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团宠有点野万总夫人是狗仔

团宠有点野万总夫人是狗仔

荔枝Bua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瞳瞳这个大冤种,在职场上混的风生水起,可终究是败在了“姜还是老的辣”的万老爷子手里。被忽悠与他那远在国外的孙子万廷琛领了证;从此苏瞳瞳这个挂着“万家儿媳”名的女人,却丝毫不敢以万家儿媳自居,苟的要命。

主角:苏瞳瞳,万廷琛   更新:2022-07-15 21: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瞳瞳,万廷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团宠有点野万总夫人是狗仔》,由网络作家“荔枝Bua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瞳瞳这个大冤种,在职场上混的风生水起,可终究是败在了“姜还是老的辣”的万老爷子手里。被忽悠与他那远在国外的孙子万廷琛领了证;从此苏瞳瞳这个挂着“万家儿媳”名的女人,却丝毫不敢以万家儿媳自居,苟的要命。

《团宠有点野万总夫人是狗仔》精彩片段

酒店房间里。

 

白惠清半裸着凹凸有致的身子,正在和睡在一旁的涂正楠调笑。

 

一个是炙手可热的玉女明星,一个是即将和未婚妻完婚的豪门富二代,什么礼义廉耻在此刻全都荡然无存。

 

正当,二人甚至还恬不知耻地想再来一炮时。

 

“咔咔咔”的几声相机快递拍摄的声音,顿时打乱了二人的阵脚。

 

酒店房门也被人突然踹开,慌乱之间,床上的二人连忙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身子,防止走光。

 

可又有什么用?

 

“我们的清纯玉女,玩得还挺花?”白惠清一听到这阵熟悉的女声,顿时从床上坐起来,如临大敌。

 

只见,苏瞳瞳穿着一身也难掩她的明艳动人。

 

“苏瞳瞳!你怎么会在这里!”白惠清尖叫出声,目光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

 

苏瞳瞳满不在乎,一脸笑容甚至比鬼魅还要渗人。

 

“你当然巴不得我死,不过这次,要死的应该是你。”

 

她笑意愈浓,伸手就将刚刚的偷拍到的‘战利品’甩到二人眼前。

 

不光是刚刚,就连白惠清和涂正楠之前在酒店的各种刺激肉搏,也都被偷拍下来!

 

看着那些拍立得,白惠清整个人的脸色惨白,一股寒意从后颈直窜到脑门!

 

一旦这些照片被媒体知道,那她的演艺生涯完全就是死路一条!

 

不!她绝对不允许!

 

她好不容易在娱乐圈站稳脚跟,怎么可能这样被轻而易举的毁掉!

 

“你到底要做什么!”白惠清近乎歇斯底里

 

“很简单,三千万,不二价,不给钱——那就用白家的股份换。”苏瞳瞳这话说的理直气壮。

 

“你胆子还真大!敢勒索到我跟前!知不知道我是……”

 

一旁的涂正楠终于出声,谁不知道他涂家三少爷,怎么地也是海州地界上抖三抖的人物!

 

不过不等他说完,苏瞳瞳开口便是一怼:“你老子的钱,我都敢诓,你一个当儿子的又算得了什么?”

 

说着,她甚至还甩出涂正楠亲爹涂康海的香艳照片,那尺度可绝对不输,他儿子!

 

苏瞳瞳那张过分精致的小脸,满是慵懒与不羁,要么就不是不出手,一出手就是王炸。

 

“苏瞳瞳!你这么做是故意对嘛?!难道你忘了你也是白家的人吗!逼死了我们两个!你也是要偿命的!”白惠清几乎没有迟疑。

 

她深知,苏瞳瞳绝对不仅仅是想要白家的股份这么简单。

 

更多的,是想报复她和白家!

 

闻言,苏瞳瞳不禁发出一声冷笑。

 

只见她面沉如水,下颚微微抬起。

 

“我姓苏,不姓白,就算逼死你哪又怎么样?”

