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村少闯花都

村少闯花都

王平香兰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小说主人公是的书名叫《村少闯花都》,是一部关于主人公的火热小说,凭借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好奇什么?”翠兰就喜欢看他这幅呆头傻脑的样子。“你那摸起来,是什么感觉”王平目光都没移开过。“傻弟弟,你摸摸试试不久知道了”翠兰是媚眼如丝,勾着这个愣青头。其实她对那王大麻子早没什么感情了。就是生了个娃,床上干过几次。

主角:王平香兰   更新:2022-11-12 13: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平香兰的其他类型小说《村少闯花都》,由网络作家“王平香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主人公是的书名叫《村少闯花都》,是一部关于主人公的火热小说,凭借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好奇什么?”翠兰就喜欢看他这幅呆头傻脑的样子。“你那摸起来,是什么感觉”王平目光都没移开过。“傻弟弟,你摸摸试试不久知道了”翠兰是媚眼如丝,勾着这个愣青头。其实她对那王大麻子早没什么感情了。就是生了个娃,床上干过几次。

《村少闯花都》精彩片段

“真,真的?”王平吞吞吐吐。


“你平常可没少偷看姐,现在想看,就大大方方的看,你不会是家里住了个大美人,就感觉姐是个烂女人了?”


“翠兰姐,刘老师只是住客,跟我能搭上什么关系。我,我是挺好奇的”王平也豁出去了。


“好奇什么?”翠兰就喜欢看他这幅呆头傻脑的样子。


“你那摸起来,是什么感觉”王平目光都没移开过。


“傻弟弟,你摸摸试试不久知道了”翠兰是媚眼如丝,勾着这个愣青头。其实她对那王大麻子早没什么感情了。就是生了个娃,床上干过几次。


王平坐下了,伸出手,下定了决心,一抹,滑腻腻的,有点软,还有温热,这一摸,就舍不得放手。


这么久,终于有个男人碰自己了,翠兰轻哼了一声。榆木脑袋终于开窍了。浑身开始扭动起来。看着王平那直挺挺的家伙,就想被它弄,伸手一把就握住了,呻吟道:“用力!”


“王老师,王老师!”外面突然传来了喊声,吓得王平一缩手。


似乎是肖二宝的声音。


“傻弟弟,你晚上摸黑过来就行了,姐等你”翠兰抛了个媚眼。


王平赶紧往外走去,这被撞破了就麻烦了。


“斗笠就外面墙上搁着”翠兰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王平戴了斗笠,扛着锄头,到了门外,是肖二宝跟刘雨晴,看来她要搬过去了。


“王老师,你这是去干什么?”刘雨晴问道。


“去排大蒜。东西你们收拾就行了。不用管我,等会儿我排完去学校”王平心中有点失落,不过想到了翠兰,又有点蠢蠢欲动了。


刘雨晴是仙女下凡,但终究还是仙女,凡人是碰不得的。


“这王老师还欠着不少钱,学校工资不多,所以只能干农活,卖卖菜做生活费”肖二宝笑道。


“刘老师,那我们进屋去,看看这里能不能修个浴室。”


原来刘雨晴不是要搬走,她其实挺不喜欢肖二宝这类油嘴滑舌的,不过他说能帮忙修个浴室,就领他过来看看。


其实肖二宝大了个鬼主意,尽量贬低王平家,然后好唆使刘雨晴去自己家。


王平排完了之后,到时间上课了,王平就扛着锄头去了学校。


“来,小王,你过来”张校长把王平拉到了一边,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塑料袋,四四方方的一块猪肉。


“现在刘老师住你家,跟着你吃,我怕她吃不惯咱们乡下的东西,这肉你拿去炒炒”


这肉得好几块一斤,大半天的工资就这么一块,所以想吃顿,都是逢年过节。


张校长的工资其实不高,就比普通老师多了一百块,但他还有个老伴,有个三岁大的孙子带着。都是能省就省。


“小王,愣着干什么,拿着,千万不能委屈了刘老师,我听说她要去肖老师家住?”


