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爹地你再扒妈咪马甲就要挨揍了

爹地你再扒妈咪马甲就要挨揍了

多勤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宁景染因意外生下一个生父不详的孩子,独自带着儿子相依为命五年,却因为一场绑架,导致儿子被撕票。一场车祸,她重生到了孩子被绑架的一年前,这一次,她势必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甚至,她还要把害她儿子的人找出来,。可是她没想到,原本应该是寻找凶手的故事,却在儿子抱上某个男人的大腿喊了爸爸后彻底改变。这一生,孩子有父亲保护!

主角:宁景染,陆霆琛   更新:2022-07-15 21: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景染,陆霆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爹地你再扒妈咪马甲就要挨揍了》,由网络作家“多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宁景染因意外生下一个生父不详的孩子,独自带着儿子相依为命五年,却因为一场绑架,导致儿子被撕票。一场车祸,她重生到了孩子被绑架的一年前,这一次,她势必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甚至,她还要把害她儿子的人找出来,。可是她没想到,原本应该是寻找凶手的故事,却在儿子抱上某个男人的大腿喊了爸爸后彻底改变。这一生,孩子有父亲保护!

《爹地你再扒妈咪马甲就要挨揍了》精彩片段

一辆劳斯莱斯稳稳的停在了陆家别墅的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冷峻矜贵的男人。

男人年龄在二十七八岁,一张东方人的面孔,如同刀凿般的五官深邃逼人,手工西装着身,尽显张扬和狂傲,所有的保镖都向他致敬,并用畏惧敬仰的目光望着他。

陆霆琛,平城陆氏集团的掌舵手,年纪轻轻却已经驰骋黑白两道,跺跺脚就能够让整个世界抖一抖的大人物。

天神般俊逸的脸上满是傲气和凛然,冷酷的气息让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

他抬起

脚正要往别墅走,忽然之间——

“爸爸!”一个稚嫩的声音划破长空,身后的人悉数的把惊讶的目光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一个穿着卡通吊带衣的男孩子背着个小书包,长得粉雕玉琢的,他迈着小脚丫,跑过来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就抱住了陆霆琛的大腿。

“爸爸,我终于找到你了!”

陆霆琛瞄了一眼抱着自己大腿的孩子,眉毛紧蹙,这是哪来的小屁孩?

陆霆琛身后的保镖都吓呆了,他们如此严密的安保工作竟还能让一个男孩子跑进来抱着总裁的大腿,他们的工作要不保了!

“带走。”陆霆琛冷冷的下达命令,保镖要把那个紧紧抱着陆霆琛大腿的男孩子抱走,才发现似乎没那么简单,他就像一个八爪鱼一样紧紧的黏在他身上,“爸爸,我找你找了好久,你不能够不要宝宝啊……”

陆霆琛厉声警告他:“我不是你爸爸。”

“简叔叔说我们两个人的DNA是百分九十九相似,你肯定是我爸爸的。”小家伙开始埋怨,“爸爸,我妈妈都不管我,把我丢在别的叔叔那里一丢就是好几天,爸爸,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你可不能不认宝宝呀!”

陆霆琛的神色表情凝滞下来:“马上给我查这个孩子。”

“爸爸,你不用查了,你想知道我都可以告诉你哦,我妈咪叫做宁景染,我们现在住在罗东村,我妈妈可是个大美人,而且有很多追求者哦!我妈妈一直要给我找后爸,可是我还是喜欢自己的爸爸!”

这孩子虽然年纪小,逻辑却很清晰,而且谈吐非常自然,哪怕在气场如此强大的陆总面前丝毫不畏惧,这一点还颇有陆家血脉的气性。

再加上这个孩子眉眼之间和总裁还是有几分相似的,总裁也没有把他怎么样,还说了这么多话,这莫非真的是他在外面的私生子?

“江毅。”

陆霆琛的司机兼秘书江毅立刻明白过来,直接走上去就把小家伙像一只小鸡给拎了起来,然后赶紧跟上陆霆琛的脚步走进了电梯。

“总裁,这孩子长得跟你还真的有几分像,会不会真的……”虽然怕总裁,但还是依旧很八卦。

陆霆琛冷声截断:“有没有儿子,我会不知道?”

陆霆琛看了一眼被江毅拎在手上的小鬼头,还对着他比出了一个爱心:“爸爸,我真的是你的儿子哦,你看我们两个人都长得那么帅。”

很多人要接近他,当然也不外乎用一个孩子来做敲门砖,尤其是这种看着特别可爱,毫无心机的孩子,才是他最应该戒备的!

