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33岁的战场

33岁的战场

艾薇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老板跟女明星在酒店约会,半夜打电话给我:“我衬衣不小心弄脏了,你给我送一件过来。”我哭红了眼,坐在车里撸了个妆。敲开房门。“聂总,您的衣服。”我礼貌地递过去。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讥讽地说:“晚上见我也要化妆?”

主角:凌洵艾薇   更新:2022-09-11 09: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洵艾薇的其他类型小说《33岁的战场》,由网络作家“艾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老板跟女明星在酒店约会,半夜打电话给我:“我衬衣不小心弄脏了,你给我送一件过来。”我哭红了眼,坐在车里撸了个妆。敲开房门。“聂总,您的衣服。”我礼貌地递过去。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讥讽地说:“晚上见我也要化妆?”

《33岁的战场》精彩片段

老板跟女明星在酒店约会,半夜打电话给我:“我衬衣不小心弄脏了,你给我送一件过来。”

我哭红了眼,坐在车里撸了个妆。

敲开房门。

“聂总,您的衣服。”我礼貌地递过去。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讥讽地说:“晚上见我也要化妆?”

“嗯,我未婚夫没轻没重,不化妆实在出不了门,让聂总见笑了。”

他脸黑了下来。

“砰”地一声,门关上了。

怎么,兴你找新欢,我还不能订个婚了?


一早,我将房子里属于我的东西打包带走,回头望望羽绒被里凌洵孩童般的睡颜,虽然不舍,终究是果断地关门离开。


九点多,他的电话才打来,带着惺忪睡意:“姐姐,你去哪了?我醒来找不到你了……”


一如既往的可怜乖巧,跟床上的样子截然相反。


我刻意用没有温度的声音回他:“凌洵,我要嫁人了。桌子上给你留了钱。那间公寓还有三个月到期,到期后你若还想住,自己跟房东谈。”


长久的沉默。


我挂了电话,将他拉黑。


我26岁了,需要找个人将自己嫁了。


不是为了爱情,是为了争夺本该属于我的家产。


母亲只生了我一个女儿,在我10岁的时候离开人世。


后来父亲将在外面养的女人跟私生子领回来,堂而皇之地据了我的家。


如今父亲年纪越来越大,后妈盯得也越来越紧,唯恐艾家的产业要给我陪嫁,落入他姓。


我再不想办法保住自己的地位,就只等被扫地出门。而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同样家世显赫的男人,强强联手,为艾家带来裨益,也为自己带来庇护。


显然,凌洵不是那个男人,他才23岁,研究生还没毕业。


况且自从我把他领回来,他的一切开支都是我承担的。


两年前,我跟当地的高校有个合作项目,他跟着教授一起。


酒桌上,一直盯着我看。


结束后,喝得微醺的我,故意在地下车库等他。


果然他找过来,很是青涩地喊:“姐姐……”


我笑着看他:“姐姐带你回家?”


后来我给他租了公寓,养着他。


他乖的时候很乖,野的时候很野。


跟他在一起,很舒服。


我太孤独了,他成了我孤寂生活中最大的慰藉。


每当我在家里受了委屈,他什么都不问,只安静地陪着我,等我痊愈。


我曾想,我们两个人就这样过下去也很好。


可是,父亲跟那个女人逼得越紧,我就越不甘心,我想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这成了我的执念。


前路艰险,而凌洵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学生。


他帮不了我,还有可能无辜受伤。


所以,我选择了果断地放弃这段关系。


或许,我骨子里,有着跟父亲一样的冷血吧。


我说我要结婚。


父亲很是赞许:“艾薇,你是个懂事的孩子,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


他很快替我物色了合适的联姻对象。


与我们家世相当的江家。


优雅的法式餐厅,我与西装革履的江永安对坐用餐。


他一直在说话,明明才30出头的男人,说起话来像我父亲一样,世故、老道。


我礼貌地笑着应答。


要问我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都没有。我见惯了生意场上的人,早已麻木。


我的婚姻也是一场生意,所以没必要牵扯太多情感。


忽然,一道身影笼罩到桌子上。


本以为是waiter,却迟迟不见离去。


我抬起头,望进那双干净澄澈的眼睛。


凌洵盯着我,缓缓开口:“这就是姐姐要嫁的男人?”


