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人间好闺蜜

人间好闺蜜

林江仙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结婚了,合约婚姻。婚后不久,我打碎了家里三万多的爱马仕盘子。「记账上吧,从你之后的工资里扣。协议里都有写的,如有同居,物品损坏,照价赔偿。」对方冷漠说道。我听见了心碎的声音……这怎么和小说里写的霸道总裁不太一样!

主角:乔浅沈微   更新:2022-09-11 08: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浅沈微的其他类型小说《人间好闺蜜》,由网络作家“林江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结婚了,合约婚姻。婚后不久,我打碎了家里三万多的爱马仕盘子。「记账上吧,从你之后的工资里扣。协议里都有写的,如有同居,物品损坏,照价赔偿。」对方冷漠说道。我听见了心碎的声音……这怎么和小说里写的霸道总裁不太一样!

《人间好闺蜜》精彩片段

我结婚了,合约婚姻。


婚后不久,我打碎了家里三万多的爱马仕盘子。


「记账上吧,从你之后的工资里扣。协议里都有写的,如有同居,物品损坏,照价赔偿。」对方冷漠说道。


我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这怎么和小说里写的霸道总裁不太一样!


——————


我跟前夫张晨是校园恋情,两家父母也是同学,算是知根知底。


今年他留学回国,两家父母就将婚事提上了日程。


我们不是魔都人,没户口,为了买婚房,唯有先领证。


两家一商量,便说先把婚房买了,之后再办婚礼。


结果房子看好了,证领了刚一个礼拜,都还没来得及去认筹摇号买房,就发现张晨背叛我了!


好在父母无条件支持我,这婚才离的顺畅。


回到出租屋后,我瘫在沙发上,只觉得人生无常。


你说伤心吗?伤心的。


毕竟最初的时候也纯粹美好过,又熬过了他在国外我在国内的跨国异地恋。


但在看到张晨朋友圈晒出的结婚证的时候,所有的伤心难过就都被气愤所替代了。


「雯雯!」我发消息给大学好友兼闺蜜,「你说我要怎么样,才能出这口气恶气!」


「你明天晒准出生证!」


「滚!说认真的!」


「晒出存款一亿的截图!」


「……」


「好吧好吧……那简单点,找个比张晨好一万倍的新男朋友!」


「对!只要男友换得快,没有悲伤只有爱!我这就去相亲网站注册会员!」


「不用了,我这里就有一个现成的,绝对吊打张晨!就是……你不能爱上对方。」


什么鬼?


我正想问闺蜜,就见闺蜜发了一段长长的男方介绍过来。


公司老总,长得很帅,身高 188CM,29 岁,坐标魔都。可每月给女方一定数额的零花钱。但要求女方不得干预男方任何事,接受这只是一段各取所需的形式婚姻,并且在一年后离婚。离婚可补偿女方一套价值 2000 万的大平层,也可折算成现金补偿。


哦豁?!难怪闺蜜说不能爱上对方,这不就是合约夫妻?


但是……


老总、帅、 米、每月给零花钱,辞职……啊呸,离婚送 2000 万大平层!


这几个关键词凑在一起,妥妥是心动的感觉。


「怎么样?冲不冲?」闺蜜问道。


「那我岂不是英年两婚?」我略迟疑。


「这你自己考虑,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想起朋友圈那红艳艳的结婚证,想起那插足者的得意嘴脸,不就是再离一次么?为了 2000 万,为了打脸那对狗男女,值了!


很快,就接到了闺蜜发的定位,说男方想相个亲,看看合不合适。


也对,2000 万的年薪,可不得好好面试一下?



相亲地点约在了人民广场,魔都最有名的相亲广场。


公园不小,但我还是一走进去就看到了一位疑似金主爸爸的身影。


因为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老子很贵」的气质。


他身姿颀长,黑色的大鹅羽绒服搭配了灰色的高领毛衣,两条大长腿童叟无欺,哪怕口罩墨镜遮面,也让人觉得他就是一枚妥妥的真·高富帅。


金主爸爸余光看到我,侧头从上到下扫了一眼,沉默片刻后,开口道:「……你就是沈微?」


我下意识点点头。


「那你先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


啊哈?这么官方?真成面试啦?


「哦哦,我叫沈微,今年 26 岁,狮子座,A 型血,毕业于 XXX 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目前在一家不太知名的公司做行政管理……」


还未介绍完,就被他打断道:「你的简历我有,不用报流水账了。介绍下你的优势吧。」


「emm……哪方面优势?」


对方有点无语:「你觉得呢?」


我顿悟,这种年薪 2000 万的岗位可不多见,一定还有别的竞争者,我沉思了几秒,想到了自己的优势,说道:「懂了懂了,我第一个优势是熟人介绍,知根知底,不会乱来。第二个优势是我刚离婚,不会真的想要嫁给你,更不会生出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对你死缠烂打。我第三个优势就是我会开车会做饭,生活技能满分。」


「那你每个月需要多少零花钱?」


嗯?问我期望薪资?


那是有戏?


「我现在工资一万五一个月,如果要我辞职的话,就希望不要比这个低,并且要给我找公司挂靠社保。如果不需要我辞职的话,你看着给就行。」


「行,就你了。不用辞职,每个月我给你一万的工资,同意的话就跟我走,细节车上说。」说着,他摘下了口罩,大步流星地走向了公园的停车场。


就……虽然只来得及看到一个侧脸,但,有被帅到!