“快点把他处理了。”电梯门打开,陆霆琛命令了一声便抬起脚步走了。

小鬼头被江毅随便丢在了一个房间上锁,江毅警告他:“小鬼头,你完蛋了,破坏我家总裁的名声,现在就罚你在这里好好反省反省!”

快被人抛弃的孩子,用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着,欲哭的模样:“爸爸,你舍得吗?”

往反方向走去的陆霆琛没有任何迟疑的踏着脚步直接走了,而江毅确定门上锁后便放心的离开了,不过他前脚才走没多远,后脚门就被打开了。

小家伙看着躺在自己手心里的一个小铁丝,嘻嘻笑了起来——这个锁怎么能够困得住他!

好不容易才找到爸爸,他今天一定要把爸爸给带回去,这样子就可以给妈咪一个巨大的惊喜了,小家伙才准备跑,却被一双手拉住动弹不得了!

他转过头,看到那张被放大的脸时,整张小脸蛋都皱巴巴的,迎面便是河东狮吼:“臭小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个对他河东狮吼的女人不是谁,正是他的妈咪,奇怪呀,妈咪这几天忙得不可开交了,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宁景染就差没抬手揍他的脑袋:“说,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妈咪,我找到爸爸了。”

“什么爸爸?”宁景染脑子有点懵圈,小家伙不多说,直接就拉着她的手跑出去,然后指着某个方向兴奋的说着,“妈咪,你快看哦,那个人就是我爸爸。”

人群中陆霆琛的气质都是很突出的,只是一扫就可以立马发现到这个优秀的男人。

此时他正捧着一个酒杯,围绕他的是一群平城的贵胄,高高在上的姿态没有人可以媲美。

如此华耀的灯光在他的身边只是陪衬,所有人都不如他,真是鹤立人群,不过她从这个男人身上感觉到了浓厚的危险气息,对他毫无任何的好感。

她儿子是怎么找到这种男人做爸爸的?

宁景染的太阳穴都在突突跳着:“谁跟你说他是你爸爸的?”

“简叔叔都说了,我和他的DNA比对是百分之九十九!”

“你简叔叔是不是喝醉后跟你说的?”

“啊,妈咪,你怎么知道?”

“那货喝醉后连九加九等于多少都不知道,会知道你爸爸是谁?”

“……”小家伙的嘴巴扁了扁,似乎说得有点道理,难道他真不是自己的爸爸?

宁景染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还是把目光又在陆霆琛的身上放了几秒钟,她强烈的第六感除了觉得他危险之外,还有百分之一的熟悉。

在人群中的男人发现到了什么,转过头的瞬间正巧和宁景染的目光碰撞上……那一霎的对视让宁景染的心跳陡然加了一拍,她连忙转过头闪躲了。

小家伙很快的就发现到妈妈的神色变化,刚才的小失望瞬间都烟消云散了,变得激动不已:“妈咪,你脸红了耶!所以他肯定是我爸爸没错了。”

八百年对男人不感兴趣的妈咪,竟然会看到爸爸脸红,还有什么比这更有说服力的吗?


宁景染也不知道自己这种忽然心跳加速是因为什么,可能是因为被儿子给气到了,她回过头瞪了一眼儿子:“臭小子,我把你带回去,不好好教训你一顿你试试看。”

“妈咪,你不能用武力哦!”小馒头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了。

宁景染带着儿子才刚刚准备离开,忽然就发现到了今晚上她来这里要找的目标。

“女性,二十五岁,死亡时身穿粉色裙子,长发,身高一米六五,最明显的特征是右手臂上一朵蔷薇花的纹身。”

这个女性刚好就是陆家的女佣,她正准备结束今晚上的工作,刚刚脱掉外衣,宁景染就看到了她手臂上绣着一朵显目的蔷薇花。

是她没错了。

宁景染想要跟上那个女佣,可却敏锐的察觉到人群中有一抹炙热的目光,那个目光犹如是把锋利的刀子,紧紧跟随着她。

为了躲避多余的麻烦,宁景染的身影快速穿梭,结果等到她出来别墅的时候,就没看到那个女佣了,反倒是儿子冒了出来:“妈咪,天盛小区一号楼1108。”

“你怎么知道妈咪要找她?”

