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睡错了人

睡错了人

南溪不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闻轻是非常认真的职业女性,对待工作比对待男人还要认真;只是谁也想不到,这样高冷严肃的全能秘书,在商应寒的身边竟好似换了个人一样。在闻轻的眼中,商应寒就是个闷骚到极点的男人,明明对自己的占有欲极强,却偏偏死鸭子嘴硬,伪装的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主角:闻轻,商应寒   更新:2022-07-15 22: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闻轻,商应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睡错了人》,由网络作家“南溪不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闻轻是非常认真的职业女性,对待工作比对待男人还要认真;只是谁也想不到,这样高冷严肃的全能秘书,在商应寒的身边竟好似换了个人一样。在闻轻的眼中,商应寒就是个闷骚到极点的男人,明明对自己的占有欲极强,却偏偏死鸭子嘴硬,伪装的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睡错了人》精彩片段

天光微微亮时,闻轻连滚带爬从酒店套房出来。

乘电梯下楼,她一边往外走,一边慌里慌张整理身上衣服,当她看到自己面前的一片,皱起眉头。

后悔昨天穿了领口低的衣服,胸口上一大片痕迹全露出来了,这样走出去一看就不像良家少女。

“闻轻?”

闻轻脚下一顿,听出来声音是谁,也不抬头去看,手挡着脸试图迅速溜过去。

但对方不给让路,认出来闻轻后便故意挡住路:“以为我认不出你是吧?闻轻!”

“你认错人了!”

“呵呵认错?”

眼看着闻轻就猫腰溜走时,舒薏直接上前一拽手,将闻轻挡着脸的那只手拿开:“躲什么,见不得人啊?”

还真见不得人!

手被舒薏用力拽开,这下子闻轻脖子以及脖子以下的那些‘痕迹’就都露出来了。

她抬眼,瞄了眼舒薏那瞠目结舌的表情,干脆不躲了,大大方方抬头挺胸:“就因为见不得人才躲着,但你非要看,就让你看好了,怎么样,傲人吧?”

展示傲人时,也大大方方的把脖子上那些‘痕迹’给舒薏看。

舒薏震惊地抬手掩唇:“你昨晚?”

闻轻摸了摸耳后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昨晚约了人下象棋。”

“下象棋?”

“嗯呐,走炮很厉害那种。”

“……”

闻轻是舒薏表妹,两人八字合不来,缝见面必争锋相对。

这次被舒薏无意间撞见了闻轻的私事,闻轻笑眯眯地坦然道:“成年人嘛,有正常生理需求,难道小表姐你没有吗?”

舒薏掩饰下真震惊,露出鄙夷的表情,她知道闻轻一贯这样没脸没皮:“背着自己未婚夫在外面乱搞,你以为谁都像你这样不要脸?不检点!”

闻轻撩了把头发,仰月唇高高挽起:“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昨晚跟我厮混的人不是我未婚夫?”

舒薏一愣。

忽然想到什么,转身往酒店前台那边走去。

闻轻猜舒薏是想查她昨晚的开房记录,这家酒店舒薏是小股东,能查到。不过这些闻轻都不在乎,查到了才好呢,她又不心虚。

……

回到小公寓,闻轻把回来路上买的药先吃了,再去洗了个澡。

洗完澡总算浑身轻松一些,就是腰还有点酸,还有腿和脚,从酒店出来的时候走路都是轻飘飘的,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样。

太狠了,大半夜才结束。

闻轻心里边在腹诽的同时,还忍不住回味了一把,商恪不仅长得好,体力也贼好。

叩叩叩

有人来敲门。

闻轻踩着轻飘飘的步伐去开门。

看见站在门外的商璃,闻轻正要将人拉进来关上门分享喜讯,商璃火急火燎一通问她:“闻轻,你昨晚怎么不接我电话?”

刚问完,商璃就注意到闻轻脖子上的那些暧昧痕迹。

被商璃看见脖子上的痕迹,闻轻并没有矫情的遮遮掩掩,回答不接电话的事儿:“昨晚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我也是刚回来才发现的,现在还在充电呢。”

商璃问:“那你昨晚跟谁在一起?”

闻轻将商璃拉进来,关上门,转身回答道:“昨晚我的确和商恪在一起。”

进来后,闻轻打开冰箱拿了两瓶汽水,丢给商璃一瓶。

商璃手一抖,感觉不是接了瓶汽水而是接了个火球,烫手的那种:“闻轻,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可能会不信,但我还是要告诉你,商恪他……他昨天下午飞去了H国参加活动,到现在还没回国,昨晚跟你在一起的人,不是商恪。”

拧开瓶盖正要喝汽水的闻轻,露出被雷劈的表情:“???”


“不可能啊!”

“商恪昨晚真的……”闻轻的表情里出现一丝龟裂,商璃突如其来的一颗惊雷,将她雷得外焦里嫩,只觉太荒谬。

睡错人这么狗血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她身上??

商璃细声问:“轻轻,那昨晚你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脸了吗?”

闻轻又是一震:“……没有。”

商璃这么一提醒,闻轻想起昨晚事情发生的大概过程,有些细节记得不是很清楚,但她确定从始至终她都没有看见过商恪的脸!

因为没有开过灯!光线很暗,她只能凭感官感受男人带给她的真实。

而且,她喊过商恪的名字,他虽然没有应,但用实际行动回应了她!

