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温澜墨景天

温澜墨景天

温澜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有幸重生,温澜发誓,此生再不让上一世的悲剧重演。前世,她眼盲心瞎,错信了恶人,最终不仅自己狼狈惨死,甚至还连累了那个爱她如命的墨景天。重生归来,她要安安静静地守护在男人的身旁,一边专心撒狗粮,一遍狂踩恶人,日子过得好生舒心快活。

主角:温澜墨景天   更新:2022-09-11 05: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澜墨景天的其他类型小说《温澜墨景天》,由网络作家“温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有幸重生,温澜发誓,此生再不让上一世的悲剧重演。前世,她眼盲心瞎,错信了恶人,最终不仅自己狼狈惨死,甚至还连累了那个爱她如命的墨景天。重生归来,她要安安静静地守护在男人的身旁,一边专心撒狗粮,一遍狂踩恶人,日子过得好生舒心快活。

《温澜墨景天》精彩片段

痛……好痛……

她死了吗?

这里是地狱吗?

“啊……”

颜灼睁开眼……蓦然对上了一双冰冷又席卷着滔天黑浪的狼眸。

“宝贝……说,你是我的。”

沙哑又透着几分肆意的阴戾的嗓音悠悠在耳畔响起……

这嗓音?这熟悉的大床?

她好像……又重生了?

然而她还来不及多想,便被衔住了耳垂。

耳边又是男人冰冷又透着狂躁的嗓音:“颜宝……再逃,我会真的打断你的腿的……”

阴冷凉薄的声线,像是一片片锋利的刀片,刺激着她本就薄弱的意志……

滔天恐惧将她包裹,她瞪大了双眸:“霍……霍司魇?你没死?”

“颜灼,你就这么盼着我死?”

“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不能跟你的青梅竹马双宿双飞?”

霍司魇咬牙切齿,原本就阴沉的容颜更是乌云密布。

下一瞬颜灼便被掐住了脖子,带着暴戾与狂躁,这是霍司魇被惹怒到极致的征兆。

浓烈的窒息感袭来,让颜灼下意识地浑身颤抖,却还是在他提起青梅竹马的时候愣了愣……

那个亲手把自己推进地狱的男人吗?她恨不得亲手杀了他呢~

见她居然敢失神,男人的脸色更是阴沉:“颜灼,你再敢在我的身边想别的男人?我就……”

霍司魇话还没说完,却突然被小姑娘勾住了脖子,小姑娘抬身蓦然封住他冰冷的薄唇……

瞬间让炸毛到极致的男人呆呆地愣住了……

“阿魇……我错了!”

女孩儿嗓音又娇又软,可怜兮兮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她叫他……阿魇?

莫不是脑子撞傻了?

他的眼底闪过一丝狐疑,明显地不可置信。

可就算知道是假的,知道她又在演戏……他还是忍不住想要沦陷……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你为刀俎我为鱼肉……我认怂!”

“那就不要后悔……”

————

浓郁的墨色褪去,天边乍开一丝光,白昼缓缓渲染开,晨光正好……

霍司魇起身系好浴袍的带子,走到阳台边,熟练地点燃了一根烟,叼在唇上。

微微凌乱的墨发被晨光镀上一层惑人的金色,桃花眼,鼻梁挺拔,薄唇冷冰冰地半抿着。

宽阔的肩,窄而有力的腰线,男人叼着烟,整个人仿佛拢在迷离的光晕里,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

颜灼忍不住死死地盯着他的背影看,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眼前的画面。

这是前前世的十年前,她跟白玺私奔被抓回来的那一晚。

他们又见面了,却是恍如隔世的相逢。

她永远忘不了这个男人帮她挡黑粉泼来的硫酸被毁容的样子,这样好看的一张脸就那样毁了……

而她还嫌弃他丑,逼他放过自己,故意骂他恶心。

最后鬼迷心窍地联合白玺掏空了集团和霍家,让他身败名裂,不得不放自己走。

而她被利用完以后,被白玺卖进一间实验室,成了一组活体细菌实验的实验品之一。

可是在她最绝望的时候,他来了,浑身是伤,砸开了实验舱。

不顾她身上是不是有病毒,将她紧紧地拥进怀里。

他说:“颜宝不怕……有阿魇在呢~”

死前他抱着她笑得很满足:“现在我什么都没了,但我还有你。”

“颜宝……如果有下辈子,乖一点,永远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她泣不成声,她不配啊……可是她还是忍不住点点头,道:“好!”

阿魇……我们约好的!

后来因为外人闯入,为了掩盖秘密,实验室被启动了自爆系统,他们都死在了爆炸里。

但在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他还是死死地拥着自己。

一如他曾说过的:“死也要把你绑在身边!”

