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傅沛洲沈霞小说

傅沛洲沈霞小说

傅沛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她已经签好了字。不对,她竟重新拟了一份离婚协议,不仅特别声明要净身出户,还在离婚协议上放了一张银行卡。这是……

主角:傅沛洲沈霞   更新:2022-09-11 04: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沛洲沈霞的其他类型小说《傅沛洲沈霞小说》,由网络作家“傅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她已经签好了字。不对,她竟重新拟了一份离婚协议,不仅特别声明要净身出户,还在离婚协议上放了一张银行卡。这是……

《傅沛洲沈霞小说》精彩片段

另一边。

傅沛洲回到别墅,已是深夜,不同以往的是,这次大厅里没有了沈葭忙碌的身影。

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她已经签好了字。

不对,她竟重新拟了一份离婚协议,不仅特别声明要净身出户,还在离婚协议上放了一张银行卡。

这是……

不仅他给她的东西没要,反而她还倒给了他一笔钱?!

当下,傅沛洲立马派人去查那张银行卡的金额。

这才发现,里面竟然有三百万!

傅沛州眉头一蹙,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以她农村出身,无父无母的背景,从哪儿去弄来这么多钱。

她竟然还随随便便的放在了这里,像是随手打发给他的分手费!

不知为何,傅沛洲没来由得有些窝火,他将那张银行卡随手扔进垃圾桶,并拨打了一通电话。

“去查一下沈葭的去向。”

与此同时,回到沈宅的沈葭,早已调整好了所有的情绪。

书房前,林帆将沈氏旗下的集团资料一一呈现在沈葭的面前:“大小姐,老爷去环游世界了,听说您回来后,吩咐我说,让您明天直接去公司,他说他扛了公司这么久,如今也该让位了。”

父亲会把集团全权交给她管理,沈葭并不觉得奇怪。

她是沃顿商学院毕业的尖子生,从小更是在沈从山的耳濡目染下长大,如果当年不是为了傅沛州,她早已女承父业。

如今,只不过是走错了路,晚了几年。

她微微靠在沙发上,一双杏眼纤长而又富有魄力。

“嗯,通知集团的股东们,本周五早上9点准时召开会议。”

会议当天,沈葭打扮好早早的便来到了公司。

今日的她穿着一套设计简单的白色西装,高腰的设计将她的身型完美勾勒出来,巴掌大的小脸精致而又耐看。

她一直是极美的,只要稍作打扮,便足以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

大约是她的容貌太过惊艳,以至于让会议室的股东一时没有认出,这个笑容和善,身材窈窕的女人竟然会是他们新上任的总裁!

有不知情的人竟然将自己面前的杯子递到了她的面前。

“你是新来的助理吧,去,给我倒一杯咖啡过来。”

沈葭冷冷勾唇,她低头接过杯子,仍旧是笑意盈盈的样子看向来人。

“可以,我这就去。不过我先和在座的股东说一声抱歉,会议可能要延迟一段时间了,因为没有我,这场会议无法达成任何有效的决策。”

“对了,忘记和大家做自我介绍,我是沈从山的女儿沈葭,你们新上任的最高执行董事,及总经理。”

众人面面相觑,下一秒所有人齐刷刷的站起来。

“总裁好!”

沈葭点了点头,拿着手中的杯子朝方才让她倒咖啡的人问道:“郑总,你的咖啡要加奶还是加糖?”

他哪里还敢让沈葭倒咖啡,忙不住的鞠躬道歉。

沈葭并不是小气的人,挥了挥手便开始直奔主题。

原本这些股东看着沈葭年轻气盛,还以为她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门外汉。没想到一席会议下来,她行事果决,对当下集团的弊端分析精准,待到会议尾声,大家早已对她的看法有了质的改变。

嫁给傅沛州的这三年,她是个洗手作羹汤的家庭主妇,可并不代表她只会这些。

会议最后的章程,是商定荣盛集团珠宝的代言人。

秘书将原本谈好的代言人资料播放在大屏幕上,白清欢三个大字瞬间吸引了她的视线。

提案的负责人在一边介绍白清欢的详细情况。

“白清欢口碑一直不错,而且这次她宣布复出同时爆出和傅氏集团总裁的恋情,热度更是居高不下。我们这次推出的珠宝系列名是永恒的爱,傅氏总裁此前参加采访,公开表示即将和白清欢宣布订婚。两人兜兜转转多年,最后终成眷属,也正好印证了我们的主题,永恒的爱。”

他们这么快就要订婚了?