“妈咪,你的眼睛都黏在她身上啦,儿子肯定知道。”

“你哪来的地址。”

“妈咪,你忘记人家可是小萌宝,找保安大叔一下就可以找到地址的啦。”他刚刚跑到了保安亭,用他在宴会上拿到的一些小点心,就轻而易举的问到了位置。

宁景染捏了捏儿子软萌萌的小脸蛋,真是一个老少通吃的小萌娃。

已经很晚了,宁景染赶忙先送儿子回去。

她没有住在城市里,而是在一个小郊区外,算是与世隔绝一样的地方,晚上七八点就已经没什么人,连路灯也没有几盏。

这个点回来,村子里一些很八卦的大妈又开始谈论她的事情了。

她在这个村子里独自带着儿子生活已经差不多一年了,很多闲言碎语也很正常,她也已经习惯了。

只是平城的赌王简明惑这段时间一直跑来找她要她传授一些技巧,各种耍赖呆在她家里四五天了,外面的碎言碎语就更多了,她本来就已经很反感了,这个该死的二货还忽悠她儿子去找爸爸。

看来简明惑的皮是在痒了。

回到家才刚开门,她的声音就几乎是咆哮的:“简明惑,你是怎么忽悠我儿子的,竟然让他到别人的宴会上乱认爸爸!”

原本在房间里躺尸看电视的简明惑听到宁景染的声音,立刻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在宁景染的面前恭敬十分,赶紧甩锅:“小馒头,你这个臭小子,是什么时候去认爸爸的,我怎么不知道?你啊,这么小要出门应该跟简叔叔说一下……”

小家伙心里面给了简明惑一个大大的白眼:“简叔叔,你这样子甩锅不是好孩子哦!”

简明惑暗地里偷偷捏了一下小馒头软糯糯的小手,说好了不出卖他的。

“把我儿子看好,不然的话……”宁景染一个凶狠的眼神看过去,简明惑立刻应声,“老大,这次我一定把小馒头看好,一定一定!”

明明就是一个凶狠的眼神,不过那目光里流转的明亮魅惑还是看得简明惑神魂颠倒的。

他的女神老大,哪怕就是瞪人都那么迷人!

简明惑看到宁景染进屋换了一套黑色的紧身衣裤,瞬间差点要流鼻血了,这种没有任何特色的衣着在她身上却无形的勾勒出她傲人的身姿。

他老大不仅长得漂亮,那身材也真是火爆,哪里都是亮点。

他赶紧抹了抹快要流下来的鼻血:“老大,你要去哪里,需要我帮忙吗?”

简明惑直接收到一个白眼。

被一个五岁的孩子套路,还能有什么出息?

宁景染扬长而去,小馒头抽了抽嘴角:“简叔叔,他们说你是平城第一赌王,而且那么大牌,为什么在我妈咪面前这么怂?”

“在你妈的面前,我连牌都没有。”

这话说得很实际!

“对了,你去找你爸爸找得怎么样,快来跟简叔叔说说。”

“简叔叔,我看你是平城第一八卦王!”

马路上,女人骑着摩托车,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头盔将头部紧紧包裹着。

车速迅猛,一个瞬间闪过去,路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变成了远处听到的引擎声了。

光线都聚焦在马路中央,通过头盔昏暗色的玻璃,隐约能够看到宁景染的目光慢慢变得危险了起来,她的脑海当中一些片段闪过。

“染染,不好了!小馒头被绑走了!”

经过一天一夜彻夜不休的调查,他们总算找到了小馒头的位置,可是却传来了一个万般残酷的事实:“染染,我们来晚了,小馒头被撕票了。”

宁景染是一个单亲妈妈,和孩子相依为命了五年,没想到一场绑走案让她和儿子天人永隔。

一具单薄的尸体浑身伤痕的出现在她面前,宁景染痛得撕心裂肺,她的世界崩塌了,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没了!

失去儿子的宁景染仿佛行尸走肉,在过路马路的时候一辆车不小心把她给撞飞了,等到她再次睁开眼睛,她回到儿子被绑走撕票的前一年。

她用了好几天的时间才反应过来自己重生的事实,既然老天爷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宁景染绝对不可能会让自己的儿子再出现被绑揍撕票的可能性!

这一年,整个城市被一个连环杀手闹得沸沸扬扬,而她猜想得没错,这个陆家的女佣,将会是下一个被杀的对象。

宁景染为了抓到这个连环凶手,已经找这个女佣找了很久了,今天才过来确认目标,她觉得这几天只要一直跟着女佣,一定可以找到凶手。

陆霆琛结束了晚宴,才想到有个孩子被他关起来了,打开门,里面是空空荡荡的。

他的眉毛只是稍微皱了一点,没有其他多余的表情。

这时江毅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神色严肃的把手机递了过来:“总裁,有人给你发了一条信息。”


十分钟后,宁景染到了目的地,这是一片刚刚开发起来的小区非常热闹,想要在这里杀人似乎不是一个好的决定,所以很有可能她是在外面被杀的。

宁景染守株待兔的在外面等着,果然看到那个女人又从小区走出来了,她换上了一套粉红色的长裙,脚踏着一双十二公分的高跟鞋,走路妖娆得很,跟在陆家做女佣时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看到目标都出来了,宁景染戴上口罩和头盔准备上摩托车跟上去,忽然感觉到了身后一股强烈的危险,她赶紧侧身,截去了对方按住她肩膀钳制她自由的机会。

回过头,黑夜中只看到帽子下一双阴沉的眼眸。

下巴和些许模糊的侧脸在阴暗中勾勒出邪恶的弧度,面容没看清楚,可却已经给他整个人渲染上了一股邪佞的气息,一股强大的气场铺天盖地的往宁景染的方向扑来。

这个男人……有毒!

