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风流小刁医

风流小刁医

墨迹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陆风就是个咸鱼医生,胸无大志,只想着混吃等死;每天都在等着明天或是意外的到来。一次巧合,陆风竟遇上了十分狗血的事情,他都不敢相信这种巧合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么既然老天爷给了自己展现的机会,那他也就不再继续伪装了,我是神医,没有任何疑难杂症能逃到出他的手掌心。

主角:陆风,唐韵   更新:2022-07-15 22: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风,唐韵 的女频言情小说《风流小刁医》,由网络作家“墨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风就是个咸鱼医生,胸无大志,只想着混吃等死;每天都在等着明天或是意外的到来。一次巧合,陆风竟遇上了十分狗血的事情,他都不敢相信这种巧合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么既然老天爷给了自己展现的机会,那他也就不再继续伪装了,我是神医,没有任何疑难杂症能逃到出他的手掌心。

《风流小刁医》精彩片段

“下一位!”

诊室的门方一打开,进来一个大摇大摆的男人,男人不客气地躺在了检查床上。

陆风带好了口罩,套上了橡胶手套,凑到了检查床侧:“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男人不满地哼了一声。

“偶尔有点瘙痒,长了一圈的红色疙瘩,看的老子难受。”

裤子的拉链一拉开,陆风扫了一眼,风轻云淡地解释:“只是有点毛囊炎,擦点药膏就好了。”

那男人神色明显一松,语气也轻快了许多:“还好没什么大事。”

就在男人下床穿裤子时,陆风的眉头一皱,一把拦住了他:“等一下。”

“你能不能把裤子再脱下来一下?”

一看到陆风神色这么紧张,男人也被吓到了,顾不上系皮带赶紧拉下了裤子。

“是不是还有什么大病?”

方才那一眼,陆风还以为看错了。

只见这男的下身挂着一条蓝色的裤头,裤头颜色被洗的有些褪色,看起来穿了挺久。

可让陆风感到特别眼熟。

尤其是扫到裤头边角的一个黑窟窿,陆风的目光骤然一震,呼吸也有些不顺畅。

这条内裤怎么看着这么像他的?

不!

不会记错的!

别的或许可以认错,但是裤头边缘这个黑窟窿,陆风再怎么样是不会认错的。

这还是他当初抽烟时,一不小心烫的小洞。

“你这裤头哪里来的?”

一对上陆风视线,男人的目光一阵躲闪,惊慌失措地拎起了裤子。

“你神经病啊!”

“老子的内裤怎么来的,关你屁事?”

“他妈的,严肃成那样,老子差点以为老子不举了。”

就在那男人穿裤子的时候,陆风似有似无地能看到他腹部上的草莓印记。

虽只是一瞬。

却让他心中一紧。

陆风不由得联想到,女友也是经常喜欢在他的腹部种这种印记,心神一阵不宁。

穿好裤子的男人,一把推开了陆风,指着他的鼻子就是一阵破口大骂。

“什么庸医!”

“他妈的,让你看个病你看什么裤头!”

“老子跟你们医院主任可是亲戚,我要是病情加重了,你别想在这继续看病了!”

撂下了这一番话,男人往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扭头阔步离开。

目送着男人离开的背影,陆风咬了咬牙,一把拽下了身上的白大褂,硬着头皮追了上去。

事情不会那么巧合。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那条内裤明明是他的。

怎么会穿到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上?

跟在男人的身后,下了医院大楼到了停车场,那男的钻进了一辆奔驰中,车门一把就被拉上。

车子也没有急着启动,陆风犹豫再三,还是拉近了与车子的距离。

“宝贝,你可想死我了。”

一上车的刘孝明,一把搂过了副驾驶位上的女人,双手也不老实地上下摸索。

那女人也不拒绝,只是幽怨地瞪了他一眼:“猴急什么,那废物今晚还要上夜班,正好你上我那去。”

“倒是你,明明知道我俩时间紧张,还耽误这么久时间。”

刘孝明冷哼了一声:“那还不是那个男科医生,抓着我硬要看老子内裤。”

“算了,不说那个变态了。”

“也别去你家了,咱们就在这吧。”

不给那女人说话的机会,刘孝明翻身压在了女人身上,胡乱地摸索起来。

很快车身一阵剧烈晃动。

伴随着男女此起彼伏的喘息声,陆风的心越发慌乱,因为说话的女声如此熟悉。

不正是女友宋娇娇的声音?

不!

不可能!

陆风狠了狠心,凑到了车窗边往里看去,正对上了一张俏丽的容颜。

仿若一个晴天霹雳在头顶炸响,陆风的双手不由自主地紧攥,双眸中似是能喷出火来。

怒火吞噬了理智,陆风猛地拽开了车门,一把抓住了刘孝明的肩头将人拉下了车。

“什么人!”

