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老婆饶命开局下山退婚

老婆饶命开局下山退婚

护花使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小天从小就在山上与师父修行,当他得知自己的师父给自己安排了婚约后,他果断地选择了下山退婚。因为他偷看了师父的相册,得知自己的未婚妻是一个满脸麻子的胖肥婆。然而他万万没有料到,照片是假,婚约是真。他的未婚妻,实际上是一名冷艳的绝色女总裁。

主角:叶小天,楚小雨   更新:2022-07-15 21: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小天,楚小雨 的女频言情小说《老婆饶命开局下山退婚》,由网络作家“护花使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小天从小就在山上与师父修行,当他得知自己的师父给自己安排了婚约后,他果断地选择了下山退婚。因为他偷看了师父的相册,得知自己的未婚妻是一个满脸麻子的胖肥婆。然而他万万没有料到,照片是假,婚约是真。他的未婚妻,实际上是一名冷艳的绝色女总裁。

《老婆饶命开局下山退婚》精彩片段

烈日炎炎,阳光照射在大地,七月份的滨江市,犹如火炉。

叶小天背着破旧的双肩包,上身穿着发黄的汗衫,脚下踩着人字拖,独自行走在城外的公路上。

他目光清澈,脸上保持着微笑,神采奕奕,丝毫看不出炎热给他带来任何疲倦。

“糟老头子,我下山退婚,竟然一毛钱路费都不给我,看我不把你和姚寡妇的事,在村里的大喇叭广播出去的。”

叶小天边走边骂,他从小和师父在山上修行,糟老头子什么都好,就是又好色又抠门,平时吃穿用度,全都靠着村里的寡妇们接济。

这次,叶小天下山退婚,是因为他偷看了师父的相册,发现糟老头子口中的绝色美女,竟然是个满脸麻子的女人。

而且还又胖又蠢,活脱脱是个母猪站起来了。

为了不耽误自己的美好生活,叶小天决定下山退婚,顺便在城里找个白富美娶回向阳村做媳妇。

免得村里那些小寡妇,整天都惦记着怎么把他弄到手。

咯吱!咣当!

此时,就在叶小天盘算着找个什么样的媳妇时,突然一辆飞驰而过的迈巴赫,撞到前面的面包车上。

顿时浓烟四起,面包车后尾箱已经严重变形。

很快,几个光着膀子的大汉从面包车上跳下来,凶神恶煞,用拳头砸向迈巴赫的车头,嘴上还骂骂咧咧的,吼道:“特么的,眼睛瞎了?快点下车。”

只见,迈巴赫的司机赶紧跑下车,却被其中一个大汉一把拽住衣领,瞪眼骂道:“你特么怎么开车的?”

“几位,大......大哥,是你们突然急刹车,我才......”

“去你吗的。”

不由分说,大汉抬手一巴掌将迈巴赫司机打翻在地。

“住手。”这时,从迈巴赫后排下来一大一小美女,大美女怒目而视,出言阻止道。

呦呵!

几个本来凶神恶煞的大汉,见到两个美女,顿时发出猥琐的笑容,他们无心顾及司机,反而走过去把两位美女围上。

“没想到今天还有艳福,两个小妞,撞了我们的车,不赔钱,肉偿也行。”说话间,那个打人的大汉的手,向大美女的脸上伸去。

啪!

“下流。”大美女怒目而视道。

未能得手,反而被狠狠抽了一巴掌,打的大汉痴楞片刻后,发出阵阵淫笑,调戏道:“我就喜欢泼辣的,哥几个,给她俩抱上车。”

“好勒!”

几个大汉舔着嘴唇,贪婪的表情显露无疑,好像豺狼锁定了猎物,两个美女被吓的连连后退。

“啊啊.谁抓了我的肩膀,快放手。”

就在他们要得逞的时候,走在最前的大汉突然感到手臂发麻,全身上下犹如过电一样,疼痛难忍。

“一群大男人,欺负两个女人,还要不要脸了?”叶小天笑嘻嘻的,问道。

“你什么人?”

