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医神一怒

医神一怒

北斗七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韩家破产,韩林凭借自己的努力打造了专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可谁知朋友的欺骗,让他的公司最终被洗劫一空。那段时间,他格外的狼狈,在那时,他遇到了醉酒的苏悦容。一夜缠绵,他与她签订了契约婚约,从此,他成了苏家的赘婿。苏家人觉得他是高攀了自家的女儿,为此对他很是排挤,于是,一场算计,他被苏家人再次送入了地狱……

主角:韩林,苏悦容   更新:2022-07-15 21: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林,苏悦容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神一怒》,由网络作家“北斗七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韩家破产,韩林凭借自己的努力打造了专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可谁知朋友的欺骗,让他的公司最终被洗劫一空。那段时间,他格外的狼狈,在那时,他遇到了醉酒的苏悦容。一夜缠绵,他与她签订了契约婚约,从此,他成了苏家的赘婿。苏家人觉得他是高攀了自家的女儿,为此对他很是排挤,于是,一场算计,他被苏家人再次送入了地狱……

《医神一怒》精彩片段

远东一个国家的黄金宫殿,戒备森严!

这是属于国王住的地方!

上万全副武装的雇佣兵,正巡视宫殿内外,可以说外来的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这里拒绝一切外来可能存在的危机!

拒绝一切!

然而此刻偏偏宫殿中的停机坪上,数架奢华的私人飞机之中,居然停着一辆来自于炎夏的飞机!

飞机上“炎夏”那两个字,是多么耀眼!

这要是以前,别说是飞机了,就是一辆外来的自行车进来都不可能,更别说有资格进国王的停机坪了,然而,这架飞机轻而易举的做到了!

也可以说是,这辆飞机的主人做到了!

当这里的雇佣兵,目光扫视到这架飞机的时候,他们神色变得崇敬了!

这是炎夏神医韩林的飞机!

特别是他们的首领马汉,他的目光感激,他摸了摸自己的心脏,这里曾经中弹,当时已经停止呼吸,宣告死亡,然而韩林仅仅施了三针,就将他救了回来!

他这条命,是韩林救的,也从此成为了韩林的朋友!

这次他老板,也是这个国家的国王病重,是他打电话求韩林才过来的,可以说,这架来自炎夏的飞机,是他求了好几次,才勉强飞进来的……

然而,突然,飞机上,冲下来一个女人,是韩林的助手黑玫瑰!

“黑玫瑰,你先别进去,韩神医正在里面给国王治病……”马汉犹豫了一下,抬手阻拦!

“滚开!炎夏那边打过来的电话,你敢拦我??”黑玫瑰神色冰冷,一把冲了进去!

马汉无奈,他,的确不敢!

他是不怕死的雇佣兵,谁都不怕,可是唯独怕韩林,因为韩林能够轻而易举的救他,也能……轻而易举的杀他!

黑玫瑰冲进宫殿之中,马汉也随之进来!

此刻,国王躺在宽大的床上,一脸病怏怏!

一名二十出头,高大挺拔的青年,正手稳稳的持着一根银针,缓缓的插进了国王心脏的一个穴道之中!

正是神医韩林!!

“哼……”国王痛哼!

韩林手中的银针稍停,撇头,目光淡然的看着黑玫瑰,“我不是说了,我治病的时候,不要进来打扰我的吗?”

“不是的老板,是炎夏那边有人打电话过来了……”黑玫瑰着急。

“哦……是有人预约治病?你知道我的规矩,让他先存一千万美金在我账户!我收到钱之后,再决定治不治!”说完,韩林继续施针!

“老板,是苏悦容的电话……”黑玫瑰开口。

韩林骤然一停,平静的双目射出精光,声音波动,但是手中的银针只是稍微的停了停,“她……说了什么?”

“她说……她说,您女儿今天因病去世了,让你如果有空,回来见见您女儿最后一面。”黑玫瑰说道。

叮!

银针落地,韩林身体猛然一震,刚才的淡定瞬间荡然无存,“黑,黑玫瑰,你说什么??”

马汉吃惊,韩林居然失态了?

