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学霸借我抄抄

学霸借我抄抄

唐煜扬优优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火爆新书《学霸借我抄抄》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唐煜扬优优,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直到后来。他清华保送。把我搂在怀里做题。我每做错一题,他就……1学校的期末考试突然不按往年的套路。不再根据成绩排座,而是随机抽签。

主角:唐煜扬优优   更新:2022-09-11 11: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煜扬优优的其他类型小说《学霸借我抄抄》,由网络作家“唐煜扬优优”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火爆新书《学霸借我抄抄》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唐煜扬优优,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直到后来。他清华保送。把我搂在怀里做题。我每做错一题,他就……1学校的期末考试突然不按往年的套路。不再根据成绩排座,而是随机抽签。

《学霸借我抄抄》精彩片段

期末考试的时候有个帅哥撑着下巴看我。

不仅对我笑,还给我抄了他的答案。

结果成绩出来,我倒退了一名。

从倒数第三,变成了倒数第二。

我从此和唐煜扬不共戴天。

直到后来。

他清华保送。

把我搂在怀里做题。

我每做错一题,他就……

1

学校的期末考试突然不按往年的套路。

不再根据成绩排座,而是随机抽签。

本来我都和半斤八两的「战友」串通好了,结果现在我坐在考场中央,欲哭无泪。

前后左右,除了左边的位置是空的,其他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左边的那个人,有可能是年级第一的大学霸吗。

很难的啦。

结果有人踩着铃声到考场,我一瞧,好家伙。

真是年级第一的大学霸。

师大附中估计没人不认识唐煜扬。

不仅因为他长得帅,还因为有次月考他甩了年级第二 104 分。

开考的铃声打响,我偷偷地看他。

……手底下的卷子。

他指骨匀称,写字也不快,只是离得有些远,我没怎么看清。

勉强找出那个笔画,却又不确定到底是 C 还是 D。

我撇撇嘴,自己看卷子上的题目。

语文英语我还能蒙一蒙,数学我真的一筹莫展呀。

下意识地再去看身旁位置的人。

结果就撞进他满是星星的眼睛里。



年级第一的唐煜扬一定是个大好人。

他居然愿意给我看他的卷子。

怕我看不着似的,还把卷子往我这挪。

我拿口型对他说谢谢。

他见了,就笑弯了眉眼。

我没见过有人笑起来这么好看,一时间有点慌神。

视线落回自己的卷子上,开始分不清心跳是为了成功地在考场作弊。

还是因为他。

一上午考两门课,中间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我拿余光瞟旁边的座位,他起身出去了,应该是去上厕所。

再回来,却站在了我座位前。

他挺高的,垂眼看我,指节扣在我桌子上,阴影能把我整个人拢住。

「我卷子,你全抄上了?」

我仰头蒙圈地看着他。

他看人时,又认真,又有耐心。

说话的调也温柔。

「嗯?」我只好点头。

「我刚刚瞄了眼你的卷子,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分了 AB 卷?」

「……」

所以 A 卷是横向答题,B 卷是竖向答题。

我给搞忘了。

答案全错了。

3

第二堂考试,我心凉了半截。

让剩下半截也凉了下来的是,突然,嗖的一下。

我身后丢过来一团纸条。

展开一半,刚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答案。

蹬着高跟鞋的老师就一把将纸团从我掌心夺过。

「好啊,吴优优,不努力学习,尽想这些歪门邪道了是吧?」

「别考了,零分处理。」

「……」

我被老师连推带拽地挪出考场,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回头看,从纸团弹过来的角度,我只能想到一个人……

唐煜扬,果然是他。

而他,此时也怔怔地,看被拖出考场的我。

我怀疑他不是想帮我,他真正目的是想搞我。

我坐在学校楼梯的台阶上。

抱着腿,吸鼻子。

不是我不想走,是还没到放学时间。

我盯着远方的飞鸟,想自己要是和它们一样自由,该多好。

不过我的畅想还没结束,旁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有一说一,唐煜扬那张脸,确实帅。

