐被冲淡。

“人都不要你了,还看什么呢?”蒋擎发了力,摁住沈忆安的头,往前一捞。

沈忆安这下便知道蒋擎是动真格的了,情急之下,不顾一切地抄起离自己最近的酒瓶,重重砸在了北城蒋太子的脑门上!

“砰”的一声,把包厢的人惊得失魂落魄!

——作群鸟骤散!

“妈的!找死吧?”尊贵的蒋太子哪里受过这样的欺辱,当即怒不可遏,一个巴掌就要朝沈忆安脸上扇去,却忽地被人用利刃抵着腰部。

沈忆安无措地看着马上要落下的巴掌,下意识闭上眼,做好了接下这一掌的准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