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朝朝来池

朝朝来池

闲得无聊的仙女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英语四级考了425,我问男神可不可以在一起?他铁青着脸,「门都没有。」我……他家好穷。晚上我只好从他家窗户翻进去。电视里播放着男女分手的戏码。我哭得梨花带泪,「孩子生下来吧,我跟孩子姓。」他拉开窗户,喊我滚。

主角:李朝朝陈池周慕   更新:2022-09-13 08: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朝朝陈池周慕的其他类型小说《朝朝来池》,由网络作家“闲得无聊的仙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英语四级考了425,我问男神可不可以在一起?他铁青着脸,「门都没有。」我……他家好穷。晚上我只好从他家窗户翻进去。电视里播放着男女分手的戏码。我哭得梨花带泪,「孩子生下来吧,我跟孩子姓。」他拉开窗户,喊我滚。

《朝朝来池》精彩片段

英语四级考了 425,我问男神可不可以在一起?


他铁青着脸,「门都没有。」


我……


他家好穷。


晚上我只好从他家窗户翻进去。


电视里播放着男女分手的戏码。


我哭得梨花带泪,「孩子生下来吧,我跟孩子姓。」


他拉开窗户,喊我滚。


——————


我再也不想当周慕的舔狗了。


从小到大他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成绩直接甩了我 18 条街。


大一那年,我妈发现我的暗恋。


「你还想泡地产老总的儿子,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有吃到的例子吗?」


我妈吓得不轻:「你别异想天开,你爸就一个开车的!?」


「开车的怎么了?」


「开车的没什么,你爸给他家开车!


「打消你的念头,惹了事,害你爸丢了工作,有你好果子吃。」


「……」我闷着不说话。


晚上我自己 yy 了一篇《我与周慕的恋爱两三事》,自我沉醉在被周慕的疯狂宠爱中。


第二天,学生会主席让我参加征文比赛。


我在图书馆狂背单词,让室友帮我打开电脑发一下我早就准备好的《关于大学生不能咸鱼躺》的文章。


我谢谢她,把我整个文件夹发过去,最后《我与周慕的恋爱两三事》得了奖。


我就一整个社死。


更社死的是,颁奖的嘉宾竟然是周慕他爸。


我吓得牙齿打颤。


典礼结束——


校长把我叫到办公室。


「你看看这位你认识吗……」


我捏着证书紧张得说不出话,「周……周叔叔。」


「周慕那小子和你……」周叔叔面色温和,却有着让人不可小觑的威严。


「就……」我脑子一团乱麻,不知道怎么解释。


不出意外,半小时后周慕来了。


被打得挺惨的,自始至终,他却抿着唇,没说一句话。


从那以后,周慕再也不理我了。



在我觍着脸给他送早餐的第 108 天,他终于受不了了。


「李朝朝,你四级考了吗?」


「啊,下次。」


英语是我的死穴。


他又不是不知道。


高考那会儿,恶补几个月我英语才考了 70+,比起我 550 的总分,确实有些拉垮了。


「那等你过了,再跟我说话。」


他把早餐塞给我,转身回了寝室。


「……」我愣在原地。


他这是又一次拒绝了我。


我这水平,过英语四级?


下辈子吧。


这跟「等 A 股回本了我们就在一起」这样的誓言有什么区别?


可是我偏不信。


我没办法。


真的没办法。


谁叫我有天梦里梦到自己中了彩票,那串数字就是周慕纹在腰间的摩斯密码。


要想暴富,我还得支棱起来。


至少,我要泡到他,知道那串数字,再甩了他。



晚上我抱着电脑看《国王排名》看得痛哭流涕。


周慕突然来了电话。


「都说了,别再给我送东西了,你烦不烦?」


「啊?」


我沉思了两秒。


突然想起刚刚某宝买了一件内衣,点进去,才发现地址没错,联系人是周慕?


淦,点错了。


谁让我和周慕共用一个地址。


羞耻。


「我没打算送给你。真的。你别拆,周末我回去拿。」我声音有些哽咽。


「谁稀罕拆。」


「你……」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哭什么?」


哭什么?


关你屁事。


「美女的事你别管。」


「李朝朝……」他说到一半,叹了一口气,「你怎么不撞南墙不回头呢?」


我……


我又怎么了?


我看个电视,哭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这么难过,你就不能放弃我吗?」


听听,这都是什么普信发言。


「好的,我不喜欢你了。」我干脆地来了一句。


「……」他愣了一秒,「这句话,我听了 108 遍了。」


吼!


