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与狼共舞小说

与狼共舞小说

云初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王牌特工白柠闲,一朝穿越,成了生辰不详的废弃嫡女。开局她发现自己狼狈的躺在雪地上,周遭是一群面黄肌瘦的饿狼,面对虎视眈眈的他们,女人毫不在意,一把手术刀,使得群狼尸首遍地。可谁知还未待她放松心弦,竟又遇到了雪崩,这真的是想要拿走她的命呀!

主角:白柠闲,李望山   更新:2022-07-15 21: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柠闲,李望山 的女频言情小说《与狼共舞小说》,由网络作家“云初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王牌特工白柠闲,一朝穿越,成了生辰不详的废弃嫡女。开局她发现自己狼狈的躺在雪地上,周遭是一群面黄肌瘦的饿狼,面对虎视眈眈的他们,女人毫不在意,一把手术刀,使得群狼尸首遍地。可谁知还未待她放松心弦,竟又遇到了雪崩,这真的是想要拿走她的命呀!

《与狼共舞小说》精彩片段

凌冬已至,寒风疾啸。

千里冰河,白雪皑皑。

“砰!”

一声巨响过后,一个衣衫单薄的女子被重重丢下,鲜血迸溅,浸染到积雪上,殷红一片,荼蘼花开。

一身褴褛,发髻散乱,面色惨白。

“晦气,才在柴房关了三天就冻死了!”妇人满脸不悦地抱怨着。

“丢在这里,野兽一吃,什么都干净了。”男人毫无表情。

“她死了这件事先瞒着!好歹白家每个月还出十两银子呢!”

两个人正商议着呢,躺在冰上的女子虚弱的睁开眼睛,抓住妇人的裤脚:“舅妈,救救......我......”

两个人皆是吓了一跳,还以为她已经死了,却不想,居然还有一口气!

妇人急急踹了她一脚:“啊!滚开!吓死老娘了!”

“怎么办?”

“她现在半死不活的,带回去是她伺候我们,还是我们伺候她!死不死的,就丢在这里!快走快走!”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河边走去,女子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天地不仁,生灵皆苦。

天地间,一片冰冷惨白。

雪花一片一片的覆盖下来,几乎淹没了她的身体。

野狼闻到死亡的气息,一步一步而来。

冷,彻骨的寒冷让白柠闲打了一个寒颤,猝然睁开眼睛。

这是哪里?

她刚才还在用实验室仪器检测一个古怪的戒指,然而下一秒,一睁眼来到了这里!

脑海之中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奔涌而来,她!穿越了!还是穿越到一个被遗弃的白家庶女身上!还能更惨一点吗?

“刷刷......”

野狼踩在冰面上,发出轻微的声音,死神的脚步一步一步靠近。

白柠闲缓慢的坐起来,才发现自己在冰面之上被野狼包围,生死一线!

来不及细想,白柠闲一抬手,一把手术刀凭空出现在她手上,她眼中闪过一丝惊诧,她的医疗系统也跟着穿来了?

“太好了!”

白柠闲从医疗系统中拿出速效迷药。

为首的野狼察觉到白柠闲的动作,后背拱了起来,巨大的身体就像一朵乌云一般压迫而来,随着它的步履,周身银色的毛发炸开,震慑力十足。

一双眼睛凶狠无比,闪烁着残忍的光芒,它死死的盯着白柠闲,蓄势待发。

白柠闲攥紧了手术刀和迷药,与野狼王对峙着,蓄势待发。

“嗷......”

这时,野狼王大叫了一声,群狼朝着白柠闲冲了过去。

白柠闲算准时机,当这群野狼靠近的一瞬间。

“呲......”

她捂住口鼻,疯狂朝群狼进攻的方向喷洒迷药。

“砰!”

迷药药效强劲,四五只狼瞬间被迷晕在地,“咣咣咣”的砸在地上,冰面都裂开了几分。

还有几个野狼摇摇晃晃的靠近白柠闲,白柠闲眸光凶狠,抬手就是一刀!

“呲!”

