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回到地球当医仙

回到地球当医仙

朽木可雕本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他本是异世界的仙尊,经历了数不清的无聊岁月,一朝穿越到地球,从一名小医生做起,人生突然多了些奔头。作为一名医生,陆冲的身上和心里都多了些必须承担的重任,可他却十分喜欢喜欢,本身就具备透视能力,这天赐的技能,若是不用在治病救人上,那可要遭天谴的。

主角:陆冲,李艳   更新:2022-07-15 21: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冲,李艳 的女频言情小说《回到地球当医仙》,由网络作家“朽木可雕本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本是异世界的仙尊,经历了数不清的无聊岁月,一朝穿越到地球,从一名小医生做起,人生突然多了些奔头。作为一名医生,陆冲的身上和心里都多了些必须承担的重任,可他却十分喜欢喜欢,本身就具备透视能力,这天赐的技能,若是不用在治病救人上,那可要遭天谴的。

《回到地球当医仙》精彩片段

“陆冲在办公室过劳休克了!”

“陆冲这哥们平时确实是太拼了,听说他以前就是医科大的学霸。诶,这年头……学霸不好当啊。”

“听说陆冲是为了帮他女朋友升职而赶制一份关于癌症病理的科研分析报告,连续一个月都在办公室熬夜加班,这才导致过劳休克。”

“他女朋友李艳可是我们公司的名花啊,天生丽质,高挑妩媚,风情万种。为了这样一个女朋友陆冲也是豁出去了。只是听说这个李艳水性杨花,跟公司不少高管都暧昧不清……”

一大清早,同仁公司就炸开了锅。

无数员工围着昏迷中的陆冲,议论纷纷。

急救医生走后足足过了十五分钟,陆冲才缓缓睁开双眼。

看到眼前奇形怪状的情景,陆冲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是什么地方?

我不是正在飞升台上修炼‘神脉诀’走火入魔挂掉了吗?怎么还活着?还来到这么个奇形怪状的世界?

还没等陆冲仔细思量,他就感到脑袋疼痛异常,无数的信息记忆如牛角一般涌入脑海之中。

吸收这些信息后,陆冲总算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自己确实还活着,而且穿越到了一个和地球类似的平行世界,依附在一个同样叫做陆冲的人身上。

这个陆冲家境贫寒,大学时候是个学霸,毕业后跟着女朋友来到同仁医药公司工作。

女朋友李艳长时间借助陆冲的才华,在公司屡次建功,从而得到公司重用。

而陆冲一直甘愿为李艳牺牲,在背后默默付出,他还认为有李艳这样的女朋友是他的荣幸,他对此充满感激和愧疚,更加心甘情愿的为李艳做任何事情。

就在前不久,公司计划提拔一位有才干的人担任研发部的副主任,李艳说自己想竞争一把。

陆冲便绞尽脑汁日夜不眠的加班赶工,费时一个月终于把分析报告给赶出来了。

李艳借这份报告升职高飞,但是陆冲却因此操劳过度休克而死……

大家都以为陆冲只是休克而已,其实他早就因为过劳猝死了。

现在醒来的陆冲,已经不是之前的陆冲了。

“老陆,你丫到底有事没事啊?别瞎吓唬人啊。”旁边的同事李东拍了把陆冲的肩膀。

陆冲看了李东一眼,回想着关于这个人的信息。

这个陆冲性格懦弱内向,平时不擅长交往,公司许多人都暗暗瞧不起他。

唯独这个李东人不错,多次施以援手。

李东打开一罐红牛,塞到陆冲手里:“老陆,有些事我得跟你说啊,公司刚刚任命李艳为研发部的副主任,她升职这么大消息,都不亲自来告诉你?”

李东见陆冲并不激动,当下摇摇头继续说:“李艳在研发部主任李散的办公室都待了快一个小时了还没出来,你就不想去看看他们在里面干嘛?”

“要看你去看,我没空。”

陆冲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尽快恢复修炼。

要知道,自己前世可是差一点就达到了天外飞仙的绝世强者啊!

