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红尘殇

红尘殇

风闹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千月本是九五之尊皇帝的唯一子嗣,是继承大统的尊贵公主,可谁知,那一日,在最为重要的册封典礼上,她最爱的那个男人却给了她无尽的羞辱。在文武百官面前,当着她最为尊敬的父皇面前,她不仅被男人践踏到了土里,皇家的威严也因此而一败涂地……

主角:秦夜泽,苏千月   更新:2022-07-15 21: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夜泽,苏千月 的女频言情小说《红尘殇》,由网络作家“风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千月本是九五之尊皇帝的唯一子嗣,是继承大统的尊贵公主,可谁知,那一日,在最为重要的册封典礼上,她最爱的那个男人却给了她无尽的羞辱。在文武百官面前,当着她最为尊敬的父皇面前,她不仅被男人践踏到了土里,皇家的威严也因此而一败涂地……

《红尘殇》精彩片段

“秦夜泽,一会儿就是册封大典了。”

苏千月一袭明黄色的四爪龙袍绽放开来,白皙胜雪的肌肤上遍布着斑驳的痕迹。

马上就是皇太女册封大典了,身为长公主的苏千月却在寝殿里和人厮混。

“长公主殿下就这么着急去册封大典。也是,当了皇太女之后多的是郎君伺候你。”

仔细看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一袭朱红色的太监常服,然而却是一个美貌惊人的假太监。

这是东宫的秘密。

五年前苏千月在青楼救下了这个漂亮的孩子,将他带到皇宫里来。秦夜泽对外宣称是太监,但实际上并未阉割。

苏千月慌张解释:“没、没有。秦夜泽,你和他们不一样。我只要你。”

“公主殿下说得倒是好听。”

秦夜泽话音刚落,苏千月主动抱紧他的脖子,抬起头吻上他绯色的唇瓣。

她翻过身张开双腿跪坐在他的身上,用行动表面了对他在意。

黏腻的声音不断从寝殿中传出,苏千月意识混乱丝毫没有注意到寝殿外传来的急促脚步声。

“你们在做什么!”

寝殿大门推开,一袭明黄色龙袍的白发老人和一众文武大臣站在门口。目怒睁圆地看着忘乎所以的两人。

当今天子只有一女,宠得好似掌上明珠。可是那高高在上的公主竟和低贱的太监厮混在一起!

画面实在太过糜烂,文武大臣们以及身后的侍卫们都不敢上前一步。

听到身后那愤怒到极点的声音,苏千月这才从沉沦中清醒过来。

她想要从秦夜泽身上起来,却被秦夜泽翻身压在身下,重重地进去。

苏千月又羞愧又害怕。

羞愧的是她已有婚约却和人苟合,害怕的是秦夜泽只怕是要被处死。

和苏千月惊慌乱的模样不同,秦夜泽脸上的表情却是诡异阴冷的。

他伸手掐住苏千月的下巴,逼迫她扭过头看向皇帝以及所有的文武百官。

“苏君宴,你看看。这就是你们大玥王朝皇室唯一的血脉,未来继承皇位的皇太女殿下。不止这一次,三年前她就爬上了我的床。她对外是高高在上的长公主,对我而言就是一条下贱的的妓女。”

皇帝听到秦夜泽的话,双眼泛白重重地倒在地上,口中吐着白沫。

苏千月睁大双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这个男人就在一个时辰前还将她捧在心尖上,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们之间三年的感情不是假的。

“秦夜泽,你是在骗我的对不对?”

“骗你?”

秦夜泽伸手掐着苏千月的肩膀,狠狠撞着她,“我秦家保家卫国,你的父皇却怕功高震主,一道圣旨屠杀我秦家满门男子,女子皆被卖为官妓。你猜你为什么三年前会在青楼遇到我?那是因为母亲为了不让我死将我扮做女子,而我却在青楼里见到了我的姐妹血亲被践踏欺辱生不如死!”

他扭过头看向满脸抽搐双眼泛白的皇帝,脸上阴狠的笑容更浓,“苏君宴,那些人怎么对付我母亲和姐妹的,我就怎么对付你的女儿。我让她跪在我胯下,她就这跪着。让用什么姿势就用什么姿势,比妓女都不如!”

皇帝一口鲜血吐出,想要下令身体却不受控制地摔倒在地。

苏千月并不知道,秦夜泽和皇室会有如此血海深仇!