白柠闲手起刀落,直接斩杀,顿时鲜血迸溅!

她白色的裙衫瞬间一片腥红,刺目耀眼。

残破的裙摆,此时却宛若宣战的旗帜一般,触目惊心。

其余的狼似乎被镇住了,半天不敢靠近。

就连银色毛皮的狼王都有些迟疑了,一瞬不瞬的看着白柠闲。

“呵,不怕死的就来啊!本姑娘还会死在一群畜生手里不成?”白柠闲眸光清冷。

她可是特工野战部队身手最好的特工,每年格斗比赛的第一名,会输给一群狼?

白柠闲站稳身子,盯着狼王,手中的手术刀还在一下一下的滴着血。

“啪......啪......”

红色的血迹浸染到了湖面之上,通透的冰都被染红了,宛若血钻。

一人孤身,群狼四起!

一息,两息,三息......

忽然,野狼王惨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

白柠闲眸色警觉,这么强大的野狼王竟然被人一箭毙命?

她戒备的盯着冷箭飞来的方向,不敢确定对方是敌是友?


白柠闲视线不远处的枯树上,一个男子从树上一跃而下。

男子一袭白衣,几乎和白雪融为一体,白色的面具遮住半张脸,看不清楚模样。

他一步步朝着白柠闲走去,强大的气场,吓得野狼们四窜而逃。

待白衣男子走近的一刻,白柠闲将手术刀直直对准了他。

“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

白色面具之下,男子的声音低沉,语气中带着几分不满。

“恩人?”白柠闲挑眉,“你是这群狼的救命恩人,不是我的。”

开玩笑,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现,这些野狼她一个都不会放过,都!得!死!

男子眸光微凉,忽然勾唇一笑:“有意思......”

“你是谁?”白柠闲问道。

“你先把刀放下。”

“若是我不放呢......”白柠闲眯着眼睛,前世当兵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

白柠闲不过是一个分神,那人忽然抬脚。

“当啷!”

白柠闲的手术落在冰面上,她见不妙,正要动手喷迷药,那男人比她更快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顺势一拉将她勾入怀中,紧紧钳制住。

紧贴男人炽热的胸膛,白柠闲的脸不自觉红了几分。

她用力挣扎了几下,结果却被越桎梏越紧。

男子在她耳边叹息:“女孩子,还是不要动刀子的好!”

“你到底是谁!”

无论是她自己,还是原主,脑海之中都没有这样一号人物,他为何忽然出现在这里?

男子深深看了她一眼:“你呢,你又是谁?”

难道......他看出自己不是原主了?

“放开我!”

“放开你可以,不过不许再动手,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好!”白柠闲应下。

然而在男子松开的瞬间,白柠闲一个转身,唤出手术刀抵住男人的脖子上。

“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轻敌了!”白柠闲勾唇一笑。

“哦?”男子从容不迫,唇角勾起。

白柠闲被他笑的心中一毛,感觉自己的胸口似乎有些不对劲,低头一看,男子的匕首正对准她的胸膛心脏处!

太快了!

她前世可是特工野战队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不光医术惊人,身手也是秒杀一众男特工,从来没有谁能比她更快!但是这个男人,居然......

男子唇角的笑意扩大了几分:“看来轻敌的,是你。”

“你......”

“我警告过你的。”

男人的匕首用力几分,若是再这样下去,只怕当真会一刀子捅进去。

“想要同归于尽你就尽管动手!”白柠闲也不甘示弱,手术刀抵住男人的脖子。

“你这女人还当真是不识好歹!”男人声音冰冷。

轰隆隆......

不远处山上传来一声巨响,打断了他们的争执。

一片片白色猝然滑下,宛若白色的天幕砸了下来。

“不好,雪崩了!”