大汉转过头,发现一个瘦瘦高高的小子站在自己身后,看样子还不到二十岁,全身上下没一样值钱的行头。

穿着土里土气,典型农民工的样子。

“看不惯你的人。”话音未落,叶小天右手一用力。

只听见,咔嚓一声,大汉的肩头骨,直接被他卸下来,要不是外面有皮相连,胳膊会直接掉在地上。

大汉顿时跪在地上,鬼哭狼嚎起来,不时就晕厥过去。

啊?

跟他一伙的几个人,惊讶的看着叶小天,站在旁边的两个美女也大吃一惊。

“你小子?别多管闲事,这辆车追尾我的车,要赔偿有什么问题?”其中一个板寸大汉,知道眼前这个农民工不是善茬。

既然打不过,就讲道理。

“嗯?”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叶小天本阳光灿烂的脸,顿时阴沉起来,一巴掌将板寸男拍倒,说道:“你在侮辱我的智商吗?”

“我明明看见,是你们急刹车,故意让后车撞上来,对了,我在电视上看过。”叶小天打个手响,突然想起来,说道:“警察叔叔说,你们这是碰瓷的。”

“让你影响小爷的心情。”说着,叶小天抬起腿,在板寸男的脸上一顿飞踹。

几脚下去,板寸男的嘴上已经血肉模糊,满嘴的牙纷纷脱落。

两个美女见状,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我错了,你是我爷爷,别踹了。”板寸男哭嚎的跪地求饶,鲜血顺着脖子流在地上。

见他惨兮兮的模样,叶小天耸了耸肩。

“滚吧,别让我再看见你们,见一次打你们一次。”叶小天收回脚时,不忘在板寸男的身上擦了擦血迹,说道。

“滚滚,我们马上滚。”另外几个人赶紧扶起,躺在地上的两个人,以最快的速度上了面包车发动车子,逃之夭夭。

见他们离去,叶小天嘿嘿一笑,目光落在两位美女身上,这才发现,她们竟然国色倾城。

尤其是那个大美女,发髻高挽,高挑的身材,纤细修长的大腿,洁白细嫩的脸蛋,柳叶弯眉,樱桃嘴,只是那双大眼睛,冰冷犀利。

给人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不太好接近。

然而,站在她身边的小美女就可爱多了,姿色丝毫不逊色大美女,圆圆的大眼睛,马尾小辫,粉嫩的皮肤,休闲装更显俏皮。

“刚刚真要谢谢你了。”小美女上下打量一番叶小天后,噗呲一笑,露出一对小虎牙,调皮的说道。

“小意思,只是好久不打架,生疏了,要是再来一次,我保证发挥更好。”叶小天笑嘻嘻的说道。

没想到,他的一句话引来小美女更开心的笑声。

“你们要去滨江吗?”叶小天瞄了一眼迈巴赫的车牌,眼珠一转问道。

“嗯,对啊!你想搭顺风车?”

“猜对了,我救了你们,不会坐个顺风车都不肯吧?”

小美女听闻,眼睛看向身旁冷若冰霜的大美女,并未作答。

然而,大美女却一直面容冰冷,没有半点表情,过了片刻后,才开口说话。

“上来吧!”说完,大美女转身上车,连一句谢谢都没说。

司机此时也自己爬起来,龇牙咧嘴的坐上车。

待叶小天上了车,迈巴赫发动,一脚油门窜出去。

“你是来滨江打工的吗?”车开出去一阵后,坐在后排的小美女,开口问道。

“不是,我是来退婚的。”

看着外面的风景,叶小天如实回答。

退婚?

见他的打扮,能找到老婆都算幸运,这样人还退婚?

不等小美女反应过来,叶小天又继续问了起来。

“哦对了,你们认识夏冰雪吗?”叶小天拍着脑门,说道:“我就是找她退婚的,如果你们认识,就告诉我她的地址,免得我费事了。”

什么?

他的话一出口,正在开车的司机,突然急刹车,脑袋直接撞在了方向盘上,问道:“你要找夏冰雪退婚?”


迈巴赫内,所有人都把目光在了叶小天的身上,尤其是小美女更是瞪着美眸,不敢置信的样子。

“没错,司机大哥认识她?能不能把地址给我?”