但我还是把书包拎起来砸了他一下。

「你二臂呀。」

「咱俩是不是有仇呢?」

「……」

他任由我砸,坦坦荡荡的,我多砸几下,反倒是自己先不好意思起来。

「抱歉啊,第一次作弊,没注意好时机。」

「想帮帮你,没想到被老师截胡了。」

他声线清冷,但跟我说话时,又轻又温柔。

「……」

所以他是真想给我传答案来的。

鬼才信。

「我数学选择题抄错了,这门又零分,我又要倒数了呜呜呜……」

一想到这,我再也绷不住,悲从心来。

「你哭什么啊?」

他明显被我吓一跳,蹲我身旁拿袖子给我擦眼泪。

「没事啊,我陪你一起倒数,行不行?」

「……」

男人的话,肯定又是骗人的鬼。



来年的分班是按照去年期末考试的成绩来的。

因为有一门课被很无情地以零分处理,所以我依旧到了最熟悉的十六班。

成绩最差的那个班。

只是,我看着班级名单陷入了沉思。

唐煜扬怎么也在我们班。

他不应该稳稳一班吗。

上学期的好基友温常依旧跟我沉沦在同一个班,他见我来了,伸头朝我招手。

「我跟你说……」

「唐煜扬只交了一张数学卷,其他五张全是白卷。」

「……」

他果然是个二臂。

我放下书包,趴着身子跟他聊天。

「可我还是恨他。」

「恨?你认识他?」

我郑重其事地点头。

「可你知道他没来我们学校之前,是七中的小混混吗?打架打得警车都来了的那种。」

温常神秘兮兮地跟我说。

「……」

我踹了下身前人的凳子。

「你在扯啥呢,他学习那么好,怎么可能是小混混啊?」

「嘁,你爱信不信吧。」

他摇摇头,又转回了身子。

十六班作为我们附中最混的一个班,什么牛鬼蛇神都有。

比如校霸,林天霸。

真不是我给他起的外号,是这校霸真的叫林天霸。

林天霸在附中里没人敢惹,天天带着俩小弟耀武扬威。

因为班级是新组建的,所以大家的座位目前都是乱坐的。

我突然有个很不好的预感……当校霸慢悠悠地晃进教室时,好像就只有我旁边有位置了。

校霸果然也瞄准了我这里。

「往里去一点!」

我被他狠狠地喝了下。

抱着书包缩在角落里。

连回头找我讲话的温常,都如同缩头乌龟一样往前蹿。

「嘶,你一个女的占那么大地方干吗?」

校霸声音不小,引得不少同学往我们这张望。

可我明明已经被挤得很靠里了。

就在我考虑要不还是重新找个座位的时候,校霸面前的桌子被人轻叩了下。

我从没觉得唐煜扬有这么高光的一刻。

如同天神下凡。

他单肩挎着背包,懒懒散散地站在那里。

垂着眼,声调没什么起伏,盯着坐我旁边的林天霸。

「你换个位置坐去。」

「我要坐这。」

……好家伙,附中真有人敢这么跟林天霸说话。

关键是,我旁边的校霸,居然猛地站了起来。

点头哈腰。

「诶唷,这不唐爷吗?我也不知道您要坐这啊,您要是坐这,我哪敢往这上面坐哟。来,桌上有灰,我来帮您擦擦……」

「……」

给我看得一愣一愣地。

唐煜扬坐我旁边了,我依旧抱着书包缩在角落里。

他瞧我这样,眉眼就弯了弯。

「干吗?」

「现在怕了?」



所谓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我还是拿起仅剩的那点骨气,坐正了身体。

又在他开口朝我说话时,下意识地抖了下。

把他逗笑了。

「怎么啦?我不会吃了你的,别这样,行不行?」

他匀称的指节轻叩我面前的桌子。

「语文书借我看下,我忘带了。」

「……」

我只得把压在臂弯下的语文书挪给他。

虽然学习不咋样,但学习工具我可都打理得特别好。

语文书也精心地包了壳子,说实话,我的书以前都不给班上男生碰的。

何况是新书。

可他手骨节分明,拂过书边,没来由地养眼。

撑着下巴,桃花眼笑起来不惹春风都漂亮得惹人嫉妒。

「这么漂亮啊。」

明明是在说书。

可这人干吗要盯着我看啊……!

旁边人的视线太过滚烫,我只好转过头。

好在没一会儿,语文老师就来了。

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第一节课正好又是她的课,她在讲台上环顾四周,清了下嗓子。

「新学期有不少新面孔,我看你们座位都是乱坐的啊。」

「座位我肯定是要调整的,过几天会发新的座位表。」

「大家来到这个新班级,相信不少人对这个成绩是不满意的。但我从来不认为,一次倒数就会永远倒数……」

依旧是特振奋人心的鸡汤。

十六班班任的老传统了。

前半节灌了鸡汤,后半节讲新课。

我眯了眯眼,发现一个挺致命的问题。

我视力不太好,还坐最后一排。

使劲看,才能依稀看清黑板上的几个字,最后我放弃了,试图瞄下旁边的人。

其实,唐煜扬虽然学习好,但总给人一种又懒散又漫不经心的感觉。

所以我下意识觉得,他这人是不会记笔记的。

没想到,他不仅字工整好看,内容也条理清晰。

他瞧我往他那看,就把本子往我这挪了点。

我跟着抄:

标题含义:表层含义……深层含义……

人物形象:小说中的所有人物关系之间都是以……为纽带

情节结构:整个故事的发生,发展……吴优优。

???

为什么这人记着记着笔记,会写到我的名字?

他字属于会连笔,但又不会连得特别快的那种,带笔锋,写我名字不知道比我自己写好看多少倍。

我听见身旁的人轻笑了声。

又加四个字。

「你真可爱。」

「……」

新学期第一天,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去了。

身旁的人还是会给我看他的笔记,不过再没什么出格的举动。

他这人,人缘出奇地好。

一下课就有不少人跟他讲话,出去买东西也几乎是三三两两地走。

最后一节是自习,十六班没有老师看管必定吵吵嚷嚷。

我本来趴桌子上睡觉的,他忽然敲了敲我的桌面。

我抬起头蒙圈地看他。

「你是不是一直看不清黑板上的字?」

我点点头。

「你把你的手,圈一个这样的小孔。」

他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给我演示。

「对着小孔看,就能看清了。」

他手都放我面前了,而且我刚醒,鬼使神差地就对着他的手看了过去。

好像确实,黑板上的字清晰了点。

可他没让我看一会,我就听见他在笑。

而且还顺手揉了揉我的头。

「干吗?」

「没事,你睫毛太长。」

他的声线藏不住笑意似的,清晰又揶揄。

「弄得我手有点痒。」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