白柠闲最先反应过来,她顾不得男人,转身就跑。

白衣男人见状,架起轻功越过白柠闲,很快便消失一片白色之中。

大片积雪紧跟其后,白柠闲不敢在想其他,竭尽全力的奔跑着。

跑了许久,雪崩造成的声响终于小了下来,白柠闲知道自己安全了,这才停了下来,大口喘着粗气。

劫后余生的她看着身后的惨状,感叹自己命大连老天爷都不敢收。

刚才的逃生已经耗光她身上所有力气,此刻她又冷又饿。

只能回到原主之前的住所,稍作休息。

几分钟后,白柠闲来到一座破烂的木屋前。

“吱呀......”

破烂的木门刚被她推开,一条凶神恶煞的大黄狗,对着她狂吠了起来。

“贱狗,叫什么叫!再叫下一个被丢进山里的就是你!”

白柠闲一个眼刀,吓得大黄狗顿时夹紧了尾巴,不敢再叫。

看来原主在家的地位连条狗不如,白柠闲想到原主临死前遭受舅妈和舅舅非人的虐待,眸中闪过一丝凌厉,释放出一阵杀气,夹着寒风,在月光下,整个人如同厉鬼一般。

听到声响,原主的表舅李望山推开门,看到白柠闲那一瞬,楞在当场。

“你......你是人还是鬼!”

白柠闲走过去,一手抓住他的衣领,眸光阴冷,用力把他丢到了雪地之中。

“啊......”

冰冷的雪灌了他一身,冻得李望山一个哆嗦,人也清醒了不少。

“小贱种,你还真是命大!竟敢对我动手,看我不打死你!”

李望山随手抄起一个铁锹,熟练的朝着白柠闲打过去。

白柠闲侧身躲开,转身一脚踹在李望山的后背上。

李望山倒在地上,正要爬起来,却被白柠闲一脚踩住了脖子。

白柠闲朱唇勾起,字字冰冷。

“找!死!”


话落,她抓起旁边的水桶,毫不留情的翻过来倒在了李望山的脸上。

“哗啦啦啦......”

冰水盖在了李望山的脸上,呛的他喘不过气来,趴在地上苟延残喘。

王氏听到声音,迷迷糊糊的走出来。

“怎么回事,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她嘟囔着走到门口,还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呢,就被白柠闲一脚踹了出去,跪在了雪地之上。

“你还没死!”王氏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柠闲。

“你们这种人渣还活着,我怎么能死!”

说完,白柠闲一巴掌扇在王氏脸上。

“我跟你拼了!”王氏壮着胆子冲过去,想要抓住白柠闲。

“你!不!配!”

白柠闲一脚踹过去,正中她的胸口。

“啊......”王氏重重砸在地上,在冰雪面上滑行了半丈远才停下来。

她变了!

怯懦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毫不掩饰的嚣张和放肆!

软弱不再,满是舍我其谁的高傲和复仇火焰!

怎么会这样?

王氏和李望山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眸之中的恐惧。

“你......到底是谁......”

“取你们狗命的人!”

白柠闲面色冷然,随手抓了一根藤绳,三两下把李望山和王氏扒个精光,绑在了门口的柱子上,直接当着两个人的面,重重把房门关上了。

“救命啊......好冷啊......”

李望山和王氏鬼哭狼嚎的,但是那声音都被寒风带走了。

白柠闲蹙眉,她空有一身本事,奈何这个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了,刚关上门,她就虚脱的坐在地上。

胸口闪烁着刺目的红光,白柠闲低头一看,竟是她脖子上又细绳挂着的一枚戒指。

这枚戒指不是她穿越前研究的那一枚戒指嘛?

传闻戒指里有不老不死的神话,被众多势力来回争夺,她做任务世时侥幸得到,还没有来得及深入研究,她就来到了这里......

此时医疗空间感受到她的伤势,激活了消炎药和绷带。

她压下心头所有的疑问,开始处理身上的伤口。

待服下消炎药,在火炉边取暖了好一会儿后,她才感觉自己又重新活了过来。

一夜过后,门外传来悉悉索索的的声音,白柠闲匆忙穿上一件衣服走到了门后,侧耳倾听着。

“这丫头,邪乎的很,不知道是不是被野鬼附身了,昨天回来把我们都打了一顿!”

“娘,你说要不要找个道士?”