即便沈葭已经决心和过去画上一个句号,可在听到傅沛州马上便要和白清欢订婚时,心脏仍旧像是被狠狠扎了一针。

离婚协议才签了不到一个礼拜,他就这么迫不及待?

沈葭手中的钢笔握得有些发烫,她用力在白清欢的名字上打下一个大大的叉。

随后抬头冷冷看向项目负责人。

“不合适,代言人换掉,商务重新去谈,上下一个项目。”

眼看着前一个人的项目被总裁刷下来,再上场的人明显有些紧张。

他将PPT点开,才播放出选题,便看到沈葭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

这次的项目是关于本次竞标合作的公司选择。

傅氏集团和天成集团。

荣盛处于商界金字塔顶端,每年的项目竞标更是重头戏,傅氏和天成两大集团纷纷实力不斐,两家更是多年来的死对头,但若两家非要选一个,他更属意和傅氏合作,毕竟之前每一年的竞标,都是傅氏获胜,双方合作起来也会更事半功倍。

“选天成。”

沈葭只扫了一眼,便迅速的做了决断。

大家面面相觑,自家总裁好像对傅氏和白清欢颇有怨念?

先是刷了白清欢的代言,又要抢傅氏的项目,看样子接下来的日子,他们还有的忙。

傅氏集团,傅沛州看着助理传过来一片乱码的监控视频,眉头紧紧拧成一个川字。

一个星期了,沈葭签了离婚协议书后竟然真的再未出现过。

她没钱没工作,离开傅家,能去哪里?

而他派去查询她的动向,却发现当日她离开傅宅的监控视频,竟然早被黑客入侵,受损严重。

正当他觉得整件事有些诡异之时,忽然有人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

他不自觉的沉下了脸,他不喜欢别人未经允许出入他的办公室。

他手下人向来知道他的规矩,理应不会再犯,刚要发怒,抬眸却看见,走进来的,竟是白清欢。

没有意识到他情绪变化的白清欢快步走到他的面前,素来温婉的脸上也难得的有了罕见的焦躁。

“沛州,我复出的首个代言被刷了!”

他拧了拧眉,却还是开口,“怎么回事?”

“荣盛说我的形象和永恒的爱主题不符,明明之前已经谈好了,但荣盛突然换了一位新任总裁,才把我给刷下来的。”

饶是平时的形象再温婉,此刻白清欢仍然控制不了心头蓬勃的怒火。

她去悉尼镀金三年,就是为了回国能让自己的演艺事业更上一层楼,本来公司也已经谈好,会拿下江城最大的企业荣盛集团的珠宝代言,作为她阔别三年复出的跳板。

这个代言机会,几乎让业界所有一线明星都抢破了头,明明都已经属于她了,如今却突然飞了!

仿佛也意识到自己失了控,她走到傅沛州的跟前,放柔了语气,“沛洲,我给你发了一封邮件,是我让经纪人找的资料,里面有荣盛新任总裁的联系方式,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周旋一下这个代言的事情。”

“你也知道我在国外这几年有多辛苦,复出的那一天,我一定得开个好头。”

傅沛州目光暗了几分。

荣盛新任总裁上位的这件事,这几天的确在业界闹得沸沸扬扬,据说这位新上任的总裁,便是荣盛老董事长在国外学成归来的独女。

可他与之一直没有往来,贸然联系属实有些失礼。

可看着白清欢期盼的目光,他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傅沛洲修长的手指敲击着键盘,点开那封邮件,荣盛新任总裁的个人资料也随之一点一点的显示在他的眼前。



可就在文件刚冒了个头的时候,电脑却忽然便死机了!

紧接着,刚刚打开的那份资料迅速变成一片乱码。

有黑客入侵了他的电脑,抹掉了刚刚传过来的那份资料!

傅氏集团的黑客阵营在国内数一数二,可竟然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被人黑了资料。

如今只是一封文件而已,若要是公司机密,那还了得!

傅沛州蹙了蹙眉,迅速的打开公司内网,输入一排程序,想要追踪黑客地址,却发现来源地址早就被抹除了。

好高明的技术!

可对方明明已经破解了他的防护墙,却为何只是抹除了一份邮件。

正当他想要深究时,助理的电话打了过来。

“总裁,我们和天成集团竞标的项目失败了,荣盛集团和天成合作了。”

他整个眉头瞬间拧成了一个川字。

又是荣盛?

