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傲娇王妃霸气归来沈菱

傲娇王妃霸气归来沈菱

沈菱司徒煜嵘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沈菱被丢到废院里,只发派了朱嬷嬷伺候她,到今日剩下孩子,距离成亲当晚,已经过去十个月多了。也就是说,这孩子过了预产期再出生。

主角:沈菱司徒煜嵘   更新:2022-09-11 06: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菱司徒煜嵘的其他类型小说《傲娇王妃霸气归来沈菱》,由网络作家“沈菱司徒煜嵘”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菱被丢到废院里,只发派了朱嬷嬷伺候她,到今日剩下孩子,距离成亲当晚,已经过去十个月多了。也就是说,这孩子过了预产期再出生。

《傲娇王妃霸气归来沈菱》精彩片段

大魏王朝。 


翼王府废院里,连日暴雨,把破旧的废院大门冲剧得掉了颜色。沈菱躺在潮湿的床上,腹中痛得厉害,她已经


痛了一天一夜,再支撑不住了。


“.....”她气若游丝地喊了一声,觉得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可这孩子,她还不曾见过一面


“王妃。您再使劲,再使劲啊,快生出来了。”间候她的塘嬤哭着喊了一声,嗓于已经沙哑。


沈菱使劲拉住嬤嫁的手,绝美的面容苍白至极,“告诉王爷,我真的没有谋害清公主,也没有私通侍卫,真的


没有。


嬤嬤哭着道:“娘娘。王爷会相信您的。您要坚持啊。”


沈菱把全身的力气。都往腹中积压。便陡然觉得一松,随即黑暗席卷上来,听得一声婴儿啼哭,她缓绕地笑


了,紧握的双手松开


“娘娘。是小世子,您帮王爷生了编...惊喜的声音随即变成惊喊,“娘娘,娘


破旧大门被迅速推开,-名身穿华贵衣裳的女子带着几名婆子侍女进来,她唇目寒冷,显得气度非凡,进门瞧


了一眼床上已经不知人事的沈菱,眼底的厌恶与痛快还来不及消退。便冷冷地道:“把孩子抱走。


嬷嬷迅速剪了脐带。护着孩子,跪在了地上,哭着道:“清公主。您不能带走世子,求您找大夫来,王妃快不


行了。”


清公主身边的人马上去抢走了孩子。抱在清公主的面前,“公主.”


清公主看着那孩子。孩子的眉目像极了阿黑,她眼底骤然涌起了恨意,取出手绢,捂住婴孩的口鼻,冷冷地


道:“冷氏与府中侍卫私通。诞下孽种,本言验明正身。确实非翼王骨肉。


媳嬷骇然。猛地想上前抢孩子,却被随同进来的婆子钳住,狠狠地甩了两巴掌,“你这刁奴。擰掇王妃私通府


卫,罪大恶极,该论死罪


几巴掌下来,打得嬷嬷口鼻出血。噻哭不止


婴儿被捂住口鼻,渐渐就不动了


清公主移开手,把手绢丢弃在地上。看着身边的婆于侍女,“见了王爷,知道怎么京报吗?”


婆于恭谨道:“回公主的话,冷氏所生的孩儿,与侍卫方莫有七八分相似。”


清公主微微一笑,晃动头上珠翠,金贵的脚步往前挪了挪。站在床边看着沈菱,心头大恨仿佛才消数。终于死


了。  


若不是阿翼非要等孩子出生,验明正身,她早就想杀了沈菱,怎容她活着诞下孩儿


“灌下毒酒,草席裹尸。丢在乱葬岗!”清公主级纸下令。


是!”身边婆于上前。早备下了每酒前来,以两指捏开沈菱的嘴巴,便要灌下毒酒。


昏迷过去的沈菱,却忽然睁开了漆黑幽寒的眸子。盯着婆子凶狠的脸,她错愕片刻随即有记忆灌入,眸于惊怒


顿生,一手拨开了毒酒,教住婆子的领口把她拽下来,夺了她头上管子,便狠狠刺向婆子的眼睛


惨叫声传来,顿时血流如注。


清公主面容陡变,“冷满。你罪大恶板。还不速速就死?”


