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只愿仙尊亦有情

只愿仙尊亦有情

佚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小狐狸墨清儿爱恋上仙白顷寒,六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如今的她,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脱离这个男人的魔爪。她可以接受自己因为爱情伤的体无完肤,可是她却不能让她的爱情连累爱她的姐姐,爱她的同族。只可惜事与愿违,现实无情,他更冷血,到最后,她只能在绝望与羞愧中任其欺凌……

主角:白顷寒,墨清儿   更新:2022-07-15 21: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顷寒,墨清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只愿仙尊亦有情》,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狐狸墨清儿爱恋上仙白顷寒,六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如今的她,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脱离这个男人的魔爪。她可以接受自己因为爱情伤的体无完肤,可是她却不能让她的爱情连累爱她的姐姐,爱她的同族。只可惜事与愿违,现实无情,他更冷血,到最后,她只能在绝望与羞愧中任其欺凌……

《只愿仙尊亦有情》精彩片段

“白顷寒,放过我吧!”

六界谁人不知妖界小狐狸墨清儿最喜纠缠上仙白顷寒?

可是如今她却在千万重情欲之间哭得几乎昏厥,只想白顷寒能够停下来。

“放过你?”白顷寒欺负得更加凶狠,面上却是谪仙般的冷清,“当初你趁本尊酒醉爬上床,那时你怎么不叫我放过你!”

“天底下再没有比你更加虚伪低贱的女子!”

墨清儿身上不着片缕,暧昧的痕迹爬满全身,她瑟缩着想要逃离:“求你,别在我阿姐的面前……”

白顷寒仙袍在身,墨清儿衣衫不整,一上一下,对比鲜明。

而昏暗潮湿的牢房中,早已削去双足的女子目呲欲裂,叫得令人心寒,可是因舌头被人硬生生地剜去,便只能听见含糊不清的咽呜。

墨银苑是妖界之主,虽为女辈,却有雷霆手段,这些年来势力越发壮大。

如今她却轮为阶下之囚,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妹妹受尽凌辱。

“让你阿姐好好看看你是如何在本尊身下摇尾乞怜的,墨银苑知道她最疼爱的妹妹最是下贱吗?”

白顷寒的话就像尖刀子一般扎在墨清儿的心上,她几乎快要不认识身前眼眸冷戾的男人了。

上仙白顷寒生性冷淡,像雪莲一般叫人不敢近观。

可墨清儿偏偏喜欢,甚至在白顷寒下凡渡劫的时候也寻去陪伴一旁。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她恨不得放在心尖尖上护着的男人会这般厌恶她,甚至在她阿姐面前折辱她……

可是他昨天不还温柔地将她护在身侧,生怕她受伤么,难道这都是假的?

“白顷寒,你当真从未爱过我吗,哪怕是一瞬间?”

“从未!”

简单的二字,就像是千斤坠般砸在墨清儿的心上,几乎剥离了所有的空气。

“墨清儿,当你害得紫烟断了手臂时起,就应当知道有此下场。”

那场没有半点儿温柔可言的情事不知何时才结束,墨清儿像提线木偶一般在羞愤、难堪的情海中浮沉……

被白顷寒扔出大殿时,墨清儿浑身上下全是伤痕,单薄的外衫罩身,她抖抖索索地顿足许久才起身。

天地之大,她竟然不知道还有何处可去。

从前,阿姐在哪儿,家便在哪儿,如今阿姐被打入仙牢,她再也没有家了。

曾经骄傲明媚的妖界公主墨清儿啊,竟也落得了如此可怜的下场。

她对白顷寒满心满眼的爱,终是成为了六界耻笑的话柄。

不过荒唐一梦罢了……

三日过后,上阳帝君的仙旨便送到了她的手里——

妖界墨银苑私养妖物,其心甚恶,盗走岐仙珠,图谋不轨,罪不可赦当斩!

当斩……

墨清儿的脸瞬间变得煞白,她不相信阿姐会作出这样的事情来,更是没听说什么岐仙珠。

阿姐,她的阿姐如果死了,她该怎么办!墨清儿从未这般无助过,即使是受到白顷寒的折辱……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朝着大殿外跑去。

白顷寒,如今只有他能帮自己了!


“你如何觉得我会帮你?”

大殿之上,白顷寒微微抬着下巴,眼眸中闪烁着嘲弄的光芒。

墨清儿跪伏在地上,半晌才抬起头,那张美得动人心魄的脸上爬满来了泪痕。

“我什么都没了,你把阿姐还给我好不好?”声音是颤抖的,满含乞求。

白顷寒的脸上终于有些松动,但并非心疼,却是不解。

“墨银苑私养妖物已是大罪,如今又偷了岐仙珠,本尊如何保她?”

墨清儿哭得更凶了,白顷寒有些恍惚,这个女人从来都是笑靥如花,何时也这般能哭了。

叫他有些心烦。

“那不是妖物,阿姐只是看它可怜,便养在了地底!”墨清儿跪着挪到了他的身旁,拉扯着他的衣角。

“我阿姐对帝君从来都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她不可能去盗岐仙珠!”

