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无双国仕

无双国仕

落日依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国家做了多少贡献,如今因为永动机的研究计划,突然消失五年,可赵东却在这五年里成功研制,取得历史性的突破。五年之后的今天,他终于可以回归都市,这次完成任务自己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假期,一次英雄救美,救下一个小姑娘,谁想竟被认爹。

主角:赵东,江柔柔,江念默   更新:2022-07-15 21: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东,江柔柔,江念默 的女频言情小说《无双国仕》,由网络作家“落日依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国家做了多少贡献,如今因为永动机的研究计划,突然消失五年,可赵东却在这五年里成功研制,取得历史性的突破。五年之后的今天,他终于可以回归都市,这次完成任务自己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假期,一次英雄救美,救下一个小姑娘,谁想竟被认爹。

《无双国仕》精彩片段

华夏,极北之地

在这人烟稀少的地下,隐藏着一秘密基地,中科院精密机械研究所!

此时,研究所内,一道道忙碌的身影,挥汗如雨。

为了研制出传说中的永动机,他们默默付出了五年时光。

这五年来,他们像是从这个世界消失一般,从未走出过研究所。

终于,就在昨天,永动机的研究有了进展。

真正不需要消耗能量的永动机并没有研究出来。

但是,他们研究出的是能节约百分之五十能量的半永动机。

这是一次重大历史性的突破。

当晚,所有人狂欢庆祝,庆功宴会一直持续到深夜。

第二日,所有人早早地便收拾好自己的行装,准备坐上国家的专机离开待了五年时光的研究所。

虽然还差最后一个实验的环节,届时,各种丰厚的奖励与荣誉会接踵而来。

但是,当他们完成任务后,归心似箭的心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抛下荣誉,选择回家。

临别时,众人感慨万千。

其中一研究员开口问道:“赵老师,你出去之后,最想做的是什么事?不会第一时间找个嫂子吧?”

被叫住的男人名叫赵东。

此时,他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住了。

五年时光,他有些习惯这里的节奏生活了。

至于找老婆,上哪去找?

五年时光都是和这群硬汉呆在一起,他都快忘了女的长什么样了。

最近一次见过女的还是五年前,女的是他女朋友,只不过那天晚上吵架分手了。

之后,他们彼此断了联系,他也来了极北之地。

自从进了中科院,他们都身份也成了秘密,国家也不曾对外公布。

所研究的更是机密项目。

对此,他也没什么怨言。

他两世为人,早已看淡了名利。

他本是穿越之人,还带系统,在系统的帮助下,成功进入中科院精密机械研究所。

也是系统的帮助,在他的指导下,使永动机的研究取得历史性的突破进展。

不用想,回去被授予高等院士职称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此时,有人如此问他,他思绪飘渺,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问我最想做什么啊……那就好好享受一番吧!”

“哈哈……看来赵老师这五年也憋得慌,果然是性情中人……”

“想什么呢?好好吃一顿美味佳肴不行吗?”

……

随后,研究所中的其他研究员走过来和赵东道别。

“赵指导员,再见,希望还有机会在你手底下做事!”

“赵指导员,感谢你这些年对我的指导与照顾,再见!”

“再见了,赵指导员!”

……

赵东虽然是最年轻的院士,他充当指导员的身份。

但是他是这次项目中的总指挥,总设计者。

所以,这些研究员很尊重他,早已将他看成了他们的上司。

片刻,大家踏上了行程。

再见,也许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

……

赵东是魔都人,国家专机将他送到魔都临近的一个飞机场。

他打了一个出租车,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出租车载着他进入了魔都市区。

夏季,魔都本就是多雨的季节,此时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说是小雨,也就比毛毛细雨下得急了点。

当他回到自己的居所时,他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家中各种家具布满了灰尘,心里有些空荡荡的。

赵东将房屋打扫了一遍后,便撑起一把雨伞出了门。

“不知道父母他们怎么样了,休息几天,得回家去看看了……”

