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纹个肖像

纹个肖像

萧礼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你的肖像。」我此时腹痛如临盆,五官扭曲着挤出一抹笑,「俊不俊?」旁边的麻醉师偷看了一眼,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萧礼长眉紧锁,隔着手套,他的手指在我小腹划了一下:「纹在这个部位,你现任能容忍?」

主角:萧礼林屋屋   更新:2022-09-11 09: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礼林屋屋的其他类型小说《纹个肖像》,由网络作家“萧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你的肖像。」我此时腹痛如临盆,五官扭曲着挤出一抹笑,「俊不俊?」旁边的麻醉师偷看了一眼,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萧礼长眉紧锁,隔着手套,他的手指在我小腹划了一下:「纹在这个部位,你现任能容忍?」

《纹个肖像》精彩片段

「你的肖像。」我此时腹痛如临盆,五官扭曲着挤出一抹笑,「俊不俊?」

旁边的麻醉师偷看了一眼,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萧礼长眉紧锁,隔着手套,他的手指在我小腹划了一下:「纹在这个部位,你现任能容忍?」

冰冷的触感,令我瑟缩。

我忍不住去抓他的手。他居然没有躲。

此刻,我的内心得到一丝安慰。声音带着哭腔求他:「萧礼,待会能不能帮我缝得漂亮点。我上个月刚接了几个泳装品牌的拍摄……」

「不能。」萧礼脸色一沉,拒绝了我的请求。

他冲吃瓜吃到一半的麻醉师小姐姐说道:「静脉先上,我手消毒,十分钟后开始手术。」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萧礼换了副外科手套回到手术台旁,我深呼吸自我安慰:「别怕别怕,萧礼的技术很好。要相信他。」

「林屋屋。」萧礼忽然喊我的名字,我猝不及防地对上他清澈的眼睛。

他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道:「既然我技术不错,你之前为什么还要闹着和我分手?」

「……」

我怀疑萧礼在开车,但我没有证据。

因为他平日里总是过分自律克制,而我兴趣广泛。

认识他之前,我喝酒蹦迪全国各地到处飞。

他是医科大学硕士毕业,我大专辍学,勉强算个十八线模特。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接触到的人都比较欢脱。久而久之,我也会在萧礼面前飚两句荤段子。

但萧礼不喜欢,他不仅 get 不到笑点,大概还觉得低俗。

所以我们最终分手了。我提的,萧礼他没有挽回。

想到这里,还是心痛。

但很快,我就麻木了。麻醉师往我静脉里缓缓推了点东西,面前的萧礼始终保持着弯腰的姿势,和我离得很近。

在他的目光下,我好像忘了恐惧,只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

恍惚中,我似乎又听见了萧礼的声音。

他说:「我陪着你。」

麻药刚苏醒,我头脑不清楚,热得一直蹬被子。有个人不厌其烦地替我一遍遍盖上,当我还想去扯手术服时,有只温热的手轻轻握住了我的手。

我神志不清地嘟哝了一句:「沈默,把空调开低一点,我好热。」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沈默是谁?」

「一个大帅比。」

「你新交的男朋友?」

「唔……我们一起去开房,一起喝酒吃夜宵,还做了运动。」

「林屋屋你可真行,原来这才是你急性阑尾炎发作的原因。」

迷迷糊糊地答到一半,我才认出眼前这位白大褂,细鼻梁架着银丝边,从头到脚都干净无欲的男人是……萧礼。

他欣赏了几秒我惊慌失措的表情,将我连同病床推给护士。

语气冷淡得不行,尤其是说到「男朋友」三个字的时候。

「07 床病人麻药苏醒,推出去交给她的男朋友。」

「小姐姐,你男朋友对你真好,一直寸步不离地候在手术室外呢。」护士冲我笑了笑,将我推了出去。

我还在想,我哪儿来的男朋友。

手术室门刚打开,我就听见沈默惊天动地的一声「亲爱的!」

「都怪我大半夜不睡觉,拉着你做运动。」我的男闺蜜沈默趴倒在我床头哭得涕泪交流,引得家属室的人纷纷探头探脑。

「可怜啊,年纪轻轻……」

「啥个毛病哦,怎么半夜做个运动就人没了。」

「嗐,还用说?瞧这小伙人高马大的。」

「……」我拍拍沈默的背,沉声道,「好大儿,老子还没死呢。」

「吓死我了。我在外面等了快三个小时。」沈默擦了擦眼泪,笑得比哭丑,「屋屋,只要你人没事,以后让我天天喊你爸爸都行。」

我冲他挑了挑眉梢:「现在喊一声听听?」

沈默白皙的俊脸微红,看了眼小护士,真的喊了一声爸爸。

小护士和我都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然后,我就看见有道身影从我们身旁经过,是萧礼。