可他们五年的时间并不是假的。

她把她从青楼里救下时,一开始他冷言少语。夜晚甚至都不肯闭上双眼。

苏千月便整夜陪着他,身为长公主的她除了要练武学文,还洗手作羹汤,只为了让他多吃一口饭菜。

即便她知道自己早已经有了婚约,将来注定嫁给旁人。为了弥补她,这五年来为了他的前途铺好了路,甚至不惜将自己的帝令交给了他。

“秦夜泽,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就算别人对不起你,我呢?这五年来,我可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

苏千月的双眼流下一行清泪。

她喜欢了这个男人五年,如今换来的却是欺骗和羞辱。

苏千月做梦都没有想到,父皇在被气得中风晕倒不久,她就被御林军关进了天牢。

勾结敌国,以帝令出卖十万麒麟军,边关沦陷!而举报的人正是东宫内侍秦夜泽!

 


苏千月是当今皇帝唯一的女儿,更是马上要册封皇太女了。她怎么可能会勾结敌国出卖麒麟军?

她无力地坐在天牢之中,如果真的是秦夜泽利用帝令勾结敌军再嫁祸给她,那她真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他真的就那么恨她?恨得想让她死?

天牢里泛着阴冷的寒气,秦夜泽一袭紫色蟒袍宛若谪仙一般的气质和这天牢格格不入。

见秦夜泽过来,苏千月立刻大声呼喊:“秦夜泽,你明明知道帝令不在我手上。你看在我们五年的情分上,还我清白好不好?”

还不等苏千月说完,就见狱卒殷勤地为秦夜泽打开牢门,随后恭敬地端来椅子:“千岁大人吉祥,您如今可是端王眼前的红人,又一统东厂成为千岁爷,可喜可贺啊。”

“端王?秦夜泽,你是端王的人?”

苏千月从地上站起,她双眼一片血红。父皇膝下无子只有她这一个女儿,皇位原本应该是属于她的。如今她被陷害入狱,皇叔端王便成了皇位的继承人。

“是又如何?”秦夜泽靠在椅背上,眼底的笑意泛着寒气。

曾经苏千月最喜欢看到秦夜泽笑,只要他笑一次她就能开心整天。如今看到他的笑容只觉得后背发凉。

“你接近我,对我说的那些话。都只是为了利用我?”

苏千月双腿发软,身体摇摇欲坠。原来他从一开始接近她就是一个陷阱。

她还记得五年前第一次见到浑身是伤的他,那么瘦小那么可怜。

被青楼的打手打得浑身是血也不肯接客,那一双清澈动人的眸子是那么动人。以致于苏千月在看到的第一眼便陷了下去。

“狗皇帝让我的血亲被践踏欺辱,我睡他的女儿,把他的女儿当泄欲的工具很公平。”

泄欲的工具?

苏千月眼眶一紧,心脏猛烈地像撕裂一样。

眼里弥漫起了一阵水雾。她因为练武受伤想哭,他温柔地把她抱在怀里,用软得不能再软的声音安抚她。

她的眼泪是全世界最珍贵的东西,不能流下。

苏千月深吸一口气,走到秦夜泽的面前,“秦夜泽,你手中有我的帝令。你只要肯还我清白,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秦夜泽挑起苏千月的下巴,“苏千月,如今我贵为一品大员,你这样的女人我要多少有多少。”

“可是别的女人有我好吗?”

苏千月半蹲在他的身下,纤细的手指抚摸着他的绸裤,“秦夜泽,自从三年前我们在一起之后,对彼此有多熟悉。你喜欢什么,我一清二楚。”

“苏千月,你可真下贱。”

秦夜泽的话宛若利刃一般直接插在了苏千月的胸口。

她原本是高高在上的长公主,就在今天她原本应该穿上龙袍承接玉玺正式册封皇太女。

他以为她想这么低贱吗?

心脏好似破开了一个口子,有无数的鲜血从胸口涌出。

苏千月抬起头,媚眼如丝,眼底却是说不出的凄凉:“秦夜泽,只要你肯还我清白。你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苏千月通敌叛国,涉嫌贿赂人证,罪加一等。

大理寺衙门,苏千月否认自己利用帝令放敌军入城。

她马上就要册封皇太女了,根本没有必要利用帝令引敌军入城自毁江山。

可是她爱了五年的男人,如今高高在上的东厂厂公秦夜泽拿出了证据。

“帝令出现在边关,边关的所有将士都可作证。皇帝在知晓公主殿下淫乱后宫时已经动了废储的心思。所以勾结外敌企图逼宫。”

苏千月看到所谓的证据后,苦笑:“秦夜泽,原来你让我把帝令交给你。在我册封当日毁我清誉,原来就是为了这个?”