「……」我一时语塞。


被占了上风,我心里很不爽。


「记得那么清,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我反问他。


「挂了。」


啪——


他挂了电话。



晚上,看了电影,和室友在外面吃烧烤,意外地收到了我妈的电话。

「妈?」

我嘴里咬着串,吃得不亦乐乎。

「李朝朝,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我妈突然叫我全名,我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一瞬间,回忆了所有,也没想起我干了什么坏事。

「怎么了?」

「你淘宝买些什么东西,怎么写的周慕的名字,你刘阿姨看到了,现在东西都在他房间里。」

淘宝?

内衣?

完了……

我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早就跟你说,不要对周慕那小子有非分之想,现在好了,你刘阿姨知道你有这种想法,还容得下我们吗?」

我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妈,我们家是在为他家打工,难道因为这样,我连喜欢一个人的资格都没有吗?」

「没有!」

「你还在背地里打什么主意,我劝你好好想想怎么解释。」

啪——

我妈挂了电话。

我站在原地,陷入沉默。

室友琳琳看我这表情,忍不住问我:「怎么了?」

「没什么。」我扯了一个笑容。

「朝朝,不会又是跟周慕吵架了吧?」

「他又拒绝你了?那渣男!」

「没事没事,多大的事。」室友跑来抱抱我。

「吃了这顿烧烤,要什么狗男人,姐妹们陪你一生一世。」

「对对对,咱们明天就去篮球场抓男人,还不信了,就他周慕了不起。」

……

「他是没什么了不起。」我仰头喝了一杯啤酒,眼泪都呛出来了。

刚喝完,我刘阿姨的电话就来了。

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大概也知道怎么回事。

「喂。」

「朝朝啊。」电话里,她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和善。

仿佛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问候。

然而,她平时从未给我打过电话。

「嗯。」

「你在学校吗?」她轻声问我,「是这样,阿姨路过你们学校呢,带了一点糕点,想着给周慕拿点,也给你拿点。」

「……」我顿了一秒,「谢谢,我没在学校,在外面。」

「那你发个定位给我吧。」

「嗯。」

得知她竟然亲自过来找我,我还是无比忐忑。

这事或许比我预料的严重。



刘阿姨到的时候,我已经提前走到了路边,等她。

我室友们在隔壁等车回寝室。

一辆黑色大奔停在我跟前的时候,室友们纷纷凑过来。

「你们家的车吗?」

「天,里面是你妈妈吗?你妈妈太漂亮了。」

「对,看起来特别优雅。」

我站在原地,手握成拳头,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是我妈妈。」我低下头,顿了一下,「是周慕妈妈。」

「啊?」她们纷纷发出震惊。

「天,你们这就见家长了?」

「终于知道周慕怎么这么帅了。」

「你们这是成了啊,恭喜你,朝朝。」

「恭喜啊,记得请我们吃喜糖。」

……

在我紧张得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她们还在恭喜我,真是讽刺。

「阿姨好!」

「阿姨,你真漂亮!」

几个人凑上前去礼貌问好。

刘阿姨把车窗摇下来,微笑唇像是做的那样,常年都是那副和善的模样。

「你们好啊。

「你们都是朝朝同学吧,听朝朝说你们对她特别好。

「回寝室小心点,需要阿姨给你们打个车吗?」

……

比我预料中的,她还要更和善一点,也更会编一点。

「不用啦,阿姨。」

「阿姨,您真好。」

几个室友笑作一团。

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然后就看到了我爸。

我爸也把窗户摇下来。

「爸。」

我愣住了。

我早该想到的,我爸是他们家司机,他们家去哪里,一个电话我爸都得上。

可是,我爸也知道了吗?

我更紧张了。

我的事,让他为难了吗?

我心里好难过。

「嗯。」我爸的表情倒是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朝朝,上车吧,来阿姨这里坐。」刘阿姨把车打开,招呼我上去。

「朝朝,我们走了,88。」

「阿姨,88。」

一群人笑着走了。

我僵硬地上了车,坐在她身边更是如坐针毡。

在车上,刘阿姨真的给我带了桂花糕,还拉着我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到了学校,她突然提议。