“大概是这样,肖老师那边条件好很多,中午应该到收拾东西了,晚上怕是要过去的,这肉你留着自己吃”


“其实这些老师当中,我最看中的就是你,肖老师家里有钱,来教书也是图个事做。要是刘老师真愿意,那也就让他去肖老师家里住着,这肉你拿着,我这把年纪了,吃多了肉反而不好,你婶儿也是肠胃不好”张校长拍了拍他肩膀,摇头叹息了两声。



两个人都吃着,刘雨晴明显随意些,宁梦梦就吃得很小心,也不敢多夹。那样子看得王平都心疼。


“多吃点”王平给她夹了一大筷子。“刘老师,你也别客气”


王平自己夹了一片,吃的很快,他想着,要是能剩下点,明天还能当作早餐。


“王老师,你怎么吃那么少”刘雨晴问。


“我不太喜欢吃肉,吃素习惯了”王平找了个理由,她没多问,因为她自己以前也有段时间是素食注意,后来为了营养均衡,才继续吃肉。


吃完饭,宁梦梦帮着收拾,弄得刘雨晴都不好意思,这乡下的姑娘太能干了。


“梦梦,让老师给你检查一下好不好?”她扑闪着大眼睛,尽量让梦梦对她亲近点。


宁梦梦看看王平,见他点了头,她才答应。


“来,跟我去房间里”刘雨晴想拉她,她却缩着手。


好在她跟进去了,关上了门。


“梦梦,你把裙子脱掉。让我看看”


宁梦梦犹豫了一下,脱掉了裙子,看得刘雨晴都有些心酸,这里面的内衣短裤,明显是大人改的,而且还垫着卫生纸?


但是她的身体条件很好,两条腿挺长,而且匀称,中间一条线。看起来人轻灵。


“梦梦,你是不是来那个了?”


宁梦梦点点头。


刘雨晴想了想,从自己的包里拿了一包卫生巾出来。


“梦梦,这个给你”


“不要”她退缩着,摇摇头。


“为什么?”刘雨晴是有些弄不懂了。“这比卫生纸好用,城里都用这个,干净舒服多了”


可她就是坚持着,刘雨晴也没办法了。把她拉过来,仔细的看着体形,让她做一些基础动作,看看天赋。


“梦梦,你能把衣服全都脱了吗?”


宁梦梦还是听话的脱了,已经有了少女曲线的妖娆。


刘雨晴的满意又增加了几分。


最后她发现梦梦的身体条件相当好,就是有点儿瘦了,要是在城里,不知道多少老师想抢这么好的苗子。


重新穿上裙子,宁梦梦就出去了,帮着王平收拾着家里。


“老师,这是什么?”宁梦梦拿着王平带回来的那个小酒壶,好奇的问道。


“捡到的东西”


宁梦梦看着这有不少泥巴,于是拿到了井边,用水冲洗着,然后把里面也灌了点水,摇了摇,倒在了石板旁边的缝隙上。


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些草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生长起来了!宁梦梦看傻了,拿着这小酒壶半天没有动弹。


直到王平出来,见着了她这奇怪的样子,叫了两声。


“梦梦,梦梦,你在干什么?”


“老师,老师,你来看”宁梦梦急急忙忙的拉着他的手,到了这草旁边。


王平有点儿奇怪,寻思着这里怎么有了这么高的草,这每天进进出出,都没瞧见。


“我,我,我刚刚把这小壶里面的水倒下去了,这草一下就长起来了”


“不可能”王平立即摇头,可想到了自己喝了那药酒的奇怪事儿,莫非这还真的是个宝贝古董?当下就再装了点水,倒在了另一片地儿。


那草儿只是稍微动了一下,长高了那么一小寸,就没了动静。但这足够让人震惊了。他跟宁梦梦大眼瞪着小眼儿。


“你们怎么了?”刘雨晴走出来,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王平赶紧把壶收起来,因为他自己都还没彻底弄清。宁梦梦也是向着他,说自己眼花了。


刘雨晴又进去了。


王平仔细的拿着这小壶看起来,越看越漂亮,而且保存完好,不知道是个什么年代的东西。


“老师,好奇怪,为什么我倒的水,草有这么高,而你倒的,只有这么点儿呢?”宁梦梦好奇的问道。


王平脑瓜子一动,有了个大胆猜测,会不会是这个小壶儿是需要时间积累的,比如那酒放了不知道多少年,效果格外强劲,上次那酒可是被自己喝得没剩什么了。



夏雪本已面红耳赤不知道说什么了。


“夏雪姐”王平看着近在咫尺的漂亮脸蛋,没有岁月的痕迹,有的只是那少女含苞待放一样的羞涩。


“恩?”夏雪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忘了起来,男人的怀抱,让她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一时间,有点迷恋这种两个人抱在一起的滋味。


