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痛下杀手

痛下杀手

红心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死之前,她都还在为身边人解释,直到真的被行刑之后,苏凝月才不得不相信。重生回到十一年前,回到即将成亲的日子,她知道这一世可以不嫁,可以走另一条路;然而如今的她却只想着为上一世的自己报仇雪恨,是以将计就计,暂时让仇人笑个痛快。

主角:苏凝月,慕容景,慕容仪   更新:2022-07-15 21: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凝月,慕容景,慕容仪 的女频言情小说《痛下杀手》,由网络作家“红心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死之前,她都还在为身边人解释,直到真的被行刑之后,苏凝月才不得不相信。重生回到十一年前,回到即将成亲的日子,她知道这一世可以不嫁,可以走另一条路;然而如今的她却只想着为上一世的自己报仇雪恨,是以将计就计,暂时让仇人笑个痛快。

《痛下杀手》精彩片段

皇城内外,喊杀声震天。

紫宸殿中却是一片平静。

皇贵妃苏凝月用调羹取了一勺药,小心地递到了皇上嘴边。

躺在榻上的男子已然病入膏肓。

大太监张禄海感动地说着:“这宫里一乱,连宫女太监都跑了个精光,还是贵妃对皇上情深义重啊。”

苏凝月却一言不发地低着头。

榻上男子咳了几声,嗓音低哑地道:

“不要怕,凝月。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安全出宫的……”

“轰”的一声,内殿大门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张禄海吓了一跳,忙道:“皇上不好了,叛贼冲进来了!先叫虎威军挡住他们,咱们快逃……唔!”

“虎威军……听令,全力救助贵妃出宫。贵妃不得有一丝损伤。”

榻上男子艰难地伸手去摸令牌,但是却摸了个空。

苏凝月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动作略有犹豫,但神色最终变得决绝。

“来人。”她说。

突然有两名士兵冲出,堵住了张禄海的嘴,将他的双手反剪于背后。

“虎威军听令!现在打开宫门!”

一只纤白的手高高举起,虽然有些颤抖,但却抓得很稳。

被她持在手中的,是一枚上面刻着虎头的令牌。

张禄海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他认出那令牌正是可以号令八千虎威军密卫的虎头符!

这虎符为什么会在苏凝月的手里?

张禄海心中有万千疑问,却一个也问不出来,只是挣扎着被拖走了。

慕容景看着她,脸上神情中露出几分痛苦之色。

这痛苦并非是因为身体的伤病,而是来源于心中。

他颤抖地开口问道:“为什么?”

苏凝月抿了抿唇。

从妻子的角度来说,慕容景其实可算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夫君。

他相貌英俊,又是一国之君,钱财权势无不可得。

但是对她却可谓是一往情深。

只要是她要的东西,哪怕星星月亮,慕容景也会统统给她摘下来。

她不想当皇后,他也依她,还放话出去说:“苏凝月是皇后,皇上便只爱皇后;苏凝月是贵妃,皇上就只爱贵妃。’”

并把这后宫之中的所有嫔妃遣散,真真正正地给了她“二人白首”的承诺。

想到以往的恩爱种种,苏凝月的身体不禁微微颤抖。

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可能她真的会爱上他,和他好好地相守一生。

苏凝月咬着牙,从腰间摸出了一柄佩剑。

这佩剑是玄铁所铸,锋利无匹,剑柄处还刻着“赠予吾爱”的字样。

苏凝月没有回答,而是将剑尖指向了慕容景,眼神柔弱中带着决绝。

“这是当初大婚前,你送我防身的剑。你说过,只要是让我不开心的人,都可用此剑尽斩之。”

“今天就让它,来为我们之间做一场了结!”

利刃的尖端划破了慕容景的脸,点点暗红从他的伤口处流出,沿着脸部滑落。

慕容景身上的血,是暗红色的。

八年前,苏凝月身中奇毒,只有用火蝎毒来以毒攻毒,才能保住性命。

这火蝎乃万毒之王,常人触之即死,只有天子血脉方能触碰。

慕容景便亲自去为苏凝月取蝎毒,一取就是许多年。

时日一长,火蝎毒素就积攒在他的血液中,成为了无法治愈的绝症。

苏凝月看着那暗红色的血液,发现自己的手又有些颤抖。

她狠狠地咬住嘴唇,用疼痛来告诫自己,一定不能对面前这个人心软!

