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原来是否定

原来是否定

徐斌玥玥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把这段聊天记录翻出来,给他看。徐斌动作顿了顿,「只是闲聊,不好说得太直白。」可当初兴师动众地告白,在马路上大声说爱我的人,分明也是他。一个念头盘踞在脑中,愈发清晰——他不爱我了。

主角:徐斌玥玥   更新:2022-09-11 07: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斌玥玥的其他类型小说《原来是否定》,由网络作家“徐斌玥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把这段聊天记录翻出来,给他看。徐斌动作顿了顿,「只是闲聊,不好说得太直白。」可当初兴师动众地告白,在马路上大声说爱我的人,分明也是他。一个念头盘踞在脑中,愈发清晰——他不爱我了。

《原来是否定》精彩片段

原来从分手到打包搬家,只需要 3 个小时。

那晚,我看到被男友置顶的聊天框里,对方问了一个问题:「你爱她吗?」

他的回答是:「她适合过日子。」

……从前我竟以为,这是种肯定。

刚在一起时,男友徐斌把手机密码、银行账户密码、银行卡、家门钥匙,全都塞给了我。

我不要,他还不依不饶。「不行,以后你必须要管着我。」

我被打动了,以为那就是爱情。

不分彼此,坦诚而热烈的爱情。


「你看我手机?」

徐斌刚洗完澡出来,擦拭额头的湿发。

他走过来,抽走了手机。

他生气了。虽然只是皱了皱眉头。

我知道他总是在自己犯错误时,才更容易生气。

徐斌很会控制情绪,大多数时候,别人眼中的他成熟、沉稳、可信。

他的小情绪,沮丧也好幼稚也好,曾经都只在我面前展现。

现在他在我面前,也成了完美无缺的人。

恍惚想起,我上次问他工作压力大不大,

他看着手机,头也不抬,半天,轻飘飘丢出一句——

「说了你也不懂。」

二、

我把这段聊天记录翻出来,给他看。

徐斌动作顿了顿,「只是闲聊,不好说得太直白。」

可当初兴师动众地告白,在马路上大声说爱我的人,分明也是他。

一个念头盘踞在脑中,愈发清晰——他不爱我了。

他……爱上了别人。

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徐斌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眼神突然很柔软。

来电显示是「王三岁」。

「好了,别瞎想,我忙完工作来陪你。」

我静静地,没说话。他便转身进了书房。

「嗯……有空……这么晚还使唤我……」

接通电话,他的声音下意识地放低,带着几分难言的缱绻。

书房的门在我面前重重关上。

我内心陡然而生一股悲凉。

三、

其实我知道,

那条信息,这通电话,都来自同一个人。

王子欣,徐斌公司的合伙人。

第一次见到王子欣,是在徐斌的另一个合伙人冯詹的朋友圈里。

四、

那天是徐斌生日。

我准备了他爱吃的菜,嘱咐他早点回家,迟迟没收到回复。

到了晚上,徐斌来了个信息,说要和同事聚餐。

临近 12 点,依然不见人影。

我按捺不住,打了电话过去。

对面一片嘈杂。

徐斌声音已经染上几许醉意,没说两句就被人抢断。

「寿星公,快来切蛋糕了,大家都等着呢!」

那声音娇媚如莺,带着一丝娇蛮的撒娇的味道。

电话被随之挂断。



我们之间,就这么冷了下来。

徐斌想哄我高兴,公司年会那天,主动要我陪他去。

年会邀请了客户和合作方,徐斌穿的是正装。王子欣也是。

一袭蓝色礼服裙衬得她窈窕动人。

冯詹看着徐斌眼色,机灵地喊嫂子。

王子欣坚持喊我名字,还说和我有眼缘,特地加了微信。

如果不是眼里一闪而过的不屑,可信度会高些。

徐斌要去陪客户,叫我先坐着。

「等结束了,咱们一起回家。」

我随便挑了人少的一桌。酒没人动,人也都不认识。

我心里不畅快,开了酒自己喝。

一瓶红酒很快见底,晕乎乎去拿第二瓶,没了。

抽奖开始了。

徐斌中了三等奖,是情侣轮渡豪华游的船票。

徐斌却不知去了哪儿。

我惦记着徐斌胃不好,晃着晕乎乎的脑袋,起身去找。

谁料在一个拐角,看到一男一女在卫生间门口纠缠。

八、

女人的纤腰贴在男人身上,醉意朦胧地撒娇。

「今晚我表现好不好?」

男人语气听似无奈,却隐约有几分笑意。「好了,不闹。」

九、

这一幕对我冲击如此之大。

我几乎要站不稳。

有什么东西——酒精、血液、恼怒,还有别的什么,涌上头,轰然炸开。

徐斌很快察觉到我来了,下意识推开王子欣:「子欣喝多了,我扶她一下。」

王子欣被推到一边,脸上闪过一丝羞恼。

我眼眶泛红,声音低到自己快要听不见。

「快结束了,我们一起回家吗?」

王子欣突然嘤咛一声,身子摇摇欲坠往旁边倒去。

徐斌赶紧又伸手拉着她。

「你先回去,我送一下子欣。」

「不行!你不准去,跟我回家。「

我固执地拉着徐斌,高定西装被我攥出难看的褶皱。「你也喝了酒,怎么送?叫个代驾不就好了吗?」

徐斌迟疑了半晌:「她这样,代驾也不太安全……我很快回来,乖。」

我慢慢松开手,听到自己的心跳逐渐归于死灰般的平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