细雨让炎热夏季的魔都降温了不少,此时出门到显得有些凉爽。

五年来魔都的变化很大。

除了高耸入云的高楼增多外,连豪车也增多了不少。

一辆辆豪车从赵东眼前飞驰而过,他都怀疑自己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

他走在道路的边缘,生怕这些疾驰而过的车辆会波及到他。

这时,一个小女孩举着雨伞,正横跨马路。

“喂!危险,这里不是人行道……”

眼尖的赵东急切地喊道,可是小女孩已经横跨出五六步了。

他不喊还好,他一喊,小女孩却停下了脚步,四处张望。

“滴滴……”

同时,急促的汽车鸣笛声传来。

大概是小女孩的视线被他的雨伞遮住了,他压根没有看到疾驰而来的车辆。

眼看着疾驰而来的车就要撞上小女孩。

赵东直接扔下雨伞,一个飞身将小女孩扑倒,迅速搂在怀里。

就地一滚,滚到道路的边缘,成果避开疾驰而来的车辆。

车辆刚好碾过小女孩之前站立的位置。

“谢谢叔叔……我……都怪我,叔叔的衣服湿了!”

躺在赵东怀里的小女孩,露出水灵灵的大眼睛,瘪着嘴看着赵东。

一张瓷娃娃脸,粉嘟嘟的,赵东忍不住捏了一下。

“没事,你妈妈呢?”

赵东起身捡回了雨伞,为小女孩遮住。

赵东看了看四周,并有什么成年人走过来。

便猜测出小女孩是独自一个人。

又是下雨又是车辆急驰而过,父母还真放心一个小女孩独自在外。

“我妈妈去上班了,她要过半个小时才能来接我呢?”

小女孩扑闪着的眼睛说道:

“我不想妈妈来接我,这次是我偷偷跑出来老师都不知道呢!”

我滴乖乖!

要是让人贩子知道这里有一个落单的小女孩,指不定她的父母会有多后悔。

“那你爸爸呢?你爸爸也没有时间来接你吗?”

赵东下意识问道。

哪知,他刚问出此话,小女孩抽动着鼻子说道:“我爸爸早去逝了,在我没出生前就去逝了!”

“对不起!我不该多嘴的!”

赵东歉意的揉了揉小女孩的小脑袋。

小女孩摇了摇头道:“没事的,我早就习惯了,就是有时候有些想我爸爸,别人都有爸爸,我没有。

还有……还有就是……我妈妈不让我想我爸爸!”

“妈妈还不跟我讲……讲我爸爸的故事,家里只有我爸爸的照片,我想爸爸的时候,就盯着爸爸的照片看,我都能画出来呢!”

小女孩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对赵东说个不停。

接着又说道:“叔叔,我想爸爸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告诉我妈妈,否则妈妈又要生气了。”

赵东很想对小女孩说一句,他压根就不认识你妈妈。

可他不忍心伤害到小女孩的童心。

小女孩能说出自己的秘密,明显对自己很信任。

他点了点头,说道:“放心,我不会告诉你妈妈的!”

“叔叔,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得到赵东的肯定回答,小女孩如释重负,脸上露出笑容,凑近赵东小声说道:

“你和我爸爸长得一模一样,特别像!”

闻言,赵东当场石化。

 


赵东失笑地摇了摇头,估计是小女孩太过想念她的爸爸了,才会如此说的。

“小姑娘,你还是回学校等你妈妈吧!”

赵东看着不远处的幼儿园校门口说道:“你独自一个人回家太危险了!”

小女孩鼓着小嘴巴,低着头,有些害怕赵东的目光。

手里不停地转动雨伞手柄。

“妈妈很辛苦的,我不想……不想妈妈这么辛苦的!”

