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姜念池亦舟是什么小说

姜念池亦舟是什么小说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为了激怒他,表示对他的不满,就糊涂到这种地步了?姜念立马摇头,攥紧池亦舟的手:“带我离开这里好吗?”她绝对不要靠近雷御风,过去不就等于是羊入虎口必死无疑吗。虽然眼前这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但是她现在没有其他选择,至少抱紧池亦舟的大腿还能再挣扎一下。

主角:姜念池亦舟   更新:2022-09-11 05: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念池亦舟的其他类型小说《姜念池亦舟是什么小说》,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激怒他,表示对他的不满,就糊涂到这种地步了?姜念立马摇头,攥紧池亦舟的手:“带我离开这里好吗?”她绝对不要靠近雷御风,过去不就等于是羊入虎口必死无疑吗。虽然眼前这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但是她现在没有其他选择,至少抱紧池亦舟的大腿还能再挣扎一下。

《姜念池亦舟是什么小说》精彩片段

就在姜念的手被扒开,看着眼睁睁的看着手术室的门一点点关上,万念俱灰的时候,一道如同从地狱而来,空灵的嗓音响起。

“放开她。”

一伙训练有素的黑衣人上前,重新打开手术室的门把姜念抢了回来。

只见保镖推着轮椅朝着姜念这边过来。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一袭白衣,眉目柔和,如同画中走出来的一般,虽柔却不会显得娘气,多一分阴柔,少一分欠缺,恰到好处。

高挺的鼻梁上一副金丝眼镜,更给其添了几分斯文败类的感觉,眼眸深邃,却透露着一股如同地狱般的郁,明明是夏日炎炎,可这位周身的气场却给人一种后背发凉的憷意。

姜念看着,激动的要哭了,老天开眼,她的救星,全书的终极大反派他来了,他坐着轮椅带着压迫的气势走来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雷御风拧起了好看的眉头,朝着男人看过去。

池家这个残废怎么来了?

“池爷有事?”

池亦舟好似压根就没有听到一般,被推到姜念的身边去。

“你是姜念?”

姜念:“是我。”

池亦舟:“喜欢我?”

这么大张旗鼓的问,让姜念有些招架不住,尤其是感受到雷御风看过来那如同要杀人般的目光。

不过眼下她也没有别的选择,雷御风这种动不动就要挖器官的霸总她是惹不起的,想要活命必须抓住眼前这唯一的救命稻草。

一咬牙,重重的点头,眼神中满满的深情款款,弯腰,伸出手去握住男人的手。

“没错,我喜欢你。”

池亦舟还是有些意外,他虽这么问,但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弱不禁风跟只小猫儿似的女人居然还真的敢答应。

放眼帝都竟然还有人敢说喜欢她?

不愧是雷御风的女人,够大胆。

“姜念,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过来。”

雷御风听到这话更是震惊,脸色难看到来极点。

谁不知道他和姜念是青梅竹马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妻,姜念一直如同一株菟丝花般依附于他,对他温柔体贴,言听计从。

姜念对他的爱意无需质疑,可她怎么敢对着其他男人说喜欢?

即便是不满他这次的安排,也不能做这种事情。

为了激怒他,表示对他的不满,就糊涂到这种地步了?

姜念立马摇头,攥紧池亦舟的手:“带我离开这里好吗?”

她绝对不要靠近雷御风,过去不就等于是羊入虎口必死无疑吗。

虽然眼前这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但是她现在没有其他选择,至少抱紧池亦舟的大腿还能再挣扎一下。

池亦舟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过度紧张的女人,和雷御风抢女人?好玩,有意思。

“跟我离开一切就得听我的,想明白了?”

姜念立马点头:“我知道,我听你的。”

“姜念,你疯了吗,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雷御风手紧紧攥成拳,从来没有人可以背叛他,而这个人更不可以是姜念。

在雷御风的认知里,姜念早已经是他的所有物,当乖巧懂事的人儿开始反击的时候,叫人无法接受,他更加理解不了姜念为何会这么极端。

“我没有那么多条命陪你玩,你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就放过我吧。”



“小晏,你先去房间等一等妈妈好不好?”