沈默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一会,进入电梯后才凑到我耳边贱兮兮地笑道:「我没看错吧。刚才那个医生是不是你手机屏保上的男人?你一直想再睡回来的前男友?」

我白了他一眼:「爸爸的事你少管。」

「爸爸,你这偶遇的代价会不会有点大啊?」沈默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笑着调侃道,「幸亏他不是烧伤科或者骨科的。」

「那我就把你烤了,或者腿打折……」



手术后,沈默在我床边吃刚点的炸鸡外卖,我看得直吞口水,对他说:「宝贝儿,给我来一口。」

「想来一口还是来一刀?」萧礼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我的床尾,他冷眸扫向沈默。

沈默立刻将手里的鸡腿从我嘴边挪开,丢回盒子里。

他起身,给萧礼搬了个凳子:「萧医生,查房累了吧?来,坐一会。」

「……」我喉咙痒,咳了声。沈默马上冲我笑得十分慈祥:「屋屋,我去护士台给你订餐。」

萧礼说道:「不用了,她今天一天不能吃东西。」

「哦,那我……」沈默为难地看着我,我知道他是想给我和萧礼制造独处机会。真不愧是我二十年的好闺蜜!

我给沈默使了个眼色:「你去帮我请个护工,今晚……」

话还没说完,就被萧礼打断。他说:「07 床,我现在帮你检查一下刀口。」

「好咧!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医生您检查得久一点。」沈默说着,将我病床四周的帘子拉了个严实。

我和萧礼被围在里面,大眼瞪小眼。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

萧礼对待工作认真负责,真的帮我检查得很仔细。他重新覆盖纱布的动作很轻很轻,甚至翘出了兰花指。

「笑什么?」他替我掖好被角,又用棉签沾了点温水抹在我的唇上。

我抿了抿嘴,大着胆子拉住了他的衣角。

萧礼低头看了眼我的爪子,蹙眉说道:「有话直说。」

我软声道:「你靠近一点,我刚手术完中气不足,说话声音小。」

「我在上班。」萧礼毫不动摇。

「萧礼,萧医生……」我不罢休,手顺着他的白大褂又往上挪了几寸。

萧礼衬衫领口下的喉结动了动,他忽然顺势弯腰,一只手撑在我的枕边,我与他的嘴唇几乎快要碰上。

「林屋屋,不要试探我的底线。」他边说边摘掉眼镜,低头吻上了我的嘴唇。

我的眼睛睁得老大,太阳从西边出来,今天萧礼居然主动了!