说话的同时,泪珠在眼眶打转。

眼看着就要哭出声来了。

见状,赵东也不忍心说她。

更何况,这是别人家的孩子,就算是要教育也得她的父母来教育。

看着周边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赵东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小女孩独自一个人回家,能不能安全到家都是一个未知数。

他索性决定送这个小女孩回家,“小姑娘,这样吧,叔叔恰好没事,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此话一出,小女孩之前的哭相瞬间消失,她高兴得蹦蹦跳跳,雨水打湿衣服也不顾了。

“好呀,好呀……叔叔送我的话,我就可以提前回家啰!”

赵东主动提出送小女孩回家,倒不是说他的同情心泛滥。

要是这样的话,他可直接将其送回不远处的幼儿园。

更多的是小女孩给他一种特殊的熟悉感。

或许是小女孩的长相有些让他熟悉。

他有一种想要保护的感觉,他为何有这样的感受他也说不上来。

“那你家在哪?”

打定主意的赵东再次问道。

“就在对面,过两个马路就是呢!”

小女孩抬起小手,朝对面指了指。

赵东看向对面,是一栋老旧的砖房,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拆迁。

赵东一手撑着雨伞,向小女孩伸出另外一只手,“我牵着你过马路吧!”

“嗯!”

小女孩点了点头,将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伸了过来。

当赵东握住小女孩的小手时,感到一阵柔软,像是捏在面团上的手感,很是舒服。

这是他第一次牵小女孩的手。

因此,他不敢用力将小女孩手捏在手里,生怕捏疼小女孩。

相反,小女孩肉嘟嘟的手却是紧紧地抓着赵东。

对赵东十分的信任。

一路上,小女孩十分活跃,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没了。

“叔叔,我叫江念默,你可以叫我小默或者默默,今年刚好四岁。”

“我妈妈今年27岁,他每天都要到很远的地方去上班,然后很晚才回来呢!”

“妈妈说要努力赚钱,给我买好多好多好吃的呢……”

这个年龄段的小孩,正是天真无邪的时候,只要是你信任的人,话会特别多的。

基本上是有什么就说什么,不会有什么防备之心的。

一路上,赵东默默的听着,对江念默以笑意回应。

这些年,他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研究上,每天说过话都很少。

今日,小女孩对他说个不停,他到有些享受,他也特别的有耐心。

或许是他对这个小女孩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

又或者说,是因为小女孩说他长得跟她爸爸一模一样的缘故。

“叔叔,我跟你说!我妈妈可是很漂亮的,有好多坏叔叔想要追求我妈妈,都被我妈妈骂跑了呢!”

“是吗?看来你妈妈真的很漂亮的!”赵东笑道。

“那还用说,那些坏叔叔好坏的,他们想做我的爸爸,我只有一个爸爸的!”

赵东失笑道:“呵呵……你妈妈的魅力真够大的!”

江念默突然仰头看向赵东,认真地问道:“叔叔,你也觉得我妈妈很漂亮吗?”

“那你还单身吗?”

江念默的话让赵东有些哭笑不得,小小年纪,竟然懂得那么多大人才应该懂的词汇。

不过,赵东还是点了点头说道:“那么多人追求你妈妈,你妈妈肯定很漂亮的!”

我也一个人好久了!”

这五年,他没有接触过任何异性,自然处于单身状态。

不过,五年前,确实有一个对象。

不过,随着那次争吵,他们也彻底结束了。

五年时光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也会发生很多事。

不知道此时的她怎么样了。

应该嫁为人妻了吧!