现在的自己体内可是一点灵力都没有了,战斗力几乎连最低等级的后天高手都不如。

要是遇到一点厉害的强者,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覆灭。

更可怕的是,陆冲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里没有任何灵气,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根本没办法修行!

对于一个修者来说,不能修行那比死还难受!

面对这样的处境,陆冲哪里还有心思去管什么李艳……

“或许李艳在给你戴绿帽子呢。”

李东很诧异的看着陆冲:“兄弟我都跟你说多少回了——他们两个有私情,可你偏偏不信,还跟我说什么真爱就是要信任……”

“我很早就为兄弟抱不平,所以特意在李散的办公室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这是今天上午的画面,咱们一起欣赏……”

李东往陆冲耳朵里面插了一个耳塞,然后打开手机上的一个软件。

陆冲随意的瞥了一眼。

画面上显示的居然是李散办公室的情景。

耳塞里面传来个人的对话。

“艳儿,以后你就在我身边跟着我,豪车名包有的是,还可以让你在公司如鱼得水。“

“是,散哥……”

“哈哈哈,你的那份《癌症病理复原报告》写的很好,上面看了后直接同意了我提升你为副主任的建议。看来这个陆冲还有点本事啊。”

“哼,他不过就是个书呆子罢了,我之前答应做他女朋友,他还就真的相信了,还心甘情愿为我赶稿……咯咯咯……真是笑死我了,世界上还有这么傻的人。”

李艳的声音格外的响亮:“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他也配做我李艳的女朋友?如果不是看他还有点利用价值,我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我看到他就觉得反胃恶心……”

“哈哈哈,艳儿你放心,这一次你升职了,我就让他滚的远远的,再不影响我们两个人……”


为了照顾陆冲的感受,李东提前把视频关闭然后删除:“我都删除了啊,没有备份的……”

陆冲皱起了眉头。

对李艳,他还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只是替这个陆冲感到憋屈,觉得有义务给这个陆冲出口气,就当是感谢这副身体给了自己再活一次的机会。

再说,这个李艳的行为也让陆冲感到很不爽。

我对你付出以真爱,你可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但是如果你胆敢践踏、侮辱、嘲笑、利用我的真心。

你他么就是活该欠抽!

于上个陆冲,于现在的陆冲,都不能坐视不管了。

夺妻之恨,若不出这口恶气,陆冲如何对得起自己的这颗王者之心?

就这时候,伴随一阵高跟鞋踏地的声音。

李艳挽着大腹便便的李散,在众目睽睽之下款款走来。

一条紧身的白色裹臀裙,黑丝高跟,身材高挑,配上娇艳红唇,真是妩媚美丽,任谁看了都无法不心动。

但是在陆冲眼里,这李艳的姿色就是胭脂俗粉了。

在前世的时候,不知道多少比她漂亮亿万倍的女子求着要做陆冲的女人,陆冲都看不上……

李艳直接略过其他人的眼光,很随意的扫了陆冲一眼:“听说你休克了,没什么事吧?”

不等陆冲回答,李艳用官腔继续说道:“恩,我看你也没什么事,不就是熬了几个夜嘛,这里是五千块钱,你拿着。”

李艳从一个lv包里面逃出一沓厚厚的红钞票,重重的往桌面上一拍:“然后离开这家公司,走的远远的。我跟你之间是不可能的,从前我说的那些话,你就当一个笑话听吧。”

李东猛的一拍桌子:“李艳,你什么意思?我兄弟陆冲为你做牛做马付出了两年。最近一个月更是日夜不眠的给你赶稿,差点连命都没了。你非但不感激,而且还说这就是一个笑话?你他妈还真当我兄弟好欺负是不是?”

没想到李艳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轻蔑的说:“李东,你在公司不过就是个小小的职员罢了,要是再对我这个副主任大哄大叫,就跟着陆冲一块卷铺盖滚蛋!”

“我凭什么要离开公司?”

陆冲冷冷的盯着李艳,气势汹汹的说:“当初我给你赶报告的时候,一口一个‘冲哥’。现在傍上了李散这个秃头,就想把我轰出公司?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么?你当你是谁啊?”