“你是谁?”男人压低声音,声音仿佛是冷窟里传来的那般冻骨,整个人冷漠得犹如是暗夜之帝。

他的问话没有得到宁景染的回应,下一秒他直接就伸出手又要摁住她的肩膀,而宁景染可不是盖的,很快的就闪躲过了。

陆霆琛的眉毛微微挑起,能够从他手上逃脱的人可还没出生呢。

黑暗中,他的冷唇微微一勾,进攻猛烈而频繁,宁景染轻而易举的躲过他的每一个攻击。

在交手中,她几乎发现不到对方任何的纰漏,这个男人的武功很厉害,进攻有技巧,防守也很严密。

事实证明在打架的时候分心是会要命的,宁景染只不过只是感慨于他武功很厉害的瞬间,男人就已经又出了第二招,这次他的目标是宁景染的手,并且在宁景染分神之间就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腕。

靠——宁景染以最快的速度脱身,胆战心惊得宁景染后背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层冷汗,差点她就要被这个男人给掰断手了!

奶奶的,老娘不发威,你把我当病猫!

宁景染瞬间响起了十二级的警备,整个人冲向了陆霆琛,双拳握得很紧直逼他的眼睛,她要把这个男人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

速度极其的快,不到一秒钟拳头就已经到了跟前,陆霆琛的头微微一偏,没砸在他脸上,反倒是把他的帽子给打到了。

这时宁景染才看清楚了,是今晚上小馒头抱着大腿叫爸爸的人!

只要是今晚上出现在这里,穿着黑色衣服,四十四码皮鞋的男人都很有可能是凶手,而他完全符合这个特征!

既然有这个可能,那宁景染就更想把他逮回去,可能是因为这两年很少练手了,对她来说有点手生了,竟然和他打了这么久都是持平的状态。

宁景染揉了揉自己被他刚刚一握就变得微红的手腕——她宁景染不敢说她武功第一,但是她自称第二是绝对没有人称第一的,她可以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可面前的这个男人很不一般。

宁景染搜索了自己记忆当中所有武力值爆满的人,都搜索不到这个男人的丁点信息,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陆霆琛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和他能够打成平手的对手了!

很好。

陆霆琛松了一下筋骨。

两个人打得如胶似漆的,谁也都不输谁。

一股诡谲的气息弥漫在两人之间,这是两个王者之间的对决。

宁景染虽然武力值很强大,不输给一般的男人,可是面前的陆霆琛他不是一般的男人啊……

她转了一个身想要从陆霆琛的身侧进攻,攥紧的拳头对准的是他的腰部,不成想被陆霆琛识破,他反倒伸出手抓住了宁景染的手臂。

宁景染一个下腰,头从他手下穿过,而后利落的翻了一个身,利用腰部的力量抬起脚往陆霆琛的头踢了过去。

陆霆琛闪过后,不示弱的要抓个战利品,而这么巧的他抓掉了宁景染的口罩,而后他就看到了一双澄清得无比漂亮的双眸,仿佛整个世界就盛满在她的双眼中,那一刻的眸光直接射穿了陆霆琛的心脏。

男人的停顿给了宁景染反而攻击的机会,她的手扣在了男人的脖子上,然后勾住了他的脚,破解了他的下盘后,便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压在了地板上。

如果不是陆霆琛分神,他的下盘那么稳,是绝对不可能会被宁景染压在地上。

宁景染挥起拳头就要揍向他的脸,陆霆琛拦住了她的拳头,灵机一动,一手抓起了地上的灰尘往宁景染的脸上洒。

完全没想到会有这么一招的宁景染的眼睛进了沙子,完全失去了攻击性。

打架能不能好好打,来阴的!靠!

宁景染努力的揉眼睛,而从地上站起来后的陆霆琛想要趁她不备的时候将她拿下。

虽然看不到,不过宁景染的耳朵可不聋,她还是能够听声音来防御陆霆琛的进攻。

一直处于防御状态的宁景染可不甘心自己眼睛难受,所以她也趁机抓住了一把沙子,然后也直接洒向了陆霆琛的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