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64548537

64548537

凤妗妗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九重天,凤栖宫。天医涂瑜脸色难看的收回诊脉的手。榻上的凤妗妗平静地开口:“又恶化了,是吗?”

主角:凤妗妗云渊   更新:2023-01-13 17: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妗妗云渊的其他类型小说《64548537》,由网络作家“凤妗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九重天,凤栖宫。天医涂瑜脸色难看的收回诊脉的手。榻上的凤妗妗平静地开口:“又恶化了,是吗?”

《64548537》精彩片段

九重天,凤栖宫。

天医涂瑜脸色难看的收回诊脉的手。

榻上的凤妗妗平静地开口:“又恶化了,是吗?”

涂瑜心中难受,单膝行礼:“天后娘娘,您的凤凰元丹缺失,受伤后无法自愈,甚至无法涅槃……”

“你只需说,还有多久?”

涂瑜语气沉重:“至多……三百年。”

“三百年……”凤妗妗喃喃道,“也足够了。”

涂瑜又说:“娘娘,天元丹如今效力越来越弱,您只怕会越发虚弱。”

凤妗妗淡淡摇头:“无妨。”

涂瑜退下后,侍女明鸾走进殿中。

看着又望着龙佩出神的凤妗妗,心中难过不已。

凤妗妗回过神,见她模样,心中了然。

“他还没回九重天,是吗?”

明鸾缓缓摇头,欲言又止。

凤妗妗摩挲着手上的龙佩,轻声问道:“你说,他是不是彻底忘了,他还有个妻子在家等着他?”

一片沉默。

但凤妗妗本也是自问,她心中或许早就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成婚三千年,这些时日,她与云渊连见面都要数着手指过了。

明鸾看着一身红衣,越发单薄的凤妗妗,心酸不已:“您又是何苦?”

凤妗妗摇摇头,收好龙佩,起身道:“去拿酒,我去一趟不周山。”

不周山。

当年仙魔大战,她的父王和云渊的母后便是死在此处。

走入那至今仍漫着血雾的战场,一个熟悉的人影却比她还先到。

云渊转身,俊美绝伦的脸上看不出情绪:“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凤妗妗垂下眼回道。

招呼过后,便无话可说。

这便是两人的现状。

凤妗妗取出清酒倒在地上祭奠,水声中,她又问:“陛下为何来此?”

云渊瞥她一眼,淡淡开口:“带素婉来此见见我母亲。”

凤妗妗心一颤:“怎不见她人?”

“她身子弱待不得,我派人送她先回了。”

云渊话语平常,可凤妗妗却听出了隐藏的温柔。

浅浅的酸涩涌上心头,她强行按捺下去。

收回酒壶,她又不知该说什么。

这时,血雾外一道声音传来:“帝君,素婉姑娘突发梦魇……”

话未完,凤妗妗便见云渊立时转身就走。

擦肩而过的一瞬,她嗅到了梦罗花的香气。

凤妗妗一时怔住,望向云渊的背影,心底悲怆。

她突然想起,三千年前,他也曾带她远渡万里,去看一片梦罗花开。

曾经,云渊如此在乎的人,是自己。

可悲的是,她竟不知是从何时起,一点点失去了他。

胸口一片生疼,她拿出天元丹咽了下去。

回到九重天。

往日平静的天宫,突然喧闹起来。

远远便见四处明灯亮起,凤妗妗心中一动,飞身前往太渊宫。

宫门口,仙娥拖着各色奇珍穿梭摆放。

见到凤妗妗,纷纷下跪行礼:“见过天后娘娘。”

凤妗妗管不得她们,朝殿内走去。

一个刚刚分别的人影出现在她眼前。

三十三年了,他又回了家。

凤妗妗压着激动的情绪,缓步上前:“陛下,你回来,为何在不周山都不跟我说一声?”

云渊转身看她,神情有一丝不自然。

但随即便下定决心开口:“我确有一事要说。”

凤妗妗望着他,心中莫名不安。

便听他言:“我准备娶素婉为妻。”



乌云重累,在太渊殿上空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凤妗妗惊恐回身,‘天罚’一词猛地浮现脑中。

下一刻,“轰”一声,圆柱粗的紫雷连续朝太渊殿劈下。

凤妗妗想也没想便往回赶。

殿中,只见正中央的云渊正撑起一片结界挡在素婉身前,嘴边溢出一丝血迹,苦苦支撑。

九九八十一道天雷,第八十道劈散结界,劈中云渊。

最后一道,直冲着素婉而去。

凤妗妗便见云渊不顾自身,以身牢牢护住素婉。

心口猛揪,她想也没想,化作凤凰真身,上前拼尽全力挡住那道刺眼到看不清的天雷!