姜念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自己身边的这个小不点。

大人之间的事情还是不要给小孩子留下阴影为好,小晏之后之所以会黑化,也是和从小的经历有关。

苏沛会意上前:“小少爷,跟属下来。”

“去请雷御风进来。”

池亦舟意味深长的看了姜念一眼,这才开口。

“是。”

“不是吃饭吗,池太太的手艺岂能辜负。”

池亦舟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平静的开口。

姜念硬着头皮上前,推着轮椅到餐桌前,自己坐到旁边:“您喜欢就好。”

原本是想要讨好一下儿子的,谁知道修罗场来的这么快,挖肾男主不愧是实力派,这么快就找来了。

抱大腿抱大腿,为了自己的小命必须把旁边这值得大腿抱紧了。

“池爷,尝一尝这个,看看合不合你的胃口。”

讨好似的用公筷夹起一个虾球放到池亦舟的碗中。

雷御风进来的时候恰好看到这样一幕,原本就不好的脸色愈发阴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杀人般的戾气,风雨欲来。

“姜念,你在做什么。”

这压抑着暴怒的嗓音吓的姜念浑身一激灵,勺子都差点掉了,立马喝口汤压压惊。

池亦舟镇定自若的吃着自己的,即便是坐在轮椅上,也没有丝毫的气弱,举手投足间每一个动作都透露出良好的修养。

“都愣着做什么?还不给雷先生添一副碗筷,尝一尝我夫人的手艺。”

“雷先生请。”

雷御风并没有理会他们任何一个人,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过池亦舟,一个残废罢了,凭什么和他叫嚣?

“跟我走。”

即便是没有指名道姓,姜念也很清楚,他是对自己说的,立马摇头如拨浪鼓。

“我不走,这里是我家,你都已经找到自己的真爱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呢?我也曾为你出生入死,你难道忘记了吗。”

回去?她是有几条小命够折腾呢,这种动不动就会挖肾挖眼角膜的霸总恕她接受无能。

这种危险因素离的越远越好,她真的想要多活几年,健健康康的,零件一个不少的活着。

雷御风垂在两侧的手攥的紧紧的,剑眉星目的男人戾气愈发重。

姜念什么时候忤逆过他,更不曾和他闹过,可现在居然说出这种话来,尤其是还当着池亦舟的面,让他颜面何存?

“我说最后一遍,站起来跟我走,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要闹了,事情结束之后我们依然按照计划结婚。”

姜念心下默默的翻了一个特大号的白眼,霸总果然是霸总,瞧瞧这自以为是的样子,可惜她不是女主,没有那么恋爱脑,更没有那么不要命。

“我不会跟你走的,也不会和你结婚,我们没有关系了。”

姜念语气格外的坚定,生怕自己表现的模样那么坚定会被旁边这位反派看穿。

雷御风上前抓住姜念的胳膊,力道之大,捏的姜念倒吸一口冷气心里骂娘:“姜念,闹也要有个限度。”

这个女人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去,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池亦舟嘴角的笑意愈发浓了几分,伸出手去牵住姜念的另外一只手。



拒绝了姜军让她留在家里的提议,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只说自己在米筱清那边住着,姜军也就没说什么。

回到华烁园的第一刻姜念便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妙。

管家看到她回来如同看到了大救星似的,急忙上前,腿脚都比平时利索了不知多少倍:“夫人您可算是回来了。”

“出什么事了?”

姜念忍不住开始脑补,难不成是大反派兽性大发在家里发疯?

该不会有什么血淋淋的场面吧。

管家的语气里慢慢的无奈:“是先生和小少爷。”

“啊?”

