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三爷的小撩精又甜又欲

三爷的小撩精又甜又欲

36D小姐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许棠棠是混迹在贫民窟的真千金,不知珍惜对自己一心一意的丈夫,一门心思肖想贵妇生活,还联合渣男贱女一次次伤害老公,伤害这个家庭。重生回到六年前,许棠棠发誓要和丈夫墨寒砚将日子过好,坚决贯彻老公孩子热炕头精神,只是这一世她发现老公仍旧爱她,可自己每主动一步,墨寒砚便后退两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主角:许棠棠,墨寒砚   更新:2022-07-15 22: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棠棠,墨寒砚 的女频言情小说《三爷的小撩精又甜又欲》,由网络作家“36D小姐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棠棠是混迹在贫民窟的真千金,不知珍惜对自己一心一意的丈夫,一门心思肖想贵妇生活,还联合渣男贱女一次次伤害老公,伤害这个家庭。重生回到六年前,许棠棠发誓要和丈夫墨寒砚将日子过好,坚决贯彻老公孩子热炕头精神,只是这一世她发现老公仍旧爱她,可自己每主动一步,墨寒砚便后退两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三爷的小撩精又甜又欲》精彩片段

H城监狱。

沉重的铁门终于被打开。

许棠棠缓缓从里面走了出来。

12月的北风迎面吹过,她却好像是个没有感觉的僵尸。

麻木的眼底只有仇恨。

“棠棠。”

抬头,不远处倚在车子上高大英俊的男人正冲着她微笑张开双臂。

他的身边还有一个温婉妩媚的女人。

这两人,曾经是她青梅竹马的爱人和妹妹。

现在,却是仇人!

许棠棠悄悄握紧了藏在袖子里的匕首。

一步,两步。

等到宋秦安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一道刀光划过。

宋秦安闪避不及,被刺中了左肩。

“你害死我儿子,我杀了你这个贱男人!”

“啊——秦安哥哥小心!”

许青彤的惨叫声响起,许棠棠滴着血的匕首拔出,再次刺向了宋秦安。

可这一次,宋秦安却是握住了她的手腕。

猛地把人朝地上一甩。

砰。

许棠棠整个人都重重砸了出去。

宋秦安捂着自己流血的肩膀,满目狰狞。

“许棠棠,你疯了吗!”

许棠棠抬起头,满是疤痕的脸上扯出一抹怨恨的冷笑。

“宋秦安,你该死!你用甜言蜜语骗走了妈妈的遗产,害死了我的孩子,骗我帮你坐了三年的牢!你这个禽兽,你他妈下地狱去吧!”

她挣扎着想要再次站起来。

宋秦安早有防备,一记窝心脚踹的她直吐血。

见已经撕破脸,他不再伪装深情,挑了挑眉,满不在乎的嗤笑。

“是,又怎么样!”

许棠棠歇斯底里。

“我是刨了你家祖坟吗?你要这么对我!”

宋秦安轻挑一笑。

“因为青彤讨厌你,所以我要毁了你,就这么简单。”

说完,他捏住了身边女人的下巴,和她来了一个法式湿吻。

他的身边,许青彤巧笑倩兮,嗔怪的推开了身边的宋秦安,看向许棠棠。

“许棠棠,怪只怪你自己太蠢。爱你的男人你不要,送上来的靠山你不靠,现在墨寒砚那个痴情种早就烂在太平洋了,我看还有谁能来救你!”

许棠棠咬碎银牙,满眼不可置信。

“墨寒砚也是你们害死?!”

她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除了她的宝宝,第二个就是墨寒砚。

她孩子的父亲。

那个人明明已经站在金字塔的顶端,却愿意为了她付出一切,将自己低到尘埃里。

她竟然信了许青彤,认为墨寒砚是要控制自己,控制许氏!

直到那场海难,墨寒砚在海水中托着她支撑了44个小时,用自己的命换了她的命。

她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

原来那场海难也是......

许棠棠目眦欲裂。

“许青彤,你怎么能!”

许青彤眼底熄不灭嫉妒的火焰。

“是你害死他的,如果不是为了救你,他又怎么会死?他爱你,就是原罪!”