好事突然被打搅,刘孝明的下身冷不丁一凉,恶狠狠地瞪向了陆风,随即神情一愣。

“是……是你?”

“我说你这个男科医生是不是有毛病啊?”

不等刘孝明把话说完,陆风上来就是一拳头,直朝着他的面门砸了过去。

车里的宋娇娇浑然一个激灵,连忙穿上了衣服,从车上连滚带爬地爬了下来。

“别打了!”

“不要再打了!”

“陆风,你再继续打下去,他就要没命了!”

如今的陆风处于爆怒之中,仿佛一头崩溃的野兽,双眸猩红无比。

“宋娇娇,我对你不差!”

“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只身挡在了刘孝明的面前,宋娇娇心中也有些发怵,她还是头一次看到这废物这么硬气。

她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倒是不丝毫拖泥带水:“我……我……”

“我跟孝明才是真心相爱的。”

“要不是你妈硬要我俩在一起,我怎么会看上你这个废物。”

“医生有什么了不起的,累死累活一年的工资都比不上孝明一天的零花钱。”

“要我说就是你倒霉,谁让你在这家医院工作,不然今天也没有这个事……”

呵……

嘴角拉扯出一抹讥笑,陆风的眼中满是自嘲,说到底现在全怪他的不是。

怪他捅破了这件事?

不然他还会被这对狗男女欺骗多久!

“行。”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咱们就分手吧。”

“但是我今天绝对不会放过他!”

咬牙切齿地说完了这话,陆风如同一头发疯的野兽,朝着鼻青脸肿的刘孝明再度扑了过去。

两人双双扭打在一团。

宋娇娇的心中一急,连忙从车后箱翻出了一个棒球棍,直朝着陆风的后脑勺砸了过去。

“砰!”

脑子里一声脆响,陆风行动缓慢地坠倒在地,意识渐渐变得模糊。

心如刀绞。

在闭眼的那一刻,陆风的眼前突然闪过了一抹闭眼的白光,他仿佛置身在一处幻境之中。

“你终于来了。”

朦朦胧胧之中,视野里出现了一个倾城倾国的女子,容貌如同花一般娇艳。

她的红唇轻启。

“是时候把属于你的东西还给你了。”

陆风疑惑不解,下一秒他的身子竟落入女人的怀中,鼻尖弥散着一股好闻的袭香。

女人覆唇落了下来。

接着他的唇间一凉……


“死……死了……”

手中的棒球棍砰地落地,宋娇娇脸色煞白,双腿止不住一阵发颤。

地上的陆风全然没了生气,从头下流淌出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整个地面。

刘孝明从地上爬了起来,不甘心地往陆风踹了几脚,怒吐了一口唾沫。

“他妈的!”

“就凭你这种货色,还敢打老子。”

“滚去你的阴曹地府吧!”

一看宋娇娇吓的全身发抖,刘孝明轻搂住了她的肩头,轻声安抚道:“怕什么。”

“死了就把他解决了,也查不到我们头上。”

“现在再也没有人妨碍我们俩了。”

对上刘孝明的目光,宋娇娇强压下了内心的慌张,愣愣地点了点头。

两人合伙将地上的陆风塞进了车后备箱,又将地上的血迹清理干净,这才扬长而去。

只是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被放在后备箱的陆风,手指微微动了动。

嘶!

捂着隐隐作疼的头,陆风撑起身子坐了起来,脑子里混乱成了一团浆糊。

他好像是被宋娇娇打了一棍子昏迷了?

在梦里还见到了仙女!

卧槽!

那女的一言不合就亲了他!

这就算了。

那仙女竟然还说,将东西还给他?

上上下下摸了一阵,陆风始终也没发现身上多什么东西,他刚刚纯粹就是做了一个梦吧?

车身一阵颠晃,很快就平稳地停了下来,陆风惊诧地看向了窗外。

外面放眼望去压根看不到头,四处都是荒草,入眼便是野外荒郊之地。

陆风的目光陡然一寒。

看来这对狗男女以为他死了,所以这是要准备抛尸了?

宋娇娇才将后备箱打开,一看到诈尸了,顿时吓地失声尖叫,一屁股跌坐在地。

“鬼!”

“闹鬼了啊!”

还算刘孝明比较淡定,鼻中冷哼了一声,眼中满是怨毒:“你还没死?”

“你小子真是命大。”

“不过这里可是一个好地方,就是你的忌日!”

从车上跳了下来,让陆风震惊的是,他如今就跟没事人一样。

后脑勺被打了一棒子,不仅没流血就算了,竟然没有伤口?

实在是太诡异了!

但现在压根就没有给陆风思考的机会,只见刘孝明举着棒球棒,一个冲步就冲了上来。

说时快那时快,陆风下意识抬手虚虚一挡,那棒球棒砰地一声直接断成了木屑!