‘轰一声’,太渊殿直接倒塌。

天雷平息,云渊下意识查看身下之人:“素婉,你怎么样?”

“陛下!”完好无损的素婉惊魂未定的流着泪抱紧了云渊。

他们身前,一只半身焦黑的凤凰奄奄一息地躺在那儿。

劫后重生的两人紧紧相拥,竟没人想起看一眼身受重伤的凤妗妗。

只有司命随后冲进殿内,目眦欲裂。

……

凤栖宫。

天医正在殿内为凤妗妗疗伤。

殿外,司命目光冰寒的看着云渊和躲在他身后的素婉。

“云渊,天罚降下,天道不容,你准备怎么交代?”

云渊没答。

素婉一颤,拉着云渊的袖子哀声道:“陛下,还是让我回凡间吧……”

云渊这才回神,他收回盯着殿门的视线,满心烦躁的开口:“天罚已过,何须交代。”

“事到如今,你还不知悔改。”司命再崩不住脸色,咬牙切齿道。

“悔?”云渊目光幽暗,“我看后悔的是你吧?”

“毕竟,当初只差一点,你就能成为她的天帝了不是?”

冰冷带刺的讥讽,让司命脸色突变。

这时,殿门一响。

天医涂瑜垂下头才能掩饰住自己哀愤的神色:“陛下,娘娘醒了,但目前不能打扰她养伤。”

云渊眉一皱,最终道:“我之后再来看她。”

凤妗妗虚弱的靠在床沿,本来如瀑的黑发被烧焦到只剩半截。

她的目光似乎能穿透殿门,只余一片哀凉。

涂瑜那句“您如今的身体根本不能受伤,如此一遭,只怕性命堪忧。”荡在耳边。

浑身都疼的凤妗妗无暇再想,苦涩的闭上了眼。

半月后。

凤妗妗在涂瑜的治疗下,愈合了皮外伤。

她正坐在院中吸取月华,一个熟悉的脚步响起。

她睁开眼,看到了捧着一壶帝流浆的云渊。

云渊将帝流浆放在她面前,这是月亮精华的凝结,但十分难以收集。

凤妗妗一怔,还未开口,便听到他淡淡开口:“多谢你挡下那一击,否则我也无法完全护素婉周全。”

“……不用。”说完这句再无言以对。

只有心尖汩汩流着血。

凤妗妗突然明白了凡间的一句诗: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

像极了那含义:你虽近在我眼前,却原来我们的心早已远隔天涯。

凤妗妗垂下眸,压抑着上涌的泪意问。

“云渊,娶我这三千年,你爱过我哪怕一点吗?”

云渊一怔,心中那股烦躁又冒了出来。

他转过身看向太渊殿方向:“我曾以为我喜欢你,但是……遇见素婉后才知道什么是爱。”



一刹那,凤妗妗的心口像被掏了个大洞,痛到麻木没了知觉。

气氛几乎凝滞。

好半天,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放了涂瑜,你要逆天是你自己的事,莫要牵连他人也替你担上因果。”

云渊一愣,突然有些不敢再看她那悲切到极致的眼神。

两人僵持许久,最终,云渊不发一言转身离去。

凤妗妗搀扶着涂瑜回到住所,看着他服下疗伤丹药。

见他好转才开口:“今后你不要再去想天机草,就当从来不知道这件事。”

涂瑜一顿,着急道:“娘娘,那您怎么办?”

失去凤凰元丹,凤妗妗若死去便再也不能涅槃!

凤妗妗垂下眼,掩饰眼中苦涩。

“就当我命该如此。”她最终轻声道。

回到凤栖殿。

凤妗妗坐在窗前思虑良久,叫来明鸾吩咐:“你去准备准备,通知启儿,我们过几日便回凤族。”

凤启是她唯一的胞弟,火凤一族仅剩的血脉。

明鸾意识到什么,却什么也说不了,只能颤声答:“是。”

凤妗妗又取来纸张,写下天宫的后续事情安排。

自这日后,凤妗妗明显感觉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离去前一日,凤妗妗来到太渊宫,想见云渊最后一面。

仙娥前往通报,却来回禀她:“陛下说……不想见您。”

凤妗妗愣了一瞬。

站了片刻,她隐去身形,只打算看云渊最后一眼便走。

凤妗妗走到后殿,悄悄靠近半开的窗沿。

隐约的对话传入她耳畔。

“陛下,您为什么不肯见天后娘娘?”

