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女富商的姻缘

女富商的姻缘

福禄娃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女富商的姻缘》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女富商的姻缘》主要讲述了穆元成沈媛媛宋修明的故事,同时,穆元成沈媛媛宋修明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穆元成沈媛媛宋修明   更新:2022-09-11 04: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穆元成沈媛媛宋修明的其他类型小说《女富商的姻缘》,由网络作家“福禄娃”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女富商的姻缘》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女富商的姻缘》主要讲述了穆元成沈媛媛宋修明的故事,同时,穆元成沈媛媛宋修明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女富商的姻缘》精彩片段

大将军出征归来,带回一个异域女子,要与我退婚。

我含泪赚了 500 两黄金,作为商贾之女,赚钱才是我最大的乐趣,男人只会影响我赚钱的速度!

听他说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时候,我要不是宋修明的未婚妻,我都得为这份真情感动一把。

他说:「媛媛,你是个好姑娘,但我们不合适。」

「只要你答应退婚,我会看在你这么多年照顾宋家妇孺的份上,给你一百两黄金,当做补偿。」

我梨花带雨的一个踉跄:「修明,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你怎么能……」

宋修明:「两百两。」

我:「为了等着嫁给你,我硬是熬成了老姑娘……」

宋修明:「三百两。」

我:「你还记得你出征前怎么跟我说的吗,你说等我们成了亲,让我给你生两个……」

「五百两!沈媛媛,你别太过分,我就这么多了!」

我这才站直了身板,用帕子擦了擦干巴巴的眼角。

「修明,既然你已属意他人,那我也只能祝你幸福了……不知这五百两黄金去哪里拿?」

宋修明眼角抽了抽,「皇上的赏赐明日才到,先欠着。」

「好说,好说。」我笑盈盈上前:「那先打个欠条吧,签字画押。」

宋修明黑着脸按了手印,「可以了吧?」

「别急。」我笑着抽出厚厚一叠账本:「既然退婚了,那麻烦宋将军把这些年宋府的花销结一下吧。」

宋修明双眼不可思议的瞪大,显然没想到我照顾宋府的时候还会记账。

我也不是为了防这一天才记账的,谁让我是京城第一富商的女儿呢。

记账纯属习惯。

这账本上把这些年宋府的吃穿用度,衣食住行全都记得清清楚楚。

宋府的人也不跟我见外,但凡是要花钱的地方,哪怕只用一文钱买个头花,都要跟我伸手。

那我自然也不会见外啊,记个账,不过分吧?

宋修明翻了翻账本,最后看了一眼总数。

三千九百七十八两七钱两文。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么多?」

「多吗?」

我掰着手指头细数:「宋老太君晨起了要最好的燕窝漱口,每日早午晚三餐都要吃时令最新鲜的瓜果蔬菜;你娘每半个月就要去金玉楼挑几套最时兴的首饰,什么东珠啊珊瑚啊和田玉啊,她都可喜欢了;二夫人倒是不怎么费钱,就是她那闺女喜欢琴棋书画,屋里好几把焦尾琴,都是我天南海北给她搜罗来的;还有三夫人……」

宋修明抬手将我打断:「别说了,你花钱买的东西,但凡能退的我都会退给你,退不了的再算多少钱。」

我扒拉着算盘:「东西虽然能退,但也都是二手货了,要算折旧费的。」

宋修明痛心疾首的闭了闭眼:「你直接给个总数。」

我为难的算了半天:「看在我们这么多年青梅竹马的份上,给你个友情价,两千两,黄金。」

宋修明喊了起来:「你怎么不去抢!」

我把算盘往桌上一拍,沉了脸。

「宋修明,你若与我成婚,这些账自会烂在我的库房里,但既然你另娶他人,就没有白占我沈家便宜的道理,你当我这些年真金白银的砸在宋家,只为了换你一句『你是个好姑娘』吗!」

宋修明脸色难堪了一瞬,但他心仪的姑娘就在旁边,他也不好发作。

「我没有这么多钱,打欠条吧,但我有条件。」

他拉住那异域女子的手:「退婚之事由你去提,另外你要帮嫣儿维护名声。」

听听!

背信弃义的事让我来做,我还得帮小三保全名声。

诶呦这算盘打得呦,宋修明不做生意都可惜了。

「行,得加钱,一千两。」

宋修明咬了咬牙,签下第二张欠条,拂袖而去。

临了还一声冷哼:「商贾之女,果然重利!」

我不重利,重什么,重感情吗?

关键你也不跟我讲感情啊!

