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嫁给煞星后我成了护夫狂魔

嫁给煞星后我成了护夫狂魔

千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嫁给传闻中的天煞孤星,克死三任未婚妻的墨沉域,苏小柠承认自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没本想着婚后照顾照顾他,至少能死的不要那么快;谁知竟被墨沉域宠上了天。世人都等着看苏小柠的下场,没想到墨少的宠妻模式开启了,谁若是敢欺负苏小柠,他便十倍奉还。

主角:苏小柠,墨沉域   更新:2022-07-15 21: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小柠,墨沉域 的女频言情小说《嫁给煞星后我成了护夫狂魔》,由网络作家“千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嫁给传闻中的天煞孤星,克死三任未婚妻的墨沉域,苏小柠承认自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没本想着婚后照顾照顾他,至少能死的不要那么快;谁知竟被墨沉域宠上了天。世人都等着看苏小柠的下场,没想到墨少的宠妻模式开启了,谁若是敢欺负苏小柠,他便十倍奉还。

《嫁给煞星后我成了护夫狂魔》精彩片段

“那个……我应该先脱了衣服去床上,还是……先帮你脱?”

苏小柠裹着浴巾站在浴室门口,小心翼翼地询问。

今晚,是她的洞房花烛夜。

远处那个坐在轮椅上,眼睛蒙着黑绸的男人,是她以后的老公。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他本人比照片更好看。

男人五官硬朗分明,鼻梁高挺,眉宇浓黑,身形修长,是她梦想中男神的样子。

可惜的是,他是个坐在轮椅上的瞎子。

有人说,墨沉域是天生的扫把星,九岁的时候克死了双亲,十三岁的时候克死姐姐,成年后又接连克死了三任未婚妻。

这些传闻,苏小柠刚听到的时候,心里也是害怕的。

但是叔叔说,只要她嫁了,墨家就会出钱给奶奶治病。

为了奶奶,她愿意以身试险。

见男人没有反应,苏小柠觉得他没听见,又重复了一遍。

“呵。”

冷傲清贵的男人慢条斯理地解开遮在眼睛上的绸带,冷漠地扫了她一眼,“知道你嫁的是什么人?”

他的目光太冷,苏小柠本能地缩了缩身子。

但转念一想,她又觉得没什么好怕的,他是个瞎子啊!

但是,瞎子也会有这么深邃的目光么?

苏小柠没见过瞎子,她不清楚。

不过,她依然诚实地回答了他的问题,“我知道。”

男人墨眉微颦,“不怕死?”

眼睛上的绸带摘下去之后,他看上去更矜贵冷傲了。

苏小柠心脏砰砰跳,“不怕。”

她看着他,语气坚定,“你救了奶奶,你就是我的恩人。”

“我一定信守承诺,给你生孩子,一辈子照顾你!”

女人娇俏的小脸上写满了认真。

墨沉域默默地审视了她一会儿。

半晌,他嘲讽地笑了,“既然这样,你帮我洗澡吧。”

苏小柠顿了顿,“好。”

从她答应墨家爷爷要嫁给墨沉域之后,她就没打算反悔。

结婚证领了之后,她就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

丈夫是个残疾人,妻子伺候他洗澡,天经地义。

“我去放洗澡水。”

说完,她娇小的小身子钻进了浴室里。

墨沉域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紧锁。

他不是没派人调查她。

这个女人的资料简单地不能再简单,一个山村里出来的穷丫头,为了亲人的医药费甘心嫁给他这个声名狼藉的扫把星。

他之前的三任未婚妻,个个都是a市上流社会的名媛,家境殷实背景显赫。

但她们都在婚礼前夕被人用各种方式暗杀。

这苏小柠又傻又单纯,居然能安然活到和他洞房?