“这……这怎么回事?”

惊恐地瞪圆了一双眼,刘孝明就跟见了鬼一样,不敢置信地直咽唾沫。

这还是人吗?

怎么跟个铁一样!

震惊的不仅仅是刘孝明,陆风同样也是一脸的惊疑,他感觉全身都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

随即他试探性地挥出了一拳,这一拳直砸向了刘孝明的腹部上,他如同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哇地吐出了一口黑血,刘孝明翻了一个白眼,指着陆风的手指都是一阵哆嗦。

“你……你……”

话没等他说完,刘孝明直接晕倒在地,宋娇娇吓地失声尖叫:“孝明!”

“你怎么样了!”

连忙扑到了刘孝明的身上,宋娇娇浑身止不住发颤,看向陆风的目光中透露着畏怯。

“你……你不要过来……”

“陆风,你要是敢动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女人,陆风眼中满是自嘲,他的心早就已经死了。

“动你?”

“宋娇娇,我劝你还是照照镜子,你这种肮脏的女人有什么值得我好碰的?”

“今天我就放你们一马。”

“以后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还不快滚!”

被吓的双腿一软,宋娇娇架着刘孝明起来,险些又是一屁股跌坐在地。

她灰溜溜地将人抬回车上,连车后备箱的门都忘记关上,急着猛踩油门。

在离开的时候,宋娇娇这才来了几分底气,恨恨地指着陆风破口大骂:“陆风,你给我等着。”

“你把孝明打成这样,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我们俩已经分手了,到时候你别缠着我让我给你说好话……”

朝着女人投去了一抹冰冷的目光,陆风喉中溢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滚!”

眼看着那辆奔驰总算是歪歪扭扭地驶出了视野之中。

陆风如同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跌坐在了地上,他的目光一阵失神。

同宋娇娇交往的这几年。

她想要的名牌包包,亦或者是口红香水化妆品这些,陆风给她买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

每个月工资都如数上缴。

没想到到头来,却成了给别人养老婆?

关键是在一起这么久,这女人对他如此不上心,就连他在哪个医院上班都不知道……

也可真是可笑!

他如今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不过也好,至少也让他认清了这个女人的真正面目!

长吐了一口浊气,陆风怔怔地翻看自己的双手,兀自看出了神,他刚刚是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厉害了?

“传承禁忌已打开。”

“请吾主接收传承……”

这是神仙姐姐的声音?

陆风的瞳孔骤然一震,不等他做出下一步反应,整个脑仁如同炸裂开来。

“啊啊啊啊!”

眼前掠过了无数陌生的知识记忆片段,其中就有关于医术,武术风水八卦……

等等知识全部入脑,陆风全身都出了一身的冷汗,一个劲地直大喘着粗气。

这就是那个仙女姐姐说的继承吗?

不仅继承了这么多知识……

还改变了他的身体体质。

甚至刚受的伤也好了!

这么的不可思议!

随着陆风的意念一动,那些知识即刻浮现在脑海中,他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

难不成他现在全能了?

太恐怖了吧!

不等陆风仔细钻研这些,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怎么回去!

放眼看去即是荒野一片,这特么就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难不成走回去?

那腿不得走断吗!

视野中出现这个了一辆奢华的黑色小轿车,陆风的眼前顿时一亮,连忙冲了上去。

双手打开,一把拦在了车前!

但是那辆车似乎并没有停下的趋势,反而还加了油,直朝着陆风冲了过来!


“吱!”

距离陆风堪堪一根手指的距离,那辆车生生停住了,就差那么一点点直接能撞到他人!

简直就是个疯子!

砰地一声门响,从车中下来了一个冷艳的女人,踩着高跟鞋冲到了陆风面前。

“什么人?”

“拦车不怕死吗?”

额间渗出了一层冷汗,陆风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了心中的怒火。

忍住!

一定要忍住!

现在可是他求人的时候!

“这位小姐,请问你们这是去市里吗?”

“方不方便再带我一个?”

偏偏这里就是荒山遍野,好半天等不到一辆车,不然陆风才不会拦车。

女人的目光陡然一寒,正当她准备要说话时,率先有人打断了她。

“大小姐,没时间了。”

“咱们本来就是抄乡野近路,还不快点,老爷子就撑不住了!”

车窗降了下来,一个白大褂的医生急的大喊,一边又手忙脚乱地照顾着身边的老人。

那老人的脸色发青,呼吸特别的微弱,仿佛随时就会丢了性命。

唐韵的神情骤然一冷,周身散发着森森的冷意,冰冷地注视着陆风。

“让开!”

“再不让开,我开车从你身上压过去!”