「朝朝,听说你们学校山顶开了一个咖啡屋,味道还不错,阿姨请你喝一杯?」

「啊?」我手指都绞紧了,「好。」

「……」我爸透过后视镜,不解地看着我们。

这一刻我才知道,我爸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临时被刘阿姨拉过来而已。

「小李啊,你就在山下等我们吧,麻烦你了。」

一个小李把关系弄得生分,更能体现等级。

平常,在我面前,她都是称呼「李师傅」或者,「朝朝爸爸」。

我爸僵在那里:「好。」



学校的山顶咖啡屋,我还是第一次来。

因为消费比较高,学生很少来这儿。

.168 一杯的咖啡,环境的确好。

「朝朝,我听说你英语四级还没考过?」

「嗯。」

她喝了一口咖啡。

「你英语确实弱了一点,现在要出国,英语都得考很高。」

「……」我喝着咖啡,不知道她到底想说什么。

「像周慕,上半年就雅思托福都考过了。」

「哦。他挺厉害的。」我笑了笑,「我不擅长这个。」

「周慕那孩子目标性很强。」她笑着看我,「上次跟他提了区长的女儿要出国,他呀,嘴上什么都不说,背地里却拼命复习英语,最近还让我打听别人选的什么学校……」

我听着,心凉了半截。

原来,她绕了一大圈,就是告诉我,周慕是要出国的,周慕喜欢的是区长女儿,他和我不可能。

「挺好的。」我低着头,屏住呼吸,怕眼泪掉出来。

「你和周慕一起长大,关系一直不错,但是有的时候呢,男女有别,大家都大了,就还是要保持距离,免得外面的人说没规矩。」

我心里一惊。

她终究还是说到了重点。

「知道。」我的头埋得更低了。

「周慕是我儿子,什么都像他爸,喜欢聪明又漂亮的,哎……你看看养这么大,全随他爸了。」

聪明又漂亮的……

她就差没说,你这样又笨又丑的不是他的菜了。

即使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还是忍不住自卑了一下。

到了此时此刻,我才知道自己所谓的勇敢追爱有多荒唐和幼稚。

高贵的人,连讽刺都可以做到这么优雅。

「好,我明白。」我低声道。

然后一抬头就看到了我爸。

他就站在我跟前,手里还拿着一把滴着水的雨伞。

「……」他望着我。

我第一次在我爸的眼神里读到了一个男人的无力。

他看起来很心疼我,也很受伤。

「爸。」我站起来。

眼泪一下子就要蹦出来了。

「外……外面下雨了。」他立马换了表情,把伞递给我一把,又递给刘阿姨一把。

「下雨了吗?那我得赶紧回去,老周该回来了。咱们走吧。」刘阿姨站起来,还是保持着微笑,就往外面走。

「好。」我爸跟着刘阿姨往门外走,走到门口顿住身子,回头看了我一眼,「早点回寝室,到了给我发信息。」

「嗯。」

等我爸走了,我想了几秒,还是给周慕打了电话。

我想把今天的事告诉他,至少,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我那天明明让他把快递放好,那个不是给他的,为什么刘阿姨会知道?

结果他再一次,直接掐断。

然后发了一句:「四级没考过之前,不能给我打电话,忘了?」

瞬间我的大脑就空白了。

空白一会儿,我又觉得可笑。

我笑我自己。

像个白痴。

我关了手机,如同行尸走肉地往外面走。

刚走到门口——

突然闯进几个高个子的人,我有些失神,没来得及闪躲,他们的咖啡直接泼到了我身上。



这一追就是两年。

两年时间,我的偶像塌房都塌完了,他还没喜欢我。

他说没学过高数的不配跟他交流,会有障碍。

我选修了线性代数。

要了我半条命,考了 60 分。

他却黑着脸问我是什么垃圾?

「湿……湿垃圾?」

我小声问。

「……」他脸色更黑了,「李朝朝,我不和低智商儿童谈恋爱。」

淦!

他好侮辱人。

我因此伤心一场,后来我闺蜜安慰我。

「他说你是儿童,那是把你当宝宝?」

我!!!

「瞎说什么大实话!」我害羞一笑,继续舔着又开启了追夫之路。

在我觍着脸给他送早餐的第 108 天,他终于受不了了。

「李朝朝,你四级考了吗?」

「啊,下次。」

英语是我的死穴。

他又不是不知道。

高考那会儿,恶补几个月我英语才考了 70+,比起我 550 的总分,确实有些拉垮了。

「那等你过了,再跟我说话。」

他把早餐塞给我,转身回了寝室。

「……」我愣在原地。

他这是又一次拒绝了我。

我这水平,过英语四级?

下辈子吧。

这跟「等 A 股回本了我们就在一起」这样的誓言有什么区别?