要么,是她傻到别人懒得下手。

要么,她在装傻。

正在墨沉域思索间,浴室那边传来开门的声音。

他抬眼,墨色的黑眸瞬间闪过一丝的惊艳。

浴室里氤氲的雾气从边飘散出来,娇小玲珑的女人慢吞吞地走出来。

她乌黑的长发被水汽打湿,有几绺调皮地在她的锁骨间随着动作一荡一荡。

女人身上的浴巾已经全湿了,贴在她身上,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形来。

“等我一下哦。”

她蹲下身,拖出床底的行李箱打开。

行李箱的箱盖上整整齐齐地码着她的贴身衣物。

她翻出一套白色蕾丝的,将标签撕掉穿上。

大概是因为想到墨沉域是个瞎子,所以她换衣服的全过程,都是在他面前的。

但这样单纯的举动,在某个男人眼中,却有了另一层的深意。

这丫头是在测试他是不是真的瞎?

“呼~”

穿好之后,苏小柠走过来,动作自然地将墨沉域的轮椅推到浴室门口。

搀扶着墨沉域进了浴室之后,她开始一件一件地给他脱衣服。

隔着浓重的水汽,墨沉域眯眸看她。

苏小柠低着头,表情专注,那双清眸纯净地不掺杂任何的情绪,动作认真地像是在课堂上做作业。

她摘掉他的手表,脱掉他的衬衫,然后是……

最后,在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苏小柠有些局促地缩回了手,“你……可以穿着这个洗澡么?”

墨沉域审视着她,眸中染上一丝邪肆,“穿着这个,有的地方就洗不到了。”

“嗯……好像也对。”

苏小柠偏点头,小手伸了过去。

墨沉域眸色微微一顿。

他冷冷地看着她认真的样子,眉头终于狠狠地皱在了一起。

这女人是真傻还是装傻?

知不知道害羞这两个字怎么写?

“这边进浴缸。”

苏小柠像是没看到男人身上与她不同的地方一般地,认真地搀扶着墨沉域进了浴缸。

但脸还是不住地红了。

她拍了拍脸,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口问他,“你不怕疼的吧?”

“嗯。”

将鬓边潮湿的头发别到耳后,苏小柠回身,在柜子里翻了翻。

片刻后,她拿着一个表面粗糙的澡巾转过身来。

墨沉域额上的青筋不自主地跳了起来。

她是想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给他……搓澡?

苏小柠根本不问他的意见,直接抬手对着他的后背下手,“如果疼了的话,和我说哦,我会轻一点的。”

墨沉域:“……”

苏小柠搓得十分卖力也十分认真。

在嫁给墨沉域之前,她伺候体弱多病的奶奶已经许多年了,奶奶特别喜欢她这样给她搓澡,说每次搓完都会很舒服,连睡觉都会变得香了。

所以苏小柠觉得,墨沉域肯定也会喜欢的。

她蹲在浴缸边上,卖力地用澡巾擦过他的每一寸肌肤。

虽然她用足了力气,但对墨沉域来说,却像是在挠痒痒。

但她的努力和认真,他看得出来。

没多久,她头上就出了一层的汗。

墨沉域眉头紧锁。

这一刻,他忽然开始怀疑,他是不是错怪她了?

这么一个单纯到傻乎乎的小丫头,会有什么心机?

“那个。”

给他洗完其他的地方之后,苏小柠红着脸指了指某处,“这个也要洗么?”

墨沉域眸色幽深地看着她,“你说呢?”

苏小柠皱着小脸思索了一阵子,“那还是……洗吧。”

她直接拿着澡巾探了过去……

男人的大手精准地扣住了她的手。

空气瞬间凝滞。

苏小柠根本不觉得自己这一澡巾下去墨沉域会废


苏小柠疑惑,“我出去了,你自己能洗么?”

他不是什么都看不见么?

男人没说话。

但周遭的空气更冷沉了。

大概是意识到了他生气了,苏小柠只能怯怯地摘了澡巾离开,“那你小心点哦。”

“有事喊我!”

从浴室出来,苏小柠坐立不安,一直有意无意地盯着浴室的方向。

浴室那么滑,万一他不小心摔倒了怎么办?

万一运气不好摔死了怎么办?

她才刚结婚,可不想就这么快没了老公。

正在她忐忑不安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她的好闺蜜唐一涵给她发来的一个视频。

视频的署名是:学习资料!

学习资料?

苏小柠点开,心里还嘀咕,期末考试还早着呢,这个时候就给她发学习资料?