冷满教着被褥坐了起来,-脚路开伏在边上惨叫的婆子,只觉得全身疼痛得要紧,她深呼吸一口,这破身子是


刚生完孩子。穿越都比别人倒耳,妈的


卒好墨医世家的灵力尚存,当即催动灵力疗伤。止住了疼痛。赤脚站在了地上。清公主简直不能相信。这是她欺辱了十个月也不敢反抗的沈菱吗?原来一直在装温顺。


杀了她!“清公主尊资的面容裂出了狂怒,狠狠下令!''



第2章折她一只手


沈菱却已经快步上前,一手抓住了清公主的头发,把她拽至身前,口气冷冽,“你这变态女人,在翼王出征之时,冤枉我毒害你,诬陷我与侍卫偷情,害我在这废院里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你弄死我便罢,现在我死不去,轮到你生不如死了。”


“你……你大胆!”清公主几时被人这般对待过,尤其还是沈菱这贱女人,气得不顾风度,便要扬手抽她的脸,沈菱捏住她的手腕,使劲一掰,便听得骨折的声音响起。


清公主惨叫一声,沈菱把她推在地上,拂袖冷冷道:“回去告状吧,说我想杀你了,最好让他来这废院里看看这孩子,到底是侍卫的还是他的。”


婆子和侍女急忙扶起清公主,为她压好凌乱的发髻,婆子怒斥,“王妃,你别太过分,王爷早就想杀了你,是公主保着你让你生下孩儿……”


沈菱冷道:“闭嘴吧,这样的话哄哄孩子可以,我一个字都不信,她恨不得我凄惨百倍地死,滚!”


清公主的手被掰折,痛得眼泪直冒,忍住疼痛怒道:“好,好,我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来人,把那野种的尸体抱走。”


朱嬷嬷已经反应过来,马上抱起了婴儿,可那婴儿已经悄无声息了,朱嬷嬷大哭起来。


沈菱看了一眼婴儿,脸呈紫青色,但胸口有轻微的起伏,还没断气,她抱过来,以灵力注入孩子的手脉,灵力随即在婴儿体内运行,没一会儿,便睁开了眼睛,哇哇大哭出声。


清公主见孩子没死,大骇,顾不得公主的仪态,发疯似的喊,“把那野种抢过来,杀了他。”


沈菱见她执意要杀死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心肠歹毒,怒火盖烧,抱着婴儿便一脚朝她腹中踹了过去。


这一脚极恨,踹得清公主飞出门槛,昏了过去,婆子侍女急忙去扶她,见头上流了血,忙地带她和那婆子走了。


朱嬷嬷都怔住了,王妃……似乎是变了个人似的,怎那么厉害了?


“还愣着做什么?热水呢?”沈菱淡淡地看了朱嬷嬷一眼,道。


朱嬷嬷回过神来,忙地去把热水提进来,帮婴儿洗去身上脸上的血污,再包好脐带。


沈菱换了一身衣裳,把染血的都扔出去。


原主的恨和怨,似乎还留在胸腔里久久不散。


十个月之前,相府千金沈菱嫁给了当今皇帝的第三子翼王司徒煜嵘,成亲第二天,收到塘报戎人来袭,司徒煜嵘点兵出征,司徒煜嵘出征三个月之后,沈菱才发现自己怀孕了。


清公主是暂时住在王府为王府打理内务,得知她怀孕,便说她私通侍卫,侍卫方莫也承认了。沈菱喊冤,当天晚上清公主就中毒了,救过来之后,查出是沈菱下毒,本是要当场杀了沈菱的,但相府那边极力保下,等到三个月之前司徒煜嵘凯旋回来,却伤了双腿,一直在治疗当中,并未彻查此事,只说等孩子生下来之后看看再说。


沈菱被丢到废院里,只发派了朱嬷嬷伺候她,到今日剩下孩子,距离成亲当晚,已经过去十个月多了。


也就是说,这孩子过了预产期再出生。



沈菱又往前逼了一步,“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他,他腿残了,走不动,只好由我来找他。”


