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书后黑化大佬独宠我

穿书后黑化大佬独宠我

桃花三朵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不小心穿书成炮灰,女配角又怎么样,她努把力照样能活出自己的风采;首先景瑟要做的就是远离大佬,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必须努力的撮合正主cp,只是事情的发展好像不受控制了,为什么大佬的眼神不再围绕着女主,而是一直锁死自己,景瑟心中瑟瑟发抖,莫不是程墓野这男人想要早点处理了自己。

主角:景瑟,程墓野   更新:2022-07-15 21: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景瑟,程墓野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书后黑化大佬独宠我》,由网络作家“桃花三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不小心穿书成炮灰,女配角又怎么样,她努把力照样能活出自己的风采;首先景瑟要做的就是远离大佬,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必须努力的撮合正主cp,只是事情的发展好像不受控制了,为什么大佬的眼神不再围绕着女主,而是一直锁死自己,景瑟心中瑟瑟发抖,莫不是程墓野这男人想要早点处理了自己。

《穿书后黑化大佬独宠我》精彩片段

“景小姐,这可是咱们店最好一批货,您看您满意吗?”

景瑟是被男人谄媚的声音吵醒的。

她头还晕着,手就摸到一片滑溜溜的东西。

很滑,很有弹性,还有火热的温度......

睁开眼,她看见夜店暧昧昏暗的灯光下,男人的八块胸腹肌正闪烁着蜜色的诱人光芒。

景瑟如遭雷劈!

“摸够了吗?”

头顶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迫人的寒意让景瑟心底发凉。

她猛地缩回小手,目光下意识落在对放胸口的名牌上,程墓野三个黑金描边的大字无比清晰。

景瑟瞬间石化。

这不是她昨晚看的小说男主名字吗?

书里,男主是程家不受待见的私生子,一直流落在外,回到程家后,以雷霆之势接管程家,成为后期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结合眼前种种,她被迫接受事实,她堂堂21世纪社畜,穿书了。

还穿成了书里那个声名狼藉,和她同名同姓的景家大小姐!

景瑟回过神,指着男人胸肌,紧张的声线都有些抖:“除了这里,我应该没有摸其他不该摸的地方吧?”

程墓野皱起眉头,投来能杀人的目光,“你还想摸哪儿?”

男人身材高大,俊美的面庞冷峻如冰,脸色稍沉,就释放出强大的压迫感。

景瑟打了个激灵,脑海里自动浮现男主将觊觎他美色的女人打断手脚扔进海里喂鲨鱼的画面。

她嗖的一下把手收回,头摇的像波浪鼓,“不不不,我什么也没想,对不起,你千万别误会。”

如此小心翼翼,惊的四周的人都变了脸色。

景家小姐一向嚣张跋扈,谁见过她和一个男模赔笑脸?

领班忍不住问,“景小姐,您没事吧?”

景瑟心理慌的一批,脸上还一本正经,“我没事,我就是觉得以前的我沉迷美色,没少“逼良为娼”,以后一定悔过自新,重新做人!”

可这话却让程墓野眼中划过一道讽刺。

他听说过景瑟的名声。

漂亮有钱,名副其实的豪门千金,换男人比换衣服还快,不知道勾搭了多少小白脸,身边从不缺男伴。

现在露出这种表情,是真疯了,还是装纯情?

“你说带我去见的程家人,就是她?”

男人压抑怒火,挤出几个字。

领班打了个寒战,莫名更害怕了,“景家和程家是世交,认识景小姐,不就等于认识程家人了吗?”

“闭嘴。”程墓野忍无可忍。

他脸色沉的能滴水,景瑟从他们只言片语中猜到,程墓野此时应该还没认回程家。

原书中程墓野母亲去世后,前来江城认父,然后才开启了他纵横风云的一生。

想到他以后狠戾的手段,以及原主得罪他后生不如死的下场。

景瑟果断抓起旁边的毯子,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将毯子裹住了程墓野略微暴露的V字领西装上。

嗯!拯救失足少男!从此刻做起!

“......”

所有人都愣了愣。

程墓野含着威胁的眼神看过来,“你干什么?”

那眼神仿佛在问她是不是想死。

景瑟狗腿地讨好一笑:“风大,我怕你冷。”

她不敢去看程墓野的脸色,对领班头也不回的说:“人我带走了,今天的事谁也不准传出去。”

直到坐上车,景瑟还在小口喘、息。

原主摸了程墓野,她也道歉了。

要是现在送他回程家,帮他一把,以后程墓野发达了,就不会再因为这件事对付她了吧?

