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霸总不要太粘人

霸总不要太粘人

默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前,慕诗羽被家里赶出来,无处可去。这时,顾霆均像是天神一般把她带回了家。从此,一纸协议,两人隐婚。慕诗羽原本以为这段感情只是各取所需,没想到,这婚姻竟是顾霆均蓄谋已久的陷阱,早早为她设计而成。离婚后的慕诗羽一心搞事业,挣大钱,养崽崽,唯独不搭理顾霆均。看着周旋在名利场的美艳前妻,顾霆均必须得承认,他后悔了!

主角:慕诗羽,顾霆均   更新:2022-07-15 21: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诗羽,顾霆均 的女频言情小说《霸总不要太粘人》,由网络作家“默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慕诗羽被家里赶出来,无处可去。这时,顾霆均像是天神一般把她带回了家。从此,一纸协议,两人隐婚。慕诗羽原本以为这段感情只是各取所需,没想到,这婚姻竟是顾霆均蓄谋已久的陷阱,早早为她设计而成。离婚后的慕诗羽一心搞事业,挣大钱,养崽崽,唯独不搭理顾霆均。看着周旋在名利场的美艳前妻,顾霆均必须得承认,他后悔了!

《霸总不要太粘人》精彩片段

“顾先生,我今天来云城宣传新电影,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喝一杯?”

慕诗羽揉了揉惺忪睡眼,睁眼一瞥手机,这才发现拿错了。

接都接了,还是说点什么吧。

“黄小姐,顾霆均在洗澡,有什么需要我转告的吗?”

对方静默片刻:“你怎么知道我姓黄?”

慕诗羽笑眯眯:“最近顾先生和你的绯闻通稿满天飞,新恋情人尽皆知,我当然知道你是娱乐圈当红影星黄莹莹小姐。”

“你是谁?”黄莹莹语气充满敌意,“为什么拿着顾先生的手机?”

慕诗羽见她一副正主质问的姿态,有些想笑:“我睡在霆均的床上,能接他的电话也不奇怪,怎么,黄小姐不开心了?”

对方冷呵一声。

“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顾先生找你我也支持,总比外面的小姐干净。”

言外之意,你只是一个替代品,顾霆均发泄的工具而已。

慕诗羽轻轻笑了起来,反问:“是吗?”

她将电话放一边,朝浴室娇媚地叫一声。

“霆均,你快点来啊。”

浴室的门拉开,顾霆均只用浴室裹着下半身,健硕肌肉散发雄性荷尔蒙,身上有深深浅浅的吻痕和抓伤的红道子,这是昨晚一夜疯狂留下的。

“怎么了?”

慕诗羽躺在被窝里,两只小手捏着被角,乌黑眼睛澄澈明亮,一眨一眨像在施展妖法,让人挪不开视线。

“我难受。”

男人干净修长的大掌覆在她额头:“哪里难受?”

她扯着他浴袍带子,朝自己这边拉。

“亲亲就好了。”

顾霆均攥紧她小手,俯身,从眉眼吻到嘴唇。

慕诗羽热情似火,顾霆均也很受用,配合她的主动,制造出很大的声响。

电话那头发出咚的一声,黄莹莹摔了手机。

主动点火的后果是一大早又被折磨一场。

一个小时候,慕诗羽跪在床侧,给立在面前的男人打领带,他有一米九的身高,她有些吃力,娇嗔地握拳打在他胸膛上。

“老公,你低一点啦。”

顾霆均低头,鹰隼般黑眸凝着慕诗羽。

那双眼睛深邃幽亮,犹如浩瀚宇宙的黑洞,看久了,就仿佛变成了微小尘埃,迷失了自我。

慕诗羽瞬间捕捉到他情绪里隐藏的愠怒。

“老公,抱歉啊,惹你的新欢不开心了。”

男人面无表情推开她:“这两天我的律师会找你,谈离婚的事情。”

慕诗羽眼底闪过一抹亮光,顾霆均最讨厌她干涉他的事情,看来激怒黄莹莹这一招奏效了。

依旧一副乖巧依人模样:“老公,我好舍不得你啊。”

顾霆均拧眉,语气透着不耐烦:“慕诗羽,你知道我选择你的原因。”