“苏悦容说,您女儿去世了……”黑玫瑰也难受,她已经跟了韩林五年了,然而她从来不知道韩林结婚了,而且居然还有一个女儿……

“回炎夏,马上回炎夏!!”韩林双目通红,顾不得自己的银针与药箱,瞬间冲出了宫殿!

“韩,韩神医……您不能这样啊,这国王要是醒过来,他会大发雷霆的!”

马汉大惊,这国王还在施针之中啊,这怎么能够半路停止?

“现在谁敢阻止我回炎夏!我会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大发雷霆!!”冰冷的声音骤然从外面传来!

黑玫瑰急忙追出去。

马汉望着昏迷的国王,他犹豫几秒,最终摇头苦笑,他不敢……

属于炎夏的飞机起飞,仿佛火箭,往炎夏而去!

“啊,苏悦容,你居然瞒着我!女儿,我们两个居然有了女儿,可是,死了??啊!!”

此刻,飞机上韩林双目血红,一切被自责与愧疚淹没!

今天黑玫瑰震撼无比,因为她从来没见过淡然的韩林如此模样……

轰!

韩林一拳砸在了椅子上,出现一个恐怖的洞,“苏悦容,既然你六年前就怀孕了,这些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女儿病重,你都不告诉我?为什么?”

“五年来,我救治上万人,赚取无数财富,全球上百位国王以我为座上宾,我如今拥有无上荣耀的地位,可是这些有什么用,有什么用!!今天,我自己女儿居然因病去世!啊!!”

韩林痛苦不已!

六年前,韩家破产,韩林当时自己创立的公司,也被朋友欺骗而空,那一段时间,万念俱灰,狼狈落寞!

然而当时一次偶然的醉酒,也是韩林最人生低谷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苏世集团的苏悦容!

两人不认识,却冥冥之中拼桌喝了酒,然后……一夜放纵自我的沉沦了。

事后韩林酒醒,却看到苏悦容满脸冰冷,直接丢给了韩林一个合同,不错,是结婚合同!

当时韩林也明白了,苏悦容是因为被家里面逼着和人结婚,所以才出来喝酒,没想到鬼使神差的居然和韩林有了一夜了……

韩林想负责,所以签了!即使这是一份入赘的合同……

两人结婚不顺利,整个苏家都觉得韩林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想而知当韩林进了苏家那天,是遭受了多大的白眼和嘲笑!

苏家的不愿意,韩林以为是口头上的,没想到,苏家为了逼韩林离开,居然设计陷害韩林勾搭小姨子……

韩林拒绝,可是怎么能够想到一切都是设计好的了?

当场人赃并获!

当时小姨子的冷眼指证,让韩林瞬间处在了风尖浪口,百口莫辩!!

接下来就是拳打脚踢!

整个苏家的狰狞冰冷,韩林历历在目!

一时间,窝囊废的入赘男韩林,居然不要脸的勾引小姨子,这件丑事当晚就传遍了整个海市!

当然,也传入了苏悦容耳中……

苏悦容给了韩林一巴掌,流着眼泪,撕碎了合同,韩林遍体鳞伤的被赶出苏家,流落街头,如同野狗一般!

众人的嘲笑,落井下石,韩林记得,那苏悦容失望透顶的眼神,韩林也到今天都记得……

然而韩林不知道,当时的苏悦容居然怀孕了,她当时得多失望??

可是所有人不知道的是,韩林因此遇到了一位神医,并学会了一身医术,五年里,韩林为世界三十多个国王治过病,拥有了他人无法企及的权势和高度,他创立了世界上最大的神医殿,他就是殿主!!

麾下世界各种名医,十大战神,从神医殿创立那天起,世界上的人,又因此多了一个火热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够加入神医殿,这将是一生之中最至高无上的荣耀……

然而,此刻神医殿殿主,自己女儿居然病亡,这个消息要是出来,整个世界医学界都会为之震惊!

