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苏秀秀孟庭松

苏秀秀孟庭松

苏秀秀孟庭松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果然,他心里有气。苏秀秀暗暗叫苦。她真的不是故意落水算计孟庭松,她也不想两人湿淋淋上岸正巧被人撞见……在这个夫妻走在路上拉手都会被诟病的年代,他们要是不结婚,都会被当做犯‘流氓罪’被抓起来。她有心想解释,却听孟庭松不耐烦说:“把灯关了,睡觉。”

主角:苏秀秀孟庭松   更新:2022-09-11 06: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秀秀孟庭松的其他类型小说《苏秀秀孟庭松》,由网络作家“苏秀秀孟庭松”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果然,他心里有气。苏秀秀暗暗叫苦。她真的不是故意落水算计孟庭松,她也不想两人湿淋淋上岸正巧被人撞见……在这个夫妻走在路上拉手都会被诟病的年代,他们要是不结婚,都会被当做犯‘流氓罪’被抓起来。她有心想解释,却听孟庭松不耐烦说:“把灯关了,睡觉。”

《苏秀秀孟庭松》精彩片段

1977年10月,向塘村。

夜色将近。

喜床上,苏秀秀猛的睁开眼,环顾四周极富年代气息的喜庆布置,一脸不可置信。

自己不是病死在出租房里了吗?

这时脑中忽然刺痛,陌生的记忆涌入进来,苏秀秀浑浑噩噩的意识终于觉醒。

原来她不仅仅重生回到了四十年前,还发现自己竟然还在一本年代小说里,男主的‘作精前妻’!

她的存在就是为了证明,锦鲤女主是多么的真善美。

难怪她上辈子总是莫名其妙的厄运连连,无论多么努力都人憎狗厌,最后家破人亡,凄惨死去。

正想着,就听房门嘎吱一声被推开。

苏秀秀抬头看去,就见到二十岁左右的孟庭松走了进来。

他细碎的黑发撒在额前挡住了眼睛,薄唇轻抿,鼻梁高耸,面部轮廓就像是雕刻般完美无瑕。

孟庭松就是锦鲤文的男主,她的新婚丈夫。

苏秀秀站起身,望着这个自己上辈子拼了命也要去拥抱的男人,此刻却没有开口搭话的勇气。

孟庭松进屋后,径直走向衣柜,从里面抱出一套被褥:“今晚你睡床。”

说着,他把被褥铺在地上,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正眼看苏秀秀。

苏秀秀心头一疼,忽然想到了小说里的一句话——

【孟庭松从来没有爱过苏秀秀,她终其一生,都是个笑话。】

缓了半响,苏秀秀才敢偷偷打量已经躺下,闭眼准备睡的孟庭松。

紧张捏了捏衣摆,她小声询问:“咱们,能谈谈吗?”

男人没有睁眼,只清冷质问:“谈你故意落水算计我,让我强娶你的事?”

果然,他心里有气。

苏秀秀暗暗叫苦。

她真的不是故意落水算计孟庭松,她也不想两人湿淋淋上岸正巧被人撞见……

在这个夫妻走在路上拉手都会被诟病的年代,他们要是不结婚,都会被当做犯‘流氓罪’被抓起来。

她有心想解释,却听孟庭松不耐烦说:“把灯关了,睡觉。”

他的声音仿佛带着一股不可违抗的命令,苏秀秀只好轻手轻脚的下床,把油灯扑灭。

房间内顿时陷入一阵黑暗。

苏秀秀却怎么也睡不着,上辈子的记忆,小说里的剧情都混在脑海里,牵扯不清。

孟庭松来自首都,长的帅气,品行也端正,这样优秀的人,是年代文男主的标配。

小说里,他也只会和命中注定的女主相亲相爱。

想到这里,苏秀秀眼睛开始发涩,如果孟庭松注定不属于她,她愿意放手。

她只希望,自己这辈子能和家人好好活下去……

黑夜漫长,苏秀秀最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大亮。

房间内空无一人,她立马换好衣服。

既然已经决定对孟庭松放手,自己就得和他说清楚。

冲出房门,苏秀秀一路奔到院子,就在她一脚跨出院门的那一刻,人却僵住。

不远处,那并排远去的男女,明显就是孟庭松和宋兰玲,小说里的男主和女主。

苏秀秀凝着孟庭松挺拔的背影,忍下苦闷刚准备开口喊他,屋顶忽然砸下一块瓦片!

