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我是富贵小锦鲤

穿越之我是富贵小锦鲤

里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水灵一家人全穿越了,虽然穿越到一家子都被流放三千里的贫民,但好在他们一家人在一起,什么困难都不害怕。原主爹是正儿八经的大门少爷,纨绔子弟,娘亲是懦弱的受气包,而原主本是个自私自利的贪吃懒鬼。如今水灵一家人的到来,带着本身具备的锦鲤运,在这蛮荒之地,他们的未来一片光明。

主角:水灵,宫千钰   更新:2022-07-15 21: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水灵,宫千钰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之我是富贵小锦鲤》,由网络作家“里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水灵一家人全穿越了,虽然穿越到一家子都被流放三千里的贫民,但好在他们一家人在一起,什么困难都不害怕。原主爹是正儿八经的大门少爷,纨绔子弟,娘亲是懦弱的受气包,而原主本是个自私自利的贪吃懒鬼。如今水灵一家人的到来,带着本身具备的锦鲤运,在这蛮荒之地,他们的未来一片光明。

《穿越之我是富贵小锦鲤》精彩片段

水灵艰难的拔掉氧气罩,看了一眼因救治患者被传染而不停咳血的母亲,又看了看右边因追捕歹徒断了三根手指又中数刀的父亲。

而自己当志愿者时被不听话的人给扒了口罩,因此被传染,她心里不甘的怒吼,“为什么好人不长命?”

“噗……”她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陷入了黑暗。

朦胧中听见一苍老的声音说:“功德圆满,时空轮回。”

水灵只觉自己狠狠的下坠摔在了什么地方,她猛的睁开眼睛坐起来,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她摸摸脸,热的,自己又活了?

可是一想自己的爸妈都没了,她不由得哭出声来,“呜呜……爸爸妈妈……水灵一个人活有什么意思,你们不要抛下我啊……”

这时,她左右两侧各传来男女的声音。

“小铃铛爸爸在这儿。”

“小铃铛妈妈在这儿。”

水灵,瞬间停止哭泣,甚至欢呼了一声,“爸爸妈妈,你们都重生了?”

三人愣了片刻立即拥在一起喜极而泣,但很快他们又分开各自摸索着。

妈妈苏勤惊呼一声,“我的肚子怎么这么大,像是怀孕八个月了。”

爸爸水哲然也惊呼,“我的手指是齐全的,这不是我的身体。”

三人又陷入沉默,最后水灵打破寂静,“我们这是穿越了,不是重生,我还记得原主的记忆,她也叫水灵,但是……只有八岁。”

难道是因为前世自己一家为疫病牺牲而换来的穿越?

水哲然叹口气,“既来之则安之,这一族人都是流放的,刚到这里就被我们三人占了身体,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挨饿。”

刚说完,三人的肚子齐刷刷的传出咕噜咕噜声音。

水灵发现自己非常想吃八宝粥,前世从来没这么想过。

念头一起手中就一沉,她摸索一下差点惊叫,这是一罐八宝粥啊,怎么来的?

这里黑灯瞎火什么也看不见,她又想:“有手电就好了。”

没想到下一秒手里就出现了一个小手电,她连忙打开,灯光从下往上照,照出三张面黄肌瘦如饿死鬼的脸。

三人都吓了一跳,但很快又发觉了不对之处。

水哲然皱眉问:“手电是哪里来的?记忆里这是古代。”

水灵挠挠头,“我心里想着要手电就有手电,会不会是我们穿越后的金手指?”

苏勤却眼尖的看见了另外一个物件儿,“我们都带着那个平安扣,记忆里这原主是没有平安扣的。”

三人面面相觑,难道穿越跟这平安扣有关系?这平安扣是水灵前世买的原石切出来的,她取三片做了三个平安扣。

水灵心里大喜,金手指可是穿越的标配,她轻声说:“再来两罐八宝粥。”

果然手里就多了两罐,三人看着八宝粥口水瞬间疯狂分泌,他们立即一人一罐,几乎是用倒的灌入了肚子,这才好受些。

水灵看着三个空罐子,这可不能留在古代,被外人看去不好解释,心里想:“能收起来吗?”

三个空罐子立即消失不见,可是无论水灵怎么想着进入空间都进不去,难道是只能往外拿?