姜念先是一愣,随即加快步伐,小跑着往主楼去。

大反派和小反派虽然是父子,但是气场不合呀,她家儿子可别犯傻。

姜念着着急急的跑上书房去,门开着一条缝隙,推开门进去,果然看到一大一小剑张跋扈的样子。

气氛有些过于可怕。

“小晏。”

看到儿子眼里那赤裸裸的杀意,姜念心头一颤,上前去抱住儿子。

你可真是我的亲儿子,这眼神是要黑化的节奏吗。

姜晏对于池亦舟是实实在在看不上的,姜念傻他可不傻。

“池爷,小晏他是个孩子。”

姜念战战兢兢的看着池亦舟那看不出喜怒情绪的脸。

这可是你亲儿子,多少给点面子呀你。

欺负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池亦舟把玩着玉扳指,嘴角的笑意愈发深了几分:“孩子就该经历点磨难。”

姜念着警惕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怕他会吃了这小子?

姜念立马就不依了:“他一个孩子你要他怎么样?麻烦你搞清楚他不是你的仇人。”

儿子变成小反派池亦舟这个大反派绝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小晏,跟妈妈回房间。”

说罢姜念拉着儿子先回房间。

倒不是她要溺爱儿子,只是池亦舟职员的大反派性格,她实在是害怕会激发儿子的黑化之路。

“你说他是怕我欺负那小子吗?当我是后爸?”

池亦舟忽然爽朗的笑了起来,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苏沛。

刚才他可注意到那小子得意的眼神,年纪不大心眼不少,这一点倒像他的种。

柔柔弱弱的小女人,为了孩子倒是挺护犊子的。

苏沛头皮发麻,又不能当做没有听到:“夫人也是关心小少爷,可以理解。”

他总不能说您这个样子看上去还真的好像是后爸呀。

“先生,雷御风对姜家施压,夫人刚从姜家回来。”

苏沛继续说道。

姜念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他们还不能确定。

不管怎么调查,也就只是个普通的名媛而已,对雷御风死心塌地,几次涉险。

用情深的人重情。

如果说姜念真的是因为雷御风移情别恋而死心倒也不是不可能。

“不用管,这出戏让他们好好演,盯着就是。”

池亦舟淡淡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当年的姜家不容小觑,这些年则不同,姜军这个人,有勇无谋,有野心却没有太大的能力。

他也比较好奇,在姜家和雷御风的施压之下,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是,您放心,哦对了,雷御风好像确实很在意医院的那个女人,只是个普通女人罢了。”



姜念顿时有些挫败感,不过也怪不得孩子,毕竟从未在母亲身上体会到过母爱。

原主对这个孩子的感情太过于复杂,即便是有些不舍,也绝对不愿意去面对,视为耻辱。

舒了一口气,声音放的柔和:“对不起,以前是妈妈太疏忽你了,以后不会的。”

什么男女主,和她无关,儿子可是自己的。

“......”

姜晏不语,心下不明白为什么从前看他厌恶的人忽然变的这么温柔了。

因为要把他送走了,彻底选择不要他了,最后施舍一点温柔吗?

他不需要。

“饿了吧,妈妈带你去吃饭。”

姜念想要去牵儿子的手,谁知道小男孩又一次后退,躲开。

“走吧走吧。”

姜念安慰自己不能操之过急,毕竟原主也没有关心过这个孩子,在姜晏的心里恐怕也就比陌生人稍微好那么一点点吧。

姜晏默默的跟在姜念的身后,心下已经开始暗暗琢磨,他生来就是被抛弃的,这个女人已经做出了选择,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他们就没有关系了。

“小晏,你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好吗?”

姜念进了超市,俗话说:要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修复母子关系的第一步,先做个饭来表示吧。

“那个人不要你了?”

毕竟是个孩子,心思藏的不是那么好,眼神中多了几分怀疑,他知道自己是多余的,这个女人想要和一个男人结婚,他是拖油瓶。

姜念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啊?”

随即知道他的意思,摸了摸姜晏的头:“那个人和妈妈已经没有关系了,从今以后妈妈就只有你了。”

姜晏从小性子孤僻,在剧情里即便是被池亦舟接到身边之后也是如此,每天只有不断的学习,内心变的阴暗,母亲早逝,父亲后来也出事,变成了番外里对男女主孩子不利的反派。

不管怎么说她也不能叫儿子再次走上那条路。

她不会死,小晏也不会走到最后黑化。

“是吗?”