慕诗羽看着男人冰冷挺拔的背影,身子没入柔软的靠枕,长舒一口气。

做了顾霆均三年的隐婚太太,她对他的了解,胜过自己。

顾霆均当初选择她的原因,是她识大体懂进退,只要给钱,什么都好说。

而慕诗羽的确也做到了。

不作不闹,聪明乖巧,即使他身边女人如过江之鲫,三五不时的和嫩模名媛登上新闻头条,但只要他给够钱,她便会装作视而不见,不管不问。

兀自想了一会儿,慕诗羽走进浴室清洗干净身体,一出来,电话就响了。

“妈咪,我是小宝哦,哥哥要我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慕诗羽肩膀夹着手机,在衣帽间里迅速地穿好衣服。

“宝贝,一个小时内,妈咪就回去啦。”

小女孩的声音稚嫩嫩的:“嗯,妈咪注意安全,小宝大宝乖乖等妈咪回来哦。”

慕诗羽从金海岸出来,坐上门口公交车,从富人区开到到老城区,离她的小窝越来越近,她的心渐渐柔软起来。

打开出租屋的大门,她站在玄关换鞋,听到卧室里儿子和女儿的对话。

“妹妹,该打针了。”

“哦,那大宝这次要一次成功哦。”

“嗯,哥哥以后都不会再犯上次那个错误了。”

慕诗羽换好拖鞋,走到卧室门口,看到儿子手里拿着注射针头和一个玻璃瓶,他把玻璃瓶里的液体摇了摇,然后抽入针管中。

小宝别过脸,因为害怕不敢看,紧闭着眼睛,小拳头紧紧攥着。

大宝拿起酒精棉在小宝的小细胳膊上消毒,接着,针头扎进满是针眼的胳膊上时,小宝给自己鼓劲儿。

“小宝不怕痛的,小宝最勇敢了。”

大宝格外专注,动作小心翼翼。

上一次给妹妹打针,妹妹害怕得哭了,他手一抖,结果浪费了一管药。

药是花钱买来的,妈咪挣钱不容易,不可以浪费。

“大宝,你打好了吗?”小宝闭着眼睛问。

“嗯,好了。”

小宝揉揉眼睛,看着胳膊上的针眼,这才是放心的,呜哇一声大哭出来。

“好痛啊,呜呜,大宝,小宝什么时候才做正常的孩子啊。”

大宝把小宝抱进怀里,轻轻抚摸她后背:“小宝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我们家小宝是仙女。”

慕诗羽见此情景,心被狠狠揪了起来。

她的这一对龙凤宝宝,才四岁啊。

妹妹有先天性糖尿病,每天需要注射胰岛素,哥哥过分懂事,总是替大人操心。

回想起当初生下他们的场景,她躺在产房里,睁开眼看着白茫茫的墙壁,她不知道自己是谁,有什么亲人,从哪里来,丢失了过往的一切记忆。

医生抱来两个孩子,告诉她,自己是被渔夫从大海里打捞出来的,那时她的肚子已经九个月大,一送到医院羊水就破了。

慕诗羽紧紧抱着两个孩子,看着他们漂亮可爱的小脸,像在冰天雪地里抓住一抹温暖阳光,这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后来,她带着孩子们出院,无依无靠地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艰难生存。

小宝的体质很差,三个月时被诊断出先天性的疾病。

无比绝望下,顾霆均出现了,他把因为过度劳累而昏倒在路上的慕诗羽捡回一栋大别墅里。


顾霆均告诉她,他需要一个妻子,如果她愿意做他几年隐婚太太,离婚时,他会给她许多许多钱。

前提是她要听话,不干涉他的生活。

许多许多钱,想到两个孩子的未来,于是她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顾霆均把她养在大别墅里,给她取了慕诗羽这个名字。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一个情妇,没有哪个金主会包养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于是她隐瞒了自己有两个孩子的事实。

把身体给他的那个晚上,顾霆均是生气的。

因为她不是处子之身,那个男人的洁癖严重到了病态,把她丢进浴缸里,洗了无数次,皮都要搓掉了。

他又要了许多次,最后丢下五万块就走了。

她浑身疼,却开心得很,五万块她一年也挣不来,全都用来给孩子买奶粉,治病,请育婴师。

慕诗羽是一个垂死挣扎的溺水者,顾霆均是她的救生船,她感激他,也满足他可怕的凶猛欲望,用自己的身子取悦他。

但幸好,她从未在这段见不得光的关系里沉溺,离开顾霆均,是一开始就注定的。

如今孩子们长大了,她想给孩子们更多陪伴,要尽快和顾霆均离婚,拿到一笔高额的离婚补偿,就可以带小宝去最好的医院做手术了。

陪了孩子们一晚上,翌日一早,慕诗羽接到律师的电话。

“顾太太,顾先生要我和你谈离婚的事情,你现在方便吗?”