商璃默默拿出了昨晚,商恪在H国参加颁奖典礼的视频:“你看看这个吧。”

闻轻颤着手接过。

娱乐圈之间的交流不分国际,相互参加时尚活动已是常态,商恪作为当红男明星受时尚品牌方邀请去H国参加活动,这场时尚活动他作为颁奖嘉宾,行程非常紧密。从昨天下午四点登机,抵达H国后边马不停蹄准备颁奖的事,颁奖过程持续了四个多小时,结束已经十二点。

也就是说,十二前以及十二点,闻轻都跟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滚床单。

……

说实话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闻轻接受不了。

整个过程,她的第一次,连对方脸都没看到,她就稀里糊涂的跟一个陌生男人睡了!

她二十二年的清白,就这么交给了一个陌生男人?

老天爷,劈死她吧!

商璃数落她:“你都多大个人了,还能犯这种错。”

闻轻想锤桌子:“是你跟我说喜欢就去追,追不上就死缠烂打,不从就再下点真功夫,最后结果无非就是坐牢,连牢都不敢坐还敢说喜欢这个人?!”

商璃凝噎:“……”

商璃甩锅:“应该是那个药的问题,你当时要是够清醒的话,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而且我觉得那个男人……多半也没看清楚你,就当,当……”

这时闻轻豁然起身,商璃被这动静吓一跳,仰着头:“轻轻?”

闻轻说:“毕竟是成年人了,道理我都懂,所以现在我要去找到那个男人。”

商璃站起身:“你确定还要去找他?”

闻轻转头看向商璃:“昨晚我没看清楚他,但很难保证他没有看清楚我。昨晚要真是商恪,传开了我都不在乎,毕竟他是我未婚夫。可他不是商恪,传开了对我有多不利你也清楚,现在多少人都等着看我笑话呢,我闻家的脸皮薄,要省着点丢。”

商璃十分犹豫。

闻轻看她:“你怕什么?该怕的不是我吗?”

商璃咽了口唾沫:“我只是担心你。”

说去就去。

闻轻是一刻也没耽搁,换了件保守的衣服遮住痕迹,便风风火火赶去了月下酒店。

距离她早上从酒店出来已经过去三个小时,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有没有离开酒店,最好是还在酒店,那这样就好办了!

到酒店问过前台,5122还没退房,闻轻激动地抓紧了商璃的手腕:“他还没走!现在毁尸灭迹还来得及。”

商璃吓一哆嗦:“你你你要杀他?”

“法治社会,喊打喊杀多不像话。”说完,闻轻深吸一口气,目光坚定:“占我这么大的便宜,把他弄残可以吧!”

商璃咽了咽口水,小声说:“轻轻,你自求多福吧。”

“什么?”闻轻没听清。

商璃摇头:“没什么,我们上去吧。”

几分钟后,闻轻站在5122房门外,敲响房门。

当门打开的那一刻,闻轻如遭雷劈!


“商应寒!!”

闻轻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脚下险些站不稳。

看着商应寒那张脸,如此真实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脸,闻轻手在身后挥动着似乎想抓住点什么,商璃握住闻轻的手,小声加油打气:“别怕别怕,五叔他不吃人。”

这句话,闻轻早听过八百遍了。

商应寒确实不吃人,但他很吓人。

闻轻从小就怕他,现在长大了,还怕他,一眼就秒怂了。

商璃拉了拉闻轻,点头问好:“五叔好。”

识时务的闻轻低眉顺眼跟着点头:“五叔好。”

站在门内的商应寒刚洗完澡,身上穿着酒店提供的华夫格文浴袍,腰带松松散散系着,头发半干微垂在额前。

优越的皮相里,有着餍足后慵懒氤氲的满足,少了些许平日的凌厉。

他好整以暇看着门外的闻轻,薄唇轻起:“有事?”

“没,没。”气场压迫之下,闻轻下意识回答。

“那为什么敲门?”

闻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她呆呆地看着眼前这张脸。

商应寒!

燕京赫赫有名的[天应控股]掌舵人!

也是能仅凭一己之力搅得整个燕京腥风血雨的男人。

如今三十而立,已功成名就,他所缔造的经历,创造的传奇,无人能企及。

可是,5122里面的人怎么是他?

难道说,昨晚她稀里糊涂睡了的人,是商应寒??!!

不!

这一定是幻觉。

闻轻缓缓地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冷静点,可是当她闭上眼睛再重新睁开,商应寒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依然出现在眼前,5122的数字也依然没有变!

他黑而深邃的双眸睨着她:“总该是有事才会来敲门。”

他的声音不似平日里那样冷冽,是温和的。

闻轻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却听到商璃嗷叫声:“轻轻,你掐痛我了。”

闻轻顾不了商璃,反正商应寒是她亲叔叔,没她那么怕商应寒。倒是她得赶紧溜了,随便找了个蹩脚的理由:“五叔我,我敲错门了,对不起打扰到您。”

‘敲错门了’四个字她说得十分心虚,口水咽了好几次:“五叔你千万不要生气,我这就走,这就走。”

说完,她扭头就要走。

“站住!”

一句站住,仿佛被点穴,闻轻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商应寒视线落在闻轻纤细的背影上,薄唇抿着,形如柳叶,等着她自己转过身来。几秒后,闻轻自觉乖乖转过身。

商应寒揽手:“过来。”

闻轻内心: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他应该知道吧?

昨晚两人都睡了,他肯定知道的!

所以他现在,是准备跟她算昨晚上的账?

不对,明明是她来找他算账的!

闻轻向商璃投过去求助的眼神,她真不是故意要睡商应寒,要早知道昨晚混乱一夜的人会是商应寒,她撞墙都会让自己清醒过来。

商应寒将闻轻脸上的所有生动表情都尽收眼底,抿着的唇动了动,半晌才开腔:“还是很怕我?”

“没有。”闻轻下意识否认摇头:“我怎么会怕五叔,我只是尊敬您。”

商应寒:“闻轻,你不用尊敬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