他做到了!

一想到这些过往,颜灼的心便止不住地疼痛。

眼底也氤氲起雾气,看起来楚楚可怜,一滴晶莹的泪滴顺着她白嫩的脸颊滑落下来。

“颜宝……这辈子,你都逃不掉的,趁早死了那份心!”

霍司魇缓缓吐出烟圈,须弥的烟雾弥漫而上,纠缠交错,一双狭长的桃花眼简直堪称人间绝色。

这样的盛世美颜让颜灼忍不住被深深的吸引。

曾经她只觉得他暴戾不仁,残忍恶毒,从未探知过他对她的深情。

也以偏概全地觉得他根本不爱她,不过是变态的占有欲作祟。

他转过身来,正巧对上她缩在被子里露出的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

委屈又迷离,真是可怜兮兮地让他忍不住想要再将她拥进怀里……

可是他知道,他不能,会再把她吓坏的。

她看着他,便总是想起在实验室里他抱着自己的画面,一时间泪珠子跟断了线一般滑落下来。

霍司魇低眸,迈着大长腿走到床边,动作轻柔地拭去她脸上的泪水。

眸底闪过一丝懊恼与压抑的愤怒。

果然……她还是这样厌恶自己。

为了那个男人居然愿意在自己身边委曲求全……你就这么爱他吗?

“我不会再碰你了,但你也别想着再逃。”

撂下话,霍司魇皱眉,有些厌烦地在床头的烟灰缸里杵灭了烟头,然后迈着大步离开了……

等他离开以后,颜灼这才慢慢开始梳理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还活着,他好好的,一切的噩梦都还没开始,真好!

既然她回来了,那么她一定不会再让一切重蹈覆辙!

拾起浴巾裹住自己,忍痛下床,开始打量起周围的陈设,一切都是陌生而熟悉的。

时隔十年,且中间还隔了一世。

再回来……她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眼瞎心盲的颜灼了。

她记得这里是霍司魇的私人府邸——颜心园。

房间很大,色调是低奢的黑白灰色调与金属风的碰撞。

看起来冷冰冰的毫无烟火气,但倒是挺适合霍司魇的性子。

她打量了一圈,总算是想起照镜子,她走到霍司魇专门为她准备的梳妆台前。

梳妆台是淡紫色,与整个房间的设计巧妙地融为一体。

她抬眸,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还是以前那张一模一样的脸,但却稚嫩很多。

不过那时候她十分迷恋重工夜店摇滚风,还拥有自己的摇滚乐队。

追求一切新鲜事物,打扮也颇为夸张,经常画着浓郁的烟熏妆。

因为妆容与年纪不符,反而把她好好的颜值糟蹋了!

此刻乱七八糟的烟熏妆经历了一夜的摧残,让她看起来像个刚从枯井里爬出来的贞子。

偏偏还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鸟窝。

她是被霍司魇的人从大山里“挖”出来的。

头上还有几片枯叶……指甲里还嵌满了泥土……

身材堪比搓衣板,飞机场+小短腿……跟她前世的身子比起来简直惨不忍睹。

她忍不住心里默念,自己的自己的……

脱妆以后这么丑的一张脸,霍司魇看的下去她自己都看不下去。

拿起梳妆台上的卸妆水就开始卸妆,然后刷牙洗脸洗头,再出来已经宛如换了一个人。

五颜六色的发色本来就是一次性的,洗掉就没了。

此刻恢复了墨发,精致绝美的容颜不施粉黛。

颜灼看着镜子里的女孩儿只觉得陌生得紧。

十八岁的她还很稚嫩,带着一点婴儿肥,俨然是个乖巧可爱的小姑娘!

直接去衣帽间找了衣服,这才发现这里根本就还没有她的衣服。

她才被带来这里不久,虽然霍司魇为她置办了很多衣服。

但却是单独为她定制的一个衣帽间在隔壁。

现在她只能找了件霍司魇的黑色衬衫穿上。

“颜灼!!!”



颜灼回首,只见来人不仅不请自来,而且还擅自打开了卧室的门,一副嚣张跋扈的姿态。

在看到她这样造型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浓烈的惊艳。

来人是洛雪的追求者聂冥渊,当然也是最后推自己进地狱的推手之一呢。

洛雪曾是霍司魇被老爷子指定的未婚妻,谁知道突然杀出她那么一个程咬金。

让霍司魇分分钟撇清了谣言,然后一口咬死她这个处处及不上洛雪的小太妹,紧紧把她绑在身边,非她不可!