噗!

就在他说没错的时候,小美女正在喝水,全都喷出来,差点呛到。

叶小天看着他们反应那么大,连忙问道:“那个夏冰雪是不是奇丑无比?我见过她的照片,好像母猪站起来似的,就连你们一提到她,都觉得无法接受?”

司机边揉着自己的头,边转过头看向后排座的大美女,露出尴尬的微笑。

“开车,别耽误时间。”

大美女容颜没有任何变化,平静又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的,总裁。”司机接到命令,把头转回去,对着叶小天憨笑几声,继续开车。

叶小天感到莫名其妙,可却没在意。

“小农民,你真的要找夏冰雪退婚吗?”小美女古灵精怪的,趴在前排中间的位置,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可能娶个丑八怪,我可是向阳村,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叶小天自信满满的说道。

小美女忍不住的笑起来,一直笑道没力气,勉强开口说道:“没想到,你这么能吹牛,夏冰雪可是滨江第一美女,有多少人排着队等着娶她呢。”

“你还说找她退婚,人家根本都不认识你好吧?”

叶小天不以为然,双手抱住肩膀,懒得和她计较,淡淡的回了一句:“我看你怕是白痴,我都说了,我们两个有婚约,你觉得我会不认识她?”

“不过,我倒是心疼你。”

“心疼我?”

小美女被说的愣住,这家伙说话还真无厘头?

“对啊!我心疼你马上就有血光之灾,还有心思八卦我的事情。”

他说着,转过头看向小美女,摇了摇头。

“你?”

被人说有血光之灾,换了谁都接受不了,小美女攥着小粉拳,怒斥道:“你才有血光之灾,你全家都有血光之灾。”

“不信算了。”

叶小天也懒得和她争,凭自己在山上修炼十几年的功力,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知晓每个人的前后五百年运势,看相根本就是手到擒来的小事情。

“小雨,别闹了,一会还要参加交流会,休息会吧。”在两个人发生争执之时,大美女突然阻止道。

“冰......”

她刚要开口,却被大美女用目光阻止,她不服气的嘟着小嘴,只能作罢。

迈巴赫飞驰在公路上,很快驶入繁华的都市滨江市中,刚刚下山的叶小天,看着窗外,宽敞的马路,走在大街上的形形色色的美女们,让他眼花缭乱。

“这就是二嘎子,每逢春节回家,说的大都市?”叶小天边看边,惊叹道。

“哼,土包子。”

小美女楚小雨哼了一声,喃喃嘀咕着。

经过几条街道,车稳稳的停在信诚大厦门前,迎宾见到车驶入,小跑过来将后面的车门打开。

“土包子农民,你还愣着干什么?该下车了,去你的工地搬砖吧。”楚小雨边说边走下车,还不忘对着叶小天做个鬼脸。

切!

叶小天不理会他,抱着双肩包也下了车,他抬头见信诚大厦高不见顶,犹如庞然大物毅力在面前。

“等等。”就在他转身想离开的时候,突然被楚小雨叫住。

“干嘛?”

“看你傻了吧唧的份上,我告诉你,她就是夏冰雪,嘻嘻,再见,哦不,再也不见,土包子农民。”

楚小雨手指着大美女,说完转身就向信诚大厦内跑去,报了在车上的仇,不要太爽。

什么?

听到她的话,叶小天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夏冰雪不是个丑八怪吗?

怎么回事她?

“你个干扁女,鬼才信你的话,想骗我,等下辈.”当叶小天站在门口咒骂的时候,突然抬头看到屏幕上,嘉宾介绍中,赫然写着,夏冰雪三个打字。

他直接惊呆了,难道那个干扁女说的是真的?

怪怪,必须进去看看。

说着,叶小天背起双肩包,进入诚信大厦,可当他的脚刚刚迈入门口那一刻,竟然被人拦住。

“你好先生,请问你有邀请函吗?”

“什么函?”

叶小天挠了挠头,问道:“我是跟着那两个美女来的,你刚才也看到我们是一起坐车来的吧?”