“我见到她便后悔……若我没娶她,是不是你就能好好嫁给我,也不用担心所谓的天罚……”

周身突然冷得刺骨,凤妗妗不确定自己的心是否都冻成了冰。

望着殿内相拥的人影,她默默转身,像从未来过一般离开。

第二日,凤妗妗正收拾最后的东西,便听到殿外一阵急促脚步声。

接着门被推开,涂瑜的药童哭着大喊:“天后娘娘救命!天帝要杀了我师父!”

凤妗妗一惊,急忙起身带着药童朝太渊宫而去。

路上,凤妗妗问药童:“到底发生了什么?”

药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天帝自己炼不出神丹,半夜将我师父抓走了。”

“师父怎么都不肯炼药,天帝就打断了他的双腿……呜呜……师父……”

凤妗妗心口一揪,越发催动法力加快步伐。

凤妗妗闯入太渊宫,一掌轰开了蒙着结界的殿门!

只见拿着剑的云渊猛然转身,与她惊骇的视线相对。

而他的身前,正是浑身血迹,似乎气息全无的涂瑜。

凤妗妗的大脑一阵空白。

她冲上前推开云渊,蹲了下去。

“涂瑜……”

凤妗妗颤抖着轻轻触碰地上的涂瑜。

只见他的胸前一道贯穿的巨大剑痕,源源不断的鲜血染透了他身下的地毯。

凤妗妗一边给他输入法力,一边抖着手将金丹往他嘴里塞。

终于,涂瑜睁开了眼睛。

看见凤妗妗,他黯淡的眼微微亮起,下一刻又黯淡下去。

涂瑜拼尽全力发出声音:“娘娘……涂瑜……不能再继续追随您了……”

“对不……起……”

他伸出手,想不顾君臣之礼拭去凤妗妗的眼泪。

可还未碰到,他的手就重重落下。

凤妗妗整个人如在梦中。

她还在输入法力,可三息之后,声息全无的涂瑜便化作了一只浑身是伤的三尾白狐。

凤妗妗恍然想起,千年前她从魔族手中救下的那只小白狐。

也曾仰着头问她:“天后娘娘,我可以追随您吗?”



因为她的父亲是妖,而母亲是人,她不是人也不是妖,而是半人半妖。

如今父母俱亡,才十七岁的她已经不知流浪了多久。

今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栖息的树,转眼又要开始下雨。

可是还没等小九夹着尾巴逃窜,面前竟出现一黑影。

它嘴里发出‘哼哧哼哧’的喘气声,夹杂着腐烂的臭味,不断逼近。

是鬣狗精!

小九心中一惊,弓着身子做出防御状态,准备见机而逃。

可这小小的举动落在凶残的鬣狗精眼中,只是垂死挣扎而已。

“找了你这么久,今日可别想再逃了。”鬣狗精森然一笑,露出血红的獠牙。

它追了小九足足一个月,为的就是她那有着复活作用的妖丹。

小九不敢吭声,她天生灵力残缺,只能逃。

可是她刚转身,一阵巨大的掌风就迎面而来

她被拍飞数米,趴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小九,好久不见。”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

小九还未抬眼,就开始浑身发抖,深入骨髓的恐惧在心间弥漫。

今日,竟然连他也来了。

一青衣男子撑着伞不急不缓的走到她的面前,语气淡然的问道:“你,还要逃吗?”

话落,他抬起脚,踩在她的心口。

小九喉间又是一阵腥甜,被她生生忍住。

一边的鬣狗精乘机上前,谄媚道:“主人,别跟她废话了,拿她的妖丹要紧啊。”

小九无法挣扎,眼睁睁的看着鬣狗精那尖锐的利爪伸向她。

此时,忽的一道金光闪过,鬣狗精发出一声惨叫,被打飞数米。

“孽畜,不得放肆。”

小九胸口一轻,循声望去,只见一白衣和尚正立于不远处。

他面容清隽,神色淡漠,手上那串佛珠散发着幽幽金光。

青衣男子看清来人,又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佛珠,寒声道:“无尘,你几次三番,坏我好事,意欲何为?”

