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无人伴花眠知乎

无人伴花眠知乎

珍珠鸟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高铁站找的。一群退伍回来的小哥哥。穿着笔挺的西装,英姿飒爽。我冲着人群大喊了一声「老公」,队伍前头的一个小哥哥偏过头看向了我。我一个箭步冲过去,笑得一脸谄媚,「我来接你回家,咱们上车吧。」我无视他带着惊恐夹着狐疑的表情,拎起他的包就往前走。陪我一块来的闺蜜小管瞪大了眼:「你疯了。」

主角:何悠韩慕东   更新:2022-09-11 07: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何悠韩慕东的其他类型小说《无人伴花眠知乎》,由网络作家“珍珠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高铁站找的。一群退伍回来的小哥哥。穿着笔挺的西装,英姿飒爽。我冲着人群大喊了一声「老公」,队伍前头的一个小哥哥偏过头看向了我。我一个箭步冲过去,笑得一脸谄媚,「我来接你回家,咱们上车吧。」我无视他带着惊恐夹着狐疑的表情,拎起他的包就往前走。陪我一块来的闺蜜小管瞪大了眼:「你疯了。」

《无人伴花眠知乎》精彩片段

我没疯,我妈要疯了。




她说我今年我要是再不把我的男朋友带回家,就让我收拾收拾滚出去。




其实这也怨不得我妈,三年前的家庭聚餐里,我妈就当着一众亲戚数落我没男朋友。




我实在看不惯我妈捂着胸口受气的模样,我筷子一扔,「谁说我没男朋友了,我早就有了,只不过我没说。」




我妈也真是,我不要面子的吗?成天嚷嚷着我没男人要。




然而在后面的两年时间里,我极度后悔那一晚的一时口舌之快。




因为我妈不停地问我,男朋友哪里人,什么工作,平时聊些什么,人品怎么样。




一开始我都装害羞打马虎眼混过去,时间久了我妈就瞧出端倪。




「何悠,你是不是骗你老娘呢?」




我妈拿着鸡毛掸子站在床边,我没办法,硬着头皮说我男朋友是当兵的小哥哥,平时不太能碰手机。




我妈虽然放下了鸡毛掸子,但还是半信半疑。




为了让我妈彻底信任我,我每个月都要对着黑屏的手机自言自语一个小时。




就在我想骗我妈说我和小哥哥已经和平分手的时候,我妈已经在饭桌上跟大家说她有个当兵的好女婿了。




我只好咬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我算了算日子,拉上我的闺蜜直奔高铁站。




「你去高铁站干啥呀?」小管关上车门,满脸问号。




「找我未来老公。」我眼神坚定。




「你老公怎么会在高铁站?」




「今天他退伍回来。」




「啊?你不是骗你妈的吗?你真找了个兵哥哥男朋友?」




「嗯。」演久了,我已经快要骗过自己了。




我让司机师傅在原地等着我们。




当我跟小管站在高铁站门口的时候,一群拎着包的小哥哥往外走,简直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帅哥果然都上交给国家了。




「小悠,哪个是你男朋友啊?」小管捣了捣我的手。




「找着呢,都快挑花眼了。」我扬着下巴,眯着眼,像个十拿九稳的猎人。




「你在说啥?」




「我知道了,我等会上去叫声「老公」,谁答应了就是谁。」




「你认真的吗?」




我甩开她的手,直奔高铁站门口。




「老公!」声音洪亮,底气十足。




前面的一个小哥哥捏着身份证,一脸茫然地看着我,附近的人也齐刷刷地盯着我看。




我捋了捋头发,对着他笑得一脸谄媚。




「我?」小哥哥看了看周围,最后迟疑地拿着身份证指了指自己。




「对,就是你,我来接你回家。」




我上前拎起他的包就往前走。




回头远远看到小管的下巴已经掉在了地上。


事情进展得十分顺利,这帅哥居然真的跟我上了车。




我拉着小哥哥坐在后排,说时迟那时快,我眼泪「唰」地一下就冒出来了。




「帅,小哥哥,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大好人,」我煞有介事地抹了把泪水,「我有困难了,能不能帮帮我,你不帮我那我真就要完蛋了呀呜呜呜。」




我掩面痛哭,不忘透过指缝偷偷打量一下坐得笔直的帅气小哥哥。




他从包里掏出纸巾递给我:「别哭了,有话好好说。」




我吸了吸鼻子,得寸进尺:「那你是愿意帮我了?」




「什么忙?」他喉结滑了滑,声音低沉磁性,更坚定了我的想法。




「做我男朋友。」




帅哥挑了挑眉,貌似嘴角还抽了抽。




我连忙摆摆手:「不不不,是假装,假装,说来话长那我就长话短说了。」




在我一番解释下,帅哥皱起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我见缝插针:「小哥哥,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帅哥微微颔首。