“我,我想亲你”王平如实说道。


夏雪更显娇柔动人,按理说自己不应该答应,可却神使鬼差的点点头,然后羞得闭上了美目。


王平不再客气,一口就吻住了这个大美人的红唇,柔软,温暖。心情的紧张化作了对未知的探索。


可是亲了几口,实在是得不到要领,手上就不老实了,滑着腰,就攀上了她的臀。


“别,会有人看到的”夏雪睁开眼睛,媚得滴水,看得王平心中一呆,只感觉怎么有这么好看诱人。


虽然这在屋子旁边,但总归有人可能会看到,那确实不好。


夏雪站起来了,如怀春少女,不敢再看王平,说了声去喝水,就走了,留下王平还躺在稻草堆里回味刚刚的一刻。


夏雪假意喝了口水,却进了自己屋,刚刚那种心跳的感觉,就算是之前梦梦的爸爸,都没有给她这么强烈的感觉。


她捧着自己的脸,越感羞涩,自己怎么变成了这样。


算了,不管了,反正对外都假装成了王平的女人了,他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本来自己就说过会帮他,满足他的好奇,也不是什么怪事。


男人都会想那事儿,憋着也难受。


只要,只要他不突破到最后哪线,就成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好久没有人碰过了,让她有些少女时候的感觉。彷佛心中的情郎跟自己…


如果自己真的跟他在一起,会怎么样?她不由得想起来,他对梦梦很好,梦梦很喜欢他。而自己也…也感觉他很好,尤其是这两次,就跟自己的男人一样,保护着自己跟梦梦。每一次,都让她心动。


似乎,没有任何反对的理由。


只是,自己终究比他大几岁,结过婚不算,连孩子都那么大了,他可以得到更好的。想到这里,不由得叹了口气,对着镜子看了看。


现在就这样吧,顺其自然,如果过几年,等梦梦长大了一些,梦梦自己愿意的话,把她交给王平,也是个很好的选择,毕竟她是过来人,明白有一个对自己好的人,是多么重要。


现在每次回家,梦梦的嘴上都挂着王平,一副小媳妇模样,而夏雪也跟梦梦开玩笑问干脆嫁给王平得了。


她就红着脸,憋不出话。


王平在外一个人码好了稻草,没见着夏雪,以为出了什么事,然后在屋里看到了她在发呆。


“夏雪姐”王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别自责,我知道你很好奇。所,所以…”夏雪说不下去了。


“我是很好奇女人”王平顺着接话了,这样才避免了尴尬。上次囫囵吞枣一样跟小娇在车上发送了第一次,可依然是个愣青头。


“你,你要好奇的话,可以,问我”夏雪说出这句话,又不好意思了。正当王平准备接着说的时候,外面有些喧闹的声音。


“夏雪,你们这对狗男女,滚出来!”是麻花婆那尖细的声音。


王平一听,就很不舒服。



夏雪担心起来,正准备站起来,却被王平扶住肩膀。


“夏雪姐,交给我,你别出去了。”说完,王平就一个人朝外面走去。


外面居然有五六个人,除了麻花婆,铁头,还有铁头自家的两个弟弟,两个弟媳,还有个跟铁头关系不错的痞子,平常都喜欢去乡上,这几天在家。


不过这痞子一看到王平,就不由得退了一步,他当时就跟大光头一起的,平常压根不知道王平是自己村子


的人,两顿都被王平狠揍在地上。


“哟,出来了?还有那骚狐狸呢?躲着不敢见人啊?”麻花婆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们想干什么”王平问道。


“干什么?你打了人,你说干什么?”麻花婆有了底气,又开始耀武扬威。


几个人走了过来,王平也不害怕。不过那痞子却有意无意的在后面。


“今天你跟那女人给我媳妇跪下来道歉,还得赔两百块医药费,否则这事就没完!”铁头恶狠狠的说道,这些当然是麻花婆让他说的。


“你们这些人,除了欺负女人还会干什么。”王平说道。


“欺负她?谁让她勾引我家铁头?”麻花婆尖声道。


勾引铁头?铁头除了牛高马大了一点,摸样上下那点值得勾引?


“只有结了婚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是宝贝,别看我们家铁头不好看,但是床上厉害着。这骚女人肯定是忍不住了”她干脆无耻的说道。


“你们要说理,就去村长家说。如果你们要在这里闹。我也不会退让”王平深吸一口气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铁头的一个弟弟闷哼一声,就走过来,提着拳头,要往王平身上砸!