这样的姿态严重打击了洛小姐的自尊心。

认为她这个丑女根本配不上她的司魇哥哥。

而且还侮辱了霍家未来夫人这个位置,这个位置就该是她洛雪的。

而此刻冲进房间的男人聂冥渊则是洛雪最疯狂的追求者。

当初她都跟霍司魇结婚了,而聂冥渊为了帮他的女神得到霍家夫人的位置。

想要拍下视频给霍司魇,让他知道自己就是个烂鞋破鞋……

可是最后霍司魇还是赶来了,在她最绝望的时间将她抱紧,小心翼翼地安慰她:“颜宝……我来了……不怕了……”

但她却冷冰冰地推开道:“为什么是你?”

“为什么不是白玺哥哥,为什么总是你?你给我滚!”

那时候的她早已被蒙蔽了双眼,看到霍司魇跟见到恶鬼一样,总是会给很多居心不良的人可乘之机。

如今想来,当初围着自己转的那群人,除了霍司魇一心一意对她。

其他人谁不是对她有利可图,一心只想利用她而已?

“你……你是谁?颜灼那个疯婆子丑女人呢?”

聂冥渊原本就是想要来找颜灼算账的。

此刻推开门居然见到一个长得比洛雪还美的女人坐在梳妆台前,一时间差点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我是谁?我就是你口中那个疯婆子丑女人啊~”

“聂冥渊,你妈没教过你进别人房间要敲门吗?”

“要是开门看到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那岂不是很难为情?”

颜灼巧笑嫣然道,压根不把这个男人放在眼里。

顺手便拿起吹风机吹着头发,洗发精的香味缓缓散开。

让聂冥渊想要骂人的动作一停,只知道恶狠狠地瞪着双眼,显然完全不信她的话!

“开什么国际玩笑,她那么丑……你那么漂亮……你们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原来你没瞎啊,还知道老娘漂亮。”

“看来聂少很喜欢我没化妆的样子,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换个女神?”

“滚……老子才不会喜欢你这种土不拉叽的丑八怪神经病!”

聂冥渊怒不可遏,听这明显欠揍的语气,就是那个丑八怪没错了!

“那最好……既然不喜欢我,那还不快滚出去!”

颜灼冷声道,她在霍司魇的面前的确怂。

但并不代表她还得在这些迟早都要收拾的渣渣面前装孙子!

“昨晚……昨晚你们……?”

聂冥渊看了一眼凌乱的大床还有颜灼那面若桃花的模样。

本来应该高兴这个女人占了霍司魇,那么女神或许就会回头看看自己了。

但是此刻……他怎么觉得有些失落呢?

“哦,昨晚我们少儿不宜了一下。”

“你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是不会懂的!”颜灼风轻云淡道,还故意颇带几分得意地挑眉。

“你……颜灼你这个恬不知耻的女流氓……下贱!”



“你……我警告你赶紧离开霍司魇,他本来就是洛雪的未婚夫。”

“都是你这个小三横插一脚,别以为攀上了霍家就能高枕无忧了。”

“你这样的货色……也就是现在霍大哥瞎了才看上你,而你最好自己有点自知之明。”

“而且你别忘了……你自己也是有男朋友的,你那个苦情男朋友现在可是朝不保夕,日子不好过呢~”

“他知道我要来霍家,还特意求我让我把这个刀片带给你。”

“如果你还想要再见你的白玺哥哥,那就割腕逼霍司魇,他一定会答应你的……”

“你最好是跟你的白玺哥哥好好在一起,别出来祸害别人!”

聂冥渊说完,一把把一片包裹着的锋利刀片扔在她的梳妆台上。

表情傲娇,好似帮了自己天大的忙一般。

然而当初她也的确对他感恩戴德,谢谢他能够为她传来白玺的消息。

她被关在颜心园里根本没法跟外界沟通,特别是有关白玺的消息,根本放不进来。

“是吗?那倒是要好好谢谢聂少的好意了~”

颜灼挑眉,慢悠悠地拆开包装,白嫩的指间夹着锋利的刀片。

然后轻飘飘地将刀片在手腕上比划,似乎在估量从哪里下手比较好!

“颜灼,一刀下去不会很痛的……”

聂冥渊兴奋地怂恿道,一想到颜灼要是自杀一定能惹怒霍司魇。

他就激动地恨不得自己下手把刀往她手腕上招呼!

“……”

颜灼忍不住想翻白眼:既然不痛,那您怎么不自己割一个试试?

“可是霍司魇颜好腿长身材棒,有钱有势又爱我如命……”

“比起什么都不能带给我的白玺,做霍司魇的女人似乎才是聪明女人该做的选择!”

“你看我……像个二傻子吗?”

颜灼忽然厉色道,她可是京城出了名的小霸王。

一下子凶起来倒是真的吓了聂冥渊一跳。

她可不会再犯同一个错误,前前世的割腕就是一个导火线。

导致她跟霍司魇的关系水深火热,根本没法好好谈,以至于心结跟误会都越来越深!