我翻了个白眼,心满意足的收好两张欠条。

翌日一早,皇上赏赐宋修明的五百两就送了过来。

还有之前宋家人花我的钱买的东西,也陆陆续续的抬了回来。

这一箱一箱的,沈家几十丈见方的庭院差点没摆下。

我不由得感叹,不是花自己的钱,宋家人果然是一点都不心疼啊。

既然宋修明言而有信,我自然也不含糊,立马就去宋家把婚退了。

我一退婚,马上有人请我去各种诗会宴会。

我可是要做天下第一女富商的人,哪有功夫参与这会那会的。

但宋修明让人给我送了个信:徐尚书府诗会,你与嫣儿同去。

这是怕那些官家小姐挤兑慕容嫣儿,让我去保驾护航呢。

去就去吧。

我一下马车,就被徐尚书家千金逮住戳脑门。

「你个没良心的,不是不喜热闹的吗,今日怎么来玩了?」

「哦!我知道了,你是为了那个贱蹄子来的吧!你瞅好吧,敢抢我姐妹的男人,看我今天挤兑不死她!」


我一下马车,就被徐尚书家千金逮住戳脑门。

「你个没良心的,不是不喜热闹的吗,今日怎么来玩了?」

「哦!我知道了,你是为了那个贱蹄子来的吧!你瞅好吧,敢抢我姐妹的男人,看我今天挤兑不死她!」

我拉住徐月茹:「别,我今日是来保她的,宋修明要迎她做夫人,得帮她赚个好名声,我收了宋修明银子,你别让我难做啊。」

徐月茹叹了口气,拉我到她的纱帐里嗑瓜子。

「我知道,肯定是宋修明逼你退婚的,他那么要脸,才不会给自己扣上个始乱终弃的帽子。

媛媛,我知道你爱惨了宋修明,但为了这么个男人不值得。

今日诗会我家来了不少青年才俊,你挑挑,要是有看上的,我给你做媒。」

「月茹,又在给谁说媒呢?」

帘外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接着一把折扇挑起纱幔,高大英挺的身影踱步而进。

来人眉目凌厉,锦衣瘦腰,端的是……衣冠禽兽!

我默默举起团扇,挡住了脸。

冤家路窄,不见为好。

徐月茹笑着起身见礼:「今日刮的什么风,两大稀客都来了!」

「表哥,快坐。」

徐月茹招呼穆元成落座,他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了我旁边。

我硬着头皮起身给穆元成见礼:「二皇子有礼。」

穆元成啪的一打折扇,摇啊摇的看风景,直把我当空气。

穆元成就差把「我跟你有仇」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我确实得罪过穆元成。

而且还不止一次。

我小时候就极有生意头脑。没事就兜售点小玩意给官家的公子千金们。

结果这个穆元成,非要买我的玉佩,那是我跟宋修明定娃娃亲的信物,怎么能随便给他。

我不卖,他就改抢的,抢来抢去玉佩摔碎了,我气的一棒子敲断了他的门牙。

从此二皇子说话就开始漏风,一直持续到他换牙。

后来长大些,我听说奇货阁在拍卖一颗南海夜明珠,就想着拍下来送给宋修明她娘。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跟我竞拍的买家是穆元成,听说他拍夜明珠是要送给他母妃做寿礼的。

我家啥都没有,就是钱多,夜明珠毫无悬念落到了我手里。

但那一年的贵妃寿宴,穆元成只能送一幅亲手画的不老松作为贺礼,结果因为画的匆忙,墨迹未干,画卷展开时糊了一片。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此刻我还保持着屈膝的姿势,毕恭毕敬的杵在他面前,一动不敢动。

开玩笑,如今他是皇帝陛下最疼爱的儿子,我若再招惹他,那不是找死?

徐月茹替我解围,「表哥,这位是沈姑娘……」

穆元成这才漫不经心的看向我,深邃的眼中满是「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的冷意。

「哦,这位就是刚刚跟宋将军退婚的那位沈姑娘?