姜晏有些意外,不过他并不相信,这个女人就是想把他送走,故意拿话哄他的吧。

不想让他这个拖油瓶破坏她的幸福,其实根本不用这么麻烦,他知道自己生来就没有人喜欢,就算是闹也不会有人在意他。

走就走,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当然了,妈妈难道会骗你吗?”

姜念温和的笑了笑,展示出自己的母性来,丝毫不知道身边的小不点已经脑补出许多,越来越偏。

............

华烁园

姜晏看着眼前富丽堂皇,完全超出他认知的地方陷入了沉思。

这个女人为了没有后顾之忧的把他送走也是够费心思的。

她是不是...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在意他的呢?

要是这样的话,他可以不恨这个女人的,没有他,这个女人可以幸福的话。

“走吧,进去吧,你先写作业,妈妈给你做饭。”

姜念提着买来的东西进了厨房,有池亦舟的吩咐,上上下下的仆人没有人敢拦住姜念什么,随她做什么。

“......”

姜晏是个沉默寡言不喜欢多交流的孩子,默不作声的走到客厅去写作业,在谁都看不到的地方偷偷擦了擦眼睛。

他没有流眼泪,今天风好大,进沙子了。

楼上书房,池亦舟把玩着一只浅色的茶盏,嘴角习惯性的挂着一抹浅淡的弧度,深邃的眼眸看着偌大的屏幕,上面有两个分屏,一个在厨房忙碌,一个和只小可怜似的写作业。

这小孩倒是有点像他,七岁的小孩还带着一些稚嫩,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先生要去看看小少爷吗?”

苏沛在旁边提醒了一句,他怎么感觉先生并不着急呢。

姜念这个女人玩什么花招不重要,小少爷是真的。

“不着急。”

池亦舟依然平静,把玩着茶盏,人都在他这里,他有什么好着急的。

他比较好奇的还是雷御风那样的脾气,怎么会容的下别人的孩子存在呢。

为了显示自己知道“回心转意”,姜念特意做了好几个菜,又煲了鱼汤,做完着一起着才去客厅叫姜晏。

“小晏,吃饭了。”

姜晏板着小脸,一副严阵以待的小模样:“你用不着这样。”

这样的姜念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她还不如和以前每一次一样冷漠一些,说话带刺,直接表现出对他的厌恶和嫌弃。

“什么样?妈妈对你好难道不好吗?”

姜念一些好笑的蹲下,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再怎么冷着脸也是个七岁的一年级小朋友而已,小大人似的小模样叫人忍不住想要逗一下。

无论是她还是原主,都没有什么和小孩子相处的经验。

“我会乖乖去国外,不会打扰你的生活,你用不着故意这样,我知道你不喜欢我。”

姜晏板着脸索性说的清楚一点,不属于他的东西他宁愿不要。

电梯停下,池亦舟对下人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不要开口,控制着轮椅出了电梯。

“谁说妈妈不喜欢你的?你是妈妈的孩子,怎么会不喜欢你呢,对不起,以前是妈妈疏忽你了,不会送你走的,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永远陪在妈妈身边好不好?”

姜念心里暗暗唾弃了自己一把,小孩心里对于母亲这个角色压根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

“哦!”

姜晏盯着姜念看了许久,半天之后才哦了一声算是回应,然后也就没有其他回应了。

“走吧,我们去吃饭。”

牵起儿子的手,转身便对上池亦舟似笑非笑的眼眸。

“池爷...”

姜念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小屁孩,这个...她要怎么介绍呢?

“先生,雷先生带人来了,指名要带夫人走。”

下人进来通报。

听到这话姜念心里咯噔一下,脸色煞白,挖肾男主来找她了,这该死的压迫感,不,这死亡的气息。

姜晏小脸垮下,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带着小哟的男人是谁,但是雷先生...