“找个什么道士!”老太太白氏啐了一声:“没有用的东西,一个贱丫头都对付不了?”

说完,老太太一个健步冲上前,将门撞开闯了进去。

白柠闲一抬腿,老太太直接被绊倒了,摔了一个四脚朝天!

“哎呦......我的腿啊!我的头啊!我的胳膊啊......”

白柠闲冷漠的看了她一眼,这是来专业碰瓷来了?

“娘,你没事吧!”早就被白氏解开的两人赶紧上前去搀扶。

“贱丫头!还不跪下认错!”白氏的拐杖重重的敲击地面。

白柠闲冷漠的看着他们,只说了一个字。

“滚!”

白氏气的用拐杖狠狠敲击地面:“好啊!你个大逆不道的死丫头!要不是我今天来送肉,都不知道你居然胆大包天的绑了自家舅舅舅妈,现在还敢对我不敬!”

白柠闲悠悠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

抬眸,满是不屑。

“所以呢......”

“你......”白氏气的哆嗦着指着白柠闲:“你......当初若不是我们收留了你......”

“若不是你们收留了我,也得不到白家的钱,以你们一家三口好吃懒做的样子,怕是早就被饿死了吧?”白柠闲眉头一挑。

被戳中痛处,白氏脸色惨白:“混账东西,怎么可以如此和姑奶奶说话!”

“娘,她从回来之后就好像换了一个人,别是鬼上身吧?”王氏有些担忧的说道。

“管她什么情况,今日还能让她反了天了,你们两个把门关上,看我怎么教训她!”说完,李望山上前一步。

他各种招式还都没有使出来呢,白柠闲一把刀已经抵在他脖子上了。

这下可把三个人都给吓坏了!

李望山脖子上一疼,一动都不敢动了,生怕自己多动一下被割喉。

白氏吓死了,她可只有这一个儿子啊:“住手!你要逼死我这个老太婆吗!再怎么说,这也是你表舅,是你的血脉至亲,对你有恩,你可不要做出什么傻事啊!”

白柠闲反问:“血脉至亲?是指你们这十六年来对我非打即骂?”

“对我有恩?是指着十六年来让我吃不饱穿不暖,还数次纵容表舅调戏我,对我动手动脚?”

“既然这样,你们的这种亲和这种恩,我一定会一点不差的全部如数奉还给你们!”

“你,你究竟想要做什么?”李望山惊恐问道。

“我想要做的事情很多,比如断掉你的手筋。”

这脏手,曾经还想要染指原主,让她看一眼都觉得厌恶。

李望山眼睛一瞪:“你敢!”

下一秒......

“啊!”

李望山攥住自己的右手,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柠闲:“你......”

白柠闲手中的手术刀滴滴答答的滴着血迹,面色平静如水:“我最讨厌别人质疑我!你游手好闲,断了你的手筋何妨?要不要把你的左手手筋也断了,好事成双?”

娇嫩的少女,脸上迸溅着血迹,带着几分轻笑!

她眼神冷漠之中带着肃杀,周身被戾气席卷,让人不容抗拒。

血淋淋的场景,可把三个人都给吓坏了!

“跪下认错。”白柠闲冷然开口。

优雅的手指,把玩着手中的手术刀,鲜血滑过手术刀,在她的指缝之间滚落,每一瞬都带着死神的戏谑。

长袖一舞,银光一亮,手术刀指向了王氏和白氏。

“跪下,或者死,你们自己选。”

人狠话不多,吓得白氏和王氏只能咬牙跪下。

“噗通”一声,双膝重重的砸在白柠闲的面前。

寒冬晨曦中,尘埃飘起,原主脑海中的恨意也随之消散。

“我累了,滚吧。”白柠闲抬手,

白氏和王氏急忙起身扶着面色惨白,已经快要没有气的李望山仓皇而逃。

三人走后,白柠闲正要躺回床上继续养伤,忽然窗户动了动。

白柠闲警觉,是谁?难道是雪山的男人又回来了?

想到男人诡异的身手,白柠闲攥紧手术刀,一刻也不敢松懈的盯着窗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