水灵极度郁闷,“只能拿不能进。”

水哲然听见外面有动静,立即将手电关闭塞给水灵,水灵则顺势收起来。

就听门外脚步声临近,然后一个女人愤恨的说道:“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你们这一房怎么还不死?”

水灵听出这人的声音,是原主的二伯娘孙巧巧,二伯在流放的路上没抗住去了,她非常憎恨水家,倒不是什么夫妻情深,而是恨水家给她带来灾难。

等孙巧巧离开,水哲然低声说:“你们都回忆一下原主的脾气秉性,免得露出马脚,好在是同名同姓不会出错,不过小铃铛,你以后得喊爹娘。”

水灵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苏勤有点慌,“可是我这肚子咋办?”她前世都五十多了,突然怀孕要生娃,有些心慌。

水哲然失笑,“你才二十五,怕什么,而且你自己不就是大夫吗?”

“谁问你了?我问闺女呢,这生二胎得闺女同意。”苏勤翻了一个大白眼。

水灵噗嗤一笑,“当然要生,我早就盼着有弟弟妹妹呢。”

苏勤叹口气,“我怕养不活,这要啥没啥,怎么办?”

水哲然也皱起眉头,不过安慰道:“先睡吧,白天看看情况,一定会好的。”

“嗯。”

“嗯。”

三人重新躺下,可谁也睡不着,心思各异,这水家从高高在上的侯府沦落到流放之人,真是一言难尽。

精简的说就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侯爷为保家族自尽而死,皇上动了恻隐之心只把他们流放三千里,但并不是奴籍。

水灵忍不住坐起来试着往外拿东西,当她拿出九罐八宝粥的时候就再也拿不出来了。

她心思一动,难道是连通前世家里的办公室那间屋子?那吃的就只有这九罐八宝粥了,吃完怎么办?

她又试着拿办公室里的物件儿,还真拿出来了,果然是连通了前世家中自己的专属办公室,那爹娘也有平安扣是不是也能拿他们办公室的物品?

回头,发现爹娘睡了,她只能等明天再说,她又安耐不住偷偷照了一下镜子。

容貌跟前世八岁时一样,但非常瘦弱,显得眼睛格外的大,只能用一个词形容,那就是呆萌。

天啊,让她一个奔三的人装萝莉,这也太为难人了。父母的容貌也没变多少,依然男的俊女的靓,她收起镜子碎碎念,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第二日天将将亮,外面就有人喊:“都给我出来。”

水哲然一家也起身,水灵把自己的猜测说了,三人立即紧张的分食一罐八宝粥,得省着点。

来到破屋外面,周围的环境破败,杂草丛生,要不是房檐下有驿站两个字,都要以为这里是废弃的鬼宅。

水家五十八口人都在,围着一个身穿青色劲装的大胡子。

大胡子烦躁的说道:“现在所有村庄都不接收你们,给你们两个选择,一个是进边境的犯人营,只要肯干活就饿不死。”

他顿了顿接着说:“一个是你们自己找地方住,我画了地图就回去交差。”

随后他又冷冷一笑,“别想着逃走,这里河对岸就是草匪的地盘,离开边境只有一条路,你们每个人的画像官府都有,看见就格杀勿论。”

族长水东流傲骨铮铮,一把年纪了,脊背却非常挺直,双眸闪着时间沉淀下来的睿智光芒。

他身边站着一个剑眉星目的少年,年纪不大,身量却很高,站在那里如同一把未出鞘的宝剑,跟周围的人有些格格不入。

族长沉稳的说:“昨日路过一个荒山,我们就住那里吧。”

官差点点头,“成,赶紧上路。”

虽然水家是流放的,但也有行李,一群人逃荒一样顺着土路走。

水灵看见人群里有个瘦的颧骨高耸的女子,她就是二伯娘,她时不时的会用充满怨毒的眼光看苏勤的肚子。

这个女人到底想什么呢?为什么眼神里充满杀意和恨意,难道有什么深仇大恨?