李艳挽着李散的胳膊,冷冷的盯着陆冲:“那你想怎么样?嫌钱少的话,我可以再给你五千。”

李艳很阔气的从LV里面掏出一沓现金,很得意的当着陆冲的面晃了晃:“这下你可以走了吧?”

陆冲毫不客气的把一万块钱塞进自己口袋:“钱我拿了,但我不会离开公司。另外我要严肃的告诉你——你被我休了!”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李散冷冷开口道:“陆冲,艳儿已经给足面子了,别给你脸不要脸。你要是不识抬举,我一个电话叫来公司保安把你打一顿,那可就不太好看了。”

说话的时候,李散一手放在李艳的细腰,一手摸着她的肩膀,好像故意在陆冲面前秀恩爱似得。

陆冲冷哼一声:“我和人渣说话,有你什么事?我让你插嘴了吗?”

李散顿时气势汹汹的吼道:“我是同仁医药公司研发部主任李散,这一片区域都归我管,公司老板是我叔,小子,我随便一句话都能够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啪!”

李散话还没说完,陆冲忽然一巴掌掴在他脸上,留下五道清晰的指印:“让你别插嘴了。”

“你……你也敢打我,今天我非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保安,保安……”

李散还没叫来保安,整个人就被掴得原地打转。

“陆冲,你居然敢打我的脸,你死定了……”李散嗷嗷大叫。

但是迎接他的却是一个个狠辣的巴掌:“我就打你的脸怎么子?我今天还就打上瘾了呢!”

“这一巴掌,是看你不爽。”

“这一巴掌,打你给我带绿帽子。”

“这一巴掌,打你剽窃我的病理分析报告。”

“这一巴掌,是因为你给天下男人蒙羞,真欠抽。”

“这最后一发,本来是要打李艳那人渣的,但是我从不打女人,所以只好发泄到你身上了……我要打你三十八下。”

“啪啪啪啪……”

清脆的打脸声,响彻整个办公大厅。

“哥,别打了别打了,其实我也很不容易……”李散跪在地上,大声忏悔。

李东忽然问道:“喂,李散,你跟我说实话。”

“不……不能……”

李散说完就脱下衣服包着头,逃也似的离开。

李艳也很不悦的跺跺脚,在一片嘲笑和指责声中离开了。

周围的同时纷纷崇拜的看着陆冲。

“陆冲也太拽了吧。”

“连老板的侄子也敢打,打人还打脸……真是太彪悍了。”

“李散平时狗仗人势,没少欺负我们,今天总算是吃瘪了,好久没有人给我们出气了,真爽啊。”

“听说李散他老子是我们东海市挺有影响力的,陆冲不会有好下场的。”


同仁公司总裁办公室。

一位身材窈窕的女子站在幕墙玻璃旁边,眺望着这座城市。

黑丝高跟,把她黄金比例的身材衬托到极致。

肌肤弹指可破,精致的脸蛋儿美到让人窒息。

雍容华贵,绝代风华!

若是一般人看到这个女子,只怕会感到自卑而没有勇气去靠近!

她就是——同仁公司总裁李闻月!

说到李闻月,那就必须从同仁医药公司说起。

同仁医药公司是华海市最大的制药公司。

公司老板李清华更是华海市的十大富豪之一,著名慈善家,威望极高。

那可是跺一跺脚都能够在华海市引起地震的牛掰人物。

不过如今李清华年逾八旬,早就把同仁公司交给了其孙女李闻月打理。

李闻月不负众望,带领同仁公司走向繁盛,最终在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东海市的一张名片。

也因此,28岁的李闻月成了东海市无可争议的第一女神。

更让整个华海市男人们疯狂的是,李闻月至今未嫁,也没有传过任何绯闻男朋友。

至于其中的缘由,那就没人知晓了。

不过此时此刻的李闻月却好像并不开心,反而紧皱眉头,眉宇间十分忧虑。

按道理说她事业丰收,不应该这般担忧才是。

但是只有李闻月知道,现在的同仁公司面临多大的危机——爷爷胃癌晚期,时日无多,医生说撑不过这个月。

同仁集团现在虽然如日中天,但是集团的股权非常分散,李氏家族的股权合计在一起只有35%,根本无法掌控集团。

爷爷在世的时候,那些当年跟着李清华联手打江山的老一辈股东们自然不敢有所动作。

可一旦爷爷过世了……那么这些老家伙必定会联起手来,抢夺集团的控制权。

那些个老古董手上的股权合计超过了65%!

