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微信有诡

微信有诡

温媛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想要偷亲暧昧对象时,忽然收到一条微信:「别亲,否则死的就是你。」什么垃圾短信?我没在意,可下一秒,有人跳楼自杀,砸在了他身上。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后,两人同时倒地,鲜血四溅。

主角:许知温媛   更新:2022-09-11 10: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知温媛的其他类型小说《微信有诡》,由网络作家“温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想要偷亲暧昧对象时,忽然收到一条微信:「别亲,否则死的就是你。」什么垃圾短信?我没在意,可下一秒,有人跳楼自杀,砸在了他身上。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后,两人同时倒地,鲜血四溅。

《微信有诡》精彩片段

我想要偷亲暧昧对象时,忽然收到一条微信:

「别亲,否则死的就是你。」

什么垃圾短信?

我没在意,可下一秒,有人跳楼自杀,砸在了他身上。

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后,两人同时倒地,鲜血四溅。

而我距离他们一步之遥,竟毫发无损。

我颤抖着,将目光移到了还未熄灭的手机屏幕上,那条聊天记录此刻格外刺眼。

地上,被砸的男生头朝下呈趴卧状,一动不动。

那个跳楼的女人,手脚则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弯曲着。

我紧紧捂住嘴,却还是听见了自己颤抖的尖叫声。

人群渐渐围起,我颤抖着,听周围人谈论:

跳楼的女人是 23 楼的,独居,听说……是那种职业的。

甚至有人讥讽:死得好,整天穿得那么风 s,勾引咱们小区的男人。

我脑中一片空白,僵硬地握着手机,准备打电话报警。

然而——

那个跳楼的女人忽然动了。

她缓缓转过头,直盯盯地看着我,长发遮住了她的脸,殷殷血迹糊在脸上。

透过发丝缝隙,我忽然见她牵动了嘴角……

笑了。

冷汗瞬间沁了一身。

女人死死盯着我,嘴角勾着笑,死不瞑目。

警察和救护车很快赶到。

23 楼的高度,两人当场身亡,我作为现场第一目击证人,被带去警局审讯。

女人是自杀,所以录了口供后我便被放走了。

警局门口。

我刚站定,口袋里的手机便震动了一下。

我有种不详预感,果然,打开手机,又是那个微信。

纯黑头像,ID 一个「魇」字。

「三十分钟内,杀死劳动公园门口那个女孩。」

「亲爱的,游戏开始了。」

说实话,我怂了。

犹豫半晌,我还是打车去了劳动公园。

公园门口果然站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我跟着她进入公园,却阴差阳错地在公园河里救了一个女人。

女人很奇怪,被救上岸后,她没有半点获救的欣喜,双眼无神,僵硬地爬起身,拖着一身滴水的衣服缓缓离开。

然而,二十分钟后,小女孩被车撞身亡。

开车的人,正是那个被救的奇怪女人!

这时,手机忽然震动。

又是魇的微信。

「恭喜你,完成任务,后面的游戏更精彩哦。」

我颤抖着,将目光移到屏幕上方的时间上。

8 点 55 分,上条微信里「半小时内」时间节点的最后一分钟。

我没有杀小女孩,可是,被我救下的女人却撞死了她。

蝴蝶效应……

最后,那个无辜的小女孩竟还是死于我手。

我又收到了新任务:「明天中午,找到你前男友,并在五分钟内强吻他,否则,他将会跳楼自杀。」

我盯着手机愣了很久。

前男友?许知?

我们分手都半年了,让我强吻他?

去 tm 的变态游戏。

我受了刺激般,疯狂地点击着「删除好友」的选项,可手机仿佛失灵了一般。

毫无反应。

惊怒之下,我将手机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转身便走。

然而。

回家时,我独自进入电梯,口袋里却响起了熟悉的铃声。

而声音的来源是——

我的口袋。

我颤抖着探手去摸,是我的手机。

那一刻,我惊恐地发现,这个诡异的微信,应该是甩不掉了……

晚上,我按耐不住,给前男友许知发了微信。

「明天中午见一面?」

这是分手后,我第一次给他发消息。

夜深了,其实没抱希望他会回复,可半分钟不到手机便响了:

「姐姐,我可不吃回头草的。」

我盯着消息沉默了两秒,强忍住了骂娘的冲动,「明天中午老地方见,找你有事。」

曾恋爱多年,我了解他,他会去的。

果然,他同意了。

「知道了,早点睡觉。」

第二天,咖啡厅内。

许知已经到了,坐在靠窗的老位置。

深吸一口气,我缓步走过去,刚坐下,手机便响了一声。

是魇。

「亲爱的,游戏开始了,计时五分钟。」

我蹙着眉。

对面的许知打量我半晌,忽然开口,屈起的指节在桌上有节奏的轻轻敲着,

「温媛,你这打扮可不太像是要吃回头草的意思。」

「有什么事,说吧。」

我捧起面前的热咖啡喝了一口,没说话,却是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时间。

五分钟。

我要在五分钟内,强吻许知……

虽然难为情,但这可比什么杀人的任务简单多了。

于是,我站起身,在许知疑惑的目光中走到他面前,倏地俯下身去——

分手半年后,我再一次吻了他。

触感温软,气息温热。

我甚至听见了彼此愈发剧烈的心跳声。

这时,我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一下,我瞬间回神,猛地推开了许知。

稍微,动情了的许知。

在他的错愕目光中,我飞快地摸起手机,点开。

「恭喜你,任务完成。」

五分钟过去,也没有再收到新的任务提示。

我松了一口气,然而,许知放在桌上的手机却忽然响了一声。

他扫了一眼,皱眉,「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盯着他,心头猛地一跳。

一个猜测隐约浮现心头,我一把抢过手机。

果然……

他的微信聊天界面,也凭空多了一个名为「魇」的好友,而对方发来一则消息:

「欢迎加入游戏,3 小时内,杀死你家小区门口的流浪汉。」

我愣神时,许知已经把手机拿了回去。

他朝我笑笑,「应该是谁恶搞,不用管。」

说着,他拿起手机操作了几下,却低声道:「操,怎么删不掉?」

我回过神,一把按住他的手,耐着性子讲述了昨天的所有经历。

讲完后,许知蹙着眉一言不发。

半晌,他幽幽地道:「所以,还是暧昧对象,你就准备偷亲了?」

我:??

这不是重点好吧!



最后,许知还是相信了这些诡异又离奇的微信。

因为,出于担心,我们去他家小区门口待了三个小时。

许知没有对那个可怜的流浪汉下手,所以三小时后,他收到了惩罚消息:

「任务失败,惩罚:本轮游戏涉及人员,随机死亡一名。」

收到消息后,在吃东西的流浪汉忽然被面包噎到,尽管许知很快帮忙急救,但老人还是去世了。

起因,竟是一口面包。

而这一刻,我们才惊恐地想起惩罚内容,它说的是涉及人员,当然,流浪汉也算是其中一位。

沉默之际,我和许知的手机几乎同时响起:

六名参与者今晚前往本市某著名的鬼校嵇安学院,找到藏身其中的杀人狂魔,并将其杀死。

我知道这个学校。

听说,本是一所三流院校,多年前忽然接二连三地发生命案,几乎每隔半月就会有学生自杀身亡,后更是几次发生集体身亡事件。

后来学校倒闭,这里渐渐成了一座荒校,听说,经常会闹鬼。

时间紧迫,我和许知见面后准备了一些东西,比如压缩饼干,饮用水,和一些防身刀具。

毕竟,那学校本身位置就偏僻,后来成为「鬼校」后,周围更是渐渐荒芜。

面对一个可能杀了多人的杀人狂,我们必须打起十二分小心。

打车前往。

路上,司机滔滔不绝地聊着,他是把我们当成了去探险的小情侣。

我和许知没反驳,只是对视一眼,彼此苦笑了一下。

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愿意去那鬼地方找虐。

下车后,我和许知站在学校大门前。

门上「嵇安学院」四个大字早已被风化腐朽,看起来苍凉而又诡异。

深吸一口气,我和许知并肩进了校门。

里面空无一人,于是,我们快速走进了第一栋楼。

这里应该是教学楼,楼前还残留着不知多少年前的血迹,殷红渗透砖石,看一眼便觉渗人。

蓦地。

我看见左边第一间教室的窗里有人影闪过!

「有人!」

我低呼一声,和许知飞快跑了过去。

门是关着的,我推了一下,没推动。

身旁,许知从包里掏出匕首来握在手中,然后猛地踹开了房门!

然而……

里面空无一人。

废弃的教室,凌乱的桌椅,满屋尘埃,却不见一人。

唯有角落里有个巨大的柜子,柜子距离墙面还有一段距离,后面完全可以藏人。

我和许知对视一眼,缓步走了过去。

然而——

刚走了两步,身后一声闷响,门忽然被关上。

「操!」

许知低骂一声,回身去拽门把,然而,已经晚了。

门在外面被锁上了。

一楼的窗户安有防盗栏,许知便开始踹门。

这教室虽然荒废多年,可门的质量竟还不错,许知踹的门框都直发颤,门还没开。

忽然。

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

我们瞬间警觉起来,许知单手握着匕首,拽着我站在了门侧的墙边。

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门外。

接下来,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我紧绷着神经,甚至有些怀疑,刚刚的脚步声是不是我的错觉。

忽然——

门上的玻璃窗外隐约出现一张脸,我吓得一哆嗦,几乎是下意识地打开手电照了过去——

是一张……略带喜庆的,圆乎乎的胖脸。

那人飞快地看了一眼,又缩回了头,紧接着,门外传来一道压的很低的声音:

「喂,屋里那两个,是敌是友?」

我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

这人可能也是游戏参与者!

