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占为己有

占为己有

胡椒仔咩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她以为自己诱惑成功,殊不知唐延川才是最早设陷阱的那个。之后程韫一次次的沦陷于男人的柔情陷阱,他从未给予过任何承诺,却一直想将她占为己有。唐延川对自己表现出强烈的占有欲,却从不谈两人的未来,及时行乐的程韫这一次算是栽了!

主角:程韫,唐延川   更新:2022-07-15 21: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韫,唐延川 的女频言情小说《占为己有》,由网络作家“胡椒仔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以为自己诱惑成功,殊不知唐延川才是最早设陷阱的那个。之后程韫一次次的沦陷于男人的柔情陷阱,他从未给予过任何承诺,却一直想将她占为己有。唐延川对自己表现出强烈的占有欲,却从不谈两人的未来,及时行乐的程韫这一次算是栽了!

《占为己有》精彩片段

窗外华灯初上,将整座城衬得流光溢彩的。

程韫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又闭着眼小憩了会,直到手机的闹钟声响起,她才缓缓睁开眼睛,推开车门,下了车。

她今晚有应酬,项目完成了,免不了要还人情,对方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在这江川市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包厢里,借着几杯酒下肚,“有头有脸”那看着城韫的眼神也逐渐“暧昧”了起来。

程韫身材好,脸蛋漂亮,今晚她穿了一件简单吊带长裙。

裙子下包裹着细瘦的腰身,显得格外明艳动人。

“有头有脸”终于不满足于心猿意马,举动放肆了起来。

“程小姐这么漂亮,靠,靠长相吃饭完全没问题的。”

他的言语意味深长,舌头打结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说完,又把手放在程韫的腿上。

程韫面色不改,嘴脸始终维持着一个好看的弧度。

“我家盛总不喜欢花瓶。”她带着开玩笑般的口吻,半真半假道。

此言一出,“有头有脸”的酒好似醒了一大半。

他的手倏地收了回去。

脸上瞬间有讪讪之色。

“盛总年轻有为,程小姐貌美如花,你们俩呀,可真是天作之合,羡煞旁人。”

盛氏少东家的名号在江川市还是很好使的。

至少程韫屡试不爽。

哪怕盛珩跟她貌合神离是众人皆知的事,但那又如何,别人看了他们还不是要不假辞色的夸上一番。

天作之合,呵,程韫轻缓一笑。

人呐,总喜欢睁眼说瞎话。

----

离开包厢,程韫并未第一时间回到车上,而是到大堂处等待司机的到来。

一向酒量不差的她,不知道今晚怎么了,明明没喝两杯,脚下的步伐却漂浮了起来。

但她清楚,自己的脑袋清醒得很。

这不,她人刚一坐下,眼眸掀起,就被一个身量颀长的背影吸引住了。

她不假思索,猛地站了起来,走过去,趁着那男人没有转身之际,攥住了他的衣角。

无端被攥住衣角的男人转过身来,两人的视线瞬间撞上,程韫的笑颜顺势落入他那蓦然深邃的眼眸里。

“我厉害吧,一个背影认出你来。”

说这话的时候,程韫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干净明媚下带了点得意的神色,就像是一个在等待大人夸奖的小孩一般。

“唐延川,送我回家吧。”

见男人不言,而且眉头有些轻皱的模样,程韫直接冲他提出要求来。

迎上男人那平静的注视,她内心还是有些忐忑的,会这么理所当然的说出那话来,说到底还是酒精壮胆的成分多一些。

换了平时,她哪里敢。

“走吧。”唐延川犹豫了一下,淡淡开口。

程韫就这么上了唐延川的车。

汽车启动,他问她:“去哪个家?”

程韫故作沉思,片刻后,她抿了抿唇,提出了一个比刚刚更为过分的要求:“你收留我一晚吧,就去你那儿,我住程淮以前住的那间客房就行了。”

她的话刚一落,就听到男人沉声低吼道:“闹够了没。”

程韫听到这几个字儿,心脏微微一缩,眼眸里闪过一丝错愕。

唐延川竟然冲她发脾气,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稳住心绪后,程韫轻咬着唇,又蹙着眉,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开口道:“我没闹,就是想找个不让我惶恐的地方休息一晚,程熙禾回来了,我在盛珩那里也没有作用了,那么温柔的男人,狠起来比平常人要冷血无情多了。”

“再说说程家,那里本来也不是我的家呀,你又不是不知道。”