在见到老人的那一刻,陆风脑中浮现了相应的记忆片段,眉头随即一皱。

竟然是中风了?

而且这种中风处理起来并不难,如果要是处理不得当,就会直接结果人的性命。

如今车上那医生手忙脚乱,别看是在给维持老人生命特征,实际上就是把人往死路上逼。

一把拨开了身前的女人,陆风冲到了车窗边,不由分说拉起了老人的手进行把脉。

他的眼前骤然一亮,果然是中风引起的脑梗塞!

“你干什么!”

“老爷子的贵体,是尔等霄小能够触碰的?”

白大褂医生神情一冷,厌恶地就要推开陆风,没想反被陆风扣住了手腕。

徐大宝满目震惊,他虽是唐家的私人医生,但也学了不少体术,体质不同常人。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

力气怎如此之大!

冷冷地别了徐大宝一眼,陆风也没有别的意思,转头看向了真正有说话权的女人。

这才是正主。

“这位老爷子可是由于中风引起的脑梗塞,对于我来说可是一个小病而已。”

“而且我也是医生,救下了这位老爷子,这下可以让我搭个顺风车了吧?”

唐韵收起了防范之中,却又不得不尚存几分警惕,试探性问道:“不知道你是哪个医院的医生?”

这个……

这小姑娘看起来年岁不大,问的倒挺刁钻。

不过陆风也没有任何遮拦:“市医院男科主治医生。”

男科医生治脑梗?

有没有搞错!

唐韵两人双双对视了一眼,如同看疯子一样地看向陆风,有那么一瞬间,他们都以为出现幻听了。

“不行!”

几乎想也没想,徐大宝直接矢口拒绝,神情无比地凝重:“现在送去市医院治疗,老爷子还有一线生机。”

“大小姐,这种人的话千万不要信。”

“区区一个专业医生,扬言说能治疗老爷子,老爷子出事了怎么办?”

“何况现在还是上班时间,他要真是医生,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

“这人一看行迹诡异!”

真是冤枉啊!

一看唐韵陡然警惕,陆风人差点裂开了,嘴皮子磨破了人家估计也不相信他。

索性一把撂开了徐大宝的手,陆风也来了脾气,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的土垛子上。

“要是治不好你们的老爷子,我陆风大可以命换命。”

“相信我我就给治,不信就算了。”

“大不了今晚我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凑合过去算了,还不信徒步走不回市里!”

该死!

估计走路回市里,鞋底都得走冒烟出来!

就在那女人上车以后,车子启动准备扬长而去,陆风顿时成了一个泄气的皮球。

这下好了。

今晚真要成流浪汉了。

只是等车子开出一里,猛然突然停下,陆风也赶紧冲了上去。

女人忙从车上下来,搂着后座老人的身体不知所措,害怕地泣不成声。

一旁的徐大宝也是无可奈何。

“爷爷,你怎么了!”

“爷爷,你不要走啊!”

将徐大宝挤开到了一旁,陆风神情严肃地解开了老人衣服纽扣,探了探脖间的体温。

凉!

近乎尸体一般的温度!

在徐大宝的惊呼之中,陆风夺下了他身上的医药箱,翻箱倒柜了一阵。

好家伙!

终于找到了一个针包!

“小子,你干什么!”

“老爷子就算没了,他的贵体也不是你能够侮辱的!”

如今陆风的下手极快,跟随着他脑海中的记忆,在老人的身上扎下了一针又一针。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别说旁边两人哑口无言,一脸的震惊,就连陆风也处在强烈的震撼之中。

没想到那传承如此厉害!

直到老人的头上也落满了银针以后,老人的脸色这才有了几分血色,体温也渐渐回温。

徐大宝惊喜异常,双手止不住微微颤抖:“大……大小姐……老爷子好过来了……”

“吊住了最后一口气!”

只是等这话方一落下,老人猛地吐出了一口黑血,头也垂了下去,全然了无声息。

“没……没了……”

探了探老人的鼻息,徐大宝吓的双腿一软,直跪在了地上,神情慌乱无比。

完了,这下完了。

唐老爷子已死,那他肯定也得陪葬!

突然徐大宝眼中一亮,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直指着陆风叫骂了起来。

“是你!你害死了老爷子!”

“老爷子可是京都第一大家族唐家家主唐震山,你这小子就等死吧!”

唐震山?

对于这个名字,陆风也有几分印象,那不就是排进全国富豪榜的前三吗?

第三的唐震山?

随着唐韵撕心裂肺的哭声响起,恰巧也是在这时,不远处唰唰迎来了数十辆豪车。

来势汹汹!

从车上下来了数人,无一不是身材魁梧的西装保镖,唰唰地将三人围在了中间。

唐韵俏脸一冷,红唇轻启:“来人!”

“给我把这两个庸医杀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