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夫人她又带五宝跑路了

夫人她又带五宝跑路了

火暴喵喵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宋如念深爱薄司白十年之久,她一直以为自己就是男人心目中的白月光,可直至临盆之际她才知道,自己不过都是在自作多情而已,在男人眼中,她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替身。那天,闺蜜抢走了她的两个孩子,并用一场大火毁尸灭迹。五年后,她带着三个孩子强势归来,发誓定要虐渣报仇。

主角:宋如念,薄司白   更新:2022-07-15 22: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如念,薄司白 的女频言情小说《夫人她又带五宝跑路了》,由网络作家“火暴喵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如念深爱薄司白十年之久,她一直以为自己就是男人心目中的白月光,可直至临盆之际她才知道,自己不过都是在自作多情而已,在男人眼中,她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替身。那天,闺蜜抢走了她的两个孩子,并用一场大火毁尸灭迹。五年后,她带着三个孩子强势归来,发誓定要虐渣报仇。

《夫人她又带五宝跑路了》精彩片段

怀胎十月,宋如念终于要生了。

手术台上刺眼的灯光逼得她睁不开双眼,耳旁是医生慌张的声音。

“孩子胎位不正,需要顺转剖!”

“来不及了,产妇大出血,快叫家属,到底保大还是保小?”

“家属来了!”

薄司白来了?

自打怀上孩子之后,薄司白一次都没有出现过,现在要分娩了,他终于来了!

宋如念心中有几分雀跃和激动,抬起沉重的脑袋,干裂开涸的红唇费劲微张,“司白,我们的孩子…江依琳,怎么是你?!”

视线中,江依琳满脸娇俏妩媚的笑容,缓步朝着她靠近,那身缀满了碎钻的白色婚纱,深深地刺痛了她的眼睛。

那是天使嫁衣,是她准备在和薄司白的婚礼上穿的婚纱!

可为什么会在江依琳的身上?

“抱歉如念,司白哥哥不会来看你了,他正在婚礼现场等我,我们今天就要结婚了。”

“不可能,”宋如念拼命的摇头,腹部撕心裂肺的剧痛,让她攥得双手青筋暴起,“司白说过要娶我的,我们还有了孩子。”

而江依琳却仍旧风轻云淡,转动着无名指上的钻戒,“那是因为司白哥哥舍不得我生孩子,所以才借你的肚子替我受罪。”

“宋如念,你都快死了还不醒悟,若是司白哥哥有那么一丁点喜欢你,怎么可能对你不闻不问?”

“我不相信,我要见他,我要见薄司白!”宋如念拼命摇头,挣扎着想要从手术台上下来。

可她稍微一动,身下的血便汹涌而出,浸湿了白色床单,滴答的往冰冷地板上淌落。

而这时,江依琳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赫然备注着老公两个字!

“喂,司白哥哥,我在医院呢,宋如念难产,好像快死了。”江依琳声音甜美,说出的每个字都阴狠毒辣。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道,“死了最好!”

是薄司白的声音!

宋如念爱了薄司白十二年,已经将他的一切都刻入了骨子里,这是薄司白的声音,没错了。

薄司白说,她死了最好!

宋如念的身子抖了抖,温凉的眼泪从眼角滑落,喉间涌上腥甜的血。

想起那一晚,薄司白在黑暗中覆在她耳旁说,“有了孩子就生下来,我养!”

薄司白说孩子他养,但负责生孩子的她,却死了最好。

难怪那一晚之后,薄司白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难怪她怀孕之后,一直被关在别墅里养胎。

难怪她心心念念的天使嫁衣,被穿在了江依琳的身上。

因为薄司白从始至终都没有爱过她,只不过拿她是生孩子的工具!

呵,这就是她爱了十二年的男人!

宋如念眼前发黑,身下大片暖流涌出,大出血已经彻底止不住了!

见状,江依琳妩媚动人的眼中划过一抹精光。

果然是一孕傻三年,这么容易就上当了!

“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养大你的孩子。”江依琳说着,转头看向医生,“保小,把孩子取出来给我!”

医生冷汗涔涔,“那我现在准备麻醉。”

“不用麻醉,反正只保小,直接剖吧!”江依琳的声音宛如从地狱升上来一般,让所有人不寒而栗。

医生不敢忤逆江依琳的命令,毕竟这是高高在上的薄夫人。

他举起了闪着寒光的手术刀,刀尖没入宋如念高高隆起的腹部。

皮肉被生生划开,宋如念疼得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半点声响。

“是一对龙凤胎!”孩子从宋如念血淋淋的肚子里掏出来,发出了响亮的啼哭声。

那是她的孩子!