“对不起,没有邀请函不得进入。”

“我”叶小天还想继续说的时候,大厦的门自动关闭,直接将他拒之问外。

为了搞清楚怎么回事,他绕过大门,来到后面,仔细观察着每一个细节。

而夏冰雪带着楚小雨,坐着专用电梯,已经到达了三十二楼,她们此次来是参加一个商会举办的交流会。

主要目的是,商会的每家企业,为山区的特困儿童筹款。

“夏冰雪来了,哇,真是漂亮到无与伦比。”

“这辈子她要是能对我笑一次,死了我都愿意。”

当两个人走进会场一刹那,顿时引起全场的关注,作为夏氏集团的总裁,滨江第一美女和顶级家族楚家大小姐,走到哪都备受关注。

“冰雪,你怎么来晚了?”就在这时,从台上走下个斯斯文文的年轻男人,戴着金丝边眼睛,西装革履,仪表堂堂。

夏冰雪看了一眼他,没做半点停留,与他擦肩而过,直接坐在预留位置上去。

年轻男人,本满脸堆笑,突然边的阴冷起来,尴尬的转身回到台上去。

“冰雪姐,你对刚才那个土包子有什么看法?”楚小雨觉得无聊,于是问道。

“没看法,他应该是爷爷为我订的娃娃亲。”夏冰雪淡淡说道。

“什么?你真认识他?”

八卦的楚小雨立即来了精神,她把小脸凑过去,询问道:“这么说,他没吹牛了?”

“嗯,不过,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他。”

夏冰雪其实早就知道,爷爷生前为自己订过这门亲事,可她并未在意,好多年过去了,要不是今天遇到叶小天,她都忘了。

就当交流会氛围正浓的时候,叶小天已经从外面爬了上来,他好像蜘蛛侠一样,趴在信诚大厦窗户外,向里面看着。

当他目光锁定到夏冰雪的同时,楚小雨也看见了他。


“啊!我的天。”

楚小雨惊讶的,双手捂着小嘴,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从外面爬上来,要知道这可是三十二层楼。

太神奇了!

古灵精怪的她,对着叶小天摆了摆手,随后又做个鬼脸。

两个人就这样玩了半天,直到被台上的声音打断。

“接下来,有请夏氏集团总裁夏冰雪女士,为紫晶玉佛揭开神秘的面纱。”

台下掌声雷动,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到她身上,在万众瞩目下,夏冰雪走上台去。

“冰雪,这尊紫晶玉佛可是此次交流会的重头戏,价值连城,我特意留给你揭幕的。”金丝眼镜男,再次献殷勤的说道。

他是天成集团的继承人赵德斌,和夏冰雪一同长大,外界都在盛传两个人是一对。

此次交流会,也是又天成集团主办,信诚大厦就是他家的产业之一。

“嗯。”

夏冰雪依旧很冷淡的点头,没说半点多余的话。

其实,她并不喜欢参加这种场合,可为了那些山区的儿童,夏冰雪才答应参加,也算是为孩子们做些事情。

“来吧!冰雪,你亲自揭幕,才能给这尊佛像增彩。”赵德斌笑着,把手中的揭幕棒交给她。

“别碰,有危险。”

就在夏冰雪准备接过揭幕棒的时刻,叶小天撞碎玻璃,破窗而入,身上竟然没半点划伤。

他的举动吓坏了在场所有人,哪里有人会想到,竟然有人会从三十二层楼,从窗户进来?

哗!

在场的人全都被叶小天的举动惊呆,目光投过去。

“狗东西,你竟敢害我媳妇?”叶小天一跃而上,直接冲到台上,用身体将夏冰雪护在身后。

赵德斌也愣了片刻,很快反应过来,见他一身农民工打扮,全身上下的衣服都洗的发白了。

“你干什么的?谁让你闯进来的,保安呢?”赵德斌愤怒的四处找保安,这么高档次的交流会,来参加的人全都是商界精英。

哪跑来的土包子,还敢大言不惭的说自己的女神是他媳妇?疯了吧?

“他是我朋友。”夏冰雪见保安走上来,挺身而出,随后她转过身,对叶小天说道:“你先去台下等我。”

“媳妇,他在这个东西下了蛊毒,只要你掀开红布,就会中毒,以后全由他摆布。”叶小天指了指那尊玉佛,认真的说道。

什么?