坐在车上,程墓野脸色阴沉,“景瑟,我不是你以为的男模,我最后警告你一遍——”

话未说完,身旁的女人嗖的一下举手三根手指发誓。

“我明白,你放心,我不馋你的身子,我只是是想送你回家。”

她怕程墓野误会,强调了一下,“回程家!”

程墓野眼神一变,浓郁的黑眸里危险意味甚浓,“你怎么知道我要去程家?”

景瑟当然不能告诉他自己有上帝视角,只能随口胡诌,“有人告诉我你和程家关系匪浅,既然你本来就是要找程家的人,那我帮你一把,也算是交个朋友。”

程墓野皱着眉头,也不知道信没信她说的话。

但景瑟管不了了,脚踩油门直奔程家。

她得赶紧把这个烫手山芋丢出去,不然真的要死了!

一路上,景瑟都在小声问程墓野。

“你冷不冷,饿不饿,一会儿回到程家,程家人可能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你,你也不要难过。”

程墓野冷眼看着她,景瑟脸上的担心太明显了,明显到他忍不住怀疑。

非亲非故,不仅知道他的来历,还大献殷勤,这个女人,真的是传闻中放、荡荒唐的景大小姐?

“你到底想做什么?”

景瑟被他看的莫名心虚,佯装无辜的道,“我说我就想对你好,你信吗?”

回应她的是程沐野一声嗤笑,在底层社会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一眼就能看透人心,有些话甚至不需要再问第二遍。

车子抵达程家,有景瑟在,程家下人不敢阻拦。

程墓野站在别墅前,屋内的欢声笑语和温暖的灯光一起映在他面无表情的视线里,逐渐变冷,变淡,变远。

景瑟正犹豫着要不要安慰一下,又担心过犹不及引起怀疑。

正踌躇着,程墓野忽的转身,几秒后,他淡淡道,“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今天的事,我承你这份情。”

景瑟听懂了他的意思,这就相当于一块免死金牌,以后无论发生什么,程墓野都会饶她一次。

直到回到景家,她才猛然想起一件事。

原著里景程两家的老太爷为这一代的长子长女定下了娃娃亲,程墓野虽然是私生子,却是程家真正的第一个孩子。

也就是说,她的未婚夫,其实是......程墓野?!


景瑟一夜难眠。

天亮后,没听说程家有什么动静,她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没消息就是好消息,以程墓野的本事,应该是留在程家了吧?

景瑟顶着两只黑眼圈,刚打了个哈欠,一通电话打进来。

原主闺蜜文雅,嘹亮的嗓门吵的满屋子都能听见,“听说你昨晚在夜店说自己逼良为娼,还要重新做人,你这是疯了还是傻了?”

景瑟没想到消息传的这么快,她明明吩咐过领班不许传出去的!

“你别胡说,我那是打算改邪归正,弃暗投明。”

景瑟握紧拳头,身后散发着正义的光芒,“从今往后,我景瑟必将脱胎换骨,痛改前非,我再也不是从前的我了!”

她是景·正义的使者·瑟!

文雅轻哂,无情的打击道:“得了吧,你景大小姐花名在外,江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要是能脱胎换骨,我名字倒过来写!”

景瑟无语,“......我是认真的。”

文雅没把她的话当真,“先不说这个,你还记不记得自己和程家有婚约在?听说程家那个私生子大少爷回来了,那可是你未婚夫,你不去看看?”

“......”

景瑟沉默了几秒,“如果我说我已经见过他了,你信吗?”

不仅见过,还摸过。

挂断电话后,景瑟打开衣柜,原主的衣服风格大多浮夸美艳,她好不容易翻出一身还算正式的换上。

看着镜子里美的不可方物的女人,景瑟有一瞬恍惚。

下一秒,她捏紧拳头,眼神变的无比坚定。

她一定会改变命运的!

一个小时后,程家。

“什么,你要退婚?”

听到景瑟的退婚要求,程家人都是一愣。

程夫人沈如薇和儿子程鼎对程墓野这个私生子没什么好脸色。

此时幽幽看了程墓野一眼,眼中尽是嘲讽。

尤其是程鼎,皮笑肉不笑的嘴脸让人很讨厌,“景小姐,我理解你的想法,毕竟你的未婚夫本来应该是我,忽然换成一个身份不明的野种,换谁心里都不舒服。”

看吧,不光是他们,就连景家也生怕被一个出身低微的私生子缠上,急急忙忙的来退婚了。

一直坐着未发一言的程墓野,眼皮轻掀,沉沉看了过去。

程鼎向来目中无人,却被他看得心里生生一凉,一股说不清的恐惧萦绕着他。

另一边,景瑟诧异地挑了挑眉梢。

你谁?