“不要咬自己,你流血了……”

慕容景一双黑黝黝的眸子眨也不眨地看着苏凝月,还想伸手去摸一摸她的脸,只是他实在没有力气,手才刚刚提起就垂了下来。

“朕……原来已经这般虚弱……”

慕容景苦笑了一声,抬头又看向了苏凝月,目光中没有怨恨,只有不解。

“为什么,阿月,你为什么这么恨朕?”

为什么?

苏凝月眼中的恨意再次凝聚,压过了她心底刚刚浮现的一丝心疼。

“你做了那些事,竟然还问我为什么?”

苏凝月冷冷地看着慕容景。

十年前,她因为先帝指婚,被迫嫁给慕容景,大婚后不久,家中却传来噩耗。

——定勇将军苏家夜半遭了匪贼,上下三十五口尽皆灭门!

一个以武起家的将军,竟会被匪贼灭族,多么可笑的事情!

而她,却事后在苏家的废墟中,翻出了一枚蟠龙玉佩。

这蟠龙佩,是慕容景的母亲送给他的,整个大楚国也找不出第二块。

是慕容景,害死了她全家!

苏凝月咬着牙,举起了手中的佩剑。

但是下一秒,慕容景却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一把将剑从她掌中夺了过去。

苏凝月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但是慕容景却没有如她所想的那样,用剑攻击她,而是将剑尖回转,对准了自己的胸口。

“我知道,我当年强娶你为妻,你心中一直不情愿……”

“我以为我可以感动你,现在看来,你一直都在憎恨于我……”

“你拿着虎符好好救下自己,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禁锢着你,现在……你可以出去过自由的生活了……”

慕容景眼中露出痛苦之色,但他看向苏凝月的目光里,却没有半分怨憎,只有深深的情意。

“不要脏了你的手。”

“你要朕的命,朕给你便是。”

在苏凝月惊愕的目光之中,慕容景手上一个用力,那剑顿时穿透了胸膛!

他最后看了苏凝月一眼,头一歪,气绝而亡。


苏凝月想过很多次,慕容景知道自己要杀他时,会有的反应。

他可能会痛苦,可能会暴怒,可能会懊悔,可能会……

但她唯独没有想到现在这副场景。

这让她一腔仇恨仿佛打在了空处。

看着这个霸道,不可一世的男人,现在却躺倒在血泊中,无声也无息。

苏凝月一时间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似乎有茫然,有无措,还有一丝隐隐的,痛楚。

心仿佛被撕去了一块,有些空荡荡的。

而且,为什么他自杀之前,说的是她不愿意嫁给他?

他明明就应该知道,她是因为苏家才会……

吱呀一声,大殿的门突然开了。

当头而入的是一名身着铠甲的男子。

他身着铠甲,腰悬长剑。

虽是一副武将打扮,眉眼却俊秀温润如读书人一般,正是慕容景的弟弟——封号为文王的慕容仪!

也是她心中真正恋慕的人。

而跟在他身后的女子一身红裙,看起来有些娇弱模样,则是她的闺中密友——左丘柔。

苏凝月看到这二人,眼里多了一分温情。

在慕容景身边度过的这痛苦的十年,只有柔儿和仪哥哥一直对她不离不弃。

“皇兄的病情如何?”慕容仪面带急切地问了一句。

这是他们昨晚约好的暗号。

苏凝月回想了一下,按照约定,抬手假意拭泪:“皇上他……”

这一动作,苏凝月的话却突然顿住了。

因为她发现,自己竟不知何时,已经真的泪流满面!

苏凝月怔怔地擦去泪水,继续之前的话:

“大太监张禄海,与叛军勾结,意图弑君。”

“我迟来一步,到达此地的时候,皇上已经遭其毒手……”

下一步,该是左丘柔出场了,由她指证张禄海,彻底做实弑君之事。

左丘柔上前一步,伸出了手。

她并没有提张禄海,而是指住了苏凝月,一脸痛恨地道:

“苏凝月,你这个妖女,是你谋害了皇上!”

“不,你在说什么……”

苏凝月有些懵了。

但左丘柔并不容她辩驳,而是走上前来,狠狠地给了苏凝月一个耳光!

