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送你自由

送你自由

裴昭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得了癌症,拿到复检书的那天我还了裴昭自由,然后彻底在他的世界消失。但我的确有做变态的天赋,家里布满了我的眼睛。4k摄像头无比清晰的将裴昭的一切展现给我。

主角:裴昭戚承明   更新:2022-09-11 11: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昭戚承明的其他类型小说《送你自由》,由网络作家“裴昭”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得了癌症,拿到复检书的那天我还了裴昭自由,然后彻底在他的世界消失。但我的确有做变态的天赋,家里布满了我的眼睛。4k摄像头无比清晰的将裴昭的一切展现给我。

《送你自由》精彩片段

我得了癌症,拿到复检书的那天我还了裴昭自由,然后彻底在他的世界消失。

但我的确有做变态的天赋,家里布满了我的眼睛。4k 摄像头无比清晰的将裴昭的一切展现给我。

我本以为他会如释重负,谁知那个恨不得我死掉的人跪在佛祖面前一遍又一遍的磕头。

希望我能够活下去。

裴昭是个穷光蛋。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裴昭混在一堆少爷里穿着洗到发白的牛仔夹克,头发大概被老板娘整理过。刺猬一样根根翘起,和那张倔强的脸尤其搭,看着就是不服输的。

我很喜欢他。

好色是人的天性,裴昭长着一张天妒人怨的脸。好在上帝给他打开一扇窗的时候关上了门,那个时候的裴昭穷得一天三顿都是馒头,配着能当镜子照的稀粥。整个人瘦得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肩胛骨顶出一个瘦削的弧度,从背后看去很是孤寂。