就算她未婚夫不是程墓野,那也不是什么垃圾都收的好吗?

景瑟默默腹诽了句,扭头对上程墓野幽深的视线。

程墓野从一开始就坐在这儿,漠然接收着旁人嘲讽或轻蔑的目光。

男人的墨瞳深不可测,看不出喜怒,但景瑟莫名开始不安。

她凑近程墓野,小声解释,“你别误会,我对你没有恶意,我是认为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没道理让你一回家就娶你不喜欢的女人才退婚的,绝对不是因为讨厌你!”

程墓野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稍纵即逝。

她其实根本无需解释,而他也不会相信她说的话。

不用想都知道,堂堂景家大小姐,怎么可能委身嫁给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可景瑟语气真挚,而且看上去真的很怕他。

怕?

是在演戏吧?

程墓野薄唇抿起,眼神冷的像冰。

看见他这个表情,那些看热闹的程家佣人下意识打了个寒战。

......为什么他们总感觉这个新少爷很不一般呢?

景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诚恳地表达着自己的歉意,“程墓野,即使没有婚约,我也会对你好的!”

她的承诺令男人眼眸一暗,程墓野冷冷开口,“用不着和我解释,我不需要。”

“还有,”他冷笑着看了过来,“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做不到的事,就不要承诺吗?”

一个花名在外的女人,惯用的伎俩大概就是对男人示好,她以为他是那些蠢货,轻易就会上钩?

景瑟一怔。

她像做错事的小孩子垂下脑袋,不安地蜷紧手指,“你又没见过,又怎么知道我不会?我一定会!”

就算为了保命,她也得牢牢抱紧这条大腿!

程墓野皱起眉头,本想反驳。

可瞥见女人委屈还有点倔强的神情,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我说过,我承你一份情。”程墓野冷冷道:“今天的事,我不会和你计较。”

“真的?”景瑟眼眸一亮。

还没来得及高兴,另一边程家人商议完,缓缓开了口。

沈如薇优雅地喝了口茶,“景小姐,不如这婚约的事先放一放,不急着解除。”

景瑟皱了皱眉,“程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沈如薇第一次用正眼打量程墓野这个继子。

察觉她的目光,程墓野淡漠直视向她。

被那寒潭般的冷眸盯着,沈如薇心里咯噔一下,迅速移开眼神。

这不是一个寄人篱下的私生子该有的目光。

她悄悄呼吸,红唇轻启,“景小姐想退婚,想来是对未婚夫不满意。那换一个能让您满意的,怎么样?”

说着,冲程鼎使了个眼色。

程鼎傲慢地抬起头,活像只开屏的孔雀,生怕景瑟看不见他还算英俊的脸。

沈如薇微笑看着景瑟,眼里闪过一道寒光。

和景家的婚约本来就不可能落在程墓野这个私生子头上,从始至终,都是为她的儿子程鼎准备的。

程墓野的出现让这件事失控,好在景瑟的退婚,给了她一个机会,让整件事回到原来的轨道。

在景瑟困惑的目光中,沈如薇柔声道:“鼎儿才是程家名正言顺的嫡子,血统高贵,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能配得上景小姐,如果你愿意,不如就让鼎儿延续和你的婚约,也不会损了我们两家的和气。”

四周安静的连掉一根针在地上都能听见。

景瑟深吸一口气,忍住想骂母子俩不要脸的冲动,微微一笑。

“不好意思,我完全没有这样的打算,这婚我退订了,别说是换一个,就是换一百个,我都不要!而且,我看换了的也未必就比没换之前的好。”


景瑟护着程墓野的态度太明显了,程家人即使心有不甘也不敢多说。

直到景瑟提出告辞,一直没怎么开口的程墓野忽然道,“我送你出去。”

她后背一僵,挤出一丝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不必了吧?”

程墓野凉飕飕的看她一眼,“怎么?不愿意?”

景瑟敢说不愿意吗?

她一秒认怂,“那就麻烦你了。”

两人一前一后出来,即使隔着几步远的距离,来自大佬的威慑力也让她浑身都不自在。

“婚约的事,我事先并不知情。”

程墓野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景瑟愣了几秒才摆摆手,“没事,我知道你不喜欢被规矩束缚,而且你应该也不想和我在一起,所以我才主动提出退婚,这样程家人也不会怪到你头上。”

眼中有暗流一闪而过,程墓野盯着她娇软的侧脸,所以她这么做都是为他着想?

就在这时,路边传来动静。

“不、不要,你们不要过来。”

景瑟定睛一看,立马就乐了。

那个正被流氓调戏的白裙子女人不就是书里程墓野的官配,温乐吗?