到那个时候,李闻月几乎无计可施。

就在李闻月沉思的时候,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李总,李散被人打了,硬要闯进来。”

秘书张晴话还没说完,李散就气冲冲的闯了进来:“小月,今天必须把陆冲这个混蛋开除,不然我在公司没办法待了。”

论辈分,李散是李闻月的叔叔,喊一声小月虽然有点嚣张,但也不算太过分。

李闻月微皱眉头:“你好歹也是公司的高管,怎么做事情还带着这么浓厚的个人情绪,什么事情,说吧。”

“小月,我被陆冲那个废物打了……”李散把事情简单的描述了一遍。

期间不忘添油加醋,把自己塑造成为无辜和和正义的化身。

“哦?公司里还有人敢打你?真是奇闻。”

李闻月只知道李散平时在公司狗仗人势横行霸道,向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谁敢欺负他啊?

这个陆冲还真是牛啊。

李闻月都有点对陆冲刮目相看了。

“月儿,这种人简直就是公司的垃圾,寄生虫,这和土匪有什么区别啊?必须把他开除,并且让他蹲一辈子的大牢。”

李散义正言辞的说:“要是让员工暴打高管的风气在公司里面流行开来,那还了得?”

“这事儿我也不能光听你一面之词,张晴,让那个陆冲来我办公室一趟。”李闻月很随意的开口。

显然,对于处理这种事情,她太有经验了。

片刻后,陆冲来到办公室。

除了被李闻月的容颜所震撼多看了两眼之外,就对周围的一切事物兴味索然了。

头上裹满纱布的李散,见到陆冲有些后怕,但想到这是总裁办公室后,便大着胆子喝道:“陆冲,见到领导你都不称呼一下,废物就是废物,一点素质都没有。小月你看看,这种人简直拉低我们公司的平均素质啊。”

陆冲耸了耸肩膀:“别摆什么领导架子了,有什么事快说。“

李闻月对陆冲的态度也是感到不悦,想着这个陆冲当真是没修养。

不过碍于自己的身份,不好发作:“李散头上的伤是你打的?”

“是,我就随便拍了几巴掌。”

李闻月面色微冷:“为什么打他?”

“看他不爽。”

李闻月深深呼吸:“你可知道在公司打人,影响十分恶劣……”

“我只知道这种人渣就欠抽,公司太需要有个人站出来抽他两下。”陆冲双手抱着后脑勺,很无所谓的说。

李散和张晴都惊呆了,这叫什么话?

公司太需要有个人站出来抽他两下……

张晴虽然表明惊讶,但是心里还是认可陆冲说的话。

李闻月感觉这家伙说话也太随便了,目光里完全没有自己这个总裁啊,当下轻轻咳嗽一声:“你下手这么重,万一致人重伤,那可就是刑事伤人案件了。”

“要是你觉得太轻,我再补两耳光!”

张晴看不下去了,连忙道:“陆冲,注意端正态度。”

陆冲一脸的无所谓:“难不成因为她是总裁我就要奉承她?不好意思,我从来不知道奉承这两个字怎么写。”

全场人都惊呆了。

包括李散,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奇葩啊!

李散平时觉得自己在公司就非常厉害了,横行霸道。但是他在李闻月面前却规规矩矩,因为这个铁娘子太可怕了!

全公司上下无人敢在铁娘子面前摆谱儿。

陆冲此举,可谓前无古人啊!

李散都有点佩服这哥们了!

场上所有的人都诧异的注视着陆冲,仿佛想看清楚这哥们是从哪个星球蹦跶出来的。

“我知道我很帅,但你们也不必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陆冲耸了耸肩。

这一下,周围的人简直连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这得有多自恋的人才能厚颜无耻的说出这样的话啊?

陆冲两手一摊:“既然话也问过了,那我走了。”

“等等。”

李闻月本能的叫了一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