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763829宋茉茉江瑾修

763829宋茉茉江瑾修

宋茉茉江瑾修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也照亮了别墅落地窗前的女人。宋茉茉心里一颤,摸着手腕上的檀木手串,拿起手机,拨打江瑾修的电话。打到第三个,终于接通。电话那头声音嘈杂。

主角:宋茉茉江瑾修   更新:2022-09-11 11: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茉茉江瑾修的其他类型小说《763829宋茉茉江瑾修》,由网络作家“宋茉茉江瑾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也照亮了别墅落地窗前的女人。宋茉茉心里一颤,摸着手腕上的檀木手串,拿起手机,拨打江瑾修的电话。打到第三个,终于接通。电话那头声音嘈杂。

《763829宋茉茉江瑾修》精彩片段

宋茉茉有些委屈:“阿修,你怎么还不回家?”

高级会所,江瑾修看了手表一眼,毫不在意的回道:“今晚不一定回去。”

谁都知道这是托词,可宋茉茉却执着的很:“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等你。”

话还没说完,电话就一下被掐断。

江瑾修将手机丢在桌上,只觉得宋茉茉烦人又不懂察言观色。

可隐隐的,在他心底深处,又有种被依靠着的隐秘快感。

快的江瑾修没抓住,眼里的厌烦却毫不掩饰。

周尧见状笑道:“哟,江少这是被嫂子查岗了,嫂子很在意你嘛。”

江瑾修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语气不算好:“只会依附男人存在的女人,哪有查岗的资格?”

其他人对视一眼,都噤了声。

宋茉茉的娘家盛家也算是百年世家,这些年却走着下坡路……

但归根究底,这是江瑾修的家事,他自己可以说,他们却无权接茬。

江瑾修看透他们的神色,只觉得无趣,站起身道:“走了。”

半小时后,江瑾修站在了家门口。

按下密码,他的脑海中浮起宋茉茉在厨房里叮叮当当为他做着醒酒汤的模样。

门开了,眼里瞬间浮起笑意的女人迎上来:“你回来了,桌上有醒酒汤。”

果不其然。

江瑾修看着桌上的那碗汤,再看着眼前的女人,嗤笑一声,直接走进了浴室。

他没有看到,在他身后,宋茉茉脸上的神采一下子垮了下去,像被人丢弃的小兽。

浴室花洒下。

江瑾修俊美的脸上神情漠然:千篇一律的生活,一成不变的宋茉茉,真没劲。

记得刚结婚时,宋茉茉吸引他的,就是那双如鹿般灵动的眼睛。

可眼下这段婚姻才迈进第三年,江瑾修就厌倦了。

当初的喜欢,早成了索然无味。

浴室水声停了。

宋茉茉下意识看过去,只看到男人径直走向卧室。

她赶紧上前,有些无措的开口:“阿修,爸妈叫我们明天回去吃饭。”

“你爸妈还是我爸妈?”江瑾修垂眸看她,声音淡淡的。

宋茉茉神情一顿,江瑾修就知道了。

他眉一挑:“这一次,盛家是为了哪块地皮,还是又被哪家公司打压了?”

宋茉茉很难堪,手指捏住男人的浴袍,语气里带着卑微和祈求:“阿修,我爸妈……也许只是想喊你吃个饭。”

江瑾修不为所动,眸色冷淡,甚至还带着点不屑。

宋茉茉的头渐渐低了下去:“我知道了,我跟他们说不去了。”

江瑾修不置可否,他一把抽出浴袍就往卧室里走。

今晚喝了一点酒,度数不低,很快他便睡了过去。

没过一会,宋茉茉轻手轻脚的走进来。

见江瑾修睡着了,才小心翼翼的躺了下去,把头轻轻靠在了他的胸前。

听着那沉稳的心跳,宋茉茉缓缓勾住了江瑾修的手指。

她声音低的如同喟叹:“阿修,我要的不多,你陪我久一点,就好了。”



宋茉茉被人推来又推去,她抱着头,却不知怎么,腹部猛烈的痛了起来!

“停下,她流血了!”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江瑾修脸色一变,拨开人群,看到的是倒在地下的宋茉茉以及她被鲜血染红的裤腿……

急诊室门口,江瑾修听着医生的话,面沉如水。

宋茉茉,怀孕了。

宋茉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

熟悉的病房里空无一人,门外传来江瑾修冰冷而清晰的声音。

“准备手术吧,我不会要一个精神病人的后代。”

宋茉茉的心重重一跳,她看向自己的肚子。

平坦的小腹已经不再抽痛,可她却好像能感觉到另一个小小的心跳。

无力的翻身下床,她蹒跚着拉开了门。

江瑾修一回头,两人四目相对。

宋茉茉舔了舔干涸的唇瓣,哑声道:“江瑾修,我没病。”

江瑾修看她的眼神却让她心中一怵。

只听他冷笑一声:“宋茉茉,你还想骗我,十年前你不就是从精神病院出来的?”