原文里程墓野意外搭救了这朵小白花,从此踏上了宠妻的不归路,两人爱的那叫一个干才烈火无法自拔。

时间地点,人物剧情,全都对上。

这是要开启感情线模式啊!

景瑟按耐不住眼底的兴奋,暗搓搓的怂恿着,“啧啧,这个女生好惨啊,你快去帮帮她。”

“......”

程墓野一阵缄默,是错觉吗?他怎么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看好戏的感觉?

可那边的情况的确不太妙,两个喝醉酒的壮汉正在对女人动手动脚,透过那隐含哭腔的声音,都能感觉到她此刻的绝望。

就好像多年前,他曾经听到的那抹声音一样。

程墓野眼神一暗,顾不得多想,几步冲上去一拳将其中一人掀翻。

动作快的让一旁吃瓜的景瑟都觉得眼花缭乱。

这就是大佬的实力吗?果然是能被称之为主角的男人,属实帅的一批!

小白花此时也反应过来,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梨花带雨般的看着他,“先生,求你救救我,我不认识他们!他们是坏人!”

那满含恳求的语气,柔弱不能自理的模样,恐怕是个男人都不忍心拒绝。

景瑟啧啧两声,已经猜到了后面的剧情。

果然,这两个肾虚的醉汉根本就不是程墓野的对手,狠话还没放完就被打倒。

男人吐出一口血沫,脸上横肉颤抖,“哪里来的王八蛋,竟然敢坏我们的好事,难不成这娘们是你的小相好,这么护着她!”

“找死。”

程墓野冷漠的脸上划过一抹狠戾,一脚踩在男人的胳膊上,只听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

景瑟的手不自觉的跟着哆嗦,她知道他狠,却没想到这么狠,整个人身上都笼罩着一股浓郁的煞气,像来自深渊的恶魔,又像是冰冷无情的神衹。

两个男人哪里见过这么不要命的打法,踉踉跄跄的跑了。

程墓野这才停下,刚要转身离开,手臂被一抹温暖圈住。

小白花眼含感激的看着他,乌黑的眼底全是仰慕之意,“谢谢你救了我,要不是你,这些人还不知道要怎么样。”

程墓野天生冷淡,对不认识的人更没什么话好说。

他抽回手,眼角余光扫过,景瑟已不在原地。

小白花见他脸色瞬间变冷,还以为是受伤的缘故,连忙捧着他的手心疼的道,“你受伤了,都是因为我才会连累你受伤,你先坐下,我为你处理一下伤口。”

“不用了。”

程墓野冷漠的将她推开,“我救你,是因为有人让我救你,不是因为我想救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小白花瞬间怔住。

傻傻的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那毫不拖泥带水的态度和前世对她嘘寒问暖的模样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怎么会这样?

温乐傻眼了,程墓野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对她保护欲爆棚,从此将她纳入他的世界里吗?

前几天她生了场病,痊愈之后忽然多了能够预知未来的能力,她知道自己会和这个男人产生交集,也知道他不久后会成为云城权势滔天的大人物,这才眼巴巴的跑来演剧本。

可情况怎么截然相反?

温乐惊疑不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而另一边。

心有余悸的景瑟前脚回到景家,后脚就接到程墓野的电话。

“你跑了?”

她没有存程墓野的号码,但是看到来电的那一刻有很强烈的直觉是他,景瑟早就想好了说辞,一本正经的道。

打架这种事情我又不擅长,在那里也帮不了你什么忙,还耽误你英雄救美。怎么样,人家小姑娘是不是对你感激涕零,有没有以身相许?”

程墓野听出她话里的揶揄,黑眸微敛着,冷笑出声,“如果我说没有,你是不是很失望?”

景瑟一惊,赶紧调整好表情,“那啥,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

程墓野能有什么事,只是发现她独自离开之后有种莫名不悦。

“没什么,确认一下你是不是还好好的活着。”

景瑟自动把这段话翻译为再惹我你就死定了,吓的连忙挂断电话。

景夫人在外面偷听了半天,见状面带狐疑的走进来,“瑟瑟,听说你去程家退婚了,你真的想好了?虽说程墓野是个私生子,但是只要你喜欢,我们家也不在乎这些。”

景瑟知道她误会了,立刻撇清关系,“妈,你想哪去了,程墓野有CP!”

景夫人天天在网上5G冲浪,对这些网络词汇一清二楚,闻言还煞有介事的蹙眉,“其实......只要功夫下的深,CP也能强拆。”

“......”

景瑟脸都绿了。

拆散大佬和他的小白花官配?她不要命了?

晚上临睡觉前,景瑟接到来自闺蜜的友好提醒......

“明天的聚会,你打算带哪个小可爱参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