话音落下,她12CM高的细高跟狠狠踩在了许棠棠想要去够匕首的手背上。

“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郊外的狂野里凄厉响起,惊起了监狱上空盘旋惨叫的乌鸦。

许青彤却是一脸享受。

“啧啧,这惨叫声,真是好听啊。”

说着,她加重了脚上的力道。

插进许棠棠掌心的血洞汩汩冒着血。

许棠棠的目光却是死死盯着那匕首。

下一瞬,她骤然发力,另外一只手捞起匕首,狠狠切向许青彤的脚踝。

刹那间,鲜血飚溅。

许青彤倒地惨叫。

“啊,好痛,秦安哥哥救我!”

宋秦安见此,立刻冲上了来,一脚一脚很狠踹在了许棠棠的身上。

“你这个贱人,事到如今还敢作妖!”

许棠棠下唇咬得破烂不堪,一声不吭。

宋秦安见了,下脚愈发用力,地上鲜血淋漓,早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谁的。

眼看着许棠棠已经奄奄一息,许青彤忍着痛赶紧扯住了宋秦安的裤脚。

“秦安哥哥,别把人弄死了,现在只有她知道墨寒砚的扳指在哪里!”

一听到那个扳指,宋秦安眼底划过一抹贪婪。

他停下动作,俯身一把拽住了许棠棠凌乱的长发,恨恨问道。

“把扳指交出来,我就当放了条野狗,饶你一命!”

许棠棠抬起头,一口血沫啐了宋秦安一脸。

“呸,做梦,你这个废物!你八辈子都比不上墨寒砚一根手指头!”

“妈的,给脸不要脸!”

宋秦安双眼血红,骤然抢过匕首,狠狠朝着许棠棠的肚子上扎去。

“那我就剖开你的肚子看看你到底有几个胆子,竟敢这么跟我说话!”

骤然间,一柄飞刀飞来,扎进宋秦安的脖子。

他捂着脖子倒地,僵硬抽搐几下,眼睛瞪得直直的,其中满是不可置信。

“棠棠!”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破烂不堪的许棠棠心念一动,下一刻被抱进了一个温暖宽阔的怀抱。

她抬头微笑看着那个熟悉的男人。

那人一身戎装,棱角分明的面容染了风霜,看着她的眼依旧是化不开的浓烈爱意。

许棠棠抬手想要去触碰他的脸颊。

张了张嘴,吐出血水打湿了墨寒砚的胸口。

“墨寒砚......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话没有说完,手已经无力垂落。

“棠棠!!!”

那一声嘶吼,是灵魂已陷入了黑暗前最后听到的。

墨寒砚,我好后悔。

如果......如果有下辈子......

我一定......

许棠棠再次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熟悉的卧室,熟悉的人。

她转头,看见床头柜上的电子日历竟然显示这2015年12月15日。

她竟然回到了六年前!

她这是重生了吗?

就在许棠棠脑子一片浆糊时,耳边传来了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

“许棠棠。”

躺在床上的许棠棠抬头,就看见坐在轮椅上的墨寒砚。

她的眼底瞬间氤氲上雾气。

她真的回到了六年前,一切还来得及,一切都可以挽回!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背上的吊瓶,看着如同往常一般守在自己身边的墨寒砚,一阵温暖。

是啊,为什么上辈子她总是看不见这个人的温柔?

重来一次,她想留在墨寒砚身边,好好报答他。

“老......”

可她一个字没说完,一堆纸迎面砸了过来。

“别再伤害自己了,离婚可以,但是孩子你不能带走。”

许棠棠怔住。

12月15日,那好像是上辈子墨寒砚和她离婚的日子。

她记得,那时候她偷偷和宋秦安见面,结果被墨寒砚抓了回来。

宋秦安被扣下了,她也被囚禁在这间卧室里。

她想要离婚,墨寒砚不许,于是她就变着法作妖。

直到今天......

她用碎玻璃片划开了动脉,差点死了。

墨寒砚也终于答应离婚。

可现在的她,却后悔了。

对上墨寒砚如死灰般冷漠的深瞳,许棠棠想要开口。

“不......”

墨寒砚冷冷打断她。

“你拒绝不了,如果闹上法庭,孩子一定会判给我。不喜欢他就别留着,你照顾不好他。”


孩子?!

她的孩子还活着!

许棠棠的心漏跳了一拍。

她不想离开墨寒砚,更不想离开孩子!

咬了咬苍白的唇肉,许棠棠急切得扑上去,抓住墨寒砚的手。

“不!我不要离婚,我们还有孩子,就当是为了孩子!”

