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总裁禁欲人设又崩了

总裁禁欲人设又崩了

加糖不加冰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因为心机继妹的算计,使得曲星眠身败名裂的同时,更失去了她一胎三宝中的长子。五年后,她带着一对龙凤胎华丽归来,目的就是为了复仇虐渣。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料到,在她复仇的途中,那个传闻中有厌女症的大佬却靠她越来越近……

主角:曲星眠,司北霆   更新:2022-07-15 2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曲星眠,司北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总裁禁欲人设又崩了》,由网络作家“加糖不加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因为心机继妹的算计,使得曲星眠身败名裂的同时,更失去了她一胎三宝中的长子。五年后,她带着一对龙凤胎华丽归来,目的就是为了复仇虐渣。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料到,在她复仇的途中,那个传闻中有厌女症的大佬却靠她越来越近……

《总裁禁欲人设又崩了》精彩片段

啪——

 

清脆的耳光落下,曲星眠泪流满面:“爸,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没有和男人鬼混……”

 

昨晚,她喝了杯酒,迷迷糊糊中进了个房间,骤然一股大力拉扯,她倒在床上,后面的事情彻底脱离她的认知。

 

男人凶狠可怕,她以为是梦,却不想,今天一早,关于“曲家大小姐私生活混乱”的新闻便满天飞,她的名声毁于一旦。

 

曲父曲建宏震怒,一顿毒打后骂道:“不知廉耻的丧门星!我刚谈好的生意全被你毁了,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你给我滚出曲家!”

 

语毕,他拂袖而去。

 

而另一边,浴室水声停下,一名高大挺拔的男人围着浴巾走出,屋里人去楼空。

 

他“唰”地拉开厚重的遮光窗帘,望着一地狼藉,漆黑的眸中尽是冷意。

 

该死,那女人竟然跑了!他连她的样子都没看清。

 

司北霆俊脸阴沉,拨出电话:“不管用什么方法,给我找到昨晚在‘帝豪酒店’的女人!”

 

 

 

十个月后。

 

北城一家私人医院。

 

曲嫣嫣双手环臂,语气满是讥讽与得意:“堂堂曲家大小姐,竟和流浪汉春风一度,如今还生下一对野种,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产床上的曲星眠浑身虚脱,闻言,她本就没有血色的脸登时苍白如雪:“你说什么?”

 

曲嫣嫣挽唇一笑:“想不到吧?十个月前和你颠鸾倒凤的男人,是我从大街上随便拉来的流浪汉,你喝的那杯酒,也是我提前让人动了手脚的。”

 

知道自己怀孕的那刻,曲星眠也想过去堕胎,但在长达十个月的囚禁里,是肚子里的小生命陪着自己,她对他们产生了感情。

 

可她万万想不到,孩子竟来得如此不堪!

 

曲星眠缓缓收紧拳头:“我一向待你不薄,为什么?”

 

不再掩藏的嫉妒明晃晃写在脸上,扭曲了曲嫣嫣娇嫩柔美的五官。

 

“我们都长得像爸,明明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你顶着这副皮囊享尽荣光,我却只能做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凭什么?!”

 

她摸着自己的脸,话锋倏然一转:“从今以后,我就是曲家唯一的大小姐!”

 

话音方落,响亮的婴儿啼哭传来,曲嫣嫣转过头:“差点忘了,还有这两个野种。”

 

曲星眠心底升起不好的预感:“你要做什么?!”

 

曲嫣嫣折身打开毛巾,确认过性别后吩咐道:“把他带走。另外这个,直接掐死!”

 

她只要一个男孩就够了。

 

说着抱起女婴,葱白纤细的手指在婴孩脆弱的脖颈处徘徊。

 

“曲嫣嫣,放下我的孩子!把他们还给我……”

 

再不堪,那也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宝贝,不容许旁人伤害!