他拳头是落到了王平身上,但是自己也重重的吃了一拳,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一时间起不来。


“呸”王平吐了口血水,不过那目光却一点不退让。


“上!”另一个弟弟打了个眼神,直接跟铁头也冲过来了。不过那痞子畏畏缩缩的在最后面。


王平根本就不抵挡,直接受了两拳,然后一拳一脚,两个人往后退了好几米,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哎呦哎呦的叫着。


“敢打我老公!”铁头的两个弟媳也张牙舞爪的冲过来了。不过麻花婆跟那痞子始终没怎么动。


啪啪啪几巴掌,这两个女人就被扇回去了。


“马拉个巴子的,老子给你点颜色看看!”那痞子居然掏出了一把刀子。


而铁头也从怀里摸了个小斧头出来。


王平看了一眼,直接跑了。


但是并不是逃跑,而是从厨房里拿出了一把菜刀跟一把柴刀。这些人欺人太甚,要不是自己在,夏雪不知道要受多大的委屈,今天就索性来个痛快的。跟他们拼一拼。


“夏雪是我的女人,我今天就豁出去了!谁敢来找麻烦,我就拼命!”他低沉的呼吸着,人也有些激动了。


那痞子自然不敢上来,本来就有些怕王平。


就在这时候,有个人过来了,正是扛着锄头的村长张大同,一看这架势,边走边喊到:“你们干什么!”



两个人都吃着,刘雨晴明显随意些,宁梦梦就吃得很小心,也不敢多夹。那样子看得王平都心疼。




“多吃点”王平给她夹了一大筷子。“刘老师,你也别客气”




王平自己夹了一片,吃的很快,他想着,要是能剩下点,明天还能当作早餐。




“王老师,你怎么吃那么少”刘雨晴问。




“我不太喜欢吃肉,吃素习惯了”王平找了个理由,她没多问,因为她自己以前也有段时间是素食注意,后来为了营养均衡,才继续吃肉。




吃完饭,宁梦梦帮着收拾,弄得刘雨晴都不好意思,这乡下的姑娘太能干了。




“梦梦,让老师给你检查一下好不好?”她扑闪着大眼睛,尽量让梦梦对她亲近点。




宁梦梦看看王平,见他点了头,她才答应。




“来,跟我去房间里”刘雨晴想拉她,她却缩着手。




好在她跟进去了,关上了门。




“梦梦,你把裙子脱掉。让我看看”




宁梦梦犹豫了一下,脱掉了裙子,看得刘雨晴都有些心酸,这里面的内衣短裤,明显是大人改的,而且还垫着卫生纸?




但是她的身体条件很好,两条腿挺长,而且匀称,中间一条线。看起来人轻灵。




“梦梦,你是不是来那个了?”




宁梦梦点点头。




刘雨晴想了想,从自己的包里拿了一包卫生巾出来。




“梦梦,这个给你”




“不要”她退缩着,摇摇头。




“为什么?”刘雨晴是有些弄不懂了。“这比卫生纸好用,城里都用这个,干净舒服多了”




可她就是坚持着,刘雨晴也没办法了。把她拉过来,仔细的看着体形,让她做一些基础动作,看看天赋。




“梦梦,你能把衣服全都脱了吗?”




宁梦梦还是听话的脱了,已经有了少女曲线的妖娆。




刘雨晴的满意又增加了几分。




最后她发现梦梦的身体条件相当好,就是有点儿瘦了,要是在城里,不知道多少老师想抢这么好的苗子。




重新穿上裙子,宁梦梦就出去了,帮着王平收拾着家里。




“老师,这是什么?”宁梦梦拿着王平带回来的那个小酒壶,好奇的问道。




“捡到的东西”




宁梦梦看着这有不少泥巴,于是拿到了井边,用水冲洗着,然后把里面也灌了点水,摇了摇,倒在了石板旁边的缝隙上。




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些草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生长起来了!宁梦梦看傻了,拿着这小酒壶半天没有动弹。




直到王平出来,见着了她这奇怪的样子,叫了两声。




“梦梦,梦梦,你在干什么?”




“老师,老师,你来看”宁梦梦急急忙忙的拉着他的手,到了这草旁边。




王平有点儿奇怪,寻思着这里怎么有了这么高的草,这每天进进出出,都没瞧见。




“我,我,我刚刚把这小壶里面的水倒下去了,这草一下就长起来了”




“不可能”王平立即摇头,可想到了自己喝了那药酒的奇怪事儿,莫非这还真的是个宝贝古董?当下就再装了点水,倒在了另一片地儿。




那草儿只是稍微动了一下,长高了那么一小寸,就没了动静。但这足够让人震惊了。他跟宁梦梦大眼瞪着小眼儿。




“你们怎么了?”刘雨晴走出来,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王平赶紧把壶收起来,因为他自己都还没彻底弄清。宁梦梦也是向着他,说自己眼花了。




刘雨晴又进去了。




王平仔细的拿着这小壶看起来,越看越漂亮,而且保存完好,不知道是个什么年代的东西。




“老师,好奇怪,为什么我倒的水,草有这么高,而你倒的,只有这么点儿呢?”宁梦梦好奇的问道。




王平脑瓜子一动,有了个大胆猜测,会不会是这个小壶儿是需要时间积累的,比如那酒放了不知道多少年,效果格外强劲,上次那酒可是被自己喝得没剩什么了。



 只不过男人那东西,难控制,那感觉,似乎有那么点点的奇妙?