墨寒砚深潭般的眼眸闪过一抹动容,很快再次沉寂下去。

他一字一句告诉许棠棠。

“许棠棠,不要再拿着孩子说事。你生的,我养,我不会亏待他。”

许棠棠赶紧摇头,慌忙解释。

“不是的,我没有......”

墨寒砚没有让她说完,而是继续说道。

“这些年你用孩子威胁过我多少次了,这一次我不会放了宋秦安,他动了我的底线,就该付出代价。”

刹那间,这个终将会站在世界顶端的男人显露出峥嵘的杀意。

即便是决定和墨寒砚重新过一辈子,可此时此刻许棠棠还是下意识的抖了抖。

在墨寒砚苦涩的目光里,许棠棠梗着脖子大喊道。

“宋秦安是谁?我不认识,我管他去死!我会好好跟你过日子,我不要离婚。”

墨寒砚漆黑的瞳孔里眼波不动。

许是太多次的失望已经让墨寒砚的心凉透了。

他只冷冷回应了她四个字。

“不用勉强。”

墨寒砚的冷漠像是一把锋利的刀,一下一下刮过许棠棠的心。

许棠棠的眼睛不由得有些红。

这样的墨寒砚在她记忆之中几乎不曾存在过。

一股委屈的酸涩感弥漫上心头,她几乎就要哭出来。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了,都是我的错,是我自己作的。”

许棠棠低低哽咽,眼泪啪嗒啪嗒的滴落下来,砸在雪白的纸上。

她低头看着散乱在床上的离婚协议书,吸了吸鼻子。

“说出口的话我会自己吃下去!”

紧接着,许棠棠心一横。

在墨寒砚凉薄的目光下,她拿起离婚协议书揉成团就朝着自己嘴里塞。

墨寒砚脸色更冷。

可看着许棠棠痛苦吞咽的样子,匆忙握住了她的手腕,怒喝道。

“许棠棠,你又发什么疯!”

许棠棠却努力吞咽,根本不回答。

墨寒砚立刻伸手。

他一把将许棠棠扯进自己的怀里,扣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

修长的手指伸进许棠棠的嘴里,想把纸团抠出来。

许棠棠拼命的晃着脑袋拒绝。

“不,唔唔......”

她不要!

可墨寒砚修长有力的手指强硬的不容她拒绝半分。

许棠棠含着纸团,拼命挣扎,凌乱的长发拍打着脸。

“呜呜呜......”

终于,折腾了半天,许棠棠才红着眼睛把离婚协议书咽了下去。

结果就是,她被噎住了。

小拳头拼命锤着自己的胸口,她努力伸长了脖子,重复着吞咽的动作。

生理性的泪水大滴大滴滚落下来,眼睛里一片氤氲,鼻头通红,那样子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墨寒砚一阵心疼。

他握住她的手,生怕她把自己打疼了,俯身就要去够床头柜上的电话。

“别怕,我马上找医生过来。”

可墨寒砚刚刚拿起听筒,怀里的许棠棠已经咽下了纸团。

她重重吁出一口气,浑身都黏腻上了一层薄汗,仿佛又死了一次。

喉咙里刺辣辣得疼,她沙哑着喉咙阻止墨寒砚的动作。

“我......我已经没事了。”

都是她自己活该!

头顶却传来沉重的呼吸声。

许棠棠抬头。

却见男人沉着脸,焦急冷硬的侧脸棱角分明,黑沉沉的眼底压抑着焦急。

她心口一暖。

这个人果然还是在意自己的。

然而下一瞬,耳边传来墨寒砚冰冷至极的声音。

“松手。”

那语调像是在反复提醒着许棠棠,他们马上就要离婚了。

许棠棠委屈坏了。

她狠狠瞪了一眼满脸漠然的墨寒砚。

“你为什么不肯原谅我,明明你还是关心我的!”

可墨寒砚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

许棠棠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她骤然伸出胳膊,勾住了墨寒砚的脖颈,而后猛地一用力。

只听见“砰”得一声重响。

两个人双双砸向了那张Kingize的大床。

墨寒砚压抑的声音传入耳中。

“许棠棠!”

许棠棠二话不说,手脚并用的爬到墨寒砚身上。

第一次主动,许棠棠紧张的手脚都不自觉颤抖。

她低头,居高临下看着被自己桎梏的墨寒砚,忽然发现这个男人的眉眼竟然是那样的精致卓绝,完美的无法形容。

外界所谓的高岭之花,现在就这样被她压在身下。

许棠棠的心一阵悸动。

耳边却是高岭之花最后的警告。

“许棠棠,放开!”