“嘭——”

苏秀秀的额头砸了个正着,她伸手向上一摸,只见手指血红一片。

她看着手中的鲜红,满脸不可置信。

这屋檐和瓦片在结婚前一天还翻修过,怎么可能平白无故掉下来?

难道作为女配,她注定没有好下场吗?



苏秀秀捂住伤口再抬头时,孟庭松和宋兰玲已经离开了。

她转身回家,却迎面撞上了出门的阿妈,满额头的鲜血可把对方吓坏了:“咋成这样了?我去叫孟庭松回来,带你去卫生所!”

苏秀秀连忙拦住人:“阿妈,庭松还得为咱家赚工分,我自己去卫生院就行。”

她依稀记得,小说里的自己也是在这一天碰破了头,阿妈去叫人,但孟庭松不仅没回来,还气晕了要强了大半辈子的阿妈。

她不能在眼看着悲剧上演。

说服阿妈歇了叫人的心思,苏秀秀便独自去了卫生所。

挂号问诊拿药,这些流程她上辈子一个人重复了几十年。

明明早该习惯了孤独,可重来一次,心口的心酸却接踵而来。

苏秀秀深吸一口气,对着缴费窗口的玻璃窗,为自己强行扯出一个微笑。

加油啊,苏秀秀!

既然上天给了重来一次的机会,既然自己能从小说中觉醒意识,她也一定要把这辈子过的好才对。

从卫生院离开,已经到了中午。

苏秀秀回村时,顶着一头纱布,一路上耳边充斥着村里人的闲言碎语。

“刚结婚就砸破了脑袋,多不吉利啊,我看八成就是报应!”

“这苏秀秀仗着自己阿妈是妇联主任就胡作非为,可怜孟知青和宋兰玲了,那两人才叫个般配。”

一直到院子门口,身后依旧有人指指点点,苏秀秀装作没听见。

她很清楚,自己只是对照女主的倒霉女配,越是反抗越能制造书中所谓的‘爽点’,只要不危及生命,忍一忍就过去了。

但她不搭理人,有人却变本加厉的嚷嚷:“人啊,就是不该肖想不属于自个的东西,孟知青结婚第二天就不要你,现在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了吧。”

这时,苏母气势汹汹的从院里冲出来:“乱嚼什么舌根,我女婿在挣两份工分,女婿心疼秀秀,特意让她休息,他们关系好着呢!”

议论的姑婆们瘪嘴不信,但碍于苏母妇联主任的职位,也没谁敢接茬。

苏秀秀垂头拉着苏母进屋,反而被苏母安慰:“她们就是嫉妒你有个城里老公,别理那些话。”

苏秀秀点头,勉强笑笑:“阿妈,我进屋躺一会。”

房门一关,苏秀秀强装的若无其事顷刻消散。

她无力靠在门板上,看着窗户上贴着的大红‘囍’字,心里的苦楚控制不住蔓延。

曾经有多欢喜这场婚礼,她现在就有多后悔。

上辈子这个时间点具体的发生什么她其实不太记得了,但她知道如果不改变剧情,阿妈会被自己牵连而死。

孟庭松,她不敢再爱了,也爱不起。

这辈子,她只想保全自己和阿妈的性命,安安稳稳过一生。

转眼,夜幕降临。

院外传来几声狗吠,同时还有敲门声。

苏秀秀去开院门,一入眼就是孟庭松和宋兰玲靠肩站在门外。

宋兰玲不亏是书中的女主,就算是夜色浓浓,也遮不住她精致的小脸,和甜美的笑容。

只听对方解释:“秀秀,我今天不小心崴了脚,孟知青特地送我去卫生院,所以才回来晚了。”

苏秀秀望向孟庭松,他毫无解释的意思,好像守护宋兰玲就是理所当然。

哪怕知道女配和女主不能相提并论,但心还是被他的漠然刺痛。

深吐出一口气,苏秀秀按耐心里刺痛,淡淡应声:“……进屋吧。”

苏秀秀收回目光,一步步回到房间。

不久,孟庭松也推门进来。

听到动响,她缓缓抬头,凝望着门口的男人。

只见孟庭松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径直走向衣柜。

上辈子,他也是这样,对她一直冷着脸。

从前,她还想争一争,可如今知道自己只是书里一个女配,苏秀秀明白,自己得认命。

她酝酿一会儿,才缓缓冲着孟庭松的背影道:“我们离婚吧。”



话落,孟庭松随即转身,沉眸向苏秀秀望去。

四目相对,他清晰睨见她眼底的沉痛,这样的苏秀秀跟他印象中的她,判若两人。

可想到她拿名誉做局设计两人结婚,他又把这一瞬的诧异压了下去。

只微微蹙眉:“你又在闹什么脾气?”