 


苏勤也感受到那恶毒的目光,但她什么也没说,低头敛目的跟着水哲然。

一家三口紧紧靠拢,不紧不慢的跟着队伍。

他们从天刚亮一直走到下午才看见一座荒山,山上树木稀疏,好在是个平顶可以盖不少房子。

山的一侧如同刀削一般垂直往下,下方不远处是一湍急的河流,有山有水是个好地方。

大胡子官差看了一眼,拿出纸笔画上图,然后问:“你们不住村子也得有个称呼,不如就叫水村。”

水东流眼神闪了闪试探的问:“能叫若水村吗?让我们从善如流。”

“嗯,成,你们自己安置,我回去交差,记得每个月都要派人去县令那里报告情况,死人了要见尸,添人口了要登记。”大胡子收好纸就迫不及待的离开。

只留下水家老小仰头看着那光秃秃的山顶,没房没食物,登高去喂乌鸦吗?

这前不巴村后不着店的荒山野岭,一群老弱妇孺怎么活?

水灵砸了一下嘴,哪怕穿成村姑也好,至少生活稳定,现在可怎么办?

族长那挺直的脊梁也弯了弯,他长长一叹,苦涩的说道:“记住,再苦再难也不要去做犯人,我们要挺直腰杆堂堂正正的做人,走!”

在他的带领下,一行人走入了杂草丛生的荒地,时不时窜出的蛇虫鼠蚁让人群里的尖叫此起彼伏。

水灵被一根绿藤绊了一下,她低头查看,这叶子怎么那么像红薯呢?

身为农科院博士,水灵立即趴在地上扣起来,没想到真是红薯,只不过这里杂草抢营养,所以红薯只有拳头大。

她欣喜的大喊,“太爷爷,这里有红薯。”

族长是原身爹爹的亲爷爷,他听到声音连忙小跑过去,接过水灵手里的红薯随便擦擦就啃了一口,随后欣喜的说道:“真是红薯,灵丫头今天表现的很好,没哭鼻子还找到了红薯。”

水灵,“……”原身是哭包,自己要不要哭几声?可是哭不出来啊,这不符合自己的性格。

身旁的娘亲倒是戏精附体,立即抱着水灵开始哭,“呜呜……太好了,不用饿死了……”

水东流眼中浮现嫌弃,但没多说什么,“年轻力壮的先把行礼送上去,老弱妇孺都留下挖红薯。”

命令一下,半大小伙子都开始送行李,留下的人则用树枝刨地。

水灵又发现了蒲公英、荠菜、苦菜和鸭子嘴,因对生叶长的像鸭子嘴得名。

除去这些还有不少苍耳,一走一过就沾满身。

苏勤大着肚子没办法弯腰,她立即小声叮嘱,“苍耳收集一些,治疗感冒头痛好用。”

“我知道了。”水灵身为农科院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这些,她收集的时候旁人还以为是为了玩。

二伯娘孙巧巧有意无意的往苏勤身边靠拢,水灵一下子警觉起来,这个女人到底要干嘛?

正想着,孙巧巧故意一个栽倒狠狠的往苏勤身上撞过去,她眼中闪着恶毒的光芒,恨不得直接将人撞死。

水灵惊呼,“二伯娘你做什么?”

苏勤虽然大着肚子,可身子灵活,一扭身就避开撞击,孙巧巧收势不及直接扑到一片苍耳群里,她顿时惨叫连连。

水灵立即拉着娘亲退后,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必须离她远点。

孙巧巧头发散乱的爬起来,头上和身上粘满了绿油油的苍耳,脸上也被草茎划破了几条。

她怒视苏勤,“你居然推我,是不是不想让水哲然娶我?告诉你,这是老祖宗传下的规矩,小叔必须娶寡嫂。”

水灵傻了眼,寡嫂嫁给小叔?历史上有这么一个规矩吗?她又把视线落到娘亲身上,妈妈能接受吗?

苏勤眯了眯眼睛,冷冷一笑,“他敢娶别的女人我就剁了他的腿。”

孙巧巧被她那突如其来的强势吓了一跳,眼神躲闪两下又梗着脖子说:“我们都睡过了,指不定我肚里都有了他的种,他不娶我不行。”

苏勤瞬间感到恶心,身为医生的她不仅是有身体洁癖也有灵魂洁癖,如果自己的男人真的跟别的女人滚过床单,自己绝对不会接受。

水灵虽然灵魂是成年人,但也没能接受这劲爆的消息,刚穿来就出现了小三。

孙巧巧一点都不要脸皮,被人瞩目还得意的扬起下巴,“我们老二找来的口粮都被你们给分了,所以老二就是因为你们才累死的,你们敢欺负我就不怕老二的鬼魂来找你们吗?”