苏千月抬起头,不让泪水落下。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死亡,而是你最爱的人要你死。

他在她身边布局多年,甚至不惜牺牲色相,为的就是将她打入地狱,永世不得翻身吧。

可是她不能死,不能任人宰割。

她若是死了,端王登基父皇该怎么办?

父皇的身体本就不好,那日又被气得中风。如今朝堂被端王把持,她不能让父皇也陷入到危险之中。

父皇就算做过再多错事,可对她却是真心实意,从未因为她是女子就看轻她,她必须要肩负起身为长公主的责任!

“本宫没有做过的事情,本宫绝不会承认!既然边关的将士见过帝令,那自然是也见过将帝令送往边关的人。本宫要和他们一一对证!“

苏千月让自己冷静下来,如今她被打入天牢剥夺权势。她到底做了这么多年的长公主,身边的门客无数。

碍于苏千月的身份,大理寺少卿并不敢立刻宣判。只能再派人去调查。

天牢。

苏千月看着亲自要置她于死地的秦夜泽,“你就这么巴不得我死?秦夜泽,你扪心自问,这五年里我有多爱你。我爱你爱到连命都不要,这还不够抚平你心里的恨吗?”

苏千月目光紧紧地盯着秦夜泽,想要从他的眼里看到一丁点的动容。

然而他的眼里只有深不见底的寒霜。

“苏千月,死了你这条心吧。当初派去边关送帝令的人已经被本公杀了。大理寺的那批人就算查再久也查不出什么。等你判决之日,正好赶上本公大婚之日。本公特地请求端王恩准你先去喝本公的喜酒再去大理寺。”

苏千月身体颤抖:“大婚之日?你要成亲?”

苏千月的声音沙哑得破开的风箱。

秦夜泽从袖中拿出红帖扔在苏千月的面前。

打开红帖,苏千月清楚地看着秦夜泽和方婉儿的名字。

苏千月几乎要站不稳了,“你和方婉儿在一起了?就算你恨我,为什么要娶我表妹方婉儿?她接近你不过是贪恋你的美貌。更何况你明知道她跟我不对付。”

“苏千月,你对我好何尝又不是因为我的皮相?本公想要娶谁由得你做主?”

也是,他恨她恨得要死,又怎么看她的心情娶谁?

这些年来宫里风起云涌,无数人想置她于死地。可她依旧觉得秦夜泽是她最后的温暖。

当美梦苏醒,残忍的现实只会让人更加痛苦不堪。

苏千月只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变得疼痛。

天牢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行侍卫涌入天牢,齐齐跪在天牢外面。

“公主殿下,皇上中风多日,太医院竭力救治可还是没能救回皇上。皇上归天了!”

苏千月的脸上面无表情,好似听到的不过是寻常的消息。

隔天,大理寺再次升堂。

大理寺少卿和刑部尚书再加皇室宗人府三堂会审。

除了之前的证据外,还有新加的证据。在东宫翻出敌国的信件。

苏千月站在堂下平静地听刑部尚书陈述她的罪责。

“公主殿下。”

苏千月回过神来,她没有看向堂上三位大员,而是看向旁听的秦夜泽。她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就像平日里在东宫里温柔地躲在他怀中躲避政务时那样。

“秦夜泽,我父皇死了和秦家的那些人一样死了。父皇没有子嗣,等我死了之后皇室嫡系这一脉也就彻底断了。秦家尚且有你,而父皇则是断子绝孙了。这样的报应够不够?这五年来,我对你的爱是真的,从来不是因为你的脸。皇家欠你的,我来还。”

“从此之后我们两不相欠。如果可以再重来……我宁可从来没有遇见过你。”苏千月的眼里涌出两行血泪,眼前一片血色朦胧,声音沙哑哽咽道:“我,皇室长女苏千月,认罪。”

大理寺少卿当堂宣布:“罪人苏千月勾结敌国出卖我朝十万麒麟军以致边关沦陷民不聊生,按照我北越律令通敌叛国当处以极刑。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今判处苏千月五马分尸之刑,三日之后于菜市场执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