她脸微微一红,其实她也对那种事有过好奇,不少姐妹早就享受了,有些说如果男人厉害的话,舒服得不行。而且一个二个都蛊惑她提前变成女人。


可能是她男朋友跟她们也聊过,暗示过,因为他也是个万人迷,挺受女人喜欢,自己朋友都向着他。


想着想着,就到家了,马良叫梦梦给她换身干净的衣服。


“老师,我解不开”梦梦有点无奈的说道,隔着道门,马良听得清清楚楚。


“很好解开,你用点力,一拉,然后一松,就可以了”苏雨瑶教着她。


“老师,是不是你的胸大了,这个小了?好紧”


“是这种设计不同,老师穿的是c罩杯的,这个也是c的”


“老师,什么是c罩杯?”


苏雨瑶又开始给她解释。


“终于解开了”宁梦梦松了口气,第一次弄这种东西。


“老师,你的胸好漂亮,跟我妈妈的一样,我能摸一摸吗?”


马良能够想象着床上的香艳一幕,漂亮的小萝莉要摸漂亮的女老师。她应该不会答应吧?


“怕什么,你摸摸看,像你们这种年纪的小女生好奇是正常的,老师看你发育得也早,说不定以后比老师的还大”


受不了了!马良赶紧出门。其实女人之间,没那么多顾忌,尤其是面对这么漂亮的梦梦,苏雨瑶有发自内心的喜爱,就当是自己的一个小姐妹,小闺蜜一样。


而马良走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椅子。哐当一声,两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苏雨瑶突然明白了,这屋里外不隔声,那岂不是自己刚刚说的话都被听到了?惨了!形象全没了。算了,马良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跟隔壁的那个女人都有一腿。自己没必要在乎他怎么看待。


“梦梦,你以后不要光着身子在马老师面前走,到时候他忍不住,就容易出事,懂吗?”


这宁梦梦也跟苏雨瑶熟悉了些,奇怪的问道:“容易出什么事?”


“就是…”苏雨瑶感觉有点难解释。想了想,她们迟早会知道的,于是小声说道:“就是男人那根东西到女人的这里去”


“尿尿的地方吗?”她指了指苏雨瑶的那私密处,还按了按。“老师的好软,好舒服”


苏雨瑶是脸红不已,可这是个纯真的小女孩,哪能计较这么多。


“就是这里,只有喜欢的人才能够那样,明白吗?”


“可我很喜欢马老师”她目光纯美,跟个小天使一样。


苏雨瑶有点不知道怎么说了。


“老师知道你喜欢马老师,但是要长大以后,才能那样”


“可马老师又没对我做什么”


苏雨瑶彻底败下阵来,村里的女孩,果然不同,她自己妹妹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知道很多了。


马良在外面走了圈,看了看自己的一些菜地,并不打算用那水了,他打算保守这个秘密,暂时不要让人知道,这村里一肚子坏水的人不少,比如癞皮狗他们那样的。


路过香兰姐的菜地时候,发现她戴着斗笠,正在锄地,偶尔擦擦汗水,看来她真对王大麻子死了心,也打算自力更生了。


不过她一个带着孩子的,做这些挺吃力的,孩子就在旁边的阴凉处的竹篮里。


“香兰姐”马良招呼了一声,赶紧过去了。


“弟,你怎么来了?”香兰姐笑了笑。


“我到处看看,你怎么下地了?让我来”马良拿过她的锄头忙活起来。


“人得靠自己,姐明白这个道理,难道你真能养姐一辈子?”香兰姐也不客气,笑了笑,到旁边纳凉去了。


她湿了汗,润透的雪肌格外诱惑,跟惹了露水一样。尤其还扯着衣服用手闪着。没了内衣,就看见两团雪白粘着衣服。


“坏弟弟,看你那裤裆老高的,是不是想什么坏事了?”