“方便的。”

慕诗羽从床上起来,和律师约定好时间和地址,便洗漱化妆。

大宝和小宝也醒了,手拉手走进她的房间。

大宝仰头看着慕诗羽:“妈咪,你今天要去上班吗?”

慕诗羽摸摸两个小家伙的小脑袋:“是啊,但是今天也许可以早点回来呦。”

大宝抿了抿唇,欲言又止,扯了扯慕诗羽的衣角,拉着她到另一间房。

大宝的小脸很严肃,一本正经地问:“妈咪,我有话想对你说。”

“怎么啦宝贝?”

“妈咪,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呀。”

慕诗羽被问愣住了,反问儿子:“大宝为什么这么问?”

“隔壁的阿姨和奶奶说,你每天晚上都不回家睡觉,还有许多钱养我和小宝,你做的工作不干净。”

慕诗羽顿时大脑轰鸣作响。

那些长舌妇,怎么可以当着孩子们对他们的母亲评头论足,而且还是那么难听的话。

慕诗羽郑重其事的告诉儿子,“妈咪很快就会结束这个工作,然后换一个天天都可以回家的新工作,这样就可以多陪陪你和妹妹了。”

大宝眼里亮起一抹光:“真的吗?那太好了,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宝。”

慕诗羽看着小家伙脸上的笑容,更加坚定了离婚的想法。

零点咖啡馆,顾霆均的律师等候多时。

“顾太太,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慕诗羽直接翻到财产分配那一页。

一百万的离婚补偿费,很满意。

“没什么问题,我同意。”

“不争取一下吗?”

“不了,已经给得很多了。”

“我是说,顾太太没有想过挽回你和顾先生的这段婚姻?毕竟你们这三年在我这个局外人眼里,还是很幸福的。”

慕诗羽朝律师莞尔一笑,缓缓道:

“不是有句话说,幸福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您看到的幸福,也未必是真的,当然,我和顾先生的合作关系确实很顺利,他没亏待我,我也不能死缠烂打。”

律师是知情人,因此慕诗羽直言不讳。

律师打量的目光在她精致的小脸上停留片刻,流露出些许欣赏。

慕诗羽笑笑,翻到最后一页,在签字栏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干净利落。

“我还有事,先走了周律师。”

慕诗羽走后,律师立即打电话向顾霆均汇报情况。

“顾少,慕小姐签字了。”

男人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居高临下地睥睨脚下的城市。

“她说什么了?”

“慕小姐很满意,没说其他。”

男人幽深的凤眸微眯,眼底翻滚复杂情绪,沉默片刻,才冷声道:

“还算是知趣的女人,离婚协议拿来给我签字。”

“是。”

*

慕诗羽去超市采购了许多食材,准备回去给孩子们做顿大餐,也算是庆祝自己即将顺利离婚。

庆祝……

即将拿到一百万巨款,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只是落笔签字的那一刻,除了解脱外,似乎还有一种别的情绪。

具体是什么,她不想深究。

慕诗羽回到家,两个孩子正在看电视,茶几上放着一个漂亮的礼物盒子。

“大宝,这是什么?”

“这是小花的爹地送给你的礼物。”

慕诗羽脑海里浮现出一张温文尔雅的面孔,他是位大学教授,说话办事都很斯文绅士,听说离异两年,独自一人抚养小花。

慕诗羽拿起礼物掂了掂,没什么重量,似乎是香水,化妆品一类的东西。

“大宝,以后不可以随便替妈咪收礼物了,知道吗?”

“哦,小花的爹地说,他想做我和小宝的爹地,”

大宝瞥了眼慕诗羽,目光重新落在电视上。

慕诗羽张了张嘴,直男说话都是这么直接的吗?

可惜她现在没有重新开始一段新恋情的想法。

“妈咪,你不要挑啦,年纪再大点就不好嫁喽。我们的爹地是渣男,但是总是有好男人的,小花的爹地就很靠谱呢。”

慕诗羽惊愕地看着眼儿子,这小家伙怎么什么都懂。

小宝皱着眉头,糯糯地问:“大宝,什么是渣男哦?听起来好可怕喏。”

大宝抿抿唇,把小宝搂进怀里:“你不会遇到渣男,有哥哥在,会保护好你的。”

两个孩子靠在一起,继续欢乐地看动画片。

慕诗羽嘴角一抽,转身去厨房做晚饭。

吃完晚饭,慕诗羽的电话响了。

“这么晚了,你去在哪里了?”顾霆均磁沉的声音发冷,夹杂丝毫怒气。

慕诗羽一惊,他问这个问题,说明他人在金海岸。

只是今晚他不应该陪大明星黄莹莹走红毯吗?