我跟老板娘说这个人我要了,老板娘一边恭维我一边不住瞟着在各个包厢穿梭的裴昭。

「小伙子倔得很哦。」

「那最近就不要让他有生意做了。」

裴昭在夜色当服务生,因为长得好看总有人从他这买酒企图深入发展什么。裴昭总是照单全收,然后冷冷拒绝图谋不轨的姐姐们。

夜色是 A 市最大的会所,我每次来这里谈生意都能看见他。

只有一个表情,嘴唇绷直,眼睛无神地耷拉下来。手里托着果盘或者酒水,忙得脚后跟不沾地。

他从来不主动跟我说话,有一次我谈生意喝多了在厕所门口吐得昏天黑地。随手抓住了他,我说:「给我一张纸。」

裴昭用随身的帕子给我擦了嘴,眼神有些动容。

「少喝点吧,姐。」

我眯了眯眼,觉得自己很恶劣。

那天之后我调查了裴昭的所有底细,孤儿,有一个先天性心脏病的妹妹。

他在攒钱,为了那场昂贵的手术,而我断了他赚钱的门路。

老板娘像我示意的那样不再允许他卖酒,同时还让手底下的少爷使劲欺负他。

我沉寂了快一个星期,那天再次踏入夜色时裴昭被一群人围殴。他躺在地上,像个虾米一样弓着腰。护住头任由那群人打骂。

我拨开人群,来到裴昭身边,对着他伸出了手。

那人摇摇晃晃扶着墙站起来,推开我,走远了。

老板娘笑嘻嘻地说:「看见了吧,有骨气得很呢。」

后来我又找到了裴昭,拎着一箱子钱在他面前铺开。

「你妹妹的手术拖不得了,我可以帮你请国内外最好的专家。」

裴昭警惕地盯着我。

「条件。」

我有种浑身毛孔都舒展开的畅快,沉寂已久的胸腔好像这一刻才终于又跃动起来。

「我要包养你。」



时间已经过去了八年,裴昭现在是我的枕边人,尽管他并不情愿。

他仍旧时常冷着一张脸,对我的示好熟视无睹。以工作忙的名义加班到凌晨才回来,那个时间点我早就睡熟了。

我搅动着皮蛋瘦肉粥,胸腔里泛起密密麻麻的恶心。明明很饿,嘴唇都饿得哆嗦,可是看见食物就是吃不下。

鼻子一痒,温热的液体滑落,把温香软糯的肉粥污染了个彻底。

我擦了擦鼻子,没有惊恐。

裴昭会说:「戚瑶光,有时候我觉得你根本就不是个人。」

我们都不是心性热烈的人,很多时候在一起都是各自处理公务。等夜深人静,寂寞涌上心头再搂抱到一处躺倒在那张巨大的床上,抵死缠绵,似乎这样就能证明自己不是孤寂的。

可是我清楚,我们滚床单的时候,我情动的时候,裴昭他是没那么专注的。

想想也是,他正值风华正茂怎么甘心当一个小白脸。

他是有本事的人,自己开了家贸易公司,这两年也蒸蒸日上。

大概不久之后就会离开我了。

我们在一起之前,我把裴月送到了国外。

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是他唯一的软肋,也是我每次午夜梦回汗流浃背的存在。

好冷,明明是盛夏啊。

我裹着毯子给裴昭发了信息。

「今晚回来吃饭吧,我做了你爱吃的酒酿圆子。」

很久都没有回复,到了中午的时候才吝啬地发了几个字。

「忙,没空。」

我看向窗外,骄阳正盛,晒得月季花蔫巴巴的。

「忙也得回,不然扣了你的货。」

裴照终于妥协,在六点整准时踏入别墅。

我也想软乎一点,可在商场沉浮久了血都是冷的,早就不会说那些哄人的话了。

「裴总真是日理万机,请你吃顿饭恐怕还得摇号。」

我弯着唇,口红的颜色过分浓了。裴昭皱眉,抽出纸巾抹去了些。

「我不是来了?」

我哼哼地笑,戳着他的胸口。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是因为裴月回来了对吗?八年不见,你们兄妹也该好好叙旧的。」



裴昭像是有些生气,但是我从来不看他的脸色行事。他的恼怒在我这就像打在棉花上,连回弹都没有就消失了。

他走进厨房,把菜一一端出来。

「吃饭吧。」

我慢条斯理地嚼着鱼肉,不敢眨眼,生怕眼泪掉下来。

我说裴昭,我们分手吧。

裴昭捏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向我投来一个疑惑的眼神。

他知道的,我爱他入骨,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有多少个夜里我抚摸他宽厚的脊背,一遍又一遍呼唤他的名字。可留给我的只有一个固执冷漠的背影,我把手插进他漆黑的发间。施虐一般将发根往外扯,让他知道如何迎承他的金主。我不是时时刻刻都那么好脾气,可以笑语盈盈看着他一次又一次拒绝我。

裴昭仍背着我,我沸腾的血液重新冰冷。而后松开手,颓然地裹紧被子。

在一起八年,我说过很多次分手。但无一例外,不超过一个星期就会有一辆黑色的迈巴赫每天八点准时停在裴昭公司的门口。摇下车窗,我盯着面无表情的裴昭弯了唇角。

他只知道我折毁了他的尊严,却不知我无数次把自己放进尘埃里,自尊全无。

「又发什么疯?」

我低声笑出来,看着面前颗粒饱满的白米饭有几分失神。

大概再过不久,我就吃不上它了。

「这次是认真的。」

我望着裴昭,他仍旧是严肃的表情。像是看着一个使用卑劣把戏企图获得一点关注的小丑,吝啬地施舍一点怜悯。

「我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今天晚上我就会搬出去。」

裴昭终于动容,眉毛轻微上挑,连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眸都睁大了些。

「恭喜你裴昭,你自由了。」

我走到他跟前,弯下腰,轻声道:「跟裴月结婚的那天,我会送上份子钱的。」

裴昭待着没有动。

「走好。」

我听见他从喉咙里压抑出的声音。

裴月搬了进来,我很久之前见过她一面。那时候的裴月发色枯黄,整个人消瘦得如同裹着皮囊的骷髅架子。少年人本该清亮的双眸里死气沉沉。唯独见到裴昭时会迸发一点光彩,她搂着他,亲热地叫哥哥。

她才十八岁,即便病入膏肓,依旧美得让人心颤。

那是一种柔弱,纯洁,让人忍不住想呵护的感觉。

我这辈子都不会有这种气质,裴月半死不活挂着营养针的时候我正在商场大杀四方。为了一个度假村,强拆了一个村。

补偿数额压得极低,很多人背地里骂我不得好死。但裴昭从来不说我冷血,他跟我如出一辙。我们才是一类人,他怎么会爱上小白花一样的裴月呢?

现在我真的不得好死了。

针孔摄像头传回来的画面尤为清晰,裴月窝在我最爱的丝绒沙发上,裴昭为她洗了一盒草莓。贴心地去了蒂,然后把最红的挑出来,一颗接一颗喂给裴月。

我有点不高兴,裴月甚至没有脱鞋。尖尖的靴子底踩在蓝色沙发上,留下了深深的印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