 

曲星眠挣扎着去抱孩子,却因体力不支直接从床上摔到地上,产后没止住的血染红了光可鉴人的地板。

 

曲嫣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放心,我只是怕你黄泉路上孤单寂寞,让她和你做个伴而已。”

 

手指骤然归拢,女婴的哭声戛然而止,呼吸被阻断,拳头大的小脸快速变得青紫。

 

数秒后,曲嫣嫣松开手,摸了摸孩子的颈部,没感受到脉动才放心地把人往床上一扔,捻了捻指尖道:“你们母女就在阴曹地府团聚吧,至于你儿子……”

 

“我还没玩够,我会好好折磨他,让他代替你加倍偿还我这些年受的苦!”

 

实际上,这些话只不过是说给曲星眠听,她需要这个孩子。

 

无他,那夜之后,她去酒店打算抹掉陷害痕迹,却意外发现和曲星眠缠绵的人并非她找的流浪汉,而是北城权势滔天的司北霆。

 

嫉恨曲星眠好运之余,她的野心也迅速膨胀——她要做司家少奶奶。

 

反正她和曲星眠长得那么像,身形也相差无几,曲星眠一死,这个秘密就会永远成为秘密。

 

曲嫣嫣转身出病房,丢下一句:“解决她。”

 

 

 

五年后。

 

曲家别墅外,一辆红色帕加尼缓缓停靠,一名女人从车上下来,抬头看着曲家的门楣,眸光发冷。

 

阔别五年,她终于回来了!

 

当年,同父异母的妹妹害她失去清白,亲生父亲为了哄好继母,说她不知廉耻、败坏门风,将她打得奄奄一息,扔在私人医院幽禁十月。

 

那些昏暗无光的日子,每每回想都令她痛不欲生。

 

她本以为熬到孩子出生就可以逃出去,却不想,孩子一落地,曲嫣嫣就毫不犹豫地夺走她的儿子,还想要她和她女儿的命。

 

幸而老天有眼,她没死,女儿也命大,硬撑着一口气缓了过来。

 

外祖父派出的人找到她时,她意外地发现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

 

五年过去,她回来了,那么,他们欠她的债,也该还了。


曲星眠垂眸敛去眸中寒意,抬脚迈入庭院,背影落在不远处的曲嫣嫣眼里,她瞳孔骤然一缩,神经顿时绷紧。

这个身形怎么这么眼熟?像是......曲星眠?

不,不可能!曲星眠分明五年前就死在了那间产房!应该是自己最近为嫁入司家太焦躁,想多了,这怎么可能是那个女人。

曲嫣嫣定了定心神,想到当年抢来的机遇,调整好情绪转向一旁的管家:“北霆什么时候到?”

管家垂着脑袋,努力整理了一番委婉的措辞:“小姐,御景园那边来过电话,说是司少有事来不了。”

曲嫣嫣脸上的期待转为愤怒,抬手就摔了架子上的花瓶。

又是这样!

五年了,她虽凭借孩子得到自由出入御景园的机会,可司北霆始终对她不假辞色,不公开不承认,现在甚至连她生日都不愿来露个面。

管家宽慰她:“小姐消消气,司少没来,但他表弟带着小少爷来了,说明他还是重视你的。”

这话顺了曲嫣嫣的耳,她抚抚长发,正此时,一名佣人跑过来说:“小姐小姐,有人送了份大礼,你快去看看!”

曲嫣嫣随着佣人下楼,只见客厅中央摆着个黑色的盒子,盒子右下方刻着一个烫金的大写字母——“M”。

这是个流传几百年的顶奢品牌,旗下玉石系列皆由顶级匠人手工打磨设计,小小一颗价值千万,极为贵重,北城有购买资格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思及此,曲嫣嫣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一座造型精美的玉石钟跃然眼前。

钟盘是稀有的青白透闪石玉,温润羊脂玉雕琢的指针恰好指向整点,钟摆发出清脆的咔哒声,由内而外传遍别墅,一听便知是极品。

宾客发出艳羡的称赞。

“透闪石玉本就产量稀少,这么大个钟面,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曲小姐真是好福气,我们今天也算是开了眼界了!”