宋如念不顾被划开的肚子,努力的想要去触碰那两个粉嫩嫩的小婴儿。

但下一瞬,她便跌落在手术台下,周围全是她淌出的血!

宋如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依琳抱着孩子离开!

孩子的哭声越来越远,最后彻底被沉寂吞没。

但下一瞬,手术室外又传来了慌乱的脚步声和叫喊。

“不好了,医院着火了,大家快跑啊!”

滚滚黑烟迅速充斥整个手术室,熊熊大火仿佛发了疯一般,肆无忌惮的朝着宋如念靠近。

终于,火焰舔舐上她的皮肤,将她淹没在大火之中!


五年后。

西洲机场,人来人往。

一袭红色长裙的绝丽女子从到达口缓缓走出来,迅速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她巴掌大的脸庞皙白如牛奶,鼻尖泛着微红,微抿的红唇清纯又妩媚,行走之间,红裙像水波似的荡漾,不经意的露出纤细精致的足踝,翩然欲仙,仙气十足。

简直就是行走的小妖精!

而更让大家挪不开视线的,是她身后的三个萌娃。

两个男孩子穿着同款小西装,黑色的头发往后梳,露出漂亮的额头来,模样俊俏无比,一个板着脸冷冰冰的,一个则噙着微笑暖化人心。

而被他们簇拥在中间的小女孩则穿着粉色的公主裙,手里还举着一根棒棒糖,粉嘟嘟的精致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萌化了众人的心。

小女孩仰起头来,奶声奶气的,“安妮,我们现在去酒店吗?”

“团团,不许没大没小,要叫我妈咪!”宋如念不禁蹙起柳叶眉,佯装生气道。

可看着面前的三个萌宝,她到底还是弯了弯眉角,笑意倾撒而出,却并没有到达眼底。

对于西洲,她充满了痛苦和仇恨!

五年前,她在那场大火里九死一生,幸得被好心人救了出来,还意外发现肚子里有三个异卵的孩子没被抢走。

于是宋如念便毅然决然去了国外,她整了容,化名安妮,独自抚养三个萌宝长大。

直到今天,她终于回到了西洲这片土地上。

目的只有一个,她要夺回被江依琳和薄司白抢走的那两个孩子!

正想着,二宝宋宇安已经牵起了她的手,俊朗的眉宇间充满了担忧,“妈咪,你是不是不太舒服啊,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安宝有带晕机药哦。”

“哼,笨蛋女人,非要在飞机上画设计图,肯定晕机了。”大宝宋宇平,也就是平宝,则满脸冷冽的说道。

而三宝宋团团则迈着小腿儿跑到了行李箱跟前,努力的推着行李箱往前走,“妈咪,我们现在就打车去酒店,你好好休息!”

宋如念心里暖暖的,勾起红唇轻笑,“好,去酒店吧。”

她着急去追三个萌宝,却一不小心,撞进了坚挺硬朗的胸膛中。

“抱歉,我不是......”宋如念仰起头想道歉,可看清面前的男人,瞳孔却猛然震缩。

薄司白!

时隔五年,薄司白仍旧是当年那副俊朗的模样,不同的是成熟了许多。

他今天穿着手工版的黑色西装,英俊倨贵,那昂贵的衣料被熨烫得没有丝毫褶皱,周身散发着深沉而内敛的强大气场,仿佛掌控全场的王。

宋如念紧咬着红唇,回忆起五年前的种种,心如刀绞!

鼻尖止不住发酸,让宋如念赶忙背过身去。

她连多看薄司白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多看一眼,都觉得厌恶!

脚步飞快的,宋如念消失在了人群中。

薄司白伫立在原地,俊朗的狭眸里涌动着暗潮,盯着宋如念消失的方向发怔。

是她回来了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已经死了,死在了那场大火里......

刚才,他大概是眼花了吧!还是他的思念让他产生了幻觉?

居然还以为那个撞到自己的女人是宋如念。

可宋如念早在五年前就死了,他又仔细对比了一下两人的面孔,刚刚那个女人的长相和宋如念迥然不同......

正想着,薄司白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助理打来的。

“薄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薄司白眼底漫过一抹戾森,语气冰冷无比,“直接说。”

助理在电话那头打了个寒战,不敢卖弄了,“好消息就是,玉兰设计师已经抵达西洲,我们这次必定能拉到她合作,坏消息就是,小小姐又离家出走了......”

薄司白捏了捏眉心,早已见怪不怪,冷冽开口道,“给你一个小时,找到她!”

挂断电话,他迈开两条大长腿,径直朝前走去。

......