“快点,给我飞快点!!”韩林在咆哮,眼泪已然流出……

“老板,这是最快速度了,现在是在米国高空,这是航空管制的区域,最快也是这样了,不然会被无人机攻击的……”

“给米国防空部第一手米勒打电话……说我,韩林路过!!让他现在给我派无人机给我护航,还要清除一切障碍!!如果一个小时我出不了米国,他的病,就算再去求我十次,百次,我都不治!!”韩林眼睛血红!

“是,老板!”黑玫瑰拿出电话……

“女儿,我没见面的女儿,你怎么能死?我不准你死!!你等我,等爸爸给你看看,你爸爸是救人无数的神医,等我……”韩林拳头紧握,双目已经是再次无声流泪……


炎夏!

苏世集团的私人医院,病床上躺着一位没有一丝血色的女孩,一动不动……

此刻整个苏家都在病房里面了,但是面对苏悦容的亲生女儿,整个苏家表现的十分冷漠!

是苏悦容的女儿又如何?也是当初那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种!!

苏家不需要这种垃圾血统来污染苏家,病死了正好!!

“培培,培培,你说话啊,妈妈在这里,你跟妈妈说话啊……”

苏悦容痛苦万分,自己的女儿在一个小时之前就已经没有呼吸了……

她痛苦不已。

“悦容,节哀顺变,培培死了,我们每个人都不愿意看到,可是人死不能复生,别伤心了,准备身后事吧!”苏悦容的妈妈,苏美丽冷淡安慰。

苏悦容面容呆滞,“妈,我知道你不喜欢培培,整个苏家的人都不喜欢,可是她是我女儿,……也是,韩林的女儿……”

苏美丽冷漠,“悦容,你还提那个不要脸的韩林干什么?我告诉你,培培的葬礼随便办办就行了,还有,别通知韩林!他没有资格再踏进我们苏家一步!”

“可我···已经给韩林打电话通知他了……”苏悦容依旧呆滞,眼泪无声而下。

“什么,你通知他了?可笑,那个不要脸的窝囊废自从滚出我们苏家之后,已经消失五年了,我还以为他早就死在街头了呢!”苏美丽冷笑不已。

“就是呢,整个海市,整个炎夏也没再听说过韩林这号人了,估计就算还活着,也是混得不如一条野狗吧!”病房里,其他苏家的人嘲笑不已。

“姐姐,他真还活着?”小姨子苏丽丽冷笑问。

当初就是她陷害韩林!!

“不知道,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苏悦容依旧呆滞。

“女人?呵呵呵,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这混蛋身边居然还有女人?自己曾经的老婆打电话过去了,居然还让一个女的接,他这是什么大人物?居然这么有派头?”苏丽丽冷嘲热讽,更加对韩林不爽。

“什么派头不派头的?装模作样啊,肯定是没脸接啊……”

苏家人继续嘲笑,悲痛的重病房,居然成了一个嘲笑之地……

“看他那德行,也没脸回来了,也不指望他了。”

苏美丽冷哼,然后对病房里的医生,也是她妹妹的儿子苏字华道,“字华啊,培培既然已经走了,那你就准备一下,我们这边去联系殡仪馆,现在天气热,人死了不一会就发臭了,就得快点送才行,……”

“恩……表姐!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啊,”苏字华劝说苏悦容,给病床上的女孩盖上白布。

苏悦容崩溃,拉着白布不放,满脸无助的泪痕,“不要,不要这么盖住我的女儿,不要,不要,……她还没死,你快救救她,救救她啊……我女儿不会这么容易死的,不会的啊!”

苏悦容无助的哭泣着……

“唉,表姐,培培已经死了,你看心跳都有没有了,我知道你一时间无法接受,可是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别说是我了,就算是华佗再世也无济于事!别耽误时间了,我先将她送进太平间在说,不然等会尸体都臭了。。”苏字华摇摇头,他可是权威医生,怎么可能搞错?

“不要,不要,我女儿还没死,……再等等,我知道我们炎夏最近出了一位神医,韩神医,我现在找他,找他……”苏悦容抱着病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孩不放,满脸都是泪水。

“韩神医?”

苏字华意外,他听说过,最近五年之中,突然有一个神医仅仅三针救活一个已经断气的富翁,从此一夜成名!