许棠棠充耳不闻。

她什么也没听见。

俯下身,整个人都趴在墨寒砚的胸口,一双猫瞳与他对视,软软娇语。

“老公,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嘛?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会努力学着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的!”

墨寒砚不再挣扎。

他一双凤眸深深望着许棠棠,克制着自己的欲望,声音低沉磁性。

“许棠棠,再不放开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许棠棠咬了咬下唇,目露犹豫。

“我......”

墨寒砚看她这样子,心底嗤笑。

果然,还是那样。

他深吸了口气,压抑着身体诡异的燥热,一把推开了身上的许棠棠,翻身起来。

“离婚协议书我会让助理再准备。”

说完,他挪动身体就要坐回轮椅上。

许棠棠却是如梦初醒,猛地朝他扑了过去。

“不要!别走!”

许棠棠用力过猛,墨寒砚猝不及防。

“啊——”

伴随着一阵尖叫,两人滚在了地上。

许棠棠闭着眼,突如其来的痛感却没有到来,只有清冽熟悉的檀香气息包裹着她。

她睁开眼睛。

发现墨寒砚一只手紧紧把她扣在怀里,另一只手按着她的后脑勺,将她护得严丝合缝。

只是那双凤眸仍旧冷冰的毫无波动。

他命令,“起来。”

许棠棠心底升起一股冲动。

她非但没有起来,反而搂紧了抱着自己的墨寒砚,凑过去死死咬住了他涔薄的唇瓣。

墨寒砚微蹙的凤眸闪烁着危险的光。

身体越来越炽热。

这种诡异的感觉似曾相识,有什么不对劲。

他眼角的余光忽然刮向床头那杯水,赫然明白了一切。

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疯狂的冷笑。

他伸手强行分开两人紧贴的唇瓣。

在许棠棠吃惊的目光里,墨寒砚蓦地掐住许棠棠纤细的脖颈。

“许棠棠,你很好......既然你想要,那我就成全你。”

这是发生了什么?

对于突变的墨寒砚,许棠棠尚且没有反应过来,天地倒转,她已经被墨寒砚压在了冰冷坚硬的木地板上。

一个强硬而疯狂的吻落下,带着血腥和惩罚的味道。

嘶。

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扯碎了。


一夜疯狂。

耳边,忽然传来墨寒砚冰冷低沉的声音。

“醒了?”

许棠棠想装睡都装不下去。

她幽幽睁开眼睛,看着坐在床边的轮椅上穿着考究的墨寒砚,脸上浮现出一抹娇羞的红晕。

半张脸藏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璀璨清澈的猫瞳。

“老公,昨天晚上......”

她接下去的话有点不太好意思继续,垂着眼,浑身都有些发烫。

结果,耳边就传来了墨寒砚淡漠带着一点嘲弄的声线。

“许棠棠,难为你为了宋秦安做到这个地步,连下药这种手段都用上了!值得吗?”

许棠棠蓦地抬头,错愕得看着墨寒砚。

什么下药!

她的声音有些抖,微红的眼眶里蓄满泪水。

“墨寒砚!你这是什么意思!”

墨寒砚不想再追究许棠棠露出这样的表情是为了谁,他越看心就越痛。

转动轮椅,墨寒砚准备离开。

出门之前,他的声音如冰锥狠狠刺进许棠棠的心脏。

“你昨天晚上伺候的很好,我会放了他。”

许棠棠知道这次误会大了。

虽然她自己也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但是她下意识知道,这件事情一定要解释清楚,不然就会成为墨寒砚心底永远的一根刺。

上辈子,他们就是因为无数个误会,最终闹到了那个地步。

她不能重蹈覆辙!

许棠棠咬了咬牙,掀开被子就要追出去。

一阵冷风刮过。

她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什么也没有......

短促尖叫一声,许棠棠用力扯过被子裹住自己,赶紧四处找衣服。

好不容易换好了衣服,她连鞋子都顾不上穿,赤着脚就飞快追了出去。

然而走廊上空空荡荡,哪里还有墨寒砚的踪影。

“墨寒砚!你他妈就是个大傻子!”

许棠棠气得抓狂。

没见过这么喜欢自己给自己带绿帽子的!

她垂头丧气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忽然,阳台外面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

“三爷......可以走了......”