说完,她有些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儿。

程韫原本是想在唐延川面前装下可怜,从而博取他的同情。

可说着说着,她发现自己好像是真的挺可怜的。

话落后,她那挂着泪水的眼睛期期艾艾的看着唐延川,等待着他的回应。

唐延川睨了她一眼,很快便收回视线。

他沉默着,沉默完启动车子。

程韫的嘴角在同一时间弯了弯,她开心的同男人道了谢。

面对她的道谢,他依旧未言。

车厢内霎时陷入沉寂,气氛也变得有些尴尬。

程韫其实想找个话题聊的,可是这一时半会的又找不出个什么话题来。

想了好一会儿,她索性放弃,偏头去看唐延川的时候,也只看到他的侧脸。

他的皮肤很白,轮廓深邃,脸部线条流畅而优美。

而他那副金丝眼镜后面,一双细长的内双眼看人时总是冷冷淡淡的。

他的好看还是一如既往。

程韫看着看着,便入了神。

她忽然在想,这个看起来自制力极好,又一副禁欲样的男人喝醉了会是什么样子。

他会不会也像其他男人一样,喜欢动手动脚。

而他对一个女人动手动脚,又是怎样一番景象呢。

当程韫感觉到耳尖有些滚烫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随之一个荒唐的想法不受控制的涌上心头。


江川市的夏季燥热又漫长,程韫推开车门的时候,铺面而来的热风闷得她直皱了眉。

从停车场到出了电梯,她都安静的跟在唐延川身边,显得格外本分乖巧。

“只有这双,你看下还能穿不。”一进了门,唐延川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女鞋,递给她。

她低头看了看,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带着笑意,“那时候能穿,现在肯定能穿。”

唐延川嗯了一声,没说别的,自顾自的换了鞋。

就在他准备往里面走的时候,程韫猛地扯住他的手臂,“那个我下楼买个东西,你等会帮我开门哈。”

听到她这么说,男人的目光在她脸上短暂的掠过,随后直接把门锁密码告诉了她。

对于她这种没有距离的肢体动作,他也权当她是在喝醉情况下所做出来的无意识行为,所以也任了她去,并未甩开。

然而此时的程韫看起来除了脸蛋有些红扑扑外,整个精神状态跟正常人没两样。

唐延川也不是分辨不出来的。

程韫在小区楼下转了好几圈才走进便利店。

回到房内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唐延川从卧室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程韫正弯着腰在玄关处脱鞋。

听到声响,她抬头一看,只见他已经换了一套居家的休闲服,赤着脚,头发有些乱糟糟的,应该是刚洗完澡。

程韫的视线往下一瞥,落在了他左手两指间夹着的那根烟上。

他高中的时候就开始抽烟了,而且还是左撇子,这两点,她印象深刻。

两人对视了一眼,唐延川说:“衣柜里面的东西都能用,阿姨有定时清洗的。”

他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就跟他的人一样。

闻言,程韫怔了怔,有些没反应过来。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男人已经回房了。

程韫进了卧室,打开衣柜,看到里面整齐列着的一排衣服,愁绪倏然间漫上心头。

这些东西都是程淮的。

而在这些男生衣服中,一件女生的睡衣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她站了一会儿,将脸上的泪水抹掉后才拿了那睡衣,进了浴室。

浴室里热雾腾腾,程韫洗完并不急于套上衣服,她懒懒的往玻璃门上一靠,冰冷的触感使得她浑身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

在唐延川卧室门口踟蹰了片刻后,她才抬起手来敲门。

很快,门开了,而她的心也随着之砰砰跳了起来,在迎上男人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时,她有那么一瞬的慌乱。

就像自己的心思被戳穿了一般。

“怎么了?”唐延川垂下眼看她,语气淡淡地问。

程韫仰起脸,毫不避讳的对上他那双探究的双眼。

“我想跟你一起睡。”

这话一出,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她也不管面前的男人是什么反应,说完直接垫起脚,双手勾住他的脖子。

莫名其妙的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程韫想过唐延川会推开她,想过推开后他会用厌恶的眼神看她,甚至骂她不要脸。

然而,她所设想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当他反客为主的时候,程韫的心开始颤抖个不停。

在颤抖的同时,她也松了一口气儿。

男人终究是男人,没有什么不同。

想到这里,她更加乖巧了起来。

等到四周安静下来的时候,程韫浑身发烫,额上已有薄薄一层汗。

从始至终,唐延川均一言不发,但是他温柔又好像很有技巧,结束后,两人还相拥了许久。

程韫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这种事情的美妙,她也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大多数人在此事上会乐此不彼。

这不,连唐延川这种看起来有些“X冷淡”的人也有把持不住的一天。

“我去洗一下。”程韫在床上缓了一会儿才准备下床。

她的话音刚一落,男人便按住她的手,而后在她的错愕下,将她抱了起来。

尴尬的气氛并未维持多久,唐延川被一通电话叫走了。

临走前他对程韫说:“我有急事儿出去,还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回来,你先睡。”

程韫听话的应了声“好”,又贴心的说了句“路上小心。”

唐延川看了她一眼,掩住眼底的暗流汹涌,“等我回来。”

这次不等程韫回答,他便离开了。


程韫没等唐延川回来就走了。

到达程家的时候,虽然已经是凌晨时分,但是整栋程家别墅一片灯火通明。

她刚一进门,就看到程熙禾跟白萍已经坐在客厅里等她了。

“这么晚还穿这么一身,你去哪里了?”白萍一看到她,眉头便皱了起来。

而程熙禾的视线在她身上打量了一番后,嘴角微微勾了勾。

程韫往她那边看了过去,两人哪怕是眼对眼的对视上了,彼此都没有要打招呼的准备。

收回视线后,她才冲白萍说:“有个应酬。”