五年之中,不知道多少人被这位韩神医用针灸之术救回来了!

但是这位韩神医有个规矩,从来不踏入炎夏,应该是国外的人,将炎夏的中医发扬光大了。

他都想找这位神医了,毕竟苏家的老奶奶,三年前病重之后,可就一直躺在病床上啊!

如果这位韩神医肯来炎夏,那么自己奶奶肯定有救了。

但是他根本没有联系方式,苏悦容也不可能有啊,所以指望韩神医过来,根本不可能!

更何况,此刻女孩都死了,就算韩神医来了也没用啊!

毕竟韩神医能救濒死之人,但是已死之人,如何救?

苏美丽眉头一皱,摆手。

苏字华和苏丽丽就强行的拉开了苏悦容,在苏悦容哭泣之中,强行的要将女孩推出去!

“谁敢动我女儿!我要他死!!”突然,一个惊雷一般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病房里,整个苏家的人都是眉头一皱,苏美丽满脸厌恶!

居然是他!!

“他还有脸回来??”

特别是苏丽丽,冷哼了一声,“吵死了,原来是一只消失了五年的野狗在乱叫啊!”

苏悦容目光呆滞,只见门口冲进来一个熟悉的男人!

这个男人此刻居然没有了五年前的颓废,浑身龙气生威,气场凛冽!

病房瞬间鸦雀无声!

苏美丽都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

众人下意识一惊,苏丽丽都愣住了,这个男人,是五年前的窝囊废??

怎么,怎么变化这么大??

“这窝囊废怎么了?”

“不知道,也许活了二十多年,终于硬气了一回……”苏家冷笑的表情再次出现。

“你来干什么?你还有脸回来?当初你差点害我清白,你个混蛋!你给我滚出去!”苏丽丽回过神来,当然发作了。

韩林大步走进来,虎虎生威,气势逼人!

“我让你滚,你听到没有??”苏丽丽十分生气,韩林居然无视她。

“滚开!!我会找你算陷害我的帐,但不是今天!!”

韩林一声冰冷之声,如同虎啸,也如同惊雷一般让苏丽丽震惊不已,呆立当场!

其他苏家的人也惊了!

苏美丽脸色难看,十分难看,“你这个杂种还回来干什么?这里是苏家的地方,你没有资格进来!滚!!”

韩林双目冰冷,无视,“你!给!我!滚!开!”

一字一句!惊雷滚滚!

苏美丽一个踉跄后退,这个眼神,让她背后发毛了!

瞬间,苏家安静至极!

目光都有不同程度的震惊!

韩林在苏悦容呆滞的目光注视下,直径走到了病床上的女孩面前,他眼睛通红,眼睛湿润,留下眼泪!

这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女儿?

眼耳口鼻,真是和自己好像好像!

然而,女孩一丝血色没有的面容,自然紧闭的眼睛,一动不动……

让韩林痛苦不已!

“爸爸来看你了,让爸爸给你把脉……”韩林立马伸手按着女孩的手腕,随即继续按女孩的脖子。

“你干什么?我们让你滚出去,你没听到吗??”主治医师苏字华恼怒不已。

可是韩林依旧继续,不断的在检查自己女儿身体几个重要部位。

居然当他的话,是耳旁风了!

“把脉?你在把脉?可笑,可笑,你这个窝囊废,什么时候成了医生了?”苏字华嘲笑起来,那手势不对啊,把脉是这么把脉的吗?

这是哪门子中医?刚入门的学徒吧?

整个苏家的人,也回过神来了,气势惊人的进来,他们还以为韩林是什么大人物,没想到,居然安静的在把脉?

可笑!让人笑掉大牙!

“这窝囊废消失五年,不会是在学医吧?”

“学医,我看是当骗子还差不多!”

高傲的嘲笑表情,再次出现在了苏家每个人脸上。

眼看韩林依旧是继续,苏字华恼火了,“喂,老子在跟你说话啊!你算什么东西?一进来就装模作样的在我面前把脉?你知道我是谁?你是打算起死回生?我告诉你,她死了,她已经死了!你他妈又不是华佗在世,你装什么逼啊!!”