这个项目他做了许多年,唯独今年居然败给了对手。

他挂了电话,拿起西装外套站起身来,“清欢,代言的事情之后再说,我现在还有工作要忙。”

见他心不在焉的样子,白清欢也不敢再多说,只顺从的点了点头。

而另一边,沈葭坐在总裁办公室偌大的办公桌前,神色淡然的看着林帆黑进傅氏集团的系统,将关于她的所有信息抹除。

她的身份最后总归是要公开的,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林帆修长的指尖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忽然他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立马看向了沈葭。

“大小姐,我突然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沈葭目光掠向远方,连眼睛都没抬,“若是和傅沛州有关的,就不必和我说了。”

事到如今,她的所有心思都会放在荣盛,而不是那些不相干的人身上。

林帆摇头,“不是傅总,是白清欢。”

她拧了拧眉:“什么意思?”

见沈葭有兴趣,林帆一边感慨一边将手中的笔记本递到她的面前。

“据说白清欢当年出道可是清纯歌后,现如今看,真是没什么就要包装什么,没想到傅氏当家掌门人,居然会把这样的女人当成宝。”

偌大的屏幕上,赫然是白清欢和其他男人的私密照,

甚至,还有她小腹微微隆起,在医院做产检的视频。

看着这些,沈葭脸上却没有半分喜悦的表情,更多的却是可悲。

他傅沛州就为了这样一个女人抛弃自己?

究竟是他眼瞎,还是他爱白清欢发了狂,所以才会根本不在意她过去的黑历史。

林帆看了半会,“大小姐,看来傅沛洲并不知道白清欢这些年在悉尼的遭遇,如果我们将这些误发到他电脑上……”

沈葭却摇了摇头:“不必了,我现在不想和这些人再扯上关系。”

见此林帆也只好作罢:“大小姐说得没错,就这样的货色,还不配我们出手。”

天色暗了下来,忙了一天的沈葭这才觉得有些饿。

想起她自从三年前嫁到傅家,就再也没有去吃过壹品居的蟹粉小酥了,当下她立刻穿了外套,叫上林帆打算前往壹品居。

荣盛集团楼下,傅沛州和国外的供货商签完合同回公司,正好经过。

他想起早几天和荣盛的交锋,不由得命令司机停了下来。

上次竞标失败,罕见的败北让他对这个新任总裁难得的起了一点兴趣,派人去邀请见面,没曾想却屡屡遭拒。

想要查她的资料,却每每都以失败告终。

既然已经来了,他打算去会一会这个新上任的总裁。

他倒想问问,傅氏,究竟是哪一点不如天成。

电梯叮的一声响,沈葭和林帆抬脚走了出去,与此同时,隔壁的电梯门开,傅沛州迈着长腿走了进来。

两人擦肩而过,傅沛州只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背影一闪而过。

他顿了顿足,眼看着电梯缓缓下坠。

随后他收回思绪,缓缓走向接待台。

“对不起,我们总裁已经走了,您要是想和她碰面的话,需要先预约哦。”

前台人员见傅沛州长相俊朗,又气度不凡,语气也不由得温柔了几分。

走了?

没想到居然扑了个空,傅沛州沉了沉眸,微微点头示意便直接转身离开。

看来他想得没错。

这个荣盛的新总裁,果然是在躲他。

可是,为什么?

一个小时后,沈葭和林帆终于到了壹品居。

林帆停车还没上楼,她便在角落里挑了一个清净的位置坐下开始点菜。

她挥手叫服务员的瞬间,却正好看到两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

即便来人戴着口罩,她还是一眼认出,她便是傅沛州心心念念的白月光白清欢。

而她的身边还站着她曾经的小姑子傅静雅。

沈葭下意识的低下头错开视线,却仍然被白清欢发现了她的身影。

“沈小姐?真没想到还能在这里遇到你。”

壹品居环境清雅,价格自然也不低,沈葭听出她语气里的挑衅,却依然没有给出丝毫回应。

见她不答话,白清欢和傅静雅两人直接走到她的面前,傅清雅自顾自的在她面前坐下,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怎么不回答清欢姐的话呢?哦,我忘记了,你和我哥离婚,他应该给了你不少钱吧,所以才会来这种高级的餐厅体会一下有钱人的快乐。”

沈葭冷冷一笑,在傅家的时候,她自认对傅静雅不错,却没想到一颗真心喂了狗。

一旁的白清欢拉了拉傅静雅的袖子,眼神轻蔑:“算了静雅。”

“凭什么算了,清欢姐,你是不知道,她在我们傅家白吃白喝了三年,最后还拿走了一大笔钱,真不知道像这样的人,在我们面前还有什么好狂的。“

闻言,沈葭终于掀眸,冷冷道:“请你注意言辞,离婚的时候我没有拿傅沛州一分钱,至于白吃白喝,就更是可笑了,你们每天吃的,每天喝的,哪样不是我辛辛苦苦起早贪黑去采买烹饪的,傅静雅,做人要讲良心。”

傅静雅却噗嗤一笑,仿佛被她的话气笑了,“没拿我哥一分钱?沈葭,你在清欢姐面前装装也就算了,在我这儿充什么大款。在我们傅家当了三年的家庭主妇,你哪来的钱穿你那一身的名牌,来高档餐厅吃饭?没拿一分钱,你觉得我会信?”