估计孩子都有四四岁了。

赵东有一种怅然若失,他努力让自己回到现实。

牵着江念默快速走进小区。

老旧的砖房,墙皮都掉了,一块块破损的砖头裸露了出来。

随时要注意掉下的墙皮将人砸伤。

进了小区后,倒变成江念默牵着赵东。

在她的带领下,在小区内左拐右拐,终于在一单元楼门口停下了脚步。

单元楼的大门只剩下一个门框,来人可以随进随出。

对于一单亲母亲,带着一个年幼的小女孩,生活在如此没有安保措施的地方。

安全倒成了一个大大的问题。

更何况,还经常受到骚扰。

不过,要是生活富裕,谁会愿意住在这里。

赵东转念一想,便清楚了。

一个女人独自将一个小孩拉扯到四四岁,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何况,小女孩从小就没有了爸爸。

更没有生活来源,日子有多拮据,就可想而知了。

这样的单元楼本是有电梯的。

只是,电梯早就坏了。

因此,在小女孩的带领下,两人爬楼梯而上。

家住六楼,爬到最后,江念默的小短腿都变得颤颤巍巍的。

最终,两人在一家门口停了下来。

江念默放下手中的雨伞,拉向挂在脖子上的绳索。

绳索上挂着开门的钥匙。

而她的另外一只小手却始终紧紧地攥着赵东的手指,像是害怕赵东跑了一般。

江念默,使劲踮起脚尖,够到锁孔,才将钥匙插入锁孔。

熟练的转动一下,门被打来了。

一股特殊的香味从屋内传了出来,赵东下意识的闻了闻,有一丝熟悉的味道……

“叔叔,快进来!”

江念默奶声奶气的声音打断了赵东的思绪。

“我就不进去了,你安全到家,我也该走了!”

说着,赵东便要挣脱江念默攥着他的小手离开。

哪知,江念默拉着他的手指更紧,可怜兮兮地说道:“叔叔,你先别走,喝杯水再走。”

“好吧!”

心软的赵东只好在江念默的拉拽下,跟了进去。

刚进门,赵东的表情凝固了,因为墙壁上的一张黑白张深深吸引了他:“这是我的照片?我的遗照?”

 


此刻,赵东有一种错觉,是不是自己已经死了。

又或者说,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两人十分相似之人。

他快步走近,死死地盯着黑白照片。

黑白照片下面是一张泛黄的木制供桌。

供桌上摆放着两根燃烧过的白色蜡烛,以及各种水果,外加一个香炉。

这些贡品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供桌上一点灰尘也没有。

很显然,经常有人打扫。

而且打扫之人还很用心。

当赵东的视线再次落在黑白照片时,他竟然找不出照片上之人,与他面相的差别之处。

完全就像是一模一样。

要说其中的差别,就是照片上之人比自己年轻点,也就二十二、三的样子。

这倒正常,毕竟江念默的爸爸去逝五年了,年轻一点没什么好奇怪的。

等等……

“他爸爸死于五年前,小丫头今年四岁?”

赵东喃喃自语,心里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现在的他对“五年”这两个字很是敏感。

他和自己的女友吵架分手也是五年前,小丫头如今四岁。

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

不……

直觉告诉他这不是瞧合。

要是这张黑白照片就是自己的遗像呢?

是她给自己挂上去的呢?

正当赵东愣神时,江念默小心翼翼地端着一杯热水走了过来,“叔叔,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和我爸爸真的很像。”

赵东被拉回了现实,他呼吸有些急促,立马问道:“默默,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赵东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赵念默,心里却是忐忑不安。

“我妈妈叫江柔柔。”

“江柔柔?”

多么熟悉的名字,赵东他一辈子都不想忘记的名字。

当他从江念默口中听到这样的名字时,他像是被施以定身术一般。

连先前急切地表情都僵住了。

赵东思绪飘荡,像是开启了尘封的记忆。

他们一起上了同一所大学,魔都大学。

当年,江柔柔是魔都大学的校花,美得不可方物。

自然,追求江柔柔的人多得如过江之鲫。

但是,江柔柔钟情之人只有一个。

那就是赵东。

两人最终走在一起了。

就在五年前的那个夜晚,两人发生了分歧,大吵了一架。

之后,两人再也没有联系过。

赵东也被秘密招进中科院精密机械研究所。

一走就是五年,从此音信全无……

而且,赵东以为那次分手后,两人算是默认分手了。

毕竟自从那次大吵以后,谁也没再联系谁。

因此,赵东从研究所出来以后,也没有想着第一时间去寻找江柔柔。

想着既然已经分手,那就不要去打扰对方。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

江柔柔竟然怀孕了?