宋将军保家卫国,一身军功,娶公主为妻也不为过。

沈姑娘能自请退婚,倒也算……很有自知之明了。」

我干笑:「二皇子说的是,民女商贾之身,的确配不上宋将军。」

穆元成摇着他的扇子:「沈姑娘倒也不必妄自菲薄,说不定有人瞎了眼,会看上沈姑娘也未可知。」

我低眉顺眼:「是是是,二皇子所言极是,等将来我碰上了我家那个瞎了眼的,定会来拜谢二皇子吉言!」

穆元成闻言,本来似笑非笑的表情忽然沉下来,啪的一声收了折扇。

烦躁道:「起来吧,别杵着了。」

我这才终于坐下,趁人不注意悄悄揉了揉蹲酸了的膝盖。

外面的诗会进行得热闹,慕容嫣儿做了一首好诗,引得众人一片赞叹。

我安排的人开始在人群里叫好。

「听闻慕容姑娘在西域便是有名的才女,能歌善舞,才貌双全,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如慕容姑娘这般的女子,果然只有像宋将军那样的英雄才能作配了!」

如果慕容嫣儿够聪明,到这里就可以见好就收了。

但没想到,慕容嫣儿竟然以为那些人是真心夸她。


「表哥,快坐。」

徐月茹招呼穆元成落座,他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了我旁边。

我硬着头皮起身给穆元成见礼:「二皇子有礼。」

穆元成啪的一打折扇,摇啊摇的看风景,直把我当空气。

穆元成就差把「我跟你有仇」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我确实得罪过穆元成。

而且还不止一次。

我小时候就极有生意头脑。没事就兜售点小玩意给官家的公子千金们。

结果这个穆元成,非要买我的玉佩,那是我跟宋修明定娃娃亲的信物,怎么能随便给他。

我不卖,他就改抢的,抢来抢去玉佩摔碎了,我气的一棒子敲断了他的门牙。

从此二皇子说话就开始漏风,一直持续到他换牙。

后来长大些,我听说奇货阁在拍卖一颗南海夜明珠,就想着拍下来送给宋修明她娘。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跟我竞拍的买家是穆元成,听说他拍夜明珠是要送给他母妃做寿礼的。

我家啥都没有,就是钱多,夜明珠毫无悬念落到了我手里。

但那一年的贵妃寿宴,穆元成只能送一幅亲手画的不老松作为贺礼,结果因为画的匆忙,墨迹未干,画卷展开时糊了一片。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此刻我还保持着屈膝的姿势,毕恭毕敬的杵在他面前,一动不敢动。

开玩笑,如今他是皇帝陛下最疼爱的儿子,我若再招惹他,那不是找死?

徐月茹替我解围,「表哥,这位是沈姑娘……」

穆元成这才漫不经心的看向我,深邃的眼中满是「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的冷意。

「哦,这位就是刚刚跟宋将军退婚的那位沈姑娘?

宋将军保家卫国,一身军功,娶公主为妻也不为过。

沈姑娘能自请退婚,倒也算……很有自知之明了。」

我干笑:「二皇子说的是,民女商贾之身,的确配不上宋将军。」

穆元成摇着他的扇子:「沈姑娘倒也不必妄自菲薄,说不定有人瞎了眼,会看上沈姑娘也未可知。」

我低眉顺眼:「是是是,二皇子所言极是,等将来我碰上了我家那个瞎了眼的,定会来拜谢二皇子吉言!」

穆元成闻言,本来似笑非笑的表情忽然沉下来,啪的一声收了折扇。

烦躁道:「起来吧,别杵着了。」

我这才终于坐下,趁人不注意悄悄揉了揉蹲酸了的膝盖。

外面的诗会进行得热闹,慕容嫣儿做了一首好诗,引得众人一片赞叹。

我安排的人开始在人群里叫好。

「听闻慕容姑娘在西域便是有名的才女,能歌善舞,才貌双全,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如慕容姑娘这般的女子,果然只有像宋将军那样的英雄才能作配了!」

如果慕容嫣儿够聪明,到这里就可以见好就收了。

但没想到,慕容嫣儿竟然以为那些人是真心夸她。

她飘了。

她一扬下巴:「那是自然,像修明那样的好男儿,要配也是配我这样的美女,区区商贾之女,根本配不上他。」


听他说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时候,我要不是宋修明的未婚妻,我都得为这份真情感动一把。