就是这个女人一直喜欢的人吧。



拒绝了姜军让她留在家里的提议,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只说自己在米筱清那边住着,姜军也就没说什么。

回到华烁园的第一刻姜念便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妙。

管家看到她回来如同看到了大救星似的,急忙上前,腿脚都比平时利索了不知多少倍:“夫人您可算是回来了。”

“出什么事了?”

姜念忍不住开始脑补,难不成是大反派**大发在家里发疯?

该不会有什么血淋淋的场面吧。

管家的语气里慢慢的无奈:“是先生和小少爷。”

“啊?”

姜念先是一愣,随即加快步伐,小跑着往主楼去。

大反派和小反派虽然是父子,但是气场不合呀,她家儿子可别犯傻。

姜念着着急急的跑上书房去,门开着一条缝隙,推开门进去,果然看到一大一小剑张跋扈的样子。

气氛有些过于可怕。

“小晏。”

看到儿子眼里那**裸的杀意,姜念心头一颤,上前去抱住儿子。

你可真是我的亲儿子,这眼神是要黑化的节奏吗。

姜晏对于池亦舟是实实在在看不上的,姜念傻他可不傻。

“池爷,小晏他是个孩子。”

姜念战战兢兢的看着池亦舟那看不出喜怒情绪的脸。

这可是你亲儿子,多少给点面子呀你。

欺负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池亦舟把玩着玉扳指,嘴角的笑意愈发深了几分:“孩子就该经历点磨难。”

姜念着警惕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怕他会吃了这小子?

姜念立马就不依了:“他一个孩子你要他怎么样?麻烦你搞清楚他不是你的仇人。”

儿子变成小反派池亦舟这个大反派绝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小晏,跟妈妈回房间。”

说罢姜念拉着儿子先回房间。

倒不是她要溺爱儿子,只是池亦舟职员的大反派性格,她实在是害怕会激发儿子的黑化之路。

“你说他是怕我欺负那小子吗?当我是后爸?”

池亦舟忽然爽朗的笑了起来,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苏沛。

刚才他可注意到那小子得意的眼神,年纪不大心眼不少,这一点倒像他的种。

柔柔弱弱的小女人,为了孩子倒是挺护犊子的。

苏沛头皮发麻,又不能当做没有听到:“夫人也是关心小少爷,可以理解。”

他总不能说您这个样子看上去还真的好像是后爸呀。

“先生,雷御风对姜家施压,夫人刚从姜家回来。”

苏沛继续说道。

姜念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他们还不能确定。

不管怎么调查,也就只是个普通的名媛而已,对雷御风死心塌地,几次涉险。

用情深的人重情。

如果说姜念真的是因为雷御风移情别恋而死心倒也不是不可能。

“不用管,这出戏让他们好好演,盯着就是。”

池亦舟淡淡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当年的姜家不容小觑,这些年则不同,姜军这个人,有勇无谋,有野心却没有太大的能力。

他也比较好奇,在姜家和雷御风的施压之下,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是,您放心,哦对了,雷御风好像确实很在意医院的那个女人,只是个普通女人罢了。”

池亦舟对这种花边不感兴趣:“他的风流韵事与我何干?”

脑海里浮现出姜晏那苦大仇深的小脸。知道他是亲爹还一副要吃了他的样子。

就这小子的样子,哪里会受委屈。

............