干涸的嘴唇被他温柔地描摹,我的双手只能抵在他的胸口,昏暗私密的空间里,彼此的呼吸都有些急促。

「屋屋!今晚护工可能……」帘子后突然探进来一颗脑袋,把我吓得没把握力度,推开萧礼时不小心咬到了他。

沈默戳在原地,和我大眼瞪小眼。

萧礼淡淡地看了眼身后的沈默,指腹轻轻抹了下自己的嘴唇。

「最近刀口不要碰水。」他丢下一句话,正准备离开时,沈默突然伸手拉住了他。

萧礼敛步,冷漠地抽回自己的手。

几乎同时,他们两个人同时开口——

「留步。」

「亲了。」

我:……

沈默上前一步,往萧礼的手里塞了包华子,说道:「萧医生,麻烦您帮帮忙。护士台的值班护士说,今晚护工都约满了。您看这事……」

萧礼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沈默不断拍打他手的爪子,皱眉道:「我不抽烟。」

沈默愣了一下,马上将华子从他手里抽走,揣回自己口袋。

萧礼无视沈默:「护工的事我会解决。」

「那太好了!我等护工来了就撤。」沈默一激动,又想和萧礼握手。

萧礼躲开了,蹙眉不悦地问道:「你不留下陪她?」

「是啊,我不方便。」沈默冲我挤了挤眼睛,笑道。

萧礼冷声打断:「那你可以走了。」

「现在?」

「现在。」

沈默回头看了眼门外空空如也的走廊,不解道:「护工人呢?我等她来了,再走。」

萧礼脱下身上的白大褂放到我床位上,说道:「今晚,我留下来陪护。」

「……」

我和沈默四目相对,噼里啪啦!电光石火!激动得就差不能原地放串鞭炮庆祝了。

「那可太棒了,我立刻马上现在就走!」沈默说着,条件反射地又摸出口袋里的华子,递了一根过去,「兄弟,我替屋屋感谢您!」

萧礼长身立在原地,看沈默的眼神像看一个傻子。

沈默最后只能尴尬地把烟别到自己耳朵上,冲我笑得像花儿一样:「屋屋,这几天该吃吃,该睡睡,争取早日把……咳,精力睡回来。」

沈默话里的第二层意思,我自然心领神会。

我朝他偷偷比了个 OK,懂事的沈默立马跑了。离开得一点也不含糊。

沈默走后,萧礼他居然真的拉了把椅子在我床位旁坐了下来。

我舔了舔又有点发干的嘴唇,朝他笑道:「萧医生,能再给我润润嘴吗?」

「林屋屋……」萧礼深吸了一口气,看来胸口有团气他憋了很久。

他忍不住说道:「你找男朋友能不能长点心?」

「沈默他其实……」

「自己女朋友动手术,连陪夜都不肯?」

「没有不肯啊。」我看着萧礼因愠怒而微微转红的脸,不禁笑道,「他此刻不是就坐在我旁边,吃着别的男人醋吗?」

萧礼眼珠静静地盯着我的笑脸,忽然抬起手,揉了揉我像鸟窝一样的头发。

语气带着气音,格外惑人:「林屋屋,分手后撩前男友,你也没有心。」

我截住他的手,自然而然地将它垫在自己脸下。像猫一样蹭了蹭,笑眯眯地说道:「谁撩谁,还不一定呢。」

萧礼想收回手,我直接皱眉喊痛。

他动作一僵,沉声道:「林屋屋,我不当备胎。」



「姐姐我也不养鱼啊。」我抓住他的手,说道,「沈默他不是我的菜。你懂的,我喜欢的类型。一直是你这样高冷禁欲型的。」

萧礼:「谁告诉你,我禁欲?」

「你不是吗?那为什么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一个月才一次?」

萧礼笑了一声:「林屋屋,你就是因为这个和我分手的?」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就是。

和他在一起,总让我有一种强抢民男,亵渎神明的感觉。

萧礼是我主动追求的。在一起半年我们才拉手。一年我终于碰到他的嘴,直到今年的情人节,他才同意上我家坐坐。

之后,他像是制订了计划一样。一个月例行一次公事,只少不多。

我不理解,都是精力鼎盛的年纪,他为什么能够如此云淡风轻?

和我一个工作室的哥们分析给我听,说萧礼肾虚。

我:但他每次体力不错。

那哥们嗤笑:保质不保量呗。姐,实在不行,换一个。保质保量比他年轻的,多的是。

笑死,我又不是如此饥渴的女人。我喜欢萧礼,是因为他学历高,有内涵。

又不是因为他的脸和腹肌。

我看了一眼病床旁的萧礼,吞了吞口水。这么久没见,还是有被他帅到。

见我盯着他看,他忽然主动将脸凑近我:「想我?」

「嗯。」

「想也没用,刀口恢复,起码三个月……」萧礼收回自己正被我乱摸的手,冷声道,「才能剧烈运动。」

语气故意加重在剧烈运动上,我就知道他还在吃沈默的醋。

我拉他衣袖:「我和沈默是从小到大的好闺蜜。」

「你和男人当闺蜜?正常直男他肯?」

「他连喊我爸爸都愿意,当闺蜜更不必说了。」

萧礼冷笑了一声:「情趣真好。」

「更何况沈默他还不是直男。」

萧礼听完,脸上神色复杂。

我将事实告诉他:「他最近刚和他哥们分手,我怕他想不开,就去酒店陪他吃了顿夜宵,又一起跳了刘畊宏健身操,为了帮他缓解压力来着。没想到……跳出急性阑尾炎了。」

我知道这段话,信息量有点大。真直男不太好消化。

果然,萧礼眉一皱,起身朝门外走去。

出于我对萧礼的了解,有着洁癖的他一定是消毒那只被沈默反复摸过的手了。

过了一会,他又回到了我身边。往我嘴里轻轻放下一根温度计。

修长的手指蹭到我的鼻尖时,果真带了一股淡淡的消毒洗手液的味道。

「下次,有什么事直接打给我。」他忽然对我说道。

我怔了怔,嗯了一声。

一时间,病房内很安静。我又有些困了,不知道睡了多久。

被尿意憋醒时天应该还没亮,萧礼坐在我的床边,就着病房内昏暗的白炽灯看书。他的眼睛已经熬得有些泛红,我实在忍不住,刚动一动手。

萧礼就抬起了头,原来,我的手一直都被他轻轻握着。

他靠过来:「怎么醒了?」

「我……尿急。」

萧礼嗯了声,弯腰不知道在我床边弄着什么。直到我看见他手里捏着一个袋子。

我才意识到自己刚动完手术,身上还插着导尿管!好尴尬,好社死!!

和萧礼在一起那时候,我连素颜都没敢让他看过。即使住酒店,萧礼在房间,我在隔壁厕所拉屎。开着所有水龙头和花洒,我还是不敢使劲发力,就怕蹦出个屁来。

如今我努力保持的精致女人形象,在今天全然崩塌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