“你残害生灵,我便饶你不得。”

无尘话落,抬手,佛珠飞去,径直将男子手中的伞打落。

男子躲避不及,望着手上被打出的焦痕。

虽不甘,但也只能落荒而逃。

四周归于寂静,只雨落有声。

无尘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小九,淡淡道:“今日救你一命,无需挂记,日后自求多福吧。”

说完,便欲转身,可刚迈出一步,衣角就被咬住。

他低头一看,竟是那只小猫。

小九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一副求收留的样子。

“我要去长仙山,带你恐有不便。”

无尘说完,咬住衣角的力度丝毫没有松懈。

良久,他叹了口气:“罢了,等你伤好后再做打算吧。”

他弯腰,将小九捞起,拢入怀中。

淡淡的檀香缭绕在小九的鼻尖,竟无比安心,她沉睡过去。

可就在他们走后,另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原地。

无尘暂时将小九带回了客栈。

问小二要来了一盆热水,简单的清洗后。

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猫出现在了眼前。

“你竟是白色?”无尘的嗓音压着淡淡的笑意。

毕竟他第一眼看到小九的时候,她浑身脏乱,他还以为只是一只狸花猫。

小九委屈巴巴的的‘喵’了一声,以示回应。

无尘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既如此,以后我便唤你小白吧。”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红绳穿着的小铃铛,系在她的脖颈。

小九蹭了蹭他的手,欣然接受了这个名字。

名字而已,叫什么都一样。

重要的是,他给了她名字,自此他便是她的家人。



小九蹭了蹭他的手,欣然接受了这个名字。

名字而已,叫什么都一样。

重要的是,他给了她名字,自此他便是她的家人。

入睡前,无尘拿出一颗药丸:“这是治疗内伤的,你吃下会好受一些。”

小九吃下药丸,缩在无尘的身边,一觉睡到了天亮。

她醒来的时候,无尘正在床边打坐。

凑上前,只见他闭着眼睛,眉目淡然,长睫垂出一片阴影。

光溜溜的脑袋在微光的照射下,猫的本性作祟,她控制不住的朝那处伸出爪子……

下一秒,忽的一只大手将她提了起来。

她心里一惊,清隽的脸在眼前瞬间放大。

悬空的感觉,吓得她挥舞着爪子,‘喵喵’乱叫着。

“不好好睡觉,往我面前凑什么?”

无尘看着她手舞足蹈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提着她来到桌边,坐下。

将一碗青菜粥推到她的面前:“快吃吧,吃完我们就要出发了。”

小九看着眼前那碗只有几片菜叶子的粥,毫无食欲。

她迈着小短腿走到无尘面前坐下,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想吃肉?”

小九欢快的点了点头。

“不行。”他直接拒绝。

‘喵’:为什么?

“因为我吃素。”

在和尚霸王条款下吃瘪的小猫咪无奈只能乖乖去吃青菜粥。

无尘看着她风卷残云的样子,笑着拍拍她的头:“乖猫。”

一切收拾妥当,小九蜷缩在无尘的怀里。

一人一猫,踏着晨光,渐渐远去。

可是直到天色渐黑,他们也还没遇上一间客栈。

此地偏僻,少有人烟。

又行了一个时辰,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他们才遇上一户人家。

如此荒野,竟有这样恢弘的宅子,实属少见。

他上前轻叩,不一会,门就被打开了。

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提着灯笼,打量他一眼,随即笑道:“师父是来借宿的吧。”

无尘双手合十,点头道:“是,不知施主能否行个方便。”

“当然可以,这种与佛结缘的事情,我们求之不得。”

管家热情的将他迎进了门,引着往厢房而去。

小九从他的胸前探出脑袋。

如今天色已晚,可偌大的府中却灯火寥落,甚至隐约有黑红色影子不断闪过,诡异至极。

她原本还想看清楚些,却被无尘抬手按了回去。

无奈,她只好老老实实的趴着。

到了厢房,管家派了下人送上茶水和一些吃食。

临走前还叮嘱道:“师父,你们吃了茶食就快些休息吧,天黑露重,不要外出。”

无尘道了谢,关上门。

将小九提出来,放到桌上:“吃完了睡觉。”

说完,他上床,合衣躺下。

小九饿了一天,自然不会客气。

可待她吃饱喝足,刚走到床边,就脚下一软,失去了意识。

床上的无尘此刻睁开眼,看了一眼倒在床边的小九,又闭上了眼。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出现一个黑影。