如一事务所

姜念除了烦恼一下怎么阻止儿子黑化,外加怎么讨好大反派之外面,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

一开始的时候米筱清还担心她会三分钟热度,转头就又回去找雷御风那个狗男人。

几天下来算是稍稍放心了一下,经历了这么大的事情这小妮子也该长记性了。

“念姐,周家那边的人根本就是在耍我们,一推再推,就是不见面。”

段佳气鼓鼓的走了进来,忍不住和姜念抱怨。

这个案子本来就比较麻烦,对方到现在连个面都不愿意露,律师也是在哪里打太极。

根本就是在耍人玩啊。

“林小姐那边还挺着急,说是又被他老公电话威胁了,念姐,这件事情怎么都感觉不对劲呀。”

“要是对劲林小姐就不会推到现在了,周家里面有大问题,走吧,既然他们推脱,咱们去一趟周氏,亲自见一见。”

姜念站了起来,拿上案子的资料。

这两天她也仔细调查过,周家是暴发户起家,林媛媛的娘家只是普通人家。

“念姐,要不再考虑考虑?这案子不是简单的离婚案件,林小姐之前委托过很多律师,都被周家那边打压放弃了。”

段佳还是提醒了一句,想帮帮林媛媛是真的,但是给自己招惹上麻烦的话...

“走吧,会会他们去。”

姜念莞尔一笑,拿起自己的包包,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

曾经她经历了多少案件,毫不夸张的说被人威胁生死一线的情况都有过好几次。

要是害怕的话,也就做不了这一行了。

周氏集团发家之后扩展了不少领域,在珠宝行业内还比较不错。

到了周氏之后姜念依然没有见到林媛媛的丈夫,周氏集团的总经理周涛。

年轻的女助理对她们做了个请的手势,眼底却分明闪过一丝不屑:“姜律师,段律师,您二位现在会客室等一等,周总开完会就来。”

“谢谢!”

姜念保持的客套而又疏离的浅笑,微微点头。

举手投足间那种压迫的气势便已经散发出来。

“不客气,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

女助理热情的笑着,转身出去关门的时候立马收住,和刚才判若两人。

她是总经理助理之一,有什么不知道的,总经理家的那个女人又在瞎折腾罢了。

没想到这么久了居然还有蠢货律师敢接这案子。

看着年纪轻轻,又娇弱的样子,能有什么本事。

他们那位总经理夫人只怕是病急乱投医吧。

足足两个小时之后依然不见人,段佳有些沉不住气了:“念姐,这根本就是在故意晒着我们玩呀。”

“很正常,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姜念低下头看着资料,镇定自若。

又过了一个小时,会客室的门才被推开...


姜念下班之后就去接儿子,她很享受和儿子相处的过程。

虽然这小子臭着一张脸叫人很憋屈。

姜晏从学校出来,看到姜念的车子嘴角小幅度的动了一下,立马又板正起来。

他才没有惊喜呢,没有希望就不会有绝望的,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可以坚持多久。

“怎么了,有什么话想对妈妈说吗?”

姜念看出姜晏有些不对劲,好几次偷偷看她,欲言又止的。

该不会是不知道会不会是在学校遇到了什么麻烦。

姜晏矢口否认:“没有!”

有些心虚的看向窗外,他的事情不需要姜念管。

姜念又问了几次也问不出来,干脆不问了,这儿子年纪不大,主意挺正。

回到家之后知道池亦舟不在,反而更轻松一些。

第二天送儿子进了学校之后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去了老师办公室。

班主任曲老师看到姜念的时候还有些难以置信:“您真的是姜晏同学的妈妈吗?”

姜晏这个同学算是班里比较特殊的,性格孤僻,不喜欢和人交流。

她也没有见过家长,原来姜晏的妈妈居然这么年轻漂亮,说是姐姐也不为过。

“是的,不好意思,一直没有和您交流过。”

姜念笑了笑,和曲老师聊了起来。

这才知道这周末有家长会要开,姜晏几次欲言又止应该就是这件事了。

这小子性子别扭,心里想让她来,又怕她会拒绝吧。

从学校出来姜念就打算去事务所的,却接到了苏沛的电话,让她回去书房拿文件送去公司。

下意识的想要拒绝,但是理智还是让她点头答应。

她现在可是要抱紧大腿的,拒绝就不符合她的人设了。

那么多的手下不用处,偏偏要来折腾她是什么鬼,大反派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吗。

与舟集团

姜念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原身也是陌生的,所有根本就没有记忆可追寻。

苏沛一早就在楼下等着:“夫人,这边请!”