苏秀秀却摇头,语气和缓坚定:“没闹脾气,我是真的想离婚。”

说完这话,房门猛的被推开,只见苏母怒气冲冲的进来。

还没等苏秀秀反应过来,苏母一巴掌就拍在她左手腕上,一边还骂着:“离婚?谁给你的胆子,哪有昨天结婚今天离婚的道理!”

“你要是真离婚了,我们苏家的脸就要被你丢尽了!”

苏母对苏秀秀又打又骂,而身后的孟庭松听到这些话后,表情漠然。

苏母见此,又是一个眼刀甩向苏秀秀:“成天想一出是一出,不许出来吃饭,看能不能把你饿清醒!”

说完,苏母喊上孟庭松出去,哐的一声把门关上。

房内昏暗,苏秀秀抬手按住左手腕,被打的地方其实不疼,可她眼眶却止不住湿润。

她不知道该怎么和阿妈解释,他们的世界其实只是一本书。

如果不和孟庭松离婚,她们母女两人结局注定凄惨……

也不知道呆了多久,迷迷糊糊中苏秀秀渐渐睡去,不知道孟庭松什么时候回房的,早上醒来的时候,他人已经不见了。

苏秀秀顶着红肿的双眼从床上爬起来。

下床后,却发现房内书桌上居然放着两个褐色鸡蛋。

这种表皮褐色的鸡蛋是大队发给做苦力活的,自己阿爸早年去世了,家里做苦活的只有孟庭松。

这时,苏秀秀的肚子恰好不争气的响了起来,天气炎热,鸡蛋放着不吃肯定是会坏的。

她将鸡蛋拿起,心想等会自己吃了,下午孟庭松回来再还他两个。

吃完鸡蛋走出房间,就见阿妈喜上眉梢走来:“庭松一大早就去队上了,还自个说这几天你在大队上的活他来做。”

苏秀秀狐疑,孟庭松会这么好?该不是阿妈逼着他去的吧?

可看见阿妈喜悦的神情,苏秀秀只好把询问咽回肚子。

只是一天而已,应该不要紧,等晚上收工的时候,她再去跟孟庭松把话说开。

转眼,就到了傍晚。

苏秀秀在路口踌蹴徘徊,手里揣着两个热乎的鸡蛋,时不时踮脚眺望前方。

这时头顶上方的广播喇叭发出喂喂的试麦声,苏秀秀觉吵,往旁边挪了挪。

而后,她终于看到孟庭松出现,只是在他身边还跟着锦鲤女主宋兰玲,他们手里拿着书,有说有笑朝喇叭这边走来。

哪怕隔着这么远,苏秀秀依旧能看清孟庭松的笑意。

她忽然想起,上辈子就是今年恢复了高考,孟庭松和宋兰玲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他们就是并肩走过这条路,一起离开村里,再也没有回来。

而自己被莫名诟病婚外情,被抓起来严打送去劳改,和孟庭松的婚事也被作废。

阿妈也被她连累,丢了妇联主任的职位,还被车撞断了腿,很快撒手人寰。

想到这,苏秀秀全身忽然冒冷汗。

就在此时,耳边传来一阵广播声:“同志们,在1977年10月21日的今天,中央决定,全国恢复高考……”



喜讯传进耳朵,却宛如惊雷!

苏秀秀手中的鸡蛋不自觉的被捏碎,脑子里一会儿是上辈子被万人唾骂的情形,一会儿是阿妈死不瞑目的场景……

她再也无法面对孟庭松,转身逃也似的奔回家中。

浑浑噩噩的回到家,苏秀秀刚进门,苏母就发现她状态不好,立马关心问:“秀秀,你怎么了?”

苏秀秀还没缓过神,闻言只喃喃自语:“阿妈,高考恢复了,我们怎么办……”

苏母愣住,随即反应过来:“你是怕庭松考中后就离开这里?傻孩子,你们是夫妻,他离村能不带你一起走?”