我喜出望外,破涕而笑,我向他敬了个礼,「谢谢祖国伟大的军人!」




随后又冲师傅挥了挥手。




「师傅,启程,咱们去翡翠园。」




在电梯里,我拉着他,细细叮嘱。




「我叫何悠,今年二十五岁,身高一米六,体重九十斤,爱吃辣不挑食好养活,爱好玩手机,擅长浑水摸鱼,诚实守信,这是我第一次骗人。」




帅哥愣了几秒,随即哑然失笑。




我倒抽一口气,一瞬间失了神,他笑得让他身后广告牌上的明星都黯然失色。




我勉强拉回神智,拉着他站到我家门口。




在敲门的前一秒,我紧急叮嘱,「注意注意,我最怕的就是我妈了。」




帅哥勾了勾薄唇,一眼了然,「了解。」




「扣扣。」短促的敲门声后,我妈开了门,身上围着围裙,手上还抄着把锅铲。




我心里不禁对旁边这个帅哥又生了几分感激之情,要不是他愿意帮我,那今天这把锅铲就会落在我头上。




「哎呦,是小悠男朋友吧,阿姨想着你来吃饭想好久了。」我妈造作地掖了掖裙摆。




「阿姨好。」不愧是部队里出来的,这声音中气十足,一下子就把我妈唬地服服帖帖。




「快进来快进来。」我妈看向我的眼神里终于没有了怀疑,这句「进来」就是给我的赦令。




我松了口气,帮小哥哥把行李拎进去,给他找了双拖鞋。




我妈转身从厨房里端着菜出来,「哎呦,我们家小悠可害羞了,谈个恋爱藏着掖着,死活不肯告诉我你的名字。」




帅哥脱下外套,优雅不失利索,「阿姨,我叫韩慕东,叫我慕东就好。」




「哎呦,慕东这名字真不错,快洗洗手坐下吃饭。」




我妈的嘴自从韩慕东进门,就没合拢过。




「小悠,洗手间在哪?」韩慕东突然回头,眼神带着询问。




「哦,我带你去。」我微微愣神,怎么还叫上「小悠」了,看来入戏挺快啊,我这随手拐回来的居然质量这么高。




「这个是洗手液。」我指了指洗漱台上的瓶子。




「你先洗。」




我对上镜子里韩慕东的视线,他眼睛狭长,眼尾微微上扬,明明是温柔的双眼皮,清澈的眸子里却又折射出几分威严。




我乖乖低头洗手,擦完手转身时差点撞上他的胸膛。




他里面穿着衬衫,过于合身,勒得胸肌若隐若现。




我捏紧拳头,压下蠢蠢欲动的念头。




人家也是练家子了,我贸然上去捏两把,会被当场撂倒吧。




「不好意思。」韩慕东低头看着我,轻声致歉,微微侧身,给我让了个道出来。




他一下温柔起来我突然不习惯了,这致命的反差,这扑面而来的荷尔蒙。




我屏着气落荒而逃。




何悠,你清醒一点!到底谁才是猎人!



「慕东啊,听口音,你应该也是本地人吧?」我妈不停地往韩慕东碗里夹菜夹肉。



「是的阿姨。」韩慕东看着眼前的「小山」,面露难色。



「妈,你别夹了,他都吃不完了。」我及时解围。



「你懂什么,来慕东,多吃点。」



我向他投递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慕东啊,你家在哪呀,你别嫌阿姨嘴碎啊,都怪小悠这丫头啥都不跟我讲。」



我吐了吐舌头,我能讲啥啊,我那会又不知道我「男朋友」是谁。



「阿姨,我家就在隔壁小区。」



我震惊了,早知道我就不费事跑到高铁站去了,直接上隔壁小区门口蹲着。



「哎呦,这么巧啊你说,这事小悠都不肯说,」我妈白了我一眼,「你跟我们家小悠咋认识的呀?」



遛狗!遛狗认识的,妈你就别问了!」



再问我真怕他说不上来,人小哥哥为人正直,看着就不会撒谎。



吃完饭我妈还想留人家再多呆一会,被我拦住了。



「妈,你先让人家回去休息吧。」



「哎呦不好意思啊慕东,阿姨脑子糊涂了,都忘了你今天刚回来,快,让小悠送你回去。」



我撇了撇嘴角,我妈恨不得一口把人家吃了。



韩慕东站起来,理了理衬衫,把撸起的袖子放下,骨节分明的手拨弄着扣子,同时也拨弄着我的心。



要这真是我男朋友就好了。



「那阿姨我先走了。」韩慕东拿起外套往门口走。



我收了收口水,起来屁颠屁颠地跟上。



电梯门关上,我满怀感激:「今天实在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可能我今天都回不了家。」



他简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你不用谢了,我也免费吃了顿饭。」



韩慕东身形颀长,我稍微抬头,刚好看到他刀削般锋利的下巴。



「今天没有吓到你吧?」我明知故问,我那声「老公」估计比部队里的「集合」口号还吓人。



「还好,在部队里,遇不到这么有意思的事。」



我悄悄吐了吐舌头,听出了他的调侃。



走在小区里,楼底下扎堆的大爷大妈可劲儿盯着我们看。



也是,身边走着个帅气军哥,谁不好奇啊。



「不用送了,几步远。」



「好,你慢走。」我差点就要举手敬礼了。



我目送韩慕东往外走,皮鞋精致,长腿修长,臀部...挺翘,腰细肩宽。



嘶,好想据为己有啊。



回单元楼的路上,经过扎堆的大爷大妈,我果然被他们叫住了。



「小悠啊,来来。」我定睛一看,刘大妈挥着手。



「大妈好。」我凑了过去。



「小悠啊,那就是你男朋友啊。」



我眨了眨眼,这不能怪人家大妈八卦,只能怪我妈在小区里打麻将的时候胡吹。



「额,是。」对不起韩慕东了,我这骑虎难下啊,这群大爷大妈明摆着一副我不说就不让我走的姿态。



我跟他们极限拉扯了好一会,从百草园拉扯到三味书屋才算完。



回到家,我妈刚洗完碗,经过韩慕东这一遭,我妈看着都眉目慈善了许多。



我妈好一顿夸我眼光好,把我夸得一阵阵地心虚,随手拽了几件衣服就进了浴室。



闭上眼,脸上冲着水,脑子里想的全是韩慕东的俊脸。



等我洗完擦身子的时候,听到我妈在客厅跟人打电话。




仔细一听,好家伙,三句不离韩慕东。




完了,这下不把韩慕东真变成我男朋友,那我得被我妈里里外外活扒三层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