“你....”卫大人听她三番四次说王爷的腿残疾,大怒,竟伸手便要抓她拽走。


“让她进来!”里头,传出了阴冷嗜血的声音,似裹挟着杀气,扑面而来。


卫大人撤了手,眉目垂下,“王妃这是找死。”


沈菱却不管他,抱着婴儿大步进去。


踏进正厅,对上一双残冷阴狠的眸子。


那是一张叫人近乎屏息的脸,俊美,邪狂,麦色肌肤上似笼着一层杀气,长发挽起一半,另外一般疏狂地垂下肩膀锦衣上,黑色的锦缎衣裳绣着亲王规格的四龙吐珠图案,耳朵上有一道伤口,蔓延至脖子,伤口丝毫不显得狰狞,但却无端为他增添了一份阴狂。


“你还敢来?撵出去!”清公主半躺在贵妃榻上,折了的手包扎住,急急地道。


沈菱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贱人闭嘴!”


“你敢称呼本公主为贱人?你不要命了!“清公主气急败坏。


沈菱没管她,走到了司徒煜嵘的面前,对他眼底的残冷阴狠视若无睹,只看了一眼他的双腿,双腿上衣衫流畅,便坐着也叫人觉得双腿修长。



第5章他是你儿子


“看够了吗?”司徒煜嵘的声音阴沉响起,一点都不像方才听到的慵懒。


沈菱踢来一张椅子,坐在了他的面前,把手中婴儿放在了他的腿上,“这是你的儿子,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这是事实。”


司徒煜嵘的眸子垂了一下,瞧那孩子一眼,孩子还在熟睡中,呼吸轻轻,稚嫩的面容纯如天使。


“卫大人,把孩子抱走。“司徒煜嵘说着,淡淡地看了清公主一眼,眸光显得特别的温和,但是清公主却陡然煞白了脸。


卫大人要过来抱孩子的时候,沈菱一手抢抱了回来,看着司徒煜嵘,“要不要滴血验亲?要不要再查查这孩子是不是你的血脉?”


卫大人已经看到孩子的面容了,顷刻红了眼睛,是王爷的孩子,酷似王爷啊。


真好,真好,王爷留后了。


司徒煜嵘弯唇嘴角形成一朵冷笑,“是不是本王的孩子,本王都打算留下,也打算杀了你。”


沈菱盯着他的眼睛,仿佛是丝毫不惧,“我死,孩子死,我活,孩子才能活。”


“是吗?”司徒煜嵘笑了起来,却随即丢出了一把匕首,“本王成全你,杀了这孩子。”


“王爷!”卫大人急了,忙地上前阻拦,“这孩子五官和您一模一样,是您的孩子。”


“当娘的都心狠,本王无所谓。”司徒煜嵘漫笑了一声,眸子却异常锐利地盯着沈菱,“来,给本王看看你有多大的决心与这孩子同生共死。”


沈菱拿起匕首,看着他,“你非杀我不可?”


“没错,你非死不可。”司徒煜嵘口出残冷的话。


沈菱笑了,“好,我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孩子,自然不能白白送人,那就让他陪我去死吧。”


指尖染了灵力贯穿匕首,倏然扬起,狠狠地插向了婴儿的心脏。


“不可!”卫大人惊叫一声,想去夺匕首,但沈菱下手太狠,速度很快,他只能以手掌抵住婴儿的心脏,匕首顷刻刺穿了卫大人的手掌。


血流如注。


沈菱以灵力贯穿匕首,匕首是不会伤了孩子,只是换做卫大人的手,则不一样。


但卫大人不知道,情急之下,只能伸手去挡。


卫大人马上拿了匕首,顾不得手掌流血,跪下悲声道:“王爷!”


司徒煜嵘也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似笑非笑地勾唇看着沈菱,“好,够狠,是心狠手辣的丞相之女,本王饶你一命,你活着,本王才能好好地跟丞相算这废腿的账。”


他眼底狠毒半点没褪,却说出了如此云淡风轻的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