不管有多少的疑虑,至少现在,姜念是夫人的身份。

或许经过这一次就可以知道,姜念和雷御风在玩什么花招了。

“苏特助好。”

“这边!”

苏沛领着姜念叨专属电梯,直接上了顶层。

电梯一开,姜念立马感觉到了那种极大的压迫感,所有人都在奔走忙碌,愣是找不到一个摸鱼的存在。

从踏足的那一刻起,一般人恐怕会被这种高强度的压迫感弄的喘不过气来。

不过姜念就不同了,她当初可是个典型的女强人,一步步走来,高强度的工作,胁迫,辱骂,甚至有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都没有怕过。

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偌大的办公室,单调的配色,没有丝毫的人情味,池亦舟坐在办公桌前,单手支着额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姜念心下感叹了一句斯文败类,脸上立马来了有个崇拜又甜美的笑容,小跑着上前:

“池爷,外面好热呀,呐,文件我给你拿来了,工作累不累呀?”

池亦舟看着她笑了笑,修长好看的手拿起文件来,简单的翻看了一下:“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这不是文件吗?”

姜念的第一直觉就是不妙,大反派是在试探她?

好家伙,她就说嘛,为什么偏偏要找她来送什么文件,恐怕是挖好的坑等着她跳呢,但凡证明她和雷御风有什么联系,估计下一步就是必死无疑了。

不愧是反派,一开始还是她太低估之人了。

面上依然是一副柔柔弱弱无害的小白兔:“有什么不对吗?我拿错了?”

“没有,你拿的很对,只是关于召县项目的投标书,我记得雷御风也对这个项目很上心,最后的胜利者一定会在我们两个之中产生。”

池亦舟轻飘飘的叙述着。

姜念做出一副了然的模样,眼神崇拜,握住池亦舟的手:“这样啊,池爷你一定要加油。”

这么一说这段剧情她好像有点印象,在剧情里好像是女主歪打正着帮男主拿下了项目,让男主都刮目相看。

这一次不知道会不会因为她这个蝴蝶效应能不能有点影响,她当然是希望这一次大反派可以赢的。

“不怕雷御风输?”

“池爷,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雷御风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了。”

姜念有些委屈起来,偏过头去。

“池爷,不管你怎么想的我只想说我对你的爱绝对是真的,如果你要是怀疑我的话那我就跟在你的身边,寸步不离可以吗?没关系的,能留在你的身边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她可真是个小作精呀,瞧瞧这演技,完美。

苏沛有些尴尬的退后几步,看着窗外的风景。

“我也希望你可以留在我的身边,但愿你不会叫我失望。”

池亦舟盯着姜念那张人畜无害的小脸,这么有趣的人留在身边倒也不是不可以。

那就看是否值得了。

“我一定会听你的话的。”

姜念继续表忠心耍宝,人在江湖,不得不低头呀。

没干系,她要是个能屈能伸的。

池亦舟逗猫似的逗了几句之后便开始忙着自己的事情,不再管姜念,但是如何事情,甚至是涉及一些机密的数据也并不背着姜念。

这一巨大叫苏沛心下直呼大胆,先生也是够下本的,这要是姜念真的有什么心思...

对啊,他怎么忘记了,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纵然这些年已经收敛起了锋芒,也不代表多年的戾气就消失了。

自求多福吧。

为了维护自己的人设,更因为不让自己莫名其妙背上什么名义,姜念也就不走了,坐到沙发上去,交代段灵处理点事情,便开始翻看杂志。

池亦舟办公室里的书基本上都是什么专业的,想找个杂志还真心不容易,一翻看还是法文的。

名义点文化还真看不了,池亦舟会不会看她不知道,但是着逼格一下子就提高了。

苏沛安排助理送点点心零食什么的进来。

他倒是有点希望,姜念不要让先生失望才好,毕竟是小少爷的亲生母亲。

池亦舟出去开了个会议,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姜念捧着书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夫...”

正想要开口,池亦舟抬上,冷眼示意他们都出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