原来马良刚刚的兴奋还没消退,他自己到没注意,这自从喝了那酒之后,身体发生了不少的变化,其中就包括下面这活儿,老是一硬,就难落下去。


“没想什么,老这样”马良尴尬的解释。


“要不要姐给你消消火?”香兰抛了个媚眼。


“真的?”马良心动了,昨天已经被香兰弄得欲火焚身了。


“当然是真的,不过姐今天见了红,你想真试试滋味,得过些日子,但姐还有手,灵巧着呢”她咯咯笑起来,胸口也是雪白乱晃。


“等会儿,去我那山上,去摘些葡萄”她暗示着什么。


马良点点头,低头锄地。


忙活了半小时,就差不多了,香兰抱着孩子,马良跟在身后,就上山去了。村里地广人稀,所以大部分是荒山,平常人都懒得上山,反正有了果木,也难运出去,所幸就荒废了。


到处都是浓密的草跟荆棘。


看着香兰圆润的臀隔着一两米,扭来扭去,勒得臀肉生紧,就叫人想狠狠的蹂躏几把。


这山不高,却都是小路,偏僻的很,极少有人过路。


终于到了,十来根葡萄树没怎么打理过,稀稀拉拉的结着些。


但是香兰却没急着摘,而是到了另一边的草丛里,正是坡上的一个凸角落,能看到下面上来的小路,但下面却看不到这上面。


“怎么样,这地方不错吧?”香兰姐放下了篮子,把娃小心的放进去。


这吹着风,确实凉快了,加上有树荫,是个好地方。


“香兰姐,你…”


“乘乘凉,那么着急吃葡萄?”她风韵十足的靠过来,桃花眼闪着勾人的魅。


“不是,这里确实挺凉快”马良跟着笑了笑,这有块大石头,能坐下两三人,他便坐下了。


“姐身上也有两颗葡萄,想不想吃?”她衣服薄,为了喂娃方便,里面什么都没穿,自然就印出来了轮廓。


看着那圆润的弧度,又大又白的,就在眼前晃荡,马良吞了口唾沫。


“香兰姐,我想摸摸”


“就只想摸摸吗?”香兰居然往前了两步,顺势坐在了马良的腿上,一下靠近了,女人的幽香闻着,雪白的肌肤也隔了不过两三寸。


马良也不客气了,两只手直接就伸进了衣服,两只大圆球摸起来格外舒服。


香兰眯着眼,嘴里直哼哼,这粗糙男人的手,感觉就是不一样。


对于这些事,男人有本能,马良捏着她胸口的硬翘点儿,香兰就浑身一颤,居然下身有了点热流感觉。


“好弟弟,你学起来真快,姐姐我都美死了”她媚眼如丝,喘着香气,扑在马良的脸上。


她顺着直接脱掉了衣服。两只大雪球弹了出来,那美美的尖儿看得马良心动,居然一口就咬上去了。


“弟弟你好坏,你是要跟你侄女儿抢吃的么?”香兰眯着眼,任凭男人轻咬着,允吸着,魂儿已经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


马良的手随到处摸着,握住了她的柳腰。



夏雪姐,要不这样,以后就说我跟你那个了,当然,是对外这么说,假装这样”

“假装什么”夏雪低着头,不知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就说我跟你好上了,当然,是对外这么说,不是真的要这样。”王平解释道,其实也有点七上八下的,这种请求,不知道她是否会答应,也做好了拒绝的准备。

“那梦梦那里怎么解释”她这口吻,是答应了。

“没事,跟梦梦说一声,她能够理解的。”王平欣喜道。

“那这样对你不好,毕竟梦梦都那么大了,我年纪比你大那么多。会有很多人说闲话的”她摸了摸自己的脸。

“夏雪姐,不会的。我高兴都来不及,有什么不好的,说闲话就说了”王平挺直了腰杆。

“那,那你以后娶媳妇怎么办?”她担心这个问题。

“暂时不想娶,等我以后有能力了,再说吧。反正现在有梦梦陪着,我也挺开心的”王平笑了笑。

夏雪抬起头,有些深意的看了王平一眼,点点头。

“那,我就答应了,王老师,我知道你是为了帮我”她又叹了口气。“我就是个拖累”

“夏雪姐,别这么说。你是个很好的人”王平赶紧安慰。

“也许是我好欺负吧”她笑了笑。

“夏雪姐,那天晚上,我那样,不是因为你好欺负,是因为你,你很吸引人,我忍不住”王平忍不住解释道。

“好了,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我也是过来人。要是梦梦看到了,怎么办?”夏雪已经释怀了。“而且以后别花这种冤枉钱了”

“没事,现在我会慢慢开始挣钱了”

夏雪又看了看手腕,确实喜欢,就不再多想,而是说道:“我也没什么东西回报你,如果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