他救下了江柔柔的女儿。

只是,这个孩子会是他的吗?

赵东心里有些烦躁,也许江念默就是自己的女儿,又或者不是。

他需要等江柔柔的回来,给他一个答案。

……

同一时间,魔都大学附属医院

一个身材高挑,样貌出众的女孩,正在排队挂号。

长长的队伍让她很纠结要不要继续等下去,他时不时看一下手表。

女孩正是江柔柔,江念默的妈妈。

“时间快到了……”

很难想象到,如此一个端庄秀丽的女孩,会是一个有着四岁孩子的妈妈。

毕竟,此时的江柔柔看上去很柔弱。

他的女儿早就放学了,但是她需要快速挂号买到药才能离开。

所以他才会让幼儿园的老师帮她多照看一下她的女儿。

自然,他并不知道他的女儿已经回家了。

这么久还没有接她的女儿,估计她的女儿都等哭了吧!

一想到她的女儿,她的心像是要被柔化了。

那个小丫头呆萌可爱,从小就特别懂事,从不给自己添麻烦。

一想到女儿,她轻松了不少。

排队等候也不再那么漫长了。

正在这时,电梯口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紧接着,一群人簇拥着一位坐在轮椅上的女子,从电梯内走了出来。

同样,女子肤白貌美,美中不足的是女子有些虚弱。

精致的妆容倒是将女子的虚弱掩饰了不少。

轮椅上,双腿被一层白布盖着,隐约能看到白布上透着一抹红晕。

“你们快看,那不是萧蓉蓉吗?”

“真的耶!萧蓉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不会受伤了吧?不然,怎么会做在了轮椅上?”

“萧蓉蓉太漂亮了,没想到能在现实中看到她的真容!”

“不会是在拍电影了吧?还有摄影师在!”

……

尤其是小女生,当看到萧蓉蓉的出现,叽叽喳喳地喊个不停。

对于成天思考要如何养家,又不追星的江柔柔,倒没什么感觉。

最多也就好奇而已。

她随意扫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助理推着萧依依朝着挂号队伍前走来,还有一群忠实粉丝簇拥着,场面好不热闹。

最终,助理将萧蓉蓉推到了江柔柔的身后便停了下来。

“你好,我家艺人腿受伤了,情况危急我们在拍电影请您先让一下,我们先挂一个号!”

闻言,江柔柔眉头微皱,他有些犹豫,眼看着下一个就到她了。

她扫了一眼萧蓉蓉的伤势,伤势并不严重。

就是刮破点皮,流了点血,伤势并不要紧。

就算是不来医院也可以自行包扎一下。

用得着那么急吗?还要插队?

最终,江柔柔对其摇了摇头,歉意的说道:

“对不起,我已经等了许久,我女儿急需要药!”

要是她不急着去接她女儿,哪怕是对方伤势不重

她倒也可以让对方先挂号。

江柔柔的拒绝,众铁杆粉丝全都看在眼里,纷纷出言声讨她。

“喂,人家可是大明星,你竟然不给人家让一下?”

“就是啊!萧蓉蓉可是国内大腕,演过的电影给我们带来多少快乐,竟然有人敢公然拒绝我的偶像。”

“蓉蓉腿上的伤势可耽误不得,要是因为你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你付得起责任吗?”

……

江柔柔直接忽略这些脑残粉的语言攻击。

这五年里,她吃过了太多的苦。

为了她女儿,经历了太多令她可恶的嘴脸。

区区几个没有脑子的人,整天活在虚拟世界的人,怎么可能吓得到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