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偏执皇叔宠妻成瘾

偏执皇叔宠妻成瘾

狸花小馒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越,使得医毒双绝杀手云南月成了狼狈的弃妃,开局她差点被喂狗不说,甚至还被自己的夫君扔进了大牢。五年后,三个小萌娃突然出现在了九皇叔夜君绝的面前,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他们的娘亲打抱不平。众所周知,九皇叔是一个冷血无情,嗜血成性的主儿,可却偏偏爱惨了那个不讲武德的女人。

主角:云南月,夜君绝   更新:2022-07-15 22: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南月,夜君绝 的女频言情小说《偏执皇叔宠妻成瘾》,由网络作家“狸花小馒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使得医毒双绝杀手云南月成了狼狈的弃妃,开局她差点被喂狗不说,甚至还被自己的夫君扔进了大牢。五年后,三个小萌娃突然出现在了九皇叔夜君绝的面前,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他们的娘亲打抱不平。众所周知,九皇叔是一个冷血无情,嗜血成性的主儿,可却偏偏爱惨了那个不讲武德的女人。

《偏执皇叔宠妻成瘾》精彩片段

夜北国,摄政王府。

冰冷的地面上,女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残破的衣衫遮盖不住她遍布满身的痕迹,以及那具冰冷的躯体......

“王爷,王妃死了。”

侍卫单膝跪地,禀告着女人已经断了气息。

“嗯。”

窗前,衣衫半敞着的男人嗯了一声,声音中并无任何多余的情感。

即便死去的女子是与他的新婚王妃,可在男人深邃的眼眸中女人与蝼蚁无异,不过是为他解毒解欲的工具而已。

“喂狗吧,物尽其用。”

磁性低沉的声音好听到令人耳膜怀孕,但字字句句的冷漠让人心生恐惧。

“是。”

侍卫领命,准备处理掉女人的尸体。

正当侍卫准备拖拽着女尸离开之时......原本死去多时的女人忽然间睁眼。

那双灰暗一片的眼眸也变得腥红可怖,更是透着迫人的寒意。

说时迟,那时快!

死而复生的云南月纵身一跃,趁其不备一把夺过侍卫腰间的佩刀。

“云南月,你莫要伤害王爷!”

待到侍卫反应过来之际,锋利的刀刃已经抵在了夜君绝的颈间。

这一切,只发生在须臾间。

“小哥哥好狠的心,竟然舍得把我这么美的女人喂狗。”

空灵好听的声音又柔又魅,是那种......让人骨头都酥了的情不自禁。

看着眼前半裸着衣衫的绝色美男,以及四周破旧的陌生环境,云南月并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但这二人之间的对话,她刚才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想杀她,还想把她喂狗毁尸灭迹,笑话!

“怎么办?小哥哥长得这么好看,害的姐姐动了恻隐之心呢。”

朱唇勾起一抹几许轻浮的调笑。

云南月一手持着长刀威胁着夜君绝的性命,一手轻轻地顺着他完美的侧颜向下滑落着。

从男人棱角分明的下颚,到健硕的胸前,从比例紧实的腹肌,到勾人的人鱼线,皆从她的指尖一一划过。

不错,是她喜欢的类型。

“乖,告诉姐姐你的目的,姐姐保证不杀你。”

嘴上仁慈,可抵在夜君绝脖子上的刀已经见了血,这一举动惹得男人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剑眉挑起。

夜君绝低垂着眼眸,淡薄的目光看着面前满身青痕且用刀威胁他的放浪女子,眸底深处闪过一抹疑色。

之前的她,还是颤抖不停苦苦哀求的软弱女子,今日的她,却似变了个人。

云家的女人,果然诡诈。

“敢用刀指着本王的人,爱妃是第一个。”

切冰碎玉的声音一字一句回荡在二人之间,明明那般冷冽威严,却逗得云南月笑出声来。

“姐姐可没时间和你玩角色扮演,若是三个数之后不说实话,姐姐可是会杀了你哦。”

可惜了这张在她审美点上的这张脸了,若不是有重要的任务在身,她一定好好地和美男聊聊人生。

“3。”

“2。”

“哎!可怜的小哥哥,下一世别遇见我。”

一声轻叹,似有万般不舍与哀愁,却一点也不影响云南月长刀挥下。

谁知......