苏秀秀摇摇头,她现在已经没有精力去管孟庭松离不离开,她只是怕自己和阿妈重蹈上辈子的悲剧。

越想心里就越疼,苏秀秀虚弱开口:“阿妈,我有点累,先去屋里躺躺。”

苏母看着丢了魂一样的女儿,咬咬牙,悄悄回房拿出了一罐褐色药酒……

另一边。

苏秀秀把自己关在房间,直到晚饭时间才出来,应付性的吃了两口。

在饭桌上更是不敢看孟庭松一眼,也没有注意到苏母给对方吃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半夜。

苏秀秀被一阵沉重的呼吸声吵醒。

她细听,确定声音是来自孟庭松的地铺处,忙下床点燃油灯。

有了光亮后,她才发现孟庭松此此刻狼狈撑着桌子,浑身汗津津。

“你怎么了?”

苏秀秀吓了一跳,正要上前,就被孟庭松严厉叫停:“离我远点!”

说话的同时,他双目赤红的望了过来,眼底的厌恶刺痛苏秀秀的心。

接着,又听她孟庭松沙哑质问:“你阿妈今天晚上给我喝什么了!”

苏秀秀楞在原地,细看之下,才发现孟庭松脸色涨红,额头和手背上的青筋都根根凸起,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

她忽然想起,上辈子和孟庭松的第一次同房,就是阿妈用了加了鹿血的药酒促成的。

苏秀秀张嘴想要解释,却被孟庭松冷酷的眼神给打了回去,只听他狠狠道:“你们母女俩真绝。

说完,孟庭松起身出去,重重的将门一摔。

震耳欲聋的声音过去后,院子里就响起了哗啦一身入水声。

苏秀秀壮胆透着窗户看去,孟庭松已经将整个人都泡在了院里的雨水缸里。

夜幕中,孟庭松的背影让苏秀秀不安骤升。

她后悔今天饭桌上也没有多注意一些。

现在孟庭松肯定厌恶极了她,要是仍由剧情这么发展下去,只怕自己和阿妈会比上辈子过得更惨。

一定得想办法赔罪,消除孟庭松的怒火才行。

这时,院中传来哗啦一声,接着院门被打开。

苏秀秀望向窗外,正好看见孟庭松踏出院门的背影。

而他这一走,直到第二天清晨,也都没再回来。

苏母知道事情没成功,心里也发虚,绝口不提昨天的事。

苏秀秀叹气,想着眼下高考将近,不如去镇上的废品回收站给孟庭松淘几本书回来,当做赔罪。

上午,苏秀秀翻出自己私房钱,坐上村里的牛车去了镇上。

到了镇上的回收站,苏秀秀一直找到了下午,才淘到了两本有用的书。

她微微庆幸自己上辈子整理过孟庭松的书桌,不然送什么讨好他都不知道。

东西到手,苏秀秀又搭坐了顺风车从小道回村。

一路上,她在心里排练了无数遍,想着等会怎么将书送给孟庭松,如何道歉才显得有诚意。

只是苏秀秀刚走到半路上,就瞧见村里大队的队长急匆匆向她跑来——

“秀秀,你快回村!孟知青家里人开来小轿车,提前接他回城,他还带着宋兰玲一起走,你阿妈在村口拦车,闹起来了!”



苏秀秀闻言,心中骇然。

上辈子,孟庭松不是考上大学后,才带着宋兰玲离开吗?

她清晰记得,阿妈当初就因为拦车,才被撞断了腿!

想到这,苏秀秀已经顾不了太多了,撒腿就往村口跑去。

向塘村口。

苏母气红着脸拦在黑色轿车前面,对着车里的人破口大骂。

“孟庭松,你可是我苏家的女婿,哪有回城不带自己媳妇回去的?还有宋兰玲,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东西,居然勾引有妇之夫,还不快滚下来!”

车内,孟庭松沉着脸。

驾驶座上的司机好像比孟庭松还生气,一边启动汽车一边道:“穷山恶水出刁民,少爷,你们别下车,看我开车后她还敢不敢拦。”

说完,汽车发出阵阵轰鸣声。

司机以为苏母会怕得躲开,可对方硬是不怕死,心急之下,司机不小心踩到油门,车子直接向前撞去!

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时,一个娇小的身影推开受惊的苏母,接着自己却被撞到卷入车下。

苏母看清人脸,大惊失色:“秀秀!”