 

“逼死了我们,你觉得白家和涂家会放过你这个小贱人吗!”

 

苏瞳瞳看着白惠清,几乎要笑出眼泪。

 

只见她樱唇微启:“我老公是万廷琛。”

 

一听到万廷琛三个字,涂正楠和白惠清的面面相觑,整个海州谁不知道万廷琛!

 

那可是一根手指碾死他们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的人物。

 

没想到竟然是……苏瞳瞳的……老公?


“你在开什么玩笑?!你是万廷琛的太太?万廷琛出车祸在国外治疗了这么多年,我们可从来没听过他已经结婚的消息。”涂正楠看向苏瞳瞳的目光之中充满狐疑。

 

他才不信,苏瞳瞳这么个丫头片子,能跟万廷琛扯上关系?

 

面对涂正楠的半信半疑,苏瞳瞳表现的一点都不心虚,她凌冽的步伐,在一旁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浑身上下笼罩着卓然的气场。

 

不慌不忙,某人抬起手上刚做好的美甲,“我们的确没有办婚礼,但我们领了结婚证,你确定想铤而走险,和我作对?”

 

为了几张艳照,就要得罪万家,对于白惠清和涂正楠本身就是不值当的,更别说试探。

 

苏瞳瞳的目光扫过二人身上,随后她摆摆手,身后的季桃子连忙将手上的股份让渡书拿了过来。

 

就势一甩就扔到了床上二人的跟前。

 

“要么就签了这份让渡书,要么身败名裂,我只给你们10秒钟,10、9、8、7……”

 

白惠清恶狠狠地剜了一眼沙发上的苏瞳瞳,手上用力掐着签字笔,草草签署了那份股份让渡书。

 

对于这件事,就好比她被人闷了几只蟑螂在喉咙里,极为恶心却又不得不咽下一样。

 

苏瞳瞳粉雕玉琢的五官,此刻房间灯光的映衬下,透着微微冷艳的光,清冷却又疏离。

 

她接过转让书,唇边勾勒出讥讽的弧度,“还是我们的玉女爽快,照片和底片都给你们,你们两个好好玩昂。”

 

说罢,年轻女人踩着高跟鞋,干净利落地离开了酒店房间,那高跟鞋踩在地板上,仿佛夹杂着掠夺过后的挑衅和喜悦。

 

让白惠清和涂正楠恨得咬牙切齿。

 

季桃子一脸好奇的跟在苏瞳瞳的身后,八卦道:“老大,那个什么万廷琛真的是你老公啊?怎么没听你说过。”

 

一听这人名那两个奸夫淫妇立马就认怂了。

 

想必这家伙应该来头不小吧?

 

苏瞳瞳捋了捋耳边垂落的秀发,举手投足间满是洒脱恣意。

 

“你要是听过那就有毒了。”

 

就连她自己都没见过万廷琛这个挂名老公。

 

没错。

 

大名鼎鼎的万家大少万廷琛,是苏瞳瞳仅限于结婚证上的老公。

 

万廷琛因为三年前遭遇车祸造成瘫痪,万老爷子为了保住孙子,将他送到国外医治,至今都生死未卜。

 

不过按照苏瞳瞳的猜测,应该是离死也没多远了。

 

要不是万老爷子说了,只要她和万廷琛结婚,以后万家的家产能分她一半,更重要的是能够帮她拿回白家的股份!

 

苏瞳瞳怎么会嫁给个连面都没见过,随时都有可能挂掉的老男人?

 

她今年才二十四,那老男人已经三十了!

 

相当于就是顶着万家儿媳妇的身份来守活寡。

 

不过苏瞳瞳嫁给万廷琛,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的,至少在她得罪各种名媛上流的时候,总是把万廷琛当她的免死金牌,简直就是百试百灵。

 

于是南城上上下下,敢动她苏瞳瞳的人,根本没几个有这个胆子!