“所以按你的意思,是本尊冤枉了她?”白顷寒冷厉的目光扫过,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半晌,她倒吸了一口气,缓缓从地上站起来,流着泪将外衣褪下。

“只要你肯放过阿姐,我做什么都可以……”

洁白的皮肤裸露在空气中,白顷寒却骤然动了怒,他抓住墨清儿的手腕皱紧了眉头。

“你难道不知道吗?紫烟已经回来了。”

墨清儿长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来,接着又听见白顷寒几近残酷的声音。

“所以你凭什么认为自己还能待在本尊身边?”

墨清儿一直都知道白顷寒喜欢花仙子桃紫烟,说起来她和桃紫烟还算得上堂姐妹。

只是二人却又云泥之别,明明都是妖怪,但桃紫烟可以被六界尊为花仙子。

而外人眼中的墨清儿只是一只上不了台面的小狐狸,若非有阿姐撑腰,她只不过就是个惯会勾引人的狐狸精罢了。

就连男人,墨清儿也是争不过桃紫烟的,她只是替身而已。

三年前桃紫烟出走,白顷寒默许她爬上华床。

三年后桃紫烟回来,白顷寒便冷淡地将她扔在一旁。

“放过我阿姐吧,就当我为你暖床三年的赠礼好不好?”

墨清儿捏紧了拳头,手指嵌进了掌心,血顺着指缝滑出,她却没感觉到半点儿疼意。

过去未曾参杂半点儿其他的爱意,如今也可以像旁人那般自嘲地说出了。

可白顷寒却还是那副冷淡疏远的模样,在墨清儿提心吊胆的等待中,他薄唇轻启。

“墨清儿,本尊讨厌你,但还没腻烦你的身体,所以你阿姐或许不会死。”

墨清儿走出光华殿时拢紧了衣服,天上四季如春,但此刻她却觉得冷得彻骨。

她和白顷寒做了整整一夜,可是从前的快乐她再也感觉不到了。

没有以爱为基础的情事于她而言是折磨,是屈辱。

她只是个以供白顷寒宣泄欲望的工具罢了,没有爱也没有温柔。

可她却又在庆幸,至少白顷寒还没没有腻烦她的身子。

至少,她的阿姐还有一线生机,如此这般,就足够了。

只是墨清儿没料到桃紫烟竟然会主动找上门来。


“你瘦了很多。”

桃紫烟身着粉色细勾烟罗裙,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仿若是不小心闯入黑暗的仙子。

相比墨清儿颇有攻击性的美艳,她美得更清淡。

更像是和白顷寒相配的神仙眷侣,墨清儿意识到这点后,掩饰地转移了话题。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桃紫烟是白顷寒心尖尖上的人,墨清儿纵然再不喜欢这个女人,也不能怠慢。

“我和顷寒就要成亲了,你好歹也是我姐姐,自然也要跟你知会一声。”

墨清儿的瞳孔一缩,空气似乎都变得稀薄了。

明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是在亲耳听见桃紫烟说出来时,她还是痛苦得不能自已。

可桃紫烟还狡猾地紧盯着她,试图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东西来,才好对她奚落一番。

仿佛过了人间四季那么长的时间,墨清儿浅浅一笑:“这样啊,那就恭喜你们了。”

桃紫烟似乎是不满意这个回答,她临走前又说道:“当初你伤我一条胳膊,本该记恨你的,不过——”

“不过你把我的顷寒照顾得很好,所以我原谅你了。”

多么讽刺啊,若是从前听见桃紫烟这样嚣张跋扈的挑衅,她肯定是要跟她一决高下的。

可今非昔比,如今她只会自惭形秽得想要钻进地缝中。

现实的残酷没能给墨清儿半点喘息的机会,她忙于整顿妖界,还要照顾尚在牢中的墨银苑。

“阿姐,你放心吧,一切都很好,你别担心我。”

墨清儿小心翼翼地给墨银苑换了崭新的衣服,又替她洁了面。

墨银苑说不出话来,只能在她手心里比划。

——阿姐若有不测,你要好好活着。

墨清儿嘤咛一声,差点儿就哭了出来,好不容易才忍住了。

“阿姐,我们都要好好活着,以后我再也不贪玩了,只听你的话。”

从仙牢中离开后,墨清儿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清风拂面,泪痕更加清晰。

“清儿姐,你怎么了?”

突然的一声把墨清儿吓了一跳,她偏头看过去,桃紫烟正挽着白顷寒的胳膊走过来。

两个人站在一起格外般配,墨清儿仓皇失措地擦掉眼泪,扭头就要走,可是手腕却被白顷寒抓住了。

“尊上,这是何意?”墨清儿想要挣开,可却是徒劳无功,她只能抬头迎上他的目光。

白顷寒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他似乎不会有其他情绪,永远不染尘埃。

“谁准你进去的?”

墨清儿一时语塞,她突然想起来,自从桃紫烟去她那儿过后,她已经有四五天没去找过白顷寒。

“顷寒,姐姐也是心疼阿姐,你就别跟她生气了。”桃紫烟似乎很好心地在一旁替她说情。

白顷寒也终于松开了她的手,只是目光中却暗含警告:“最好没有下次了。”

墨清儿顺从地埋下眼皮,动作格外温顺,哪里还能看出她从前的骄傲恣意。

“谨遵尊上教诲,我一定谨记。”

尊严算什么,若是能换来阿姐性命,她自愿跪伏参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