她不想和傅静雅多费口舌,站起身便要离开,白清欢同时起身拉住了她的手。

“沈小姐,静雅说话的确有些冲,但她也不过是想提醒你,这里不是你这种人该来的地方,不要以为打扮一下,就想要再来勾搭沛州,他心里永远都只会有我一个人!”

看着白清欢跳脚的模样,她只觉得可笑。

原来在傅沛州面前装得像个小白兔似的,一切都是假象罢了。

林帆已经停好车走了上来,老远便见到沈葭和两个女人站在角落里,脸色沉沉。

他快步走上前,不动声色的将白清欢的手拂开。

“白小姐身为公众人物,还是自重的好!毕竟知三当三,挑衅正妻的新闻爆出来,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你!”

白清欢没曾想会突然有一个男人冒出来,还如此侮辱她,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两人就已经纷纷离开,她突然想到什么,拿出手机,拍下了两人背影。

傅静雅同样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嗤笑,“难怪这么拽,原来是攀上了新的高枝,清欢姐,回去给我哥看看她的真面目,看她还怎么嚣张!”

傅家别墅,傅沛州坐在餐桌上,脸色却阴沉的厉害。

自从沈葭离开以后,他便没有再吃过一顿满意的饭。

今天的汤他只是喝了一口,便拧着眉头吐了出来。

“味道不对,家里的厨师换了?”

管家看着傅沛州阴雨连绵的脸色,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

“回少爷,家里的厨师都是米其林三星的水准,只是您的饭菜一般都是夫人亲自动手的,所以……您才会觉得味道不对。”

夫人?

“每天的一日三餐都是她做的?”

“回少爷,是的。您胃口比较挑剔,夫人怕厨师做的不符合您口味,所以每天的一日三餐都是她亲手做的,早上六点她就会起床准备早餐,有时候晚上您工作得比较晚,她也会把饭菜一直热着,等您到凌晨。”

闻言,傅沛州的眉头不自觉的拧了起来。

他一直知道沈葭作为妻子没有什么毛病,可他从不知道,这其中她为之付出的细节。

傅沛州再没有心情继续用餐,他放下筷子上楼,经过沈葭的房间时,停顿片刻,终于抬脚走了进去。

房间保持着她离开的样子,整洁简单。

她竟然什么东西也没带走,走的这样干净而又决绝。

这么多天过去了,她丝毫没有要联系自己的意思。傅沛州看着书桌上厚厚的一本相册,不自觉的翻开看了起来。

他没想到的是,里面的每一张照片,竟然都是他。

沉思的,生气的,安静的,熟睡的。

从照片看起来,她分明爱惨了自己。

可是如今,她却消失得这样彻底。

傅沛州不知道为什么,胸口堵得慌,他合上相册走了出去。

“沛州,你……去沈葭房间干什么?”

他转过身,正好对视上白清欢温柔似水的眸子。

傅沛州挪开目光,“不小心走错了。”

白清欢并不相信这番说辞,却也聪明的没有太追问,而是道:“沛洲,说起沈葭,我今天还遇见她了,她好像……有了新的感情发展。”

傅沛州眉头微蹙,“什么?”

见到傅沛州持怀疑的态度,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将偷拍的照片递到他的跟前。

“今天我和静雅在餐厅里一起看到的,你看。我看沈小姐穿的衣服都价值不菲,听说她是净身出户的,想来这位男士条件应该不错。两人很熟络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很早之前就认识了……”

她把话说得意味难明,傅沛州登时就变了脸色。

这些天销声匿迹,原来是转头就投入到了其他男人的怀抱?

看来那张卡,想必也是那个男人给的。

胸口好似窝着一团火,将他整个人都要点燃了。

他借口跟白清欢说有工作要处理,走到窗边点燃了一支烟,仍觉得烦躁难忍。

犹豫许久后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出尘封的那个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便接通了,不等那边的人出声,傅沛州便忍不住冷声开口:“沈葭!”

电话那端微微沉默了一瞬,开口却是一道干净沉稳的男声。

“你好,哪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