 

苏瞳瞳和季桃子前脚踏入电梯,后脚就有一群黑衣保镖,也跟着她们两个人进入电梯。

 

一群男人瞬间就将她们两个女人围了起来。

 

这让原本狭小的电梯里,充满了危险诡异的气氛。

 

“老大。”季桃子有些莫名的紧张。。


她下意识地扯了扯苏瞳瞳的袖子。

 

出于当狗仔的敏锐,苏瞳瞳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这帮人的不对劲。

 

只不过,现在并不是好时机。

 

“桃子啊,你刚刚不是说想去一楼的餐厅吃蛋糕嘛,从手机上看看还能不能订位子吧。”

 

苏瞳瞳故作闲聊,给季桃子暗示等电梯下到一楼,她们就赶紧跑!

 

季桃子瞬间领悟。

 

电梯很快达到一层。

 

可是很显然,这帮黑衣保镖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们。

 

不等季桃子等人反应,几个黑衣保镖直接架着苏瞳瞳,将她带了出电梯。

 

顿时,她脸色煞白!

 

“你们这是干嘛!喂!救命啊!放开我!”

 

“老大!”

 

酒店大堂里汇聚着众人疑惑的目光,可见到人来势汹汹,谁都不敢上前。

 

酒店外停着一辆黑色肯林,车上的男人已经等候多时。

 

苏瞳瞳被推进车里,她揉了揉微微发疼的胳膊。

 

猛地才看见车里一个男人与她四目相对。

 

错落有致的眉骨之下,眼眸深邃,高挺的鼻梁有种淡漠又疏离的贵气。

 

她不否认,这个男人的长相的确是踩在了她的审美点上。

 

但是苏瞳瞳始终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

 

“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带过来?”她的声音里透着着一丝的紧张。

 

她怎么看,眼前的这个男人也不太像是,被自己偷拍的哪个当红小鲜肉。

 

她甚至根本没见过这个男人!

 

男人利落的五官,浓郁又极富有侵略性,他豁然出声:“懂得用别人的名讳招摇,怎么就不查查正主究竟是谁。”

 

苏瞳瞳不禁瞪大了双眼。

 

不是吧!?

 

“你……是?”

 

万廷琛?

 

他不是已经要死了吗?

 

可她转念想到,万廷琛此时不是在国外接受治疗?怎么可能出现在南城?!

 

她沉了一口气,反驳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男人似乎早有料到,索性报出了大名,“万廷琛。”

 

他一字一句,仿佛有种无形的压力死死地压制住苏瞳瞳。

 

所以……

 

她那个挂名老公,死回来了?

 

她不敢想象,一旦被这个男人知道,她这些年用着他老婆的名义惹了不少的祸,指不定这个男人会掐死她!

 

苏瞳瞳一想到这,她突然有些紧张。

 

男人看着她那张瞬青瞬白的脸,唇边似笑非笑。

 

“是时候,该算清楚我们之间的账了。”他直视着前方的苏瞳瞳,声音是难得的低沉和磁性,眼底一如平静湖面下涌动的暗流。

 

苏瞳瞳咽了咽口水,这男人到底想干嘛?!

 

“你你你……你想干嘛。”

 

男人瞧着她,眼眸里是不见底的深邃,他上下地扫了一眼苏瞳瞳,眉目清隽间,带着几丝风流。

 

面对男人这样不友好的注视,苏瞳瞳,要不是因为那男人有一堆保镖,她早就一个拳头干过去了。

 

“欸,你眼睛不要乱瞄,小心长针眼!”

 

她一出声男人不由得轻笑。

 

“我还以为,我爷爷给我挑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如今看来——倒是幻灭了。”

 

回国前,万老爷子在万廷琛面前把自己这个挂名老婆,吹得天上有地下无的。

 

如今一见,也不过如此罢了。

 

苏瞳瞳低头看了眼自己,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这家伙居然说自己幻灭?!

 

这是讽刺!

 

绝对的讽刺!

 

她立刻就直起腰版,目光里略带杀气。

 

“你才幻灭呢!你全家都幻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