就在云南月手中长刀即将结束夜君绝性命之际,一阵剧烈的疼痛疯狂的涌上脑海。

只是瞬间,便疼的云南月失去了平衡,砰地一声!趔趄倒地。

“好疼!!!”

似无数根冰冷的银针生猛的戳着她的大脑,下一秒,又好像有数千吨的熔岩灌入她脑中。

极冷与极热的剧痛交替着,生不如死的滋味折磨着云南月痛苦的蜷缩在一起。

而脑海中,更是有一幕幕不属于她的陌生记忆疯狂的涌入。

不可言喻的嗡名声阵痛着她的每一寸神经......

“谁。”

“是谁。”

“是谁在我耳边说话,好疼!!!!”

......

............

..................

不知过了多久。

冷汗早已经浸湿了单薄残破的衣衫。

融合了全部记忆的云南月瘫在地面上,虚弱的望着四周。

原来。

身为杀手的她已经死在二十一世纪,为了救一个倒霉孩子,中弹身亡。

可能上天怜悯她死前做了一件好事,让她死后的灵魂穿越到了异时空古代。

一个胆小,懦弱,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渣爹不亲的云相府嫡女,一个成婚当晚便被夫君‘弄’死了的可怜女子。

呵~

这狗血的十八禁穿越!

转过头去,看着身边居高临下冷眼凝视着自己的男人。

意识逐渐涣散的云南月对视上夜君绝冷漠的目光,缓缓吐出一口气。

“爹,给个活下去的机会。”

作为二十一世纪顶尖杀手,云南月除了高超的暗杀技巧之外,她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屈能伸。

就比如,此刻。

明明虚弱的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某女人硬是挤出了无比灿烂的微笑,试图用美色来博取一条生路。

毕竟,活着才是王道。

原主的记忆中,眼前半裸衣衫的美男叫夜君绝,是夜北国的摄政王九皇叔,是天下人眼中暴虐成性杀人不眨眼的疯批男人,无人敢招惹。

终于,盯着云南月的夜君绝开了口,让人耳膜怀孕的低沉话语一句话便断了云南月活下去的后路。

“本王若是不想给爱妃这个的机会,爱妃要对本王说什么。”

呵~

说什么?

她还能说恭喜发财么。

眼前的一切越发的模糊,再也抵抗不住昏沉的意识,云南月吃尽了力气抬起手,对着夜君绝竖起了中指。

“我,尼,马!”

一声声国粹落下,云南月昏死过去。

昏迷之前,只听得耳边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冷的让人心窒息。

“相府嫡女云南月妄想盗取夜王府珍宝伺机行凶,即日起送入十八楼狱,没有本王命令,不得踏足都城半步。”

“是,王爷。”

侍卫再次得令。

再三确认了云南月不会诈尸后,像拖行着死狗一样,拖拽着昏死的女人离开了摄政王府。

世人皆知,十八楼狱里关押着无数恶徒,修罗恶鬼遍布。

就算昨夜云南月为王爷解毒大难不死,可一旦踏入十八楼狱。

定十死无生。

......


五年后。

幽冥河畔水森森,十八楼狱万鬼嚎。

被湍急河水包围着的孤岛上,一座十八层的巨型高楼屹立在岛屿中央。

此地,便是恶罗遍布,汇集了天下间无数大奸大恶之人,生人莫进恶鬼难出的十八楼狱。

可此刻。

孤岛港口,恶人们欢聚桥头前,难掩泪水挥手告别。

人群中,有人拉着横幅,横幅行写着祝云南月,云炎,云夜,云星辰母子四人一路好走。

人群中,有吹着声音低沉的洞箫,本该哀伤别离的画面硬生生吹出了大喜日子的欢乐曲调,旁边的几个凶神恶煞的大叔应和着曲调,手舞足蹈。

人群中,更有人眼含热泪痛哭流涕,嘴里呢喃着不舍得道别话语。

“终于滚蛋了,他们母子四人就是恶魔,是混蛋,是畜生!”