“是啊是啊,能被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嫣嫣命真好!”

曲嫣嫣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结交了这么有钱的朋友,但这并不妨碍她的虚荣心得到满足。

正得意着,一名小男孩兴冲冲地说:“咦?这是谁来给寿星送钟呀?真不错。”

此话一出,宴会厅静了一瞬,旋即陡然炸了锅。

“送钟......送终......这是存心膈应人呢,谁这么缺德?”

“对呀,这是钟哎!不过......应该不是故意的吧?这么贵呢!”

曲嫣嫣神色一僵,表情顿时点挂不住。

这么贵重的礼物,真是有人送来诅咒她的么?

“怎么,曲小姐不喜欢我送的这份礼物吗?”

众人疑惑间,一道女声忽地传来,所有人同时看向声源,便见一名女人戴着墨镜信步而来。

曲嫣嫣听到声音就慌了神,联想到此前在庭院看见的那个女人,一时气血上涌,出声质问:“曲星眠!真的是你!你怎么没死?!”

隐在墨镜下的双眼盯着曲嫣嫣,女人勾唇:“曲小姐问得奇怪,你说的那个人死没死,你心里不是最清楚不过么?”

闻言,曲嫣嫣猛地一惊。

是了,当年自己亲自交代手下处理了她,曲星眠绝无活着的可能!

回过神的曲嫣嫣不由后悔。

她怎么能当着众人的面提及这件事?这不是自找不痛快么!

想法才落下,便听人群里纷纷讨论起曲星眠,又提及她私生女的身份。

曲嫣嫣的脸色立时堪比调色盘,曲星眠欣赏够了,这才抬手摘下墨镜。

墨镜下的她皮肤暗黄,痘印遍布,唯有一双眼睛像揉碎星河落满瞳眸,熠熠生辉。

曲嫣嫣看清她的长相,长舒一口气。

果然不是曲星眠。

但转念想到刚刚因为这丑女人在生日宴上给她送钟,她又被人议论私生女的身份,不由怒火中烧,想给她个下马威。

“这位小姐,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你说这礼物是你送的......”

说着视线上下打量,眼底充满嫌恶:“怕不是假的吧,这个正品要十几亿呢,而且全球就这么一个,一般人......可没有资格买呢。”

曲星眠看小丑似的瞥一眼曲嫣嫣,掏出一张烫金名片:“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星源制药集团的总裁特助,代表公司祝曲小姐生日快乐。”

旁人不知,曲星眠可是清楚的很,曲家日薄西山,曲建宏绞尽脑汁,企图搭上这几年异军突起的星源制药集团,扭转曲家的尴尬局面,同时跻身上流。

所以,为了能让曲家感恩戴德地接受别人给他们送终,她可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一旁的曲建宏听到这名头,急忙接过名片,上面赫然印着:XIMOM,星源制药总裁特助。

他赶紧满脸堆笑,生怕有一丝怠慢:“原来是特助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抱歉抱歉。”

曲星眠淡淡一点头,看向那钟:“这礼物曲小姐要是不喜欢,我就收回吧。”

曲嫣嫣震惊不已。

她以为这钟是假货,没成想送礼的居然是星源,那这个钟?是真的!

可是,这毕竟是生日,曲嫣嫣介意极了送终这种忌讳,即便它价值连城,还是让她犹如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然而送礼的是星源的人,她不敢开口拒绝,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曲建宏。

却不想,曲建宏的想法和她截然不同。

这可是十几亿啊!在十几亿面前,忌讳算什么?

这种好东西,别说曲嫣嫣,连他活了几十年都没见过真的!怎么能收回去!