她走到阳台,不要孩子们听见。

“我和朋友参加聚会,一起出来吃饭。”

“哪个朋友?”

慕诗羽舔舔唇:“你不认识。”

“二十分钟内,我要见到你。”

“你有什么事情吗?我今晚……”想在家陪孩子

男人失去耐心,语气里透着愠怒,“我签字了,你过来拿离婚协议。”

“哦,好,我马上回去。”

这件事推脱不了,她挂了电话,急忙回房间换衣服。

大宝见妈咪打扮得很漂亮,穿了一件喜庆的红裙子,眯眼道:

“妈咪,你要出门吗?”

“嗯,妈咪去参加聚会,晚点回来,等下保姆阿姨会过来照看你们。”

“那妈咪晚上会陪我们睡觉觉吗?”小宝眼巴巴望着她。

慕诗羽看着孩子期盼的眼神,怎么舍得让她失望。

“会的,小宝要乖哦。”

只是拿离婚协议,也用不了多久。

她说完就去穿鞋。

大宝把桌子上的礼物放进她包里,交到她手上:“妈咪香香的更容易找到男朋友。”

慕诗羽没注意,敲了敲儿子的脑袋瓜子:“你呀,怎么整天想让我嫁人。”

大宝挥挥手,不忘叮嘱:“快去吧,早点回来,不要被坏人拐跑了。”

“嗯,知道了。”

慕诗羽顿时感觉哪里不对劲,自己这么大的人了,总是被儿子操心。

这个儿子,像个小大人似的。

到了金海岸,别墅里亮着灯。

平时都是她等顾霆均回来,空荡荡的三层楼,时常都是冷清的,没有一点家的温暖。

她打开门,走进客厅。

顾霆均坐在沙发上看书,黑色衬衫解开几粒扣子,露出性感的锁骨,禁欲系男人,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的那种。

放下包,她在男人身边坐下。

“顾先生,我回来了。”

男人侧眸瞥了眼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一把握住她的腰,将人抱在腿上。

慕诗羽惊呼一声,跨坐在了男人身上。

“穿成这样去聚会,想勾引谁?”

指腹揉捏她嫣红的唇,他眸光深邃,让人看不透情绪。

慕诗羽湿漉漉的眼睛,盈满了无辜:“其实是想穿给你看的。”

男人凉薄的唇邪肆扬起,大掌摩挲在她腰际。

慕诗羽躲开,推开他肩膀。

“那个,我出了一身汗,还没有洗澡。”

男人顿时没了兴致,面容恢复一贯冰冷。

慕诗羽站起身,往下拉了拉缩到大腿跟的裙子。

顾霆均散漫的目光划过她的动作,眸子暗了暗,揽着她腰身。

“去洗澡。”

慕诗羽愣了愣,这男人想做什么,她很清楚。

“可是今晚我不想做,而且我们快离婚了,我想搬出去,提前适应没有你的生活。”

男人眸底划过一抹愕然,转瞬即逝。

似乎是第一次被人拒绝,觉得不可思议。

“随便你。”

他面无表情丢下这一句,手抄进口袋往楼上走,忽而,停下了脚步。

“这是什么?”

慕诗羽看过去,男人手上拿的,是小花的爹地送的礼物。

“朋友送的。”

顾霆均姿态优雅地把玩盒子,漫不经心问:“我可以看看吗?”

“你看吧。”

慕诗羽想,香水之类的东西,女孩子之间会经常当做礼物馈赠,可以自圆其说。

可她错了!

那是一个丝绒盒子,里面躺着一枚亮闪闪的钻石戒指。

顾霆均阴沉着脸,把盒子丢进垃圾桶,冷冷吐出两字:“垃圾。”

慕诗羽傻眼了。

顾不得去想其他,眼下,最重要的是安抚好顾霆均的情绪。

她跟着他上楼。走进去,一股刺骨的寒意扑面而来。

从后面抱住他,双臂搂着他劲瘦的腰。

“霆均,你洗冷水澡吗?当心感冒。”

顾霆均紧实的肌肉绷住,转过身,将她提在洗漱台上坐着。

呼吸缠绕,肌肤相贴,气氛十分暧昧。

他薄唇移向她耳侧,声音嘶哑,语气里发狠。

“你的第一次,给谁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