我弯弯唇角,笑着说:“是啊!”


江永安面露不悦地开口:“这是?”


“以前认识的一个弟弟。”我从容应对。


“弟弟?”江永安明显不相信。


大家都是聪明人,我便不再藏着掖着:“之前的确在一起过,现在已经断了。”


江永安起身:“那就好。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艾小姐好好处理下吧,别给两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江永安离开后,凌洵坐到我对面。

周身气质冷冽,一言不发,静静看着我。

我也没有开口的欲望,索性站起身向外走。

他便跟着我,与我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一直到我入住的酒店。

我摁了电梯,他跟进来,依旧面色如冰。

可是,我刚关上房门,他却突然将我顶在门板上,额头埋进我的颈窝。

瓮声瓮气地无助:“姐姐,为什么?”

“不是说了吗?我要嫁人——”

话还没说完,凌洵忽然封住了我的唇。

他吻得炽热激烈,像风卷残云,像绝望的歇斯底里。

他太熟悉我的身体,很快就将我吻得向下滑落。

……

事后,他将我圈在臂弯里,轻轻梳弄我的头发,温柔细致,像最体贴的丈夫。

我很喜欢这个姿势,每每此时,我会放下一身警惕,像个寻常的小女人,安心地享受男人的庇护。

说来好笑,这世上,似乎只有他,能让我如此安心。

“你一直住酒店?”他开口时声音有些喑哑。

“嗯。”

“为什么不回家?”

“没有家了……”我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又往他的怀里钻了钻,他顺势拍拍我的背,像哄孩子一样。

“为什么非要嫁人?”

“后妈跟所谓的弟弟逼得太紧,我如果再不采取措施,就要被扫地出门了。”

“一定要嫁个有钱人?”他不死心地问。

“嗯。”

“艾薇,”他支起上半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你有没有想过,不是有钱就快乐,也许嫁个不太有钱的人,反而能得到幸福?”

我捏捏他翘挺的鼻梁,好笑地问:“你说的是你吗?”

“不能考虑下我吗?让我养你。”他的眼里闪着期盼。

“你拿什么养我啊?你自己还靠我养着呢!你现在还没毕业,毕业后找个朝九晚五的工作,能挣几个钱?”

我将手移向他的眼睛,轻轻描摹。

凌洵周身气质清冷,尤其一双眼睛,干干净净的,让人看一眼就陷进去。

他攥住我作弄的手,一本正经地说:“我还有三个月就毕业了,最开始挣得少,但我以后会挣得多,何况……”

“何况什么?你还是个未经社会的小孩,什么都不懂。”我抽回手。

“艾薇……”凌洵依旧试图说服我。

“不聊了,困了,明天还要继续战斗,我爸那个小老婆现在每天都想办法弄死我,让我休息一会儿。”我往他的怀里拱了拱,安心地睡去。

早上,我化妆的时候,凌洵站在一边很有兴致地看。

“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更不要来酒店找我。现在好多眼睛盯着,巴不得我出错。”我完全从昨晚的温存中抽离出来,冷静地说。

他没有回答我,弯腰看向镜子里的我,“眉毛好像不太对称。”

“你听到我说的没有?”我恼怒地看向他。

“我帮你。”他信自拿过眉笔,煞有介事地帮我化起来。

你别说,他手很巧,化得很好。

他满意地看着我:“不考虑下我昨晚的建议?”

“不考虑。”

“真不考虑?”

我将胳膊搭在他的肩上,无奈地笑笑:“凌洵,你太单纯了。我的世界跟你的完全不同。除非你变成有钱人,很有钱的那种,或者有本事说服我父亲,让他接受你。”

“那我试试。”凌洵苦笑着说。

我以为这只是他的一句玩笑话,后来发生的事情,却叫我见识了他的执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