对了,上辈子墨寒砚每次离开家之前都会在楼下看一眼她阳台的位置。

想着,许棠棠跑出阳台,就看见墨寒砚已经上了车。

这个时候如果下楼追出去肯定来不及。

许棠棠顾不上别的,挥动手臂,扯着嗓子大喊。

“墨寒砚!”

然而,墨寒砚只是淡漠扫了一眼阳台上的许棠棠,吩咐司机。

“开车。”

司机不敢怠慢,只能踩下油门。

眼睁睁看着车子离开,许棠棠的心在那一瞬间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猛地揪紧了。

那种想要解释却无法解释的感觉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咬了咬牙。

不管了,拼了!

刹那间,她撑在阳台上的双手猛地用力,踮起脚弹跳借力。

修长的双腿一晃,灵巧如猫的身形腾跃而起。

“啊......”

伴随着前来打扫房间的女佣凄厉的尖叫声,许棠棠从阳台纵身跳进了楼下的玫瑰花坛。

“不好了!许小姐跳楼了!”

“救命啊!”

女佣飞奔到了阳台,扯着嗓子呼救。

车子里的墨寒砚身形巨震,骤然转头,恰好就看见了许棠棠坠落的身影。

心猝然跌落深海,被四面八方涌来的海水挤压炸成无数块。

他脑中一片恍惚,身体只随着潜意识行动。

墨寒砚一边想要打开车门,一边怒吼道。

“停车!”

司机迅速踩下刹车。

吱嘎。

车胎摩擦过地面,燃起一股橡胶味。

几乎同时。

他就看见从花坛里手脚并用爬出来小小一个人。

她光着脚,头上身上都是鲜红的玫瑰花瓣,沾染一袭玫瑰花香朝着自己飞奔而来。

“老公等等我!”

迎着朝阳,沐浴着熹微的晨光,她身披光明投向黑暗的自己。

那一瞬间,墨寒砚的眼底恍惚过一抹希冀。

心回到原点,冻结的血液涌动,恢复鲜活跳动。

一双小手攀上车窗,那张带了点泥泞的秾艳小脸凑近自己,脸颊上带着一道淡淡的血痕。

“老公,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千万不要......”

墨寒砚伸手,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擦过许棠棠脸颊上那道血痕,拂去血迹,凑到唇边轻轻舔去。

他用平静无波的语调掩饰着波涛狂澜的心绪,越是压抑却觉得越是无法平静。

“许棠棠,你还想要什么?”

许棠棠望着那双漆黑的深瞳里染上的点点血色。

墨寒砚生气了。

她心底有些发怵,下意识的就想要跑。

可不行。

逃避没有任何用处。

许棠棠鼓起勇气,嚅嗫着唇瓣。

“我......我想要你相信我。”

墨寒砚抬起许棠棠的小脸,那双猫瞳蒙了一层氤氲的雾。

他有些不敢去看许棠棠的脸。

许棠棠的眼泪是世界上最强悍的武器,能够瞬间粉碎他所有的防御,让他无力反抗,只能缴械投降。

墨寒砚抿着唇,沉默着,面色沉凝。

许棠棠哽咽抽噎着,那张本就苍白的小脸,更加楚楚可怜。

她伸出小指,轻轻勾了勾墨寒砚的袖口。

声音拖得又长又绵软,“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老公——”

墨寒砚看着这样的小娇妻,没办法不动容。

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吧。

墨寒砚凝视着许棠棠,暗暗这样告诉自己。

最后一次。

他涔薄的唇动了动,刚要说什么。

“......”

一道尖细的声音却横插了进来。

“三爷,求求你放过我姐姐吧!她和秦安哥哥是真心相爱的!”

那一刹那,墨寒砚温和下来的脸色再次淬上了寒霜。

许棠棠回头,就看见一身狼狈的许青彤跌跌撞撞朝着自己跑来。

她的眼眸瞬间冷了下来。

许青彤,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心软了!

“许青彤!”

只见许青彤看都不看许棠棠一眼,直径跑到了墨寒砚的车门边。

她红着眼,整个人几乎挂在车窗上,那张梨花带泪的温柔脸庞凑近了墨寒砚。

“我姐姐她和秦安哥哥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很小的时候姐姐就说过这辈子非秦安哥哥不嫁!”

“三爷,强扭的瓜不甜,即便是你强迫姐姐为你生了孩子,也留不住姐姐的心。”

“她和你在一起,一辈子不会快乐的。”

“求求你,行行好吧,让她和秦安哥哥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您如果真的那么放不下姐姐,我愿意代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