他无视曲嫣嫣的抗拒,谄媚接茬:“怎么会不喜欢?!这钟巧夺天工,大气斐然!星源出手阔绰,我们曲家受宠若惊啊。”

话音刚落,刚才那小男孩眨巴着眼睛说:“你们都这么喜欢这个钟,为什么不挂起来呢?多好看哇。”

曲嫣嫣脸色一变,想要制止,曲建宏却连连点头:“对对对,是该挂起来。”

言罢叫来佣人,将钟挂在了客厅墙上。

玉石钟价值不菲,观赏性也极高,但生日挂个钟,怎么看怎么诡异,曲嫣嫣的脸色则更是丰富多彩。

曲星眠听着宾客阴阳怪气的议论,看了一眼钟面上和玉石完美融合在一起的绿色信号源。

送终也好,送钟也罢,从这个挂在曲家大厅的针孔摄像头开始,一切才拉开序幕!

曲星眠冷哼一声,正欲离开,一只小包子抓住了她的衣摆。


曲星眠垂眸看去,眼前正是提出挂钟的小家伙。

他穿着一身浅色小西装,头发软软地垂着,几根呆毛叛逆地炸起,立体的五官组合得恰到好处,卷翘的睫毛下,一双大眼正兴致勃勃地看着她。

恍惚间,曲星眠以为看到了自己的小儿子。

要不是她知道曲安安正在国外出差,她都要以为是安安本人来现场了,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像她儿子的宝宝!

曲星眠心底莫名生出亲切感,母爱顿时爆棚。

正想问精致贵气的小包子打哪儿来,就听他问:“你那个什么......总裁特助,一个月多少工资?”

曲星眠不明所以:“怎么?”

司寻墨霸气十足:“本少爷觉得你很有趣,决定给你双倍工资。”

曲星眠“噗嗤”笑出声。

星源一个月几十亿流水,给双倍?小不点人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她好笑地道:“小家伙,你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吗?”

司寻墨小手叉腰,相当臭屁:“当然知道!我每个月给你十万零花钱,你以后就别去星源上班了。”

他围观了她送礼的过程,看她让那个假惺惺的女人吃瘪,他心里说不出地高兴,她出来时,他便不由自主地跟了过来。

靠近才发现,她不仅行为对他胃口,连身上的气息都令他情不自禁地想靠近,像极了他想象中......妈妈的样子。

曲星眠乐不可支,弯着眼眸摸了摸他的脑袋:“可是我长得不好看呀。”

司寻墨怕把眼前人吓走,收敛了冷酷的表情:“肤浅的人才看外表,本少爷慧眼独具。只要你成为我的人,我罩着你,自然没人敢在你面前说三道四。”

曲星眠憋笑憋得几乎内伤。

这小可爱也太中二了!

她佯装思考几秒:“可是........我不喜欢你这么小的孩子诶。”

司寻墨哼唧两声,退而求其次:“我今年五岁了,不小了,你可以等我长大!实在不行......你、你就做我妈咪吧!”

“虽然我家老头没我帅,没我浪漫体贴,也就年纪大符合你的标准,但我早点长大,还是会把你抢过来的!”

曲星眠哭笑不得:“你是从宴会跑过来的吧?别在外面待太久,你爸妈会担心的,快回去,我也要回家啦。”

听到她要走,司寻墨瞬间慌了神,二话不说抱住她,强势道:“别走!你是不是嫌十万太少?我可以给你加钱!”

比起那个所谓的亲生母亲,他更喜欢眼前这个初次见面的女人,他有很多零花钱,都可以给她的!

曲星眠忍俊不禁。

她很喜欢这小家伙,如果可以,她倒是很想和他多待一会儿,但宁宁还在家等她,她得赶紧回去了。

小家伙既然出现在宴会,想必是客人,定会有人来寻他,倒是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想到这里,曲星眠假装捂住肚子:“哎哟,我肚子好疼......小宝贝,你先松手,我去趟卫生间,回来再跟你商量,好不好?”