苏秀秀的腿被压在车轮底下,身下蚀骨的疼痛让她脸色惨白。

视线逐渐模糊,她强睁着眼看见阿妈惊慌失措的脸,想要安慰却发不出声音。

就在意识即将消散的一刻,苏秀秀感觉手心一热,一双大手紧紧握着她。

苏秀秀支撑不住闭上眼,这一次,她终于保护了阿妈。

……

昏沉间,苏秀秀陷入漆黑,她仿佛又回到了悲惨的前世,那一场人生像是一个很长的噩梦。

梦里,阿妈因为拦车被撞断腿,自己却被诟病不检点,被抓去劳改,阿妈最需要她的时候,她没有陪在阿妈身边……

大概是她不孝的报应,最后她过上颠沛流离的日子,病死在出租房内。

就在苏秀秀这么想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仿佛来自天外的声音——

【苏秀秀这个女配总算死了,看的真解气。】

【敢故意落水设计男主娶她,这种心机女活该最后孤家寡人,活该病死!】

【男女主的爱情故事好感人,一起高考,上同所大学,一个是商业大佬,一个是实力影后,这本爽文也太好看了。】

苏秀秀很不理解,自己怎么就活该了呢?

她从没有想过设计孟庭松,落水那天,她也是莫名掉下去,又恰好被人看见,而这些巧合的,又违背她本心的事情不止一次发生。

难道这注定是女配的使命吗?自己注定是孟庭松和宋兰玲爱情的牺牲品?

情绪崩溃,苏秀秀意识陷入混乱。

……

向塘镇,卫生院内,第二天正午。

苏秀秀缓缓睁眼,映入眼帘的就是孟庭松和宋兰玲。

一瞬间,苏秀秀差点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接着,就见宋兰玲开腔指责:“秀秀,你故意拦车被撞,现在村里人都说孟知青为了抛弃你才下令开车撞死你,你把他名声毁了,现在满意了?”

苏秀秀抬头看向孟庭松。

他站在病床边没有说话,像是认可宋兰玲的话。

接着,宋兰玲又道:“我和孟知青清清白白,我搭他的车是去镇上是有事,秀秀,你和你妈以后能不能消停点?”

苏秀秀听着宋兰玲的义正言辞,只觉得可笑。

宋兰玲若是对孟庭松没心思,村里那么多知青,她怎么就偏偏大事小事都要找孟庭松帮忙?

但宋兰玲是锦鲤女主,气运加身,但凡和宋兰玲对着来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苏秀秀不想徒增事端,只转头望向孟庭松:“我当时只是——”

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孟庭松先行打断:“你没必要和我解释。”

这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度,让苏秀秀心中一凉。

果然,女配就是女配,连多说句话的资格都没有。

就在这时,苏母推门从外面走进病房,见到人醒了,立马激动走上前:“秀秀,你可吓死阿妈了!”

接着,苏母才注意到一旁的孟庭松和宋兰玲,看清孟庭松脸上的淡漠后,脸色顿时一黑。

“孟庭松,你好狠的心,纵容司机故意撞死人,我要是去公安局告你,你这辈子都别想安宁!”

这话一出,苏秀秀和宋兰玲纷纷一惊,故意杀人这可是重罪!

孟庭松却好像根本不怕,深幽的眼眸一眼就看穿了了苏母的色厉内荏,只淡淡问:“你们想要什么?”

苏母抿唇,缓了几秒,还真的开始提条件:“我要让你带秀秀回……”

话还没说完,苏秀秀急忙伸手拉住苏母:“阿妈,我想休息了,让他们走吧!”

她很清楚,孟庭松不爱自己。

上辈子的老路,实在太难走了,她这辈子不想继续走下去。

放孟庭松离开,只是早晚的事。

苏母见苏秀秀确实神色疲惫,只好依她。

很快,孟庭松和宋兰玲一同离开。

病房内,只剩下她们母女,苏母才没忍住流泪:“要不是你爸死得早,咱娘俩怎么可能被这样欺负。”

提及阿爸,苏秀秀眼神黯淡子下来。

当年阿爸和宋兰玲的父亲一起上山采药,宋兰玲的父亲挖到了百年人参,而自己的阿爸却永远留在了山里。

心里的苦涩蔓延开来,苏秀秀知道,因为自己是锦鲤女主的对照组,所以无论发生什么都只是为剧情服务。

而剧情不会顾及女配的死活,甚至女配越惨,读者反而越喜欢。

苏秀秀低头看着自己受伤的腿,若不是她及时赶回村口,恐怕这个腿伤还是会落在阿妈身上。

那这一次,她算是改变剧情了吗?

而在这时,苏母发话打断苏秀秀的思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