可是我偏不信。

我没办法。

真的没办法。

谁叫我有天梦里梦到自己中了彩票,那串数字就是周慕纹在腰间的摩斯密码。

要想暴富,我还得支棱起来。

至少,我要泡到他,知道那串数字,再甩了他。



我真想打回去,臭骂他一顿。

可是,他说我英语没过四级之前都不能给他打电话。

要不然就拉黑我。

神气什么!

我翻了翻日历,还有 20 天,四级考试。

等我过了,教他做人。

背单词背到一半,我妈叫我上楼。

「干吗?」

「刘阿姨让你上来试试衣服。她刚旅游回来,给你还买了衣服。」

「不要。」我直接拒绝,「她哪里是给我买,我还不知道她就是买了新的,以前不要的就送给我。」

刘阿姨是周慕他妈。

我妈是他们家的保姆,我爸是他们家的司机。

我们一家住在他们的地下室。

这就是我的生活,见不得光的生活。

「你这人怎么回事,以前小时候可喜欢刘阿姨送你东西了。」

「以前是以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开始抗拒了。

「再跟我嘴硬,上来!」我妈电话里面骂我。

「……」我挂了电话,按了电梯往楼上去。

去了屋子里。

刘阿姨穿着藏青色旗袍,发髻挽着,整个人就高贵得刺眼。

我回头看看我妈,同样 40 多岁的女人,身材臃肿,穿着围裙,脸上布满褶子。

心中一声叹息。

「朝朝快过来,这件衣服你试试。」

刘阿姨看见我,微笑着照顾我过去。

路过我妈的时候,我妈瞪了我一眼,用唇语告诉我:「好好表现!」

我只好换上笑容,开始我的表演。

「谢谢刘阿姨。」我拿着前几年过时的款式,和我年龄不符的风格,昧着良心说,「真好看。」

「好看,阿姨就送给你了。」

「还有,这个面霜我用了有点过敏,你也拿去,还有这只口红,我觉得这个颜色不太适合我,只用了一两次,你也拿去……」

刘阿姨一脸打发了垃圾的喜悦。

我拎着沉甸甸的口袋刚要走——

「丑死了。」

二楼传来一个声音。

是周慕。

我心里一惊。

要说我最讨厌的场景,就是我们一家和他们一家站在一起的时候。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好像在他面前低了一等。



晚上,我提前去校门口那家买了咖啡。

买了才意识到,我好像占了他便宜。

校门口 38 一杯,山顶 168 一杯。

也来不及思考,我去的时候已经接近 7:50 了。

刚到了运动场,我一眼就看到了他。

实在是,操场上散步的情侣居多,而他在旁边的赛道上弓着腰,一副起跑的姿势,太过格格不入,又太过惹眼。

他旁边那个应该是教练。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看到他的瞬间他就看到了我。

只是以起跑的姿势,抬头轻轻地看了我一眼,不过一秒,又收回目光,集中精力在他的训练上。

「妹妹!」

身后突然响起声音。

我回头就看到了上次叫宿管阿姨「姐姐」的男声。

「你好。」我赶紧打招呼。

「找池神?」

「嗯。」我随口就答了一声,又觉得不太妥,便补充道,「找你们的,上次弄洒了咖啡,池神让我请你们喝一杯。」

说着我抬起手,把打包好的咖啡递给他们。

「池神让的?」

「卧槽,他什么时候这么抠了,这都要你请。」

「他怕是故意让你来吧,我就没看过哪个妹妹给他送奶茶他收过。」

「是啊,还主动让你请就很……」

他们几个在那里笑得诡异。

「不是,我给他转账不收,他就说实在要还就请回来。」我解释。

「哈哈哈,你不了解他,他……」男生被使了眼色,欲言又止。

「给你喝,就拿着喝,闭嘴,待会儿小心被打。」另一个人给他使眼色。

「对对对,妹妹,谢谢啊。」他接了过去。

「对了,我叫张翼,这个是齐月,这个是齐阳。」他顿了一下,「他俩是双胞胎。」

「我是哥哥。」

「我是哥哥。」

两个人异口同声。

我??

说实在的,他不说,我都没发现这两个人的确长得差不多。

「你们好,我叫李朝朝。」

「我们知道。」

哦,大概又是因为上午在楼道间被听到的对话,真是社死。

「我先选。」

「你是弟弟。」

「你是弟弟。」

双胞胎又在争。

我站在原地就是很尴尬。

「那个,池神要的奶茶吗?你们帮我拿给他吧,我回宿舍了。」

我看到手上的咖啡都被拿了,就剩一杯奶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