夏冰雪不敢相信,按理说赵德斌就算喜欢自己,也不会做这么龌龊的事,怎么会?

“真的,不信你让他自己掀开。”对于这种蛊毒,叶小天了解的很,在这世界上,玩蛊,恐怕没人避他更厉害了。

“冰雪,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怎么会做那种事呢?”赵德斌有些紧张,开始闪烁其词,同时,他向身后的保安挥了挥手。

示意他们把东西拿下去。

不会?

叶小天笑了笑,按住保安的手,直接丢到一边,对赵德斌说道:“既然不会做,那你来掀开他,自证清白怎么样?”

我......

赵德斌自然不敢,他眼中顿时流露出杀意,眼看好事将至,没想到杀出个土包子来。

“怎么?不敢了?”叶小天说着,直接拉住他的手,把那尊佛像的红布掀开。

只见,一律淡淡的青烟升起,表面上看并无不妥。

这种蛊毒,是最阴险的施蛊方法,被下蛊的人亲自揭开,有严重的反噬效果,从外表上看没任何问题,

可一旦遭到反噬,不出半个小时,就会全身溃烂而死。

“啊!你”赵德斌知道自己中了蛊毒,赶紧用台上的矿泉水浇在手臂上,试图把蛊去除。

看到他不懂装懂的样子,叶小天感到可笑。

“媳妇,我们走吧。”

“嗯,好。”夏冰雪点头,转身和叶小天先后走下台。

“冰雪姐,我们不再看一会了?”楚小雨只在小说里看过蛊这东西,没想到现实中还真有,想看看赵德斌到底会是什么下场。

“有什么好看的?一会他就会全身溃烂,然后变成个骷髅,向你索命.”

叶小天绘声绘色的说着,还附加着表情和动作。

“真的假的?”

“当然是假的,你以为是植物大战僵尸啊?笨蛋!”

“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个土包子。”

说着,两个人又开始打闹起来,你追我赶,一直追出交流会。

他们前脚离开,会场已经乱作一团,赵家人赶紧通知了蛊师,为赵德斌解毒。

看着楚小雨和叶小天打闹,一项冰冷的夏冰雪,竟然在后面露出微笑来。

“你干嘛?我们要回家了,你怎么还要上车?”到了信诚大厦门前,楚小雨直接拦住了叶小天,质问道。

“我当然要和媳妇回家了,难道要你这个干扁女回家吗?”

叶小天双手抱住肩膀,理所当然的说道。

“呦呦,什么媳妇媳妇的,土的掉渣。”楚小雨看了一眼夏冰雪,转过头问道:“你不是要退婚吗?”

“那就在这里说清楚吧,反正冰雪姐也不会和你结婚的。”

“我反悔了,没想到女大十八变,我媳妇竟然这么漂亮,不退了,不退了。”叶小天越说越兴奋,继续说道:“更何况,我媳妇她现在处于危险中,没有我的保护,她会有危险。”

虽然夏冰雪有些高处不胜寒,可他坚信,用一颗真心,绝对会融化冰冷的皮囊。

“呕!”

“我说土包子,你别恶心人了好不?你刚才还说我有血光之灾,看,现在我还不是好好的?”楚小雨嘟嘟着小嘴,说道:“别以为,自己会打架就是大师了好不?”

嗯?

不提这茬,叶小天差点忘了,他上上下下的看着楚小雨,问道:“你难道没觉得,此时肚子有些疼吗?”

“哦!刚才我还看到你喝冻可乐了,完了完了,晚上你一定会彻夜难眠。”

不会这么准吧?

听到这番话,楚小雨瞪着眼睛,在心中推算下日期,再仔细感受下身体异常,才明白过来,他说的血光之灾是什么了。

“你怎么知道的?”楚小雨此时的小脸通红,捂着肚子赶紧钻进车内,完全没脸见人了。

见她上车,叶小天也跟着钻进车里,得意的说道:“我当然知道了,向阳村的小寡妇都是我看好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