周围的人缩了缩脖子,眼神躲闪。

水灵皱眉,记忆里自己四房这一家子是挺糟心的,爹不学无术,娘亲自怨自怜,自己这个小娃也好吃懒做又爱哭。

太爷爷公正,不管谁找来食物都均分,不然这一家族的人也不可能活下来大半。

四房这不能找食物的“废柴”就成了全族的眼中钉肉中刺。

可这也不能把二伯的死算在这些人身上,他的死是意外。

所有人都觉得苏勤会败下阵来,但现在的苏勤可是中西医都会的副院长,她眼睛一瞪,高压气势顿现,“孙巧巧,你说你们睡了,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怎么睡的?”

孙巧巧眼珠子转了转,摆出扭捏的样子,“老四什么样子你还不知道?就是昨夜天擦黑他心急火燎的把我拖到屋后那啥了,衣服都没脱。”

苏勤温瑶心里一松,这都要饿死的人还有心情搞事情?不可能。

水灵也松口气,还好自己的爹是青白的,不然真不知道娘亲要怎么收拾他。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有指责水哲然不道德的,也有指责孙巧巧不守妇道的,寡嫂可以嫁给小叔,但是得过一百天,这还不足一个月呢。

孙巧巧见苏勤不说话,以为她又会像以前那样哭哭啼啼,于是又加把火,“当时他可是说了你生不出儿子,我屁股大准能生儿子,所以一定会娶我。”

苏勤虽然心里松口气,但还是被孙巧巧恶心到,她刚要说话,肚子就传来一下撕扯的疼,有点像抽筋儿。

前世她可是生过孩子的人,一下就明白这是要生了,可这孩子不足月啊。

水灵发现自己娘亲脸色变白,紧张的问:“娘,你怎么了?”

“我……我要生了。”苏勤满腹苦涩,怎么这个时候生,露天席地吗?伤口感染了怎么办?

 


水灵也慌了,连忙大喊:“爹……爹你在哪儿,娘亲要生了。”

她环视一圈,可惜只看见同族人脸上的冷漠和孙巧巧那巴不得苏勤一尸两命的嘴脸。

她只恨自己现在只有八岁,没有一个成年人的身体,根本帮不了娘亲。

就在这时水哲然跑过来,直接将苏勤抱起来,“水灵去找点干净的水烧开,现在没什么消毒手段。”

“啊……好。”水灵立即稳住慌乱往山下的河边跑去,只是这里的水流很急,河床离水面有三米多不好取水。

她回忆自己办公室有什么可以装水的,可任何一样东西都不属于这个时代,根本不能拿出来用。

就在她着急的时候有人狠狠推了她一把,水灵一头栽进河里。

湍急的水流一下就把她瘦小的身躯卷入了河底,水灵慌乱中呛了几口水,心里冰寒一片,难道自己没他们功德多所以只配活一日?

更悲愤的是空有一个金手指却无法救命,爸爸妈妈,对不起不能陪你们了,你们要幸福啊……

就在这时,肚子疼越来越频繁苏勤感受到巨大的心慌,她一把抓住水哲然的衣领,焦急的问:“铃铛呢?小铃铛呢?”

“我让她去打水,生孩子不是需要热水吗?”他没觉得自己做错。

苏勤却怒道:“她才八岁,怎么能去河边打水,掉下去了怎么办?”

水哲然这才恍悟,可一边是女儿,一边是临产的老婆,他谁都放不下。

就在这时一个天籁之音传来,“四叔,我去找找。”

水哲然看过去,心情非常复杂,面前这个剑眉星目的男孩正是族长爷爷给自己闺女定的娃娃亲,是个孤儿名叫宫千钰,但他身上的气度不凡绝对不会是个乡下人。

眼下也没别的办法,他只能点点头,“那行,你也小心点,找到人就回来。”

“好。”宫千钰虽然十岁,但长的不矮,半大小子去找个女娃应该问题不大。

他离开荒地往河边跑,可并没有看见人,当下大喊:“水灵,水灵你在吗?”