“嗯……啊……”

“唔……”

视频点开,里面是一个女人趴在一个男人身上……

!!!

苏小柠脸上瞬间爆红,她慌乱地想要关掉视频。

山寨机居然在这个时候死机了!

就在她怎么关都关不掉的时候,浴室的门开了。

“嗯……”

墨沉域刚从浴室出来,耳边全是不堪入耳的声音。

男人脸色黑沉了下来,“你在干什么?”

苏小柠本来就急得浑身冒汗,被他这么一吓,差点将手机扔到地上。

她又慌又急,最后干脆将手机塞到被子里面。

声音倒是小了,但那女人叫得更夸张了。

“你……”

墨沉域看着她,眉头紧锁。

“我……我在看搓澡的视频!”

苏小柠笨拙地用身子压着被子,妄想将那个女人的声音压住。

墨沉域精致的五官微微扭曲,“……搓澡视频?”

“对。”

苏小柠死死地压在被子上,擦了擦额头上急出来的汗,“就是一个男人给一个女人搓澡,搓得很用力,然后那个女人又疼又舒服地在喊。”

墨沉域:“……”

她是不是不但觉得他是个瞎子,还觉得他是个傻子?

房间内一时陷入了沉寂。

视频里女人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从被子里传出来,苏小柠浑身只穿着贴身衣物的身子正以一种奇葩的姿势压在被子上。

暖黄色的琉璃灯光照在她纤瘦白皙的肌肤上,居然有种让人心悸的暧昧。

墨沉域的呼吸逐渐粗重了起来,眸色也暗沉了下来。

苏小柠额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这是她第一次知道,要压住软绵绵的被子,居然这么累!

幸好没多久视频就播放完了。

她擦了擦头上的汗,将发烫的手机从被子里捞出来。

男人坐到床沿,似笑非笑地看她,“那两个人搓完澡了?”

苏小柠尴尬地笑,“嗯,看完了……”

“果然搓澡太用力了不好。”

墨沉域:“……”

见他没反应,苏小柠心虚地将视频删除,然后愤怒地给唐一涵发消息,“你要害死我了!”

唐一涵秒回,“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不是说,你新婚老公是个残疾人嘛?”

“本仙女特地找的女上位视频,学会了?”

苏小柠脸上一红,“你去死!”

反正墨沉域是个瞎子,所以苏小柠也没有躲着他。

她和唐一涵的每一条消息,墨沉域都能清晰地看得到。

“我刚刚想关掉视频的时候,手机死机了,被他听到了!”

“他问我在干什么,我好不容易骗过去的!”

“还好他是个瞎子!不然我就丢死人了!”

墨沉域:“……”

“哈哈,小柠檬,你绝对是在故意逗我笑!”

“去死!”

“新婚一刻值千金,我就不耽误你和你的帅瞎子老公办正事了!”

墨沉域微微拧了眉,帅瞎子老公?

真难听。

深呼了一口气,苏小柠将手机放下,抬眼看他,“我们开始吧。”

男人盯着她,没说话。

女人的小手在身侧握成了拳头。

她和面前这个男人认识的时间不到二十四小时。

她也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并不喜欢她。

可……

婶婶说,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是一定要做的,不然以后都不幸福!

她扑到墨沉域身上,双手环住他的脖颈,粉唇胡乱地吻上他薄凉的唇。

粉嫩的丁香探入他口腔,生涩而笨拙地缠上他的舌,如同孩童吸果冻条一样的缠着不放。

墨沉域眸色沉了下来。

女孩神色专注而又认真,似乎铁了心要和他进行下去。

男人的手扣在她的纤腰上,“不后悔?”

苏小柠红着脸点头,“你是我老公,我不后悔。”

墨沉域看着她,眸底多了一丝温柔。

他低沉的声音喑哑克制,“不怕疼?”

“嗯。”

她抿唇,想要顺势更进一步,却被男人扣住了手腕,“这种事,男人主动就可以了。”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做早餐佣人睡眼惺忪地打开了墨宅的大门。

“新太太看上去呆呆傻傻的,先生看不见腿脚又不好,他们两个昨晚能顺利么?”