我心里一喜,连忙应道,「是友!」

「真的?」

「千真万确。」

外面寂静了几秒,随即响起了开锁的声音,在这种要命的鬼地方发现了同伴,我瞬间松了一口气。

然而,许知却仍旧很谨慎。

他紧攥着匕首护在胸前,警惕地看着门口。

很快,门开。

手电的光照下,小胖子推门进来,目光在我俩身上打量了一下,像是也松了一口气。

「你俩怎么被锁里面的?」

说着,他退出了教室,朝着另一边喊道:「出来吧,都是自己人。」

许知看着我点了点头,这才带着我出去。

而这时我们才看见,走廊另一端还有一男一女。

男生看起来十分谨慎小心,脸色有点白,而女生倒是个老熟人。

白梦梦,许知的发小,我和许知恋爱时她没少从中作梗。

虽说对她印象不好,但在这种地方能遇见认识的人,多少能给我些慰藉。

大家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

胖子是刚进学校的,白梦梦和那个老实男也是刚认识,刚才白梦梦遇蛇,还是老实男救了她。

简单交谈后,我们一致决定先离开,刚才的砸门声太大了,很容易被那个藏在暗处的杀人狂魔发现。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五人关了手电,悄悄离开了这一层楼。

爬楼梯时,胖子打头阵,我跟在后面,许知护在我身后,再后面依次是白梦梦和那个老实男。

老实男还算有点绅士风度,尽管能看出他挺害怕的,但还是让白梦梦走在了他前面。

我们将二楼三楼依次走遍,却一个人影都没看见。

正准备离开时,楼梯间里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脚步声听来缓慢,可根本不给我们躲藏的机会,一道人影便出现在走廊另一端。

我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是那个杀人狂吗?

人影出现的那一刻,我们也拿着手电筒照去,发现对方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而且……

对方穿着的衣服,像是保安服。

走的近了,他拿着手电朝我们晃了晃,忽然说了一句让我们后背发凉的话:

「还在外面晃悠什么呢,上课铃都响了,快进教室!」



门上的玻璃窗外隐约出现一张脸,我吓得一哆嗦,几乎是下意识地打开手电照了过去——

是一张……略带喜庆的,圆乎乎的胖脸。

那人飞快地看了一眼,又缩回了头,紧接着,门外传来一道压的很低的声音:

「喂,屋里那两个,是敌是友?」

我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

这人可能也是游戏参与者!

我心里一喜,连忙应道,「是友!」

「真的?」

「千真万确。」

外面寂静了几秒,随即响起了开锁的声音,在这种要命的鬼地方发现了同伴,我瞬间松了一口气。

然而,许知却仍旧很谨慎。

他紧攥着匕首护在胸前,警惕地看着门口。

很快,门开。

手电的光照下,小胖子推门进来,目光在我俩身上打量了一下,像是也松了一口气。

「你俩怎么被锁里面的?」

说着,他退出了教室,朝着另一边喊道:「出来吧,都是自己人。」

许知看着我点了点头,这才带着我出去。

而这时我们才看见,走廊另一端还有一男一女。

男生看起来十分谨慎小心,脸色有点白,而女生倒是个老熟人。

白梦梦,许知的发小,我和许知恋爱时她没少从中作梗。

虽说对她印象不好,但在这种地方能遇见认识的人,多少能给我些慰藉。

大家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

胖子是刚进学校的,白梦梦和那个老实男也是刚认识,刚才白梦梦遇蛇,还是老实男救了她。

简单交谈后,我们一致决定先离开,刚才的砸门声太大了,很容易被那个藏在暗处的杀人狂魔发现。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五人关了手电,悄悄离开了这一层楼。

爬楼梯时,胖子打头阵,我跟在后面,许知护在我身后,再后面依次是白梦梦和那个老实男。

老实男还算有点绅士风度,尽管能看出他挺害怕的,但还是让白梦梦走在了他前面。

我们将二楼三楼依次走遍,却一个人影都没看见。

正准备离开时,楼梯间里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脚步声听来缓慢,可根本不给我们躲藏的机会,一道人影便出现在走廊另一端。

我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是那个杀人狂吗?

人影出现的那一刻,我们也拿着手电筒照去,发现对方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而且……

对方穿着的衣服,像是保安服。

走的近了,他拿着手电朝我们晃了晃,忽然说了一句让我们后背发凉的话:

「还在外面晃悠什么呢,上课铃都响了,快进教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