他说:「媛媛,你是个好姑娘,但我们不合适。」

「只要你答应退婚,我会看在你这么多年照顾宋家妇孺的份上,给你一百两黄金,当做补偿。」

我梨花带雨的一个踉跄:「修明,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你怎么能……」

宋修明:「两百两。」

我:「为了等着嫁给你,我硬是熬成了老姑娘……」

宋修明:「三百两。」

我:「你还记得你出征前怎么跟我说的吗,你说等我们成了亲,让我给你生两个……」

「五百两!沈媛媛,你别太过分,我就这么多了!」

我这才站直了身板,用帕子擦了擦干巴巴的眼角。

「修明,既然你已属意他人,那我也只能祝你幸福了……不知这五百两黄金去哪里拿?」

宋修明眼角抽了抽,「皇上的赏赐明日才到,先欠着。」

「好说,好说。」我笑盈盈上前:「那先打个欠条吧,签字画押。」

宋修明黑着脸按了手印,「可以了吧?」

「别急。」我笑着抽出厚厚一叠账本:「既然退婚了,那麻烦宋将军把这些年宋府的花销结一下吧。」

宋修明双眼不可思议的瞪大,显然没想到我照顾宋府的时候还会记账。

我也不是为了防这一天才记账的,谁让我是京城第一富商的女儿呢。

记账纯属习惯。

这账本上把这些年宋府的吃穿用度,衣食住行全都记得清清楚楚。

宋府的人也不跟我见外,但凡是要花钱的地方,哪怕只用一文钱买个头花,都要跟我伸手。

那我自然也不会见外啊,记个账,不过分吧?

宋修明翻了翻账本,最后看了一眼总数。

三千九百七十八两七钱两文。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么多?」

「多吗?」

我掰着手指头细数:「宋老太君晨起了要最好的燕窝漱口,每日早午晚三餐都要吃时令最新鲜的瓜果蔬菜;你娘每半个月就要去金玉楼挑几套最时兴的首饰,什么东珠啊珊瑚啊和田玉啊,她都可喜欢了;二夫人倒是不怎么费钱,就是她那闺女喜欢琴棋书画,屋里好几把焦尾琴,都是我天南海北给她搜罗来的;还有三夫人……」

宋修明抬手将我打断:「别说了,你花钱买的东西,但凡能退的我都会退给你,退不了的再算多少钱。」

我扒拉着算盘:「东西虽然能退,但也都是二手货了,要算折旧费的。」

宋修明痛心疾首的闭了闭眼:「你直接给个总数。」

我为难的算了半天:「看在我们这么多年青梅竹马的份上,给你个友情价,两千两,黄金。」

宋修明喊了起来:「你怎么不去抢!」

我把算盘往桌上一拍,沉了脸。

「宋修明,你若与我成婚,这些账自会烂在我的库房里,但既然你另娶他人,就没有白占我沈家便宜的道理,你当我这些年真金白银的砸在宋家,只为了换你一句『你是个好姑娘』吗!」

宋修明脸色难堪了一瞬,但他心仪的姑娘就在旁边,他也不好发作。

「我没有这么多钱,打欠条吧,但我有条件。」

他拉住那异域女子的手:「退婚之事由你去提,另外你要帮嫣儿维护名声。」

听听!

背信弃义的事让我来做,我还得帮小三保全名声。

诶呦这算盘打得呦,宋修明不做生意都可惜了。

「行,得加钱,一千两。」

宋修明咬了咬牙,签下第二张欠条,拂袖而去。

临了还一声冷哼:「商贾之女,果然重利!」

我不重利,重什么,重感情吗?

关键你也不跟我讲感情啊!

我翻了个白眼,心满意足的收好两张欠条。

翌日一早,皇上赏赐宋修明的五百两就送了过来。

还有之前宋家人花我的钱买的东西,也陆陆续续的抬了回来。

这一箱一箱的,沈家几十丈见方的庭院差点没摆下。

我不由得感叹,不是花自己的钱,宋家人果然是一点都不心疼啊。

既然宋修明言而有信,我自然也不含糊,立马就去宋家把婚退了。

我一退婚,马上有人请我去各种诗会宴会。

我可是要做天下第一女富商的人,哪有功夫参与这会那会的。

但宋修明让人给我送了个信:徐尚书府诗会,你与嫣儿同去。

这是怕那些官家小姐挤兑慕容嫣儿,让我去保驾护航呢。

去就去吧。

我一下马车,就被徐尚书家千金逮住戳脑门。

「你个没良心的,不是不喜热闹的吗,今日怎么来玩了?」

「哦!我知道了,你是为了那个贱蹄子来的吧!你瞅好吧,敢抢我姐妹的男人,看我今天挤兑不死她!」

我拉住徐月茹:「别,我今日是来保她的,宋修明要迎她做夫人,得帮她赚个好名声,我收了宋修明银子,你别让我难做啊。」

徐月茹叹了口气,拉我到她的纱帐里嗑瓜子。

「我知道,肯定是宋修明逼你退婚的,他那么要脸,才不会给自己扣上个始乱终弃的帽子。

媛媛,我知道你爱惨了宋修明,但为了这么个男人不值得。

今日诗会我家来了不少青年才俊,你挑挑,要是有看上的,我给你做媒。」

「月茹,又在给谁说媒呢?」

帘外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接着一把折扇挑起纱幔,高大英挺的身影踱步而进。

来人眉目凌厉,锦衣瘦腰,端的是……衣冠禽兽!