“好像是很顺利,我听昨晚值班的保镖说,听到新太太叫了。”

“开始的时候太太叫得很大声,后来好像是藏进被子里了,但是依然叫得挺欢的。”

“真的啊?这太太看上去挺单纯的,没想到……”

两个佣人一边八卦着,一边向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早上好呀!”

圆脸圆眼镜的少女围着粉嫩嫩的小围裙,正元气满满地端着两碗米粥放到餐桌上,“上班这么早啊?”

气氛尴尬了一瞬。

两个佣人面面相觑。

在确定她没听到她们的对话之后,两个人连忙过来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太太,您起床这么早?”

苏小柠笑眯眯地看了一眼挂钟,“不早啦!已经六点多了呢!”

她昨晚没睡好,起得还比平时晚了点呢。

佣人有点慌,这小太太是嫌弃她们来得晚了?

两人慌乱地准备去做饭,才发现,桌子上已经摆满了食物。

白煮蛋,小凉菜,还有几个煎得金黄金黄的馅饼。

佣人震惊了,“太太,这些……”

“我做的呀!”

苏小柠笑眯眯,“我不知道我老公喜欢吃什么,就按照我平时给奶奶做的,随便做了点。”

说着,她小跑过去,将几个馅饼推到佣人面前,“我没想到你们来得这么早,所以没给你们做。”

“要不……你们先吃,我再去做!”


说完,苏小柠转身就要回厨房,两个佣人连忙上去阻止,“太太,不用了。”

她们领了工资就是要每天来墨宅做早饭的,苏小柠全都做了,被先生知道了,她们岂不是要失业?

“太太。”

其中一个佣人有些不满地开口,“我和李嫂是负责这里的早餐的,您初来乍到,对先生的饮食习惯都不了解,还是不要添乱了。”

另一个佣人连忙附和,“是啊,张妈说得对,太太您就不要随便下厨了。”

“先生是不吃这种早餐的。”

张妈鄙夷地看着苏小柠做的那些寡淡无味的早餐,“先生这样身份的人,从来都是牛奶火腿三明治的,太太您给他准备的这些米粥咸菜,是不是太土气了点?”

苏小柠红润的小脸上涌上了一层讶异,最后变成了一片灰暗。

她低下头嗯了一声,“你们说得对。”

有钱人的确都喜欢有格调的东西。

在学校的时候,那些稍微有点钱的同学都不去食堂和他们吃清粥小菜的,更何况墨沉域这样身份的人呢?

她真是糊涂了。

半晌,女孩调整好心情,抬起头明媚地冲着张妈笑了笑,“那我去扔掉吧!”

李嫂一怔,张妈都说的这么过分了,这位小太太不然没有生气,甚至还要主动去倒掉?

看了一眼餐桌上还在冒着热气的早餐,李嫂于心不忍,连忙上前去拦住,“太太,倒了怪浪费的,给我们这些下人吃吧,您以后不要再做了。”

苏小柠犹豫了一瞬,“好。”

“我上楼了。”

言罢,她转头,鼻腔中钻入了一抹的酸涩。

在这个家里,她好像不怎么受欢迎。

卧室里里,那个面容清隽的男人睡得很香。

苏小柠趴到床边,看着男人脸上斧凿般的线条,咬住嘴唇低声嘟囔:“你们城里人就是矫情!”

“早餐吃什么牛奶火腿三明治!”

“我都没吃过三明治!怎么可能会做嘛……”

在嫁过来之前,婶婶千叮咛万嘱咐,说一个女人,要么在床上满足老公的需求,要么喂饱他的胃,这样婚姻才能幸福,才能长长久久。

结合昨晚的事情和刚刚厨房的一切,苏小柠越想越委屈。

她才刚结婚,不想以后的生活变得不幸福啊。

昨晚墨沉域亲了她一会儿就没有继续了,她还忐忑地想着他身体不好,不做也没关系,反正她厨艺好。

可如今,她的厨艺也被嫌弃了。

那是不是,只能从床上的事情下手?