这耳光抽得又重又急,苏凝月发出一声吃痛的惨叫,身子后跌,正摔到慕容景的塌下。

左丘柔模样娇怯,却是将军之女,常年习武,臂力惊人,这一巴掌直接打得苏凝月吐了血。

她吐出的血,与榻间慕容景流出的血,汇聚在了一起。

慕容仪看着她摇了摇头。

这个昨晚还在对她许下誓言,说慕容景死后,愿意照顾她一生一世的人,现在却满脸都是痛惜之色。

“阿月,你怎能做出这种事来,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你们……”

苏凝月正要质问,却有两个婆子突然出现,一左一右架起她的身体,把一碗药往她的口中灌去。

“不……不……”苏凝月想要挣扎,却根本敌不过那婆子的力气。

那药才进入喉咙,就化作一柄利刃,割着她的喉咙。

很快,苏凝月就惊恐地发现,自己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左丘柔看着她的嘴巴开开合合,却发不出半点声音,脸上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拖出去!”

慕容仪大手一挥,两名士兵上来拖起没有半点力气的苏凝月,将她扔到了大殿门口。

苏凝月头昏昏沉沉,只隐约听到了左丘柔说她“害了家里人”,不由得大急。

她想要解释,但是却根本说不出话来。

耳边传来了周围人的声音:

“苏家当年被灭门,都说是仇家作案,万万想不到竟是这个不孝女勾引贼寇!”

“连自己的爹娘亲人都能下得了手,也难怪敢行刺皇上了……”

不,不是她,不是她!

苏凝月拼命挣扎着。

明明是慕容景觊觎苏家的兵权,暗下毒手,谋害了她的家人,这些都是慕容仪亲口告诉她的!

正因为此,她才不惜花费十年的光阴,亲手一点一点喂毒,摧毁了慕容景的身体。

慕容仪说,慕容景的武功太高,只有摧毁他的身体才有下手的机会。

慕容仪说,她是苏家的大功臣,也是他的大功臣,他绝对不会辜负她。

为什么现在他们说过的话都变了?都变了!

左丘柔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向周围众人道:

“苏凝月虽与我关系密切,但是她勾结叛军,背德忤逆,还谋害了皇上。我在此恳请文王,处死这背德忘义,无君无父的妖女!”

清君侧,除妖妃!”

无数士兵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大声呼喊着。

慕容仪脸上做出不忍的神情,看向苏凝月的眼中,却只有厌恶和解脱。

“苏凝月行刺皇上,其罪当诛!按我楚国律法,当处以绞刑!”


周围的士兵们一阵欢呼。

苏凝月躺在地上,听着那些庆贺她即将身死的欢呼声,心中不断地翻涌着。

她何曾受过这样的冤屈和羞辱!

但是……护着她的那个人,现在已经倒在了大殿里。

他的胸口上插着她亲手拔出的佩剑……

苏凝月被士兵拖了起来,往刑场的方向架去。

在经过左丘柔身边的时候,她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

竟然推开士兵,朝着左丘柔扑了过去!

她很想问问左丘柔,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

但是她喉咙被毒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发出痛苦的嘶吼声。

士兵们冲上来,要把苏凝月拉走,却被左丘柔叫住了。

“我要跟苏姐姐单独说几句话。”左丘柔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神情。

士兵们不忍见美人为难,忙后退到远处。

左丘柔蹲在苏凝月身前,笑容温柔娇怯,语气却极为恶毒,低低地笑着道:

“好姐姐,你可是不放心文王殿下?没关系,我会帮你好好照顾他的。”

“毕竟我们这么多年陪着苏姐姐演戏,也是很累的呀。”

“只可怜皇上,护了苏家和姐姐一辈子,还被误认为是仇人呢。”

“不过没关系,苏姐姐马上就要去陪他了,到时候不知道他是爱你多一点,还是恨你多一点呢?”

这话一出,苏凝月顿时目眦欲裂!

原来他们说的那些话,都是骗她的!

谋害苏家的根本就不是慕容景,是她误会了他,还害死了他的性命!

猛然间,她朝着左丘柔扑了过去,将藏在怀里,本打算给慕容景使用的另外一瓶毒水,狠狠地拍在了左丘柔的脸上!左丘柔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旁边的士兵急忙冲过来。

剧烈的疼痛传来,苏凝月感觉到有什么锐物扎入了自己的身体里。

她低下头,发现是一柄剑。

慕容景把剑刺入身体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痛楚吗……

他们两个的死法,是一样的呢……

力量渐渐流失,很快,苏凝月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

“苏凝月,你不许死!”