这一世,她要彻底改变这一切!

“颜灼,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聂冥渊也来气了,恶狠狠道,眼看着就要去掐颜灼的脖子。

下一刻……某个男人已经被颜灼一脚踢出房间门,顺着楼梯滚下去。

“啊啊啊,颜灼老子要杀了你!”

卧室的门“砰”地一声再合上,女人慢悠悠地嗓音传来:“聂少……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有干不掉我的样子。”

“就你还想杀我……下辈子吧!”

“……”来来往往的霍家人低着脑袋暗戳戳地飘过:我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看到……

颜灼回房以后,大概是撒了气,心情好了很多。

吹干了头发,浑身总算是舒服多了。

而她就这样在房间里待了三天养精蓄锐,这三天里佣人们都把食物和水放在门口。

路过她房间门口都跑得极快,就怕她突然作妖,再惹怒大少爷。

但难得的,这三天她都没出门,就乖乖待在房间里,也不绝食也不哭闹,甚至没有爬窗逃跑……

太过安静,倒是让整个颜心园的人不太习惯,也更加警惕了。

终于,第三天大家总觉得不对劲儿,晚饭送上去很久了也没人动,于是佣人们冒着被打骂的风险打开门……

“来人啊……颜小姐又跑了!!!”



大厅里得到消息的众人,一时之间有些不明所以,但是看到墨老爷子一派镇定的样子,也并没有做他想。宴会依旧如期举行,只是少了原本应该接受祝福的一对新人。


温澜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她有些不解的看着管家,怎么结婚了,她的老公却没有时间来参加婚礼?


这什么情况啊?


边上的温母听到消息却有些气愤不已,她盯着管家问道:“你们墨家这是什么意思?结个婚新郎却不在?这是瞧不起我们温家是吗?这婚如果你们不乐意,可以不结的呀!如今这算是怎么回事?以后别人要怎么看待我们阿峥?”


老管家勾着背,只不断的道着歉,说是大少爷确实是临时被事情绊住了。


“还有,你们大少爷到底叫什么名字?不是墨宸宇?”


温母被他说得有些绕晕了头,只听到了“墨景天”三个字。


温澜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因为车子将他们接过来后,他们就一直待在新娘的更衣室,也没有留意过这个问题。


“啊?亲家太太是不是听错了什么?我们大少爷叫墨景天,二少爷才叫墨宸宇。”


老管家心里一紧,面上却依旧堆着笑脸解释着。


这下,温母和温父都变了脸色。


他们以为要和自己女儿结婚的是他们之前见过的墨宸宇,没想到是那个他们从未见过面的墨景天!


温澜也有些诧异,虽然说不上对墨宸宇有多喜欢,但是他们从小认识,知根知底。


这个墨景天,她根本连见都未见过,也不曾听人提起过。


管家暗道事情不妙,赶紧拉住一个侍应生,让他去请墨老爷子过来一趟。


就在温母准备要去找墨家人理论的时候,墨老爷子过来了。


“伯父!”


温父温母看见了老爷子,还是很尊敬的打了个招呼。


“景天这次是临时被国外的一个并购案拖住了,可能没有办法立马赶过来,委屈你们了!但是温澜既已进了我墨家的大门,就已经是我墨家的孙媳妇儿了,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了她的!”


墨老爷子一通话说的,原本还有些气愤的温母,顿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墨家从一开始也没说过和温澜结婚的就是墨宸宇呀?是他们来过墨家几次,见墨宸宇与温澜年纪相当,又没见过其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子,就想当然的以为,与温家结亲的就是这个小少爷了!


一时之间,温父温母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温澜倒是还好,反正墨家她迟早是要嫁进来的,想来这个墨景天也不至于太差才是。


温父温母却不这样想,他们是知道墨景天的,墨家集团的接班人,在北城的上流社会,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只是,他们一直以为,他的年纪应该已经挺大了,所以他们一直认为,和温澜结婚的会是小一些的墨宸宇。


其实,墨景天今年不过才27岁,但是和温澜比起来,确实大了不少。


温澜今年大学还未毕业,刚满20岁。


若不是墨家催的紧,他们实在是舍不得将女儿这么早就出嫁的。


“这是阿峥吧!果然是个秀外慧中的好孩子!等景天回来,爷爷替你教训他!今日就先委屈你一会儿了!”墨老爷子看见边上一直不说话的温婉女子,慈祥的笑了笑。


“墨爷爷!”温澜见老人家主动和自己打招呼,也有些羞涩的笑了笑。


“傻孩子!该叫爷爷才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