一瞬间,宋茉茉大脑一片空白。

那段她最不想让他知道的过去,还是被发现了……

她整个人不自觉的开始发抖。

江瑾修却转过眼不想再看她,径直对护士挥了挥手,喝道:“她既然醒了,就立刻准备手术!”。

宋茉茉回过神,还没跑出两步,就被人按着往手术室里推。

宋茉茉挣扎着看向江瑾修,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她伸出手想要去抓住她唯一的希望,喉咙里却只有破碎的哀求:“我是被冤枉的,我没有病,真的没有……阿修……”

救救我,阿修……

救救我……

江瑾修终于看了她一眼,却只是满脸不耐,冲护士摆了摆手。

镇定剂被推进宋茉茉体内,手术室的门缓缓关上。

她就那么睁着眼,看向男人的方向,看着他的身影完全消失。

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宋茉茉好像看见了外婆的脸,隐隐绰绰的浮现,又消失。

接着是江瑾修,十七岁的江瑾修。

他背对着自己,头也不回的走了。

太绝望了。太难过了。

江瑾修,为什么我人生的绝望是由你亲手给与的呢?

再醒来,满室的黑暗和寂静,只有门缝透出隐约的光。

门外值班的小护士小声的八卦在寂静中被无限扩大。

“这306的江夫人也太可怜了吧,孩子被硬生生拿掉了,我总觉得她没疯……”

“别胡说!她丈夫江总都说她有病了,她就是有病!”

宋茉茉无力的伸出手,手掌缓缓的放在小腹上,却只能感受到一片虚无。

她的孩子,没了。

刺骨的寒意,从手掌处浸透四肢百骸。

宋茉茉应该要哭的,却连眼泪都干涸了。

她有些呼吸困难。

她转头看向窗外,黑沉沉一片,看不到星星,也看不到月光。

她起了身,胡乱的扯掉手背上的针头。

血沁了出来,她却毫无知觉。

推开窗,窗外冷风穿透胸口。

她站了一会儿。

然后,站上窗台,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急救室门口。

江瑾修背后寒凉一片。

他看过医院监控,是宋茉茉自己跳下去的。

江瑾修看着急救室亮起的红灯,心里的火气也一点点窜了起来。

一个可能遗传精神病的孩子,他不要,她就要以这样的方式来报复。

就算没有孩子,自己也没想过离婚。

可宋茉茉,从来都只会闹个不停!

急救室的灯灭了,医生走出来说:“江先生,太太已经脱离了危险。”

江瑾修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宋茉茉才醒来。

浑身上下每一处都在疼,她艰难的睁开眼,就看到病床前,下巴带着胡渣的男人。

她眨了眨眼,目光冷淡的问:“你是谁?”

江瑾修一下子脸色很难看,他嘲讽开口:“先是以死报复,现在又玩起了失忆?宋茉茉,你从哪学来这么多手段?”

宋茉茉听着,那双漆黑的眼里,却没有任何情绪。

曾经的爱意,哪怕是怨,都没有。

江瑾修心口一抽,竟莫名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

他定了定神,硬着声音道:“孩子没有了就没有了,你一个精神病给江家丢脸不够,还要带着一个小的,一起来丢脸吗!”

看着宋茉茉依旧一片冷淡,他咬了咬牙,带着怒意离开。

江瑾修走后没多久,盛家父母便带着儿子来了。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宋茉茉,盛母骂道:“你个丧门星,嫁给江总之后没帮到家里半点,还害的他现在迁怒我们……”

盛父打断她的话,声音温和:“茉茉,你跟江总服个软,这事也就过去了,孩子以后再生一个就是了。”

宋茉茉却只听出他对失去一个筹码的可惜。

一边的盛鸣也开口:“姐,好好哄哄姐夫吧,我下个月可还要靠着姐夫提个车呢。”

宋茉茉认真的听着,字字句句,都让她觉得好笑。

她抬眼扫过三人,也是真的笑了起来:“你们为什么不问问我好不好?”

盛家人脸色一变,就听宋茉茉说:“我不听话,你们现在还能拿什么威胁我?再把我关到精神病院?”

盛家人诧异的看着这样‘叛逆’的宋茉茉。

盛母顿时开始哭天喊地的叫骂。

宋茉茉却始终不闻不问,最后,盛家人只能悻悻的走了。

江瑾修收到这个消息,什么都没说,只让人好好盯着宋茉茉。

这天,白琳琅又来了。

她得意笑道:“宋茉茉,听说你跳楼了,怎么想到这么蠢的办法呢?”

宋茉茉冷冷的看着她:“白琳琅,你堂堂白家大小姐,却要当小三,看来是很喜欢这种偷鸡摸狗的感觉了。”

白琳琅最恨的,就是宋茉茉占着的这个身份!

她脸色扭曲了一瞬,手抚上小腹,笑吟吟开口:“我是小三,可我的孩子还好好的,而你的孩子,却只配成为一滩血水!”

宋茉茉死死的咬住唇瓣,瞪着眼睛看她。

白琳琅扫了一眼四周,靠近宋茉茉,低声笑道:“有件事忘了说,是我买通医生,告诉瑾修你的精神病会遗传呢。”

宋茉茉猛地看向她,心底的痛和恨瞬间汹涌而来!

如果不是她,自己的孩子就不会死!

“白琳琅!”

宋茉茉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抓住白琳琅,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要这个女人,给自己的孩子赔命!

“你干什么!放开我!”白琳琅被扯住头发,痛呼不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