“喂。”

她抿唇,目光盯着看着他高挺的鼻,“你再不醒的话,我就亲你了。”

墨沉域修长的眉睫动了动,却没有睁眼。

看着男人冷峻而迷人的俊脸,苏小柠心脏开始狂跳。

她俯下身子,几次想要问下去,最后都放弃了。

最后,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地退了回去。

算了算了,也许婶婶说的不准呢,幸不幸福和上不上床又不是有必然的关系。

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是婶婶林娟打过来的。

苏小柠拿着手机跑到洗手间去接听。

“小柠,昨晚一切顺利么?”

电话已接通,那头的林娟就直接开门见山。

洗手间的门虚掩着,林娟的声音和苏小柠如山涧清泉般的声音一字不落地传出来:“不是很顺利。”

“不顺利?你们没做?”

“没……”

“小柠。”

电话那头的林娟语重心长,“你要记住你现在的身份,你是墨家的儿媳妇,你的首要任务就是要给墨家开枝散叶。”

“千万别忘了,你答应过人家,要两年之内给墨沉域生个孩子的事情啊!”

苏小柠认真地握紧了手机,“婶婶您放心,我不会忘的。”

她只不过是第一次结婚没有经验而已。

“我一定会努力给他生孩子的!”

得到她肯定的回复,林娟舒了口气,“还有,别总是他啊他的,你和墨沉域已经结婚了,要叫老公!”

一抹绯红爬上她的脸,“我知道了……”

话音刚落,卧室响起了开门的声音。

苏小柠以为是有佣人开门进来了,怕佣人吵到墨沉域睡觉,便连忙挂断了电话出去。

卧室里空荡荡,床上的墨沉域和门边的轮椅,都不见了。

苏小柠追出去。

楼下的餐厅里,一身黑衣的男人正慢条斯理地坐在餐桌前吃早餐。

他眼睛上依然蒙着黑绸,看上去神秘又遥远。

“太太,过来吃早餐!”

见她下来,张妈连忙热情地招呼苏小柠过去,“尝尝我做的合不合您的胃口!”

那热络的态度,让人完全无法和之前刻薄的样子重合起来。

苏小柠乖乖地下楼。

餐桌上,摆着的是苏小柠从来没有吃过的火腿牛奶三明治。

经过早上的事情,苏小柠对这不符合她审美的早餐,怎么都下不去嘴。

忽地,她想起早上她好像在冰箱里放了一小份凉拌的小菜。

墨沉域不喜欢吃,她自己吃总可以吧?

于是,少女起身一路小跑去了厨房,将小菜拿到自己的位置前,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在吃什么?”

隔着宽大的餐桌,墨沉域皱眉问道。

苏小柠扁了扁唇,“你不喜欢吃的东西。”

男人淡笑,“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

苏小柠撇嘴,声音单纯地不掺杂一丝的杂质,“张妈说的。”

站在远处,张妈只觉得身上一冷。

脸上覆着黑绸的男人动作优雅地端起牛奶杯抿了一口,“张妈说的,我不喜欢?”

“对啊。”

他低沉的声音里带了几分玩味,“冰箱里为什么会有我不喜欢的东西?”

苏小柠有些抱歉地抿了唇,“是我……”

“我没弄清楚你的喜好,不知道你不吃这种土里土气的东西,就按照我平时吃的给你做了……”

“这样?”

墨沉域慢条斯理地将牛奶杯放下。

玻璃质地的杯子和餐桌接触,发出的声音清脆中带着危险的意味,震得张妈差点直接跪下。

男人低沉的声音冰冷如寒冬,“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原来是不喜欢你做的东西的。”

苏小柠还没反应过来他这句话的意思,她面前的小菜就精准地被他拖了过去。

墨沉域假意执起筷子探了探,便精准地夹起了那份小菜尝了一口。

是他从未尝过的味道,酸酸甜甜中带着一丝的辛辣。

“手艺不错。”

他动作优雅地将筷子放下,“张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我不喜欢吃这些的?”

小丫头一大早气呼呼地上楼,趴在床头说他矫情,是因为在张妈这里受了委屈吧?

男人声音里的寒意,让张妈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地躲到了李嫂身后。

墨沉域继续开口,“张妈不说话,是觉得,不需要跟我这个瞎子解释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