恍惚中,苏凝月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着自己的名字。

好像是……慕容景的声音。

苏凝月不禁苦笑。

看来她还真的是死了。

如果能跟慕容景在死后的世界里相遇,倒也不错。

她做过的错事,会一并向他偿还!

隐约中感觉有人在给她喂很苦的药。

还有那个熟悉的声音,时刻会响在耳畔……

也不知多久过去,苏凝月终于睁开了眼睛。

入目所见的是一个小丫鬟,哭得眼睛红肿,趴在床前。

却是她从前的贴身丫鬟,春桃。

苏凝月不由得一愣。

春桃是她少女时期的丫鬟了。

因为心里抱着复仇的计划,入宫嫁给慕容景时,她没有把春桃带在身边。

而是安排春桃嫁了人,希望她有个幸福的后半生。

没想到……

“春桃,你也死了吗?”苏凝月喃喃地道。

想不到他们连一个小丫鬟都不放过……

“小姐,你别瞎想,我们都活得好好的呢,没人死。”

春桃赶紧过来抓住她的手。

春桃的手温热又柔软,苏凝月一时间有些征愣。

没死?

说起来,她的喉咙也并不痛了。

那……

“慕容景他……”

“王爷去给小姐取药了,马上就回来。”

春桃话音刚落,就见一个手里端着药的男人走进来,走到了苏凝月的床边。

这人相貌俊美无俦,只是皱着一双浓眉,显得有些冷酷。

不是别人,正是慕容景。

年轻时候的慕容景!

当年的他,可说是大楚国第一美男子,又兼武功高强,足智多谋,曾经令楚国所有未出阁的小姐疯狂。

但慕容景眼里心里,却只有她一个。

她一直把他当成谋害自己家人的凶手,无数次地伤害他。

慕容景却每次都默默承受着她的任性。

直到最后一次,他把自己的命,都给了她……

苏凝月伸出手,想要去摸慕容景的脸。

这张脸丰秀神毅,完全不像他死前的那样枯槁虚弱。

只是苏凝月的手才伸出,就被春桃一把抓住了。

“小姐,前天你从山崖上跳下去,是王爷救了你,为了抓住悬崖边的树,王爷的手都被荆棘刺透了!”

“不必多说什么。”慕容景将手背在身后,眼里的半点欣喜慢慢变成了失落,“她若想打我,打就是。”

苏凝月盯着眼前的人,看他眼底仍旧是生前那般,没有怨恨,只有深情。

“慕容景,我……”苏凝月想解释,自己被陷害,听信谗言恨了他一辈子,死后有幸再见一面,却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始解释。

慕容景见苏凝月欲言又止,眼中虽有留恋,神色却是决绝断然的。

“回去后,我会上书父皇与你解除婚事,你不必再做这种傻事。”

说完这句话,他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解除婚事?父皇?他们已经成婚多年,从何提起婚约,他又怎么当回王爷了?

苏凝月呆滞地看着窗外慕容景远去的高大背影,又看了看至少年轻了十几岁的春桃,开口问道:

“现在是几月了?”

“是六月呀小姐。”春桃道。

“汴城四月地动了吗?”

“没有,是去年地动的,小姐你忘啦?”

去年……

苏凝月双目圆睁,心中大惊。

汴城地动的第二年,是楚五十四年。

而她死去的那年,是楚六十五年。

她回到了十一年前!

这一年,先帝尚且在位,慕容景当时还是王爷,被先帝下令赐婚苏家嫡长女——也就是她苏凝月——为太子妃。

而她,因为私下与文王慕容仪飞鸽传书,被家里发现。

父亲把她囚禁在家里,面壁思过。

她不服大闹,被父亲打了一顿,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却在山上出了事,昏迷了好多天。

却没想到,原来是慕容景救了自己。

只是,上一世的他,并没有说过要与自己退亲的话。

为什么这次却会……

苏凝月紧紧攥住了手指,坠下山崖时折断的指甲掐在手上,有些尖锐的疼。

但是这疼痛比起慕容景将匕首捅入心口的痛楚,相差了何止千百倍!

“我不会让你走的。”

苏凝月喃喃地道。

这一辈子,他都休想再甩开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