可喊了半天都没听见回音,他心里有些凉,虽然不待见这个好吃懒做的未婚妻,但也不希望她出事。

“水灵……你在哪儿……回答我……”他的声音已经破音,充满了焦急。

“这……救我……”水灵微弱的声音在河床下方传来。

宫千钰松口气,趴在岸边往下看,看见水灵泡在湍急的河水中,大眼睛里闪着无助,她瘦弱的小手紧紧抓着一块凸出的石头。

“抓紧了,我来救你。”

水灵眨了一下眼睛,这逆光对自己说话的少年好帅啊,单了三十年的心居然活跃了起来。

下一刻她又开始唾弃自己,一个老阿姨居然对小屁孩动了心思,恶不恶心。

不过这些念头很快就被抛开,她脸上浮现大大的笑容,谁说金手指鸡肋,有大用处呢。

这时岸上的宫千钰不知道在哪扯了一根藤蔓捆在腰上,倒挂着下河床抓住了水灵的手。

“抓着我爬上去。”

稚嫩的少年音里透着沉稳,让水灵喜欢极了,不过这种喜欢并不带龌龊心思,平时她也喜欢孩子的。

水灵知道时间就是生命,她奋力往上爬,结果不小心抓了宫千钰的屁股蛋子,听他吸冷气的声音就知道肯定青了一块。

“对不起,没想到你衣服这么薄。”水灵连忙道歉。

宫千钰脸上爆红,咬牙说道:“快点。”

水灵加快速度,可上来一半时泡在水里的脚被什么东西咬住,紧接着大力的拉扯将两人都拉入了水里。

慌乱中水灵闭气看向脚踝,一条近三十斤重的大草鱼把她的脚都含进了嘴里,它咽喉部的牙齿已经卡住了鞋子。

水中是鱼的天下,水灵立即拿出一把田园小锄头狠狠的砸在草鱼的脑壳上,草鱼吃疼并没有放开她而是翻滚起来。

水灵手上一轻,锄头被拿走,紧接着看见宫千钰拿着锄头飞快的击打草鱼的脑壳,锤的都凹下去好大一块,可是草鱼的牙齿勾着鞋子并没有摆脱掉。

万幸的是草鱼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晕了,不动就能减轻下坠力。

宫千钰搂住水灵的腰,二人浮上水面开始大口喘气。

他看了看手里的锄头,木头把柄,前端一面是锄头,一面是五齿耙子,材质黑漆漆的。

“这是哪里来的?”

水灵心里咯噔一下,那是自己平时在试验田里用的东西,情急之下就拿了出来。

她眼珠一转立即显出八岁孩童才有的呆萌表情,“水里摸到的呀,是什么东西?”

宫千钰眼中浮现了然,“这是药锄应该是邻国那边的产物,掉入河里后从上游冲下来的。”

水灵松口气,甩了甩腿还是甩不开那条鱼,“你先上去,然后找人来救我吧。”

宫千钰摇头,把腰上的藤蔓解开拴好药锄,用力一抛就甩到岸边的石头缝里卡住。

“抱紧我。”

水灵心里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思想,死死抱住了他的脖子。

宫千钰脸上通红,扯着藤蔓艰难的爬上去,连那条鱼都带了上去。

水灵不由得感叹这小子的力气真大,自己和鱼再加上他自己的重量得有一百多斤吧,居然硬是给拉了上来。

宫千钰伸手掰开鱼嘴,将水灵的脚弄出来。

水灵立即脱鞋查看脚丫,宫千钰脸上又红了,很不满的说:“女子的脚只能给夫君看,你娘没教你三从四德和女戒吗?”

“三从四德?”水灵脑海里瞬间想起新时代的男子三从四德。

“对,你得好好学,赶紧穿上。”宫千钰板着脸,看起来很不高兴。

水灵更不高兴,什么玩意啊,还三从四德,老娘才不管呢。

她气呼呼的穿好鞋子,夺过药锄,“鱼给你了,就算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说完这些,她气呼呼的往回走,打水是不可能了,带着过了明路的锄头先回去看看再说,生孩子应该没那么快。

回到山下,她看见一处用男人外衫搭建的临时帐篷,娘亲痛苦的叫声从那里传出,还有个苍老的声音在喊,“使劲儿,快出来了。”

看着这艰苦又简陋的地方,水灵忍不住泪流满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