“是啊,五年来,咱们十八楼狱的老少爷们谁没遭过毒手,老天爷开眼,可特娘的走了。”

声声控诉,字字真情,可谓听者流泪,见者伤心。

十八楼狱的恶人们无一不对着上天祈祷,愿意用自己五十年寿命换云南月娘四个永远不要在踏足十八楼狱半步。

“再见,欧阳爷爷,白爷爷,江叔叔,我们和娘亲游玩山水后一定会回来哒!”

幽冥河上,一艘船缓缓行驶着。

站在船头,身穿小粉裙裙脑袋上扎着两个小揪揪的可爱女娃娃挥了挥小胖手,奶声奶气的与十八楼狱众人告别。

女娃娃胖嘟嘟的小脸上,两个浅浅的梨涡更是可爱到人心坎坎里。

“娘亲你看,欧阳爷爷他们哭的好惨,好不舍得咱们呢。”

看着自家女儿小小伤感的小表情,云南月走出船舱,伸出手轻轻地捏着女儿肉嘟嘟的小脸蛋。

“当然不舍了,小星星昨儿才把你欧阳爷爷珍藏十七年的酒喂鲨鱼,前天把你白爷爷的天缘宝典叠了飞机,大前天把你江叔叔的无双剑匣烧了火......。”

云南月一桩桩一件件数着自家女儿干的好事儿,当然,不止小星星一个人,还有家里的俩宝贝儿子。

自从三个孩子能走能跑之后,几乎把十八楼狱上上下下欺负了个遍,她这个当娘又是个帮亲不帮理的护短娘。

所以......

十八楼狱的全体老少有一个算一个,纷纷慷慨解囊集资筹钱,求她们娘四个离开十八楼狱。

想想也是,总不能让孩子在那种环境下长大,是该学学孟母三迁了。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五年已过,从前孑然一身的她,如今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了。

“娘亲亲,我们是要去找爹爹么?江叔叔说爹爹是夜北国的一个王爷。”

小星星瞪大了乌黑的凤眸,眼中的光芒bulingbuling的闪烁着。

船舱中坐着看书的云炎,闭目养神的云夜在听到妹妹提及爹爹两个字的时候,也纷纷抬起头睁开眼,目光看向云南月,似乎在期待着一个答案。

感受得到三个崽崽的目光,云南月片刻后,微微叹了一口气。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你们的爹爹被坏人追杀,一不小心扭到了脖子从山崖上掉落下来。”

“掉下来之后,几百辆马车来来回回回回来来的在你们爹爹尸体上一遍遍的碾压,啧啧啧,那个惨!”

“你们爹爹被碾压成片片后,几个路过的大爷大妈以为是死耗子,就把片片用粪叉子叉回家喂了猪。”

“就这样,你们那可怜的爹爹连骨灰都没落下,娘亲可开心......可伤心了。”

云南月险些笑出了声。


五年前她被送入十八楼狱之后发现自己有了身孕,身为孤儿的她最终决定将孩子生下来。

当三个孩子降生人世间的那一刻,她有了从未曾有过的牵挂,作为一个母亲的牵挂。

至于孩儿他爹是谁,就祝他英年早逝坟头草三丈高。

她可真是个善良的女银。

“娘亲亲,就告诉我们爹爹是谁好不好麻,娘亲亲mua~”

小星星揪着云南月的衣角,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眨巴着撒着娇卖着萌,央求着知道亲爹是谁。

而云南月的回答只有一个。

“等到了岸上,你们想要几个爹爹娘亲就给你们找几个爹爹。”

原主已经够悲惨的了,她可不想让崽崽和那个疯批有任何的联系。

“乖,娘亲给你们做饭去。”

云南月转身回到船舱的小厨房,着手准备孩子们做午饭。三个小家伙则凑在船舱里,兄妹三人你看我我看你,一个个小表情相当的严肃。

“还是没问出来,我卖萌了也没用。”

云星辰摊开小手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每每涉及到爹爹的问题上,娘亲总是不告诉那个渣男的名字。

“夜北国有四个王爷,届时挨个问一遍便就是了。”

作为三个孩子中的兄长,大宝云炎放下手中的古书,深邃如玉的眼眸擎着看不穿的笑意目视着远方,眼底似乎在谋划着什么。

而身着蓝衫二宝云夜怀着抱着一柄木剑,冷峻的小表情下,深邃如冰的眼眸藏着一抹迫人的寒意。

“找到后,我绝不会放过他。”

云炎和云夜长