她这话,说得有些慢,王平也没多想。他现在对挣钱兴趣更大了,到时候能够让夏雪,尤其是梦梦,都过上好日子,也能帮帮翠兰姐,她现在也挺苦的。

“夏雪姐,吃苹果。”王平忙活起来。

夏雪一面有些责怪他太破费,却也不拒绝他的好意,吃了一小块。然后就叫王平帮忙把稻草堆起来。

农村里都习惯把干了的稻草一捆一捆的沿着树堆成一个圈圈。方便用的时候取。这需要一个人递,一个人码。就昨天不知道是不是谁动了手脚,稻草都垮下来了。

王平自然乐意,他在下面递着,而夏雪在上面码着,这种活很轻,也不用刻意说谁做什么。

夏雪一样穿得朴素,只是无法掩饰那种天然去雕饰的柔美,挽着袖口,白皙的手拿着枯黄的草,额头青丝垂下,遮盖了一些朦胧,裤子虽然宽松,却依然可以见到臀圆翘的轮廓。

王平心中也有了些想法,夏雪真的是自己心中理想的那种女人。如果真可能,他也不会介意。只不过估计她是不会答应了。

但一想到对外假装是自己的女人,还是有欣喜。

就在递着草走神的时候,夏雪踩到了边缘虽然不高,却也失去了平衡,在惊呼声当中,倒了下来,王平赶紧伸开手臂,香玉满怀,抱了个结实,却因为准备不足,抱着她,直接往后倒去,好在是松软的稻草堆,一点事都没有。

夏雪正面压在了王平身上,她的身子很柔软。四目相对,而王平搂住了她的腰,真如同少女一样的纤细。

尤其是胸口的压迫,让王平有些心潮涌动。



“王老师,我还没谢谢你给梦梦买的新衣服,你不把我们母女当外人,我们也会知恩图报的”她说道。




“那里的话,梦梦是个乖巧听话的好孩子。我挺喜欢的”王平答着,心神不灵了,因为她搓着衣服的时候,裙子更下滑了,直接看到了里面的短裤,虽然朴素,但是紧紧的勾勒出了让人痴狂的形状,彷佛肉肉的小馒头,中间有条迷人的缝沟。甚至边缘还有些黑黝黝的丝儿探出了头。




脑袋里轰的一声,王平就感觉自己那玩意撑起来了。




“看得出来你是真心对梦梦好,但是王老师,我们也不希望成为你的负担。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说。”她叹了口气。




“我这样说,是不是觉得我很脸皮厚?赖着你帮忙…”夏雪发现王平没说话,拿着衣服跟傻了一样,然后顺着他目光一看,自己羞处居然被看到了!虽然隔着层布,那诱惑一点没见,她惊呼了一声,脸变得通红,站起来,想走开。




“对不起,夏雪姐,对不起,我,我实在忍不住”王平也回过神来,赶紧站起来道歉,脸色很诚恳。




“没事”夏雪镇定下来,重新蹲下,不过把裙子拉好了。




见她没生气,王平也松了口气。




“王老师,你也该找个媳妇了,不过像你这样的教书人,一般的女孩子,你应该不太喜欢”她缓慢的说道,也知道男人那些事情是难控制的。




“跟我说说,你想要怎样的,看看我娘家那边有没有合适的”




如果说真正做为老婆的人选,王平其实心里很喜欢夏雪这种人,漂亮,温柔,居家,而且有些文化。




香兰姐这种类型虽然也不错,但是没读过什么书,时间长了,也没什么话题。而苏雨瑶这种,自己八辈子都攀不着,只能远观。小娇这种女人,更是摸不着头脑,能跟自己随便发生关系,而且还是车子上,过程虽然很爽,但过后有些后怕。




唯独夏雪,挑不出任何一点毛病,美貌,身材,性格,气质,样样都让人满意。




“夏雪姐,我说出来,你别笑我”王平摸了摸脑袋,之前在饭桌上就被问过。被梦梦岔开了,他那时候也有过思考,自己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




“我笑你干什么”夏雪水般的美眸看了看他。




“我,我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王平说了出来。




“啊?”夏雪轻呼一声,红晕久久没褪去,动作也有点缓慢了。




“我大你这么多,是个寡妇,而且有孩子,我这种类型的,不适合你,你应该找个年龄相当的”




“夏雪姐,你人真的很好,而且一点不显老,就算过几年,梦梦跟你在一起,都会以为你是她姐姐”王平真心夸道。




“是吗?”夏雪有点欢喜的摸了摸自己脸蛋,女人都喜欢被人夸。




“是真的,而且夏雪姐,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女人”王平点点头,其实她生梦梦生得早,现在都还没过三十,其实他也只是想想而已,估计夏雪这样的女人,也不会真正看上自己这类人。因为自己照顾梦梦,她才会帮帮忙。