简单的一个回复,又惹得白萍不快,“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搞什么应酬,都跟你说了,好好呆在家里就行,别出去做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

这个时候,一道轻咳声打断了白萍的话。

她这才意识到程熙禾在现场,只好忍着情绪结束了这个话题,“让你回来,是有事儿要跟你商量,过去坐吧。”

程熙禾没心思听她们母女两人在这里说这些有的没的,她只想赶快把事情吩咐了,离开这里。

程韫一落座,程熙禾便开口了,“我跟阿珩后天就要领证了,有件事需要你配合。”

这速度,真可谓是迫不及待,一天都得不了。

程韫没表情的应了句:“我已经配合把婚离了,你还要我怎么配合。”

“今晚发生的事情,我会帮你跟盛家那边解释清楚的,但是这篇爆料,到时还是会发,我先跟你通个气儿,别到时候反过来怪我没有事先通知你,反正你该工作工作,该生活生活,届时不要做任何回应,你不是公众人物,知道你长相的人不多,这事儿对你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很快就会过了。”

程韫还未听明白她这话里的意思时,面前就多了一沓照片。

她定眼一看,脸色猛地冷凝了下去。

这照片正是今天她应酬时的场景,直接抓取了男人把手放在她腿上的那个画面,而且,从她脸上的表情看,她不但没有表现出难堪的模样,反而好像很是享受。

程韫只觉得这些人,太厉害了,连这个都能算计进去,她不知道是谁出卖了她,不过现在追究这个已经不重要了。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盛珩的意思?”她双手紧握成拳,愤怒已经占据了她的心扉。

程熙禾嘲讽轻笑道:“这很重要吗?”

程韫死死咬着牙关,并未回答她的话。

程熙禾继续说:“我跟光影那边签了对赌协议,所以这一仗,必须得打赢,只要你按照我说的来做,到时候不会亏待你的。这份资料只会以爆料的形式发出,至于真假,让那些吃瓜群众自己去猜就可以了。”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就这样。”

程熙禾给白萍使了个眼色后,便起身离开。

至于程韫答不答应,这就是白萍的事情了,她浪费自己的时间过来跟她说清楚,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

程熙禾一走,白萍的双眸顷刻间凌厉了起来,她一言不发,死死的瞪着程韫,好似要把她吞噬了一般。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别这么看我。”程韫一脸无所谓。

她这个态度可谓是彻底惹怒了白萍。

“啪--”的一声,程韫结结实实的挨了白萍一巴掌。

早在她抬起手来的时候,程韫就预料到要做什么,但是她依旧纹丝不动的坐着,任由其出手。

“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一个水性杨花的玩意儿,给你吃好,穿好,上最好的学校,想尽办法把你塞进盛家,结果,你就这么来报答我。”白萍说这话的时候,嘴唇哆嗦着,脸上肌肉微微颤抖着,整张脸看起来已经有些扭曲了。

可见她这会有多么的生气。

程韫抿了抿唇,顿了片刻后,说:“你直接说重点吧。”

白萍抓起桌面上的照片,往她身上砸过去,“你就说说,这照片有没有作假。”

程韫没否认,摇头道:“就像你看到的那样,都是真的。”

“既然是真的,那就按照熙禾的计划来做。她是明星,盛珩也算是半个公众人物,你自己又不自爱,也就只能这么办,如此一来,对谁都好。”白萍说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终于稍微缓和了下来。

程韫侧过眸去看她,随后自嘲般的轻笑了一声,“明明知道你是不会站在我这边的,但是我还是自取其辱的在内心里期望着。她不想承担一个破坏别人婚姻的罪名,就要让我以出/轨的名义来成全她,你呢?在你心里,我究竟算什么?他们的名声都重要,难道我就活该成为一个不要脸的荡/妇吗?”

白萍听到这话,双眸微微一闪,心口有些发软,不过很快,她的神色便恢复了自然。

她睨了程韫一眼,说:“你程叔叔给了你第二次生命,他不管别人的指点接受了你,不仅仅把你养育成人,还给你所有最好的东西,可以说,他把对熙禾的爱全部倾注到你的身上,没有他,哪里来的我们。”

“程韫,做人不能没良心,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放在你面前给你去报答他,你却因为自己的一点小损失,来这里跟我叫嚣,你说,你良心能安吗?”

“他一直想弥补熙禾,但是因为你的原因,熙禾一直没能原谅他。具体该怎么做,你”

“我答应,你不要再说了。”白萍的话还没说完,程韫便将其打断。

白萍见此,眸色彻底柔和了下来,“盛家你现在回去也不适合,就在这里住下吧,我让阿姨给你拿个冰来敷脸,妈妈也是一时心急,每次打你的时候,我比任何人都难受,你说如果你好好做人,不搞这些是非出来,人家也奈何不了你。”

程韫浑身好像失去所有力气一般,白萍的话落入到她的耳朵里只剩下嗡嗡的声响,她有些失神的站了起来,只说了一句:“不用了。”便离开了程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