司寻墨点头,等在洗手间门口,直到莫景轩找到他:“墨墨,事办完了,我们走吧。”

司寻墨摇头:“表叔,妈咪还在洗手间,我要等她。”

莫景轩一脸震惊:“你和曲嫣嫣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司寻墨听到这个名字就厌恶,皱着眉头道:“不是她!我刚认的妈咪。”

他又坚持等了半小时,却不知曲星眠早已回到公寓。

才打开门,一身公主裙的曲宁宁就扑过来抱住她的腿,小猫似的地蹭了蹭,圆溜溜的杏眸里满是依赖。

曲星眠弯腰抱起她,亲了一口她粉雕玉琢的小脸:“宁宁,想妈咪了没?”

曲宁宁点头。

曲星眠又问:“今天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曲宁宁摇头。

过了两秒,她举起白嫩的小手比划:妈咪,弟弟呢?

曲星眠温声答:“弟弟和很厉害的老师学习去啦,两个月就回来,宁宁每天写一个数字,写到六十,弟弟就回来啦。”

曲宁宁眸中闪过一丝落寞,挣脱她的怀抱来到桌旁,从铅笔盒里拿出一支笔,在图画本上写了个“1”,又颇有想法地给它加了些小翅膀。

曲星眠看着女儿乖巧安静的模样,心口闷闷地疼。

因为出生时的短暂窒息,宁宁从小就发育迟缓,体弱多病不说,也不爱与人交流,心理医生说,这是因为她融入不到同龄人当中而造成的自闭症。

这几年,曲星眠想尽一切办法,都没能让她打开心扉。

只有和她弟弟曲安安在一起时,她才会偶尔说几句话。

曲星眠有时忍不住想,如果宁宁的哥哥没被曲嫣嫣抢走,而是陪着她一起长大,宁宁会不会比现在好得多。

可天不遂人愿。

她离开北城安顿好后,派人找过那个孩子,却得知他被曲嫣嫣丢在垃圾桶,早已不在人世。

曲嫣嫣!

曲星眠默念着这个名字,恨不能将她千刀万剐。

与此同时,御景园。

莫景轩端着可口的饭菜,苦苦哀求:“小祖宗,你就吃一口吧,你要是饿出个好歹,我表哥会把我发配去非洲挖煤的!”

司寻墨冷着脸跑上楼,钻进房间关门落锁,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莫景轩脑瓜子嗡嗡地疼。

一筹莫展之际,司北霆推门而入,察觉气氛不对,他问:“怎么回事?”

莫景轩言简意赅:“小魔王认了个妈,妈跑了,他闹脾气不吃饭。”

司北霆投去一个“你疯了”的眼神。

莫景轩忙道:“是真的!曲嫣嫣过生日,那女人给人家送了个钟,就被你家小魔王盯上了。”

司北霆眉头一挑:“倒是有点儿意思,她和曲家什么恩怨?”

莫景轩哪里知道。

司北霆也没指望他答,放下西装后抬步上楼,拿备用钥匙开了门,新奇地问:“听说你给自己找了个妈?”

司寻墨靠着小书桌,慵懒酷拽的模样和他如出一辙:“我想养她,但她大概是嫌我给得少,从洗手间跑了,没跟我回来。”

司北霆额上青筋一跳。

莫景轩这王八蛋都教了他儿子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老头,你派人去把她带回来,不然我就不吃饭。”正无语着,司寻墨再次开口。

“你在威胁我?”司北霆抵抵后槽牙,“司寻墨,这就是你请人帮忙的态度?”

司寻墨抬了抬眼皮:“你不愿派人去就帮我查一下她住在哪里,我去找她。”

人在他眼皮底下溜走,是他不够强,只能拜托他爹去找了。

司北霆目光幽深地盯着他。

这是铁了心要这个女人了?

父子俩无声对峙,片刻后,司寻墨败下阵来,试探性地唤了句:“爹地?”

司北霆身子一僵,隐隐有些激动:“你叫我什么?”

从小到大,儿子只在学说话的时候这么喊过他,他怀疑自己幻听了。

司寻墨见他吃这套,能屈能伸地加大音量,还不自觉带了点撒娇的意味:“爹地,帮帮我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