“你别说这些,梦梦听到了不好”她不敢正眼看王平。




“对不起”王平也感觉自己说过了,可能是啤酒有点儿让人想说话。




洗完衣服没多久,天已经黑了,比以往更加暗沉了,没想到劈着雷,大根大根的闪电四处耀着,没会儿雨就哗啦哗啦的下个不停,这大概是今年最大的雨。王平的房子都开始漏水了。




吧嗒吧嗒,地上湿了一块。不过这家里也没什么东西,其他房间钉上都上了层塑料薄膜,漏不下来。




“这回不去了”夏雪看着这瓢泼大雨,惊雷闪电的,有些害怕了。而梦梦早就抱着王平,埋在他胸口,说怕。




“夏雪姐,要不今晚你就在这里将就一晚,等明天雨停了,再回去?”王平试探的问道,一面摸着梦梦脑袋,安慰着她。




她就跟被吓着了小猫一样,紧紧的抱着王平。




“可这里,怎么睡?”她关了门,走过来。




苏雨瑶已经睡了,特意用棉花塞住了耳朵,挺讨厌雷雨的感觉。




“要不,我跟苏老师说一声,你跟她挤挤?”王平想了想说到。




夏雪摇了摇头:“那床两个人有些勉强,她是城里人,本来就习惯睡大床,到时候挤上去,她会不舒服的,而且她已经睡着了,吵醒了不好”




她就是这样,很为其他人着想。




“香兰姐家里也就一张床,而且这时候过去就淋湿了,地上全是泥巴,看不到路,你跟梦梦睡席子,还有床被子可以垫着。将就一晚上。”王平的办法也不行。




“那你呢?”夏雪问。




“我,坐会儿就睡着了,没事的”王平笑了笑。




“老师,我要跟你睡,我害怕”梦梦开口了,现在雷声小了点。




“三人一起挤一挤,梦梦睡中间,只要我们自己行得正,也不在乎其他人说什么,而且梦梦晚上会很怕”夏雪轻咬贝齿,做出了决定。




王平一听,心里兴奋起来,跟夏雪睡在一张床上,这简直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我去把床收拾一下”王平感觉这气氛莫名奇怪起来。可梦梦不肯放手,这有些难办。




“就在柜子里?我去收拾”夏雪自己心跳也加速了,伴着昏暗的油灯,她快步走近了王平睡的哪儿。




她就跟一个温柔的妻子一样,小心的拿出来,拍干净霉味,然后铺上,整理边角,顺带连周围都收拾干净了。




王平有点犯傻的想,要真有这么个老婆,那确实是很好的事。




“好了,可以了”她弄完去烧水了,得擦擦身子,洗洗脚,王平什么都不要做。




“梦梦,水好了,来擦一擦”她端水进了屋,梦梦终于依依不舍的放开了王平,可刚好一个炸雷,她又扑了回去。




王平只好抱着她进去了。




“王老师,你别走”她弱弱的说了句,要是白天打雷,她还没这么怕,晚上那一闪一闪的,好多东西突然被照亮,怪吓人的。




“梦梦”夏雪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的女儿太黏着王平了,大概是因为从出生后,她爸爸就没怎么好好带过她,平常都是出去闲逛吹牛,死了之后,更没人了。虽然说有几个亲戚在村另外一边,但对两母女除了好色之外,就没其他脸色了,还有人骂她克夫,生不出儿子。




梦梦直接就把自己脱干净了,当着夏雪的面,王平也不好多看,只能瞧着门边。




看着自己女儿有些发育的身子,夏雪也是有些感触,转眼间,孩子就大了,真不希望她以后也跟自己一样这么悲剧。




刚刚擦完,还来不及穿上衣服,那闪电猛的一亮,就跟故意闹着玩一样,然后惊天的声响在头顶上炸开,吓得这妮子又往王平身上一抱。




王平是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




“梦梦,把衣服穿上,你这像什么话,女孩子家的”夏雪有点生气了,可实在又不好太责怪。




“妈妈,我怕,抱着老师就不怕了。”宁梦梦声音有点朦胧。




“梦梦,先穿上衣服,然后就可以睡了”




宁梦梦恩了声,才把衣服穿上,王平随便冲了冲脚,就到了床上。夏雪出去擦身子去了。




王平似乎能听到外面悉悉索索脱掉衣服的声音,还有她用自己的帕子抚过自己雪白的肌肤,甚至停留在胸口的柔软上。




“老师,你顶我了”梦梦嘀咕了一声,有了睡意,慢慢睡着了。




夏雪用了不少时间,也许是不好意思进房。




王平闭着眼睛,听到了脚步声,然后是灯被吹灭了的声音,有些迟疑,因为夏雪发现宁梦梦睡在了最里面,这跟开始想的不一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