啪!!

“别在我面前碍手碍脚的,你个无知庸医!!”韩林一巴掌甩出来!

下一秒,就是一个清脆的巴掌声音!

苏字华好像垃圾一样摔出病房,惨叫一声,就没有声音了。

苏家众人惊呆!

他居然打我们苏家的人??

而且这一巴掌,居然把人都打飞了!

韩林开始仔细检查,本来想施针,可是回来的着急,自己银针忘记拿回来了,那套银针,可是韩林师傅所传,并不是普通银针!

如果想要达到救人的效果,一般银针根本不行!

自己女儿在别人面前已经是死了,但是在韩林面前,还有一线生机,还能救!!

女儿还有救!!

韩林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安心一分!

可是银针没带,那么用什么?

随便将就是绝对不行的!

韩林吸了口气,突然想到了,自己手中还有一颗药,他亲手炼制的药,可以暂时缓解,让她回一口气再说!

韩林急忙拿出来,一股难闻的味道,就充斥整个病房了。

苏家众人大怒!

“这窝囊废还想干什么?拿出什么鬼东西?毒药吗?这么多年,对自己女儿不管不顾也就算了,现在回来了,还打算用什么鬼东西,折磨培培的尸体??真是太没人性了!”

“就是!!悦容,你还愣着干什么?培培已经死了,吃什么都没用了,他现在打算用这个干什么??你就任由这个混蛋折磨培培的尸体?”苏丽丽大叫。

“韩林!你住手!!你别忘了,你现在要折磨的人,是你韩林的女儿!!”苏悦容双目通红,眼泪无声!

她再次失望透顶!

韩林回来了,她勉强得到安慰,可是一回来,就折磨女儿的尸体?

让女儿死都死得不安生吗?

这是一个亲生爸爸能做出来的事情?

韩林微微一停,“悦容!我知道,可是我们的女儿还没死,我现在给她吃的,不是一般的药,是……”

“够了!培培死了,她死了,死了,你不要折磨她,不要……”苏悦容瞬间崩溃,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了。

韩林恍惚,这个眼神,和当初韩林被赶出去之前的眼神如出一辙,他动作稍微停滞!

“悦容,相信我!”韩林声音缓缓。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你拿的是什么?是毒药!你在侮辱你亲生女儿的尸体!你让她死都不安生!你不配做她父亲,不配!”苏悦容哭泣,后悔,自己让他回来干什么?

韩林没有听,继续将药塞进了自己女儿口中。

“走,你给我走,我再也不想看到你!”苏悦容崩溃到了极致,说都说不听,韩林你都做了什么!

“再等一下,药很快起作用了,这里有没有银针??我要给女儿施针!”韩林说道。

苏悦容呆滞,不敢相信韩林还想继续?

还想折磨女儿的尸体?

“没有!还不快滚!你这个做爸爸的太狠毒了!拿自己女儿当试验品!乱给她吃东西!”

“滚啊!!”苏家人都恼怒起来。

“悦容,我现在去找银针,你千万不要让他们碰女儿的身体,千万不要!”韩林瞬间出去了。

苏悦容瘫坐在地上,她不信韩林的话,走了也好,也好……

“妈的,真是一个禽兽!给自己女儿乱吃东西,现在看起不了作用了,就随便找个借口溜了!”

“我当初就说,这个韩林不靠谱,一进来就大呼小叫的,还以为自己是谁了??一个窝囊废而已!现在自己识趣的滚了也好,也好!……还不叫医生进来,将培培推进太平间?”苏美丽冷冷说道。

“不要,我女儿还没死,没有,让我再和我女儿待一会,待一会……”苏悦容抱着自己女儿不舍得放手,眼泪无声而下,可怜无助至极!

病房里,苏家人眉头一皱,也没多阻拦,死都死了,也不在乎这点时间了。

“培培,对不起,妈妈救不了你,”苏悦容流泪。

“咳,咳……妈妈,妈妈,你怎么了?哭什么……”突然,一个稚嫩而虚弱的声音响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