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220610

220610

凌夕傅时浔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傅时浔长着一张精致到完美的脸,又气质非凡,公司几乎没有女孩子不偷偷爱慕着他,但却从没一个人敢在他面前造次。在公司,他是有名的活阎王。在私下,亦冷漠严肃得过分。

主角:凌夕傅时浔   更新:2022-09-11 11: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夕傅时浔的其他类型小说《220610》,由网络作家“凌夕傅时浔”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傅时浔长着一张精致到完美的脸,又气质非凡,公司几乎没有女孩子不偷偷爱慕着他,但却从没一个人敢在他面前造次。在公司,他是有名的活阎王。在私下,亦冷漠严肃得过分。

《220610》精彩片段

“夕夕,你知不知道我在这里等了你一下午。”谢言对于我突然反悔的决定十分不满,连眉头都拧成了一个川字。

    我一时有些气闷,“我可没让你等我。”

    他被气昏了头,不再管我此刻的心情,拉着许伶俐便上了车。

    “伶俐,她就是这个大小姐脾气,不要在意,我先送你回家。”

    许伶俐作势要开门下车:“夕夕,你别生气,我自己打车回去。”

    她的善解人意越发显得我小题大做,正当我气得头脑发昏不知如何做好时,一辆黑色迈巴赫缓缓停在了我们的面前。

    车窗缓缓摇了下来,露出傅时浔精致冷漠的侧脸。

    他的出现让原本就僵持的气氛变得更尴尬了,还是许伶俐一脸惊喜的主动和傅时浔打招呼。

    “总裁,好巧,您也才下班吗?”

    傅时浔微微颔首,目光却灼灼的落在我的身上。

    “上车。”

    我正懊恼怎么让他看到我如此窘迫的一面,却没想到他竟然会替我解了围。

    如果是平时我一定不敢坐,但此刻我正在气头上,所以我像是赌气一样,直接无视谢言愠怒的眼神,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车上并没有开冷气,车辆行驶好一段路后,我才被傅时浔周身散发的寒意冻得有些发抖。

    视线的余光微微瞥向坐在我身边冰山一般的傅时浔,刚要犹豫着怎么开口道谢时,他忽然微微偏过头,看向了我。

    “你父亲让你来傅氏是来学习的,不是让你来混日子。如果你不能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只想着结婚生子,那你也不必在傅氏待下去了。”

    原来他根本就不是好心替我解围,只是为了摆出长辈的姿态教训我。

    我真是想太多,居然以为冷面阎王会多管闲事。

    “对不起,小叔,我知道了。”

    本以为他会像平日里那样不再开口,谁曾想他低沉的声音再次传来,“你谈了三个男朋友,为什么最后非谢言不可?”

    我被他这突然的问话怔住了,一时忘记问他怎么知道我总共谈过三个男朋友。

    “啊……我……谢言他对我很好。”

    他黯了黯眸色,没有再说什么。

    一路无言,好不容易熬到下车,我赶紧逃之夭夭。

    傅时浔的车却没有立刻开走。

    他看着她的背影渐渐远走,而后,拿起她落在车上的发夹,修长的手指摩梭着上面的温度,低声道:“所以,是我对你太差了?”

    ……

    回到家后,我洗完澡就躺到了床上。

    在我洗澡的时候,谢言连着发了好几条短信道歉。

    “夕夕,到家了吗?”

    “对不起,今天是我考虑不周,你不要生气了。”

    在我情不自禁露出笑容想要给他回信时,昨晚那个阿飘,忽然又出现在了我的窗边。

    “夕夕,不要相信他!这都是他迷惑你的手段罢了,他根本就不爱你!”

    看着那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情绪激昂的想要阻止我,我反倒没有了昨晚的惊慌,只是不满的瞪了她一眼,拿起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

    “你凭什么说谢言不爱我,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他爱我,不管我有什么要求都会满足我。”

    说完我拿起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

    “我想吃壹品居的蟹黄小笼包了。”

    很快便收到了他的回复。

    “现在去买送过来的话都凌晨了,你确定要吃吗?”

    我有些不悦:“是,我就是要吃!”

    过了一会儿我才收到他回复的一个好字。

    我拿起手机和面前的阿飘炫耀:“看到了吗?只要我开口,哪怕是半夜三更,他也会跨越整个南城只为买我想吃的小笼包。”

    眼前的阿飘面色惨白,只是冷冷的摇了摇头。

    “你就是这样一步一步把自己送进坟墓的。”



原来能抢走我风光的,不止有许伶俐,还有傅时浔。

    分明他只是静静的出现,一句话也没有说,就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今晚的他确实是出众得有些过分,烟灰色的西装搭配他修长的身型,简直堪比顶尖的模特。而那张五官精致的脸,更是惹得在场女士目光统统为他聚焦。

    我挽着谢言的手,看着他清冷的眼神落在我为挽手的动作上,身子却不自觉的微微颤了一下。

    可毕竟是我邀请过来的,我跟谢言说了声,便迎面朝他走去,主动和他打着招呼。

    “小叔,你来了。”

    不知为何,此刻看到他出现,会让我有一种傅名的安心感。

    傅时浔径直走向我,将手中的一个包装精致的黑色礼盒递到我的面前,我微微愣了一下,打开才发现是一条粉钻项链,成色非常好,价值至少在千万以上。

    虽然知道傅时浔是钻石王老五,却也没必要给一个世交朋友家的女儿,送这么贵重的订婚礼吧。

    一时之间我有些手足无措,尤其是在看到他深邃的眸子,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后,我更是方寸大乱。

    “小叔,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我送出来的礼物,没有拿回去的道理。”

    不知道为什么,不管他的身份是我的顶头上司,还是小叔,我都没有对他说不的勇气。

    最后我只能笑着和他道谢:“那我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小叔看在我爸的面子上,给我送这么贵重的礼物。”

    他低声道:“不是因为你父亲。”

    我疑惑的抬头:“嗯?”

    他眸光一闪,不露声色的转移了话题:“你想好了?婚姻大事,不是儿戏。我记得你父亲并不喜欢谢言。”

    我想,或许是因为爸爸经常在他面前说谢言的坏话,所以连带着他也不喜欢谢言了吧。

    毕竟从他的话里,我分明听到了他对谢言的敌意。

    我笑了笑:“我爸思想比较古板,你也知道的,他们这种年纪的人都比较讲究门当户对。但是我们年轻人的想法当然不一样啦,只要他对我好就行了。”

    他声音依旧是冷冷的:“只要对你好就行?”

    后面他还说了什么,可我却没听清,因为不远处却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顺着争吵的方向看去,一群人聚在角落里,星星点点的灯光下,许伶俐白皙的脸上好似挂着几道泪痕。

    我走进了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我的几个发小,因为看到许伶俐穿着和我相似的裙子,抢了我的风头,气不过讽刺了她几句。

    偏偏谢言恰好在场,他是最不喜欢我那些富二代朋友的,觉得他们生活奢靡,不思进取,只知道吃喝玩乐。

    是而在她们嘲讽许伶俐时,他不由得开口帮她说了几句话。

    不说还好,一说我那些朋友彻底炸毛了。

    “谢言,你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啊?搞清楚你的身份,你是夕夕的未婚夫,可不是这个绿茶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