我发誓,是真的帅,不是因为他要录用我。


坐进车里后,金主爸爸递给我一份文件。


打开之后,是一份婚前协议,详细写了甲乙双方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他单手把着方向盘,声音磁性却不容置疑:「协议你看下没问题的话,明天带好户口簿身份证,去民政局领证。」


有点霸总那味了……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越觉得眼熟……


但我没有深思,只想到自己第一次就结了 3 天,第二次难道真的只结 365 天?不由有点纠结:「要领真的证吗?你这么有钱,有没有可能弄个以假乱真的证?」


他匪夷所思:「你当国家法律是儿戏?」


「没没没,就是觉得你第一次结婚,而我是第二次,看起来你有点亏……」


「被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那工资是不是该减一点?」


减工资?没可能的。


我立刻义正词严道:「不过我又想到一句老话,离婚的男人是块宝,这样算来,等你下次结婚就会变得更加炙手可热了!」


他把头侧向窗外,似乎在笑,然后边打方向盘边问:「住哪里?」


「谢谢您。我住 xx 区 xx 路。」正觉感激,却不想听到他言语轻快道,「谢早了,跟你不顺路,我捎你去最近的地铁站。」


声音里竟然还带着一丝高兴?


行吧~他爱高兴就高兴,谁让他是霸道总裁~


不过,他是不是忘记给我留名片了?



当然,我拥有这种留名片的想法,就说明我果然是个贫民窟女孩,对霸总的世界一无所知。


不过前脚到家,后脚家里就来了一个自称是霸总的代表律师。


我这才知道,原来霸总竟然是乔浅,是富二代,更是赫赫有名的创二代,年仅 29 岁就已经坐拥一个估值 50 亿美金的 Ai 公司。


他的律师掏出了一叠可以证明乔迁身份的资料,并表示如果我对婚前协议上的条款有任何看不明白的,他都可以随时释疑。


我沉默半晌后,立刻掏出手机给闺蜜发微信:「你怎么没告诉我金主爸爸是这个传说中的乔浅!五十亿美金身价的能是人吗?他是神!!!」


闺蜜发来无辜脸表情包:「他不是你学长吗?我以为你见了他肯定能认出来啊~」


我……


作为一个超级大脸盲,还真怪不了闺蜜……


签完协议送走律师之后,我瘫在沙发里有些失神。


乔浅,那个一直在神坛上被人仰望的存在,没想到竟然成了我这个小透明的合约丈夫。


不知道是出于好奇,还是觉得要多了解点未来老板的信息,我打开电脑开始在网络上进行关键字搜索。


点开他的百度百科,各种金光闪闪的头衔。


点开他的公司,各种看不懂的产品介绍。


点开他的微博,跟他的脸一样,透露着高岭之花的冷冽气质——就几乎没怎么发过微博。


等到全部翻完,已经是晚上九点。


我连忙去洗澡收拾,等再次打开微信,却发现了乔浅的好友申请。


!!!


霸总主动加我微信?


我连忙通过,并立刻给他备注了个「金主爸爸」的名字,以便时刻提醒自己以后要「爸爸虐我千百遍,我待爸爸如初恋」。


金主爸爸:为什么现在才通过?微笑.jpg。


我:就……刚没看手机。


金主爸爸:个人信息.word,把里面信息都背熟。


我:(寻找「好的老板」表情包)正在输入中……


金主爸爸:明天我爸妈陪我们一起去领证。


我:(寻找「惊恐」表情包)正在输入中……


金主爸爸发来语音电话,是否接听?


手机顿时变得有点烫手,按了接听键后,那隔着屏幕的不满越发直接的通过声音传递出来:「你搞什么?回消息这么慢?」


「不好意思,我就是有点震惊,你爸妈也要陪我们一起去吗?」


乔浅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不然呢?我结婚给谁看?」


「哦哦,好的。」


「嗯,机灵点。另外,叫一声老公听听。」


「哦哦,好的。」


等等!!!


什么???


叫老公???


这是我能叫的???


当天晚上,在半个多小时的叫老公培训工作后,闺蜜终于打通了我的电话。


「在跟谁电话呢?打了半天打不通。」


「别提了,我终于体会到了,每一个暴富的机会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辛酸。」


「怎么回事?」


「我说不出口。」


的确是说不出口,这叫我怎么说?


被霸总按头叫老公?


然后他不停地让我「轻一点」「柔一点」「软一点」「甜一点」「酥一点」?


然后在他无数次 diss 我「能不能行」的时候,我恼羞成怒,最后冲他大吼:「到底是你不行还是我不行?!」


闺蜜听完,笑出鹅叫:「哈哈哈哈,那后来呢?」


后来?


后来我骂完就怂了,心虚又害怕地想说「老板对不起……」


结果说成「老公对不起……」


他沉默了三秒后,总结陈词:「这次叫得还可以,先这样吧,明早 10 点我来接你。」


我老脸一红,打死都不打算把这段说出来。


「后来就没了,没后来了。」


「好吧,那你真的考虑好了跟他假结婚?」


「嗯,我想好了。反正离一次跟离两次,也没什么区别。」


她听出我心里的低落,安慰道:「那也行,反正有男人不一定有钱,但有钱一定有男人。一年后你就是身价千万的富婆,人美年轻还有钱,人生赢家好么!就是不知道,他到底看上了你什么?」


「最后这一句,就没必要说了吧?」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


「哈哈哈哈……」


在闺蜜的爆笑声中,我翻了个白眼,挂断了电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