宋如念领着三个萌娃,很快便到了酒店,入住了一间总统套房。

她舟车劳顿,匆匆的洗了个澡便去了房间里睡觉。

宋团团蹑手蹑脚进去看了一眼,确定宋如念已经睡熟,便迅速跑出来,朝着客厅里的两个哥哥比手势。

“二哥哥,我们赶紧走吧,要赶在妈咪醒过来之前回来!”宋团团说道。

坐在沙发上玩游戏的平宝头也不抬,漂亮的给敌方来了个五杀,然后退出账号,登陆交易平台,点击交易完成请付款,“又找到新客户了?”

“是呀,”宋团团给自己戴好向日葵形状的遮阳帽,再挎上小背包,声音软糯糯的,“是个三十多岁的阿姨,说公司最近财运不顺,让我去算一卦!”

顿了顿,又笑得眼睛都眯成月牙儿,“等挣完这一笔,我就凑够一百万,就放在二哥哥的投资公司,每个月分红可以买吃都吃不完的薯片棒棒糖呢!”

“要少吃糖,当心蛀牙。”安宝温柔的给宋团团涂防晒霜,“好啦,我们出去了,要是妈咪醒了,记得给我们通风报信哦大哥!”

平宝嗯了一声,戳着手机屏幕,又接了一个新的游戏代打任务。

他太过关注,竟然没有发现身后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


三个萌宝刚才的言行,宋如念都清楚目睹!

她有些无奈的扶着莹白的额头。

为了培养三个宝贝,她总是一个劲的哭穷,所以三个宝贝从小都格外要强,还努力挣钱,说等存够一个亿,就带她退休环游世界去。

宋如念开始很欣慰。

等后来发现三宝团团说的挣钱,居然是给人看面相,顿时就囧了。

团团才五岁,给人看什么面相,到时候得罪了人被揍成猪头怎么办?

宋如念很担心,三令五申盯着他们不准再出去挣钱,可到底还是拦不住。

这不,趁她没看见的时候,三小只就开始蠢蠢欲动了。

宋如念回房间去换了一身方便的灰色运动套装,戴上鸭舌帽,准备去把宋团团和安宝两个人给抓回来,好好教育一番!

......

虞山咖啡厅内。

浑身奢侈品的美艳少妇打量着面前的宋团团,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你就是万灵大师?”

宋团团努力的挺直了小腰,好让自己显得高一点,重重点头的时候,固定丸子头的草莓头绳颤颤悠悠的,“是啊,我就是万灵大师!”

“小朋友,你别跟阿姨开玩笑了,万灵大师到底在哪儿呢,你告诉阿姨,阿姨给你买巧克力好不好?”

美艳少妇说着,还从包里拿出一百块来,想哄骗宋团团说出实情。

宋团团却不接,琥珀色的眸子盯着美艳少妇,奶声奶气道,“你眉心带煞,唇薄如纸,耳垂更是发黑,最近几天,不是丢东西就是被抢吧?”

闻言,美艳少妇娇躯一震,半个身子都探过桌子去,“你怎么知道的?!”

宋团团抿着嘟嘟唇,往椅子上一靠,“因为我是万灵大师呀,看你的面相算一卦,就知道了。”

这下子美艳少妇真的信了。

她再不敢轻看面前的粉嫩小女娃,眼神中满是崇敬。

“万灵大师,求你帮帮我吧,我的公司这半年来一直亏损,同样的单子,以前能赚钱,现在却总会遇到问题,然后搭了钱进去还得亏三成,你说,这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

“你整容了。”宋团团盯着她的脸蛋看,“你把鹅蛋脸削成了瓜子脸,财气泄了,自然赚不到钱,要赶紧整回去哦。”

美艳少妇赶紧捂住了自己的脸颊,半晌才连声道谢,拿出五万块的支票来,匆匆跑出咖啡厅,直奔整容医院!

宋团团举着支票笑眯眯的,朝着不远处的安宝晃悠,“二哥哥,看,我凑够第五个一百万了!”

“团团真棒,二哥哥去给你买冰淇淋,等着。”安宝说着,便朝着旁边的冰淇淋店走去。

而宋团团坐在椅子上,晃悠着自己的双腿,美滋滋的哼着歌等冰淇淋。

“小小姐,我总算是找到你了,你赶紧跟我回去吧,你爹地都急疯了!”有个人突然出现在宋团团面前,面容焦急道。

宋团团眨了眨眼睛,“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

“小小姐,你别开玩笑了,赶紧走吧,你爹地正在外面等你。”男人不由分说,直接拉着宋团团就往外走去。

宋团团拼命挣扎,连头上的向日葵形状遮阳帽都弄掉了。

“二哥哥救命啊,快救我!”宋团团朝着冰淇淋店门口大喊道。

听到声音,安宝迅速转头,瞳仁一缩,直奔着那个小小身影跑去,“团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