门被推开,黑影走了进来,慢慢向床边靠近。

凄清的月光下,映射出黑影一张青白的脸。

她盯着床上和尚的身影,眼中透出妖冶的红,一抬手,瞬间亮出尖锐的长指甲。

正当她要挥手刺入的时候,身侧突然窜出一个小小的身影,一头撞在她的胸口。

床上无尘握着的手,也在这一刻松开了。

那女子后退几步,愤怒的看着始作俑者——一只小白猫。

可是下一瞬,她的眼中却从愤怒瞬间变成贪婪。

“九命猫?”她的声音沙哑难听,如同石子刮过木板,听的人心中发颤。

小九心中发怵。

她看不出眼前这个怪东西的底细。

她一个跃身,跑到无尘的身边,尝试把他推醒。

可是任凭她怎么磨蹭,他愣是毫无反应。

眼看着那个怪东西继续靠近,小九心中越来越急。

忽的,无尘一个翻身,手边的佛珠滚到床边,发出一阵金光,瞬间将那女子逼退数米。

女子见势不对,一个转身瞬间消失在黑暗中。

小九松了一口气,迷迷糊糊的走到无尘身边躺下。

那茶食里的蒙汗药属实有些强,即使是她,此刻也忍不住犯困起来。

小九睡过去前的最后一个想法,明天一定要赶紧叫和尚离开这里……

梦里,小九总是感觉身边仿佛无数只眼睛注视着自己。

待她睁开眼,已经天光大亮。

她一抬眼,便见无尘正坐在桌边,慢条斯理的吃着随身携带的干粮。



    眼看两人就要转身,凤妗妗下意识往后一躲。

    心口猝然悸痛,密密麻麻的疼让凤妗妗几乎难以呼吸。

    她捂着胸口,拿出一颗天元丹囫囵吞下。

    好似逃一般,她脚步踉跄地回到凤栖宫。

    这一回,便有半月都未再去。

    虽未出宫门,凤妗妗却也知道,太渊宫开始张灯结彩,准备大婚。

    与那边的热闹不同,凤栖宫好似跟它的主人一般,一日冷寂过一日。

    云渊回了九重天,凤妗妗还是一个人。

    一个人看书,一个人睡觉。

    很快,日子到了十月初九。

    这一日,是凤妗妗的生辰。

    明鸾从前几日就开始忙活,做了新衣裳,又用竹实学着凡间做了年糕。

    凤妗妗不愿拂了这份好意,扬起笑任她施为。

    看着凤妗妗吃下年糕,侍女明鸾立马笑着道:“吃下年糕,年岁高高。”

    有一瞬的心酸叫凤妗妗酸了眼眶。

    她压下情绪,轻声道:“愿如你所言……”

    夜渐深,明鸾已然退下。

    凤妗妗坐在桌前,望着殿门,期待一点点变冷。

    正当她起身准备歇息时,殿门一动,云渊冷着脸走了进来。

    凤妗妗眼神一亮,忙迎了上去。

    “陛下……”

    云渊看也不看她,径直坐到桌前。

    凤妗妗心一空,还是上前给他倒茶。

    茶递到面前,云渊却没接,看着桌上的年糕皱起了眉:“这是年糕?”

    凤妗妗抿起笑,将盘子推到他面前。

    “陛下要尝尝吗?这是凡间的小吃……”

    话未说完,便被云渊一声冷笑打断:“你倒是消息灵通。”

    凤妗妗笑容一僵,压下浅浅的不安开口:“怎么了?”

    云渊却是手一扫,年糕盘子“啪”一声!摔得稀碎。

    ‘年岁高高’的年糕滚落一地。

    凤妗妗惊得起身,无辜无措的样子让云渊心生厌烦。

    他语调冰冷的质问:“前几日,司命来找你做了什么?”

    凤妗妗攥紧了手,又蓦然松开。

    她看着地上的年糕没答,反轻问:“陛下,你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吗?”

    见她转移话题,云渊怒气更重。

    他负手起身:“凤妗妗,别忘了你现在是天后,该和司命保持距离。”

    声线如冰,一刹那冻结了凤妗妗浑身的血液。

    “……是。”

    她听见自己嘶哑的回答。

    云渊厌恶的看了她苍白的脸一眼,冷漠的甩袖离去。

    ‘嘭’一声!

    殿门狠狠关上,摔碎了一地的希冀。

    冷风灌入,压抑了许久的鲜红溢出唇畔,落在袖间。

    她怔了怔,随即自嘲抹去。

    一夜未眠,第二日,凤妗妗穿戴整齐前往太渊宫。

    她一个人的事,还是莫要连累了司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