我默默举起团扇,挡住了脸。


我一下马车,就被徐尚书家千金逮住戳脑门。

「你个没良心的,不是不喜热闹的吗,今日怎么来玩了?」

「哦!我知道了,你是为了那个贱蹄子来的吧!你瞅好吧,敢抢我姐妹的男人,看我今天挤兑不死她!」

我拉住徐月茹:「别,我今日是来保她的,宋修明要迎她做夫人,得帮她赚个好名声,我收了宋修明银子,你别让我难做啊。」

徐月茹叹了口气,拉我到她的纱帐里嗑瓜子。

「我知道,肯定是宋修明逼你退婚的,他那么要脸,才不会给自己扣上个始乱终弃的帽子。

媛媛,我知道你爱惨了宋修明,但为了这么个男人不值得。

今日诗会我家来了不少青年才俊,你挑挑,要是有看上的,我给你做媒。」

「月茹,又在给谁说媒呢?」

帘外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接着一把折扇挑起纱幔,高大英挺的身影踱步而进。

来人眉目凌厉,锦衣瘦腰,端的是……衣冠禽兽!

我默默举起团扇,挡住了脸。

冤家路窄,不见为好。

徐月茹笑着起身见礼:「今日刮的什么风,两大稀客都来了!」

「表哥,快坐。」

徐月茹招呼穆元成落座,他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了我旁边。

我硬着头皮起身给穆元成见礼:「二皇子有礼。」

穆元成啪的一打折扇,摇啊摇的看风景,直把我当空气。

穆元成就差把「我跟你有仇」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我确实得罪过穆元成。

而且还不止一次。

我小时候就极有生意头脑。没事就兜售点小玩意给官家的公子千金们。

结果这个穆元成,非要买我的玉佩,那是我跟宋修明定娃娃亲的信物,怎么能随便给他。

我不卖,他就改抢的,抢来抢去玉佩摔碎了,我气的一棒子敲断了他的门牙。

从此二皇子说话就开始漏风,一直持续到他换牙。

后来长大些,我听说奇货阁在拍卖一颗南海夜明珠,就想着拍下来送给宋修明她娘。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跟我竞拍的买家是穆元成,听说他拍夜明珠是要送给他母妃做寿礼的。

我家啥都没有,就是钱多,夜明珠毫无悬念落到了我手里。

但那一年的贵妃寿宴,穆元成只能送一幅亲手画的不老松作为贺礼,结果因为画的匆忙,墨迹未干,画卷展开时糊了一片。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此刻我还保持着屈膝的姿势,毕恭毕敬的杵在他面前,一动不敢动。

开玩笑,如今他是皇帝陛下最疼爱的儿子,我若再招惹他,那不是找死?

徐月茹替我解围,「表哥,这位是沈姑娘……」

穆元成这才漫不经心的看向我,深邃的眼中满是「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的冷意。

「哦,这位就是刚刚跟宋将军退婚的那位沈姑娘?

宋将军保家卫国,一身军功,娶公主为妻也不为过。

沈姑娘能自请退婚,倒也算……很有自知之明了。」

我干笑:「二皇子说的是,民女商贾之身,的确配不上宋将军。」

穆元成摇着他的扇子:「沈姑娘倒也不必妄自菲薄,说不定有人瞎了眼,会看上沈姑娘也未可知。」

我低眉顺眼:「是是是,二皇子所言极是,等将来我碰上了我家那个瞎了眼的,定会来拜谢二皇子吉言!」

穆元成闻言,本来似笑非笑的表情忽然沉下来,啪的一声收了折扇。

烦躁道:「起来吧,别杵着了。」

我这才终于坐下,趁人不注意悄悄揉了揉蹲酸了的膝盖。

外面的诗会进行得热闹,慕容嫣儿做了一首好诗,引得众人一片赞叹。

我安排的人开始在人群里叫好。

「听闻慕容姑娘在西域便是有名的才女,能歌善舞,才貌双全,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如慕容姑娘这般的女子,果然只有像宋将军那样的英雄才能作配了!」

如果慕容嫣儿够聪明,到这里就可以见好就收了。

但没想到,慕容嫣儿竟然以为那些人是真心夸她。

她飘了。

她一扬下巴:「那是自然,像修明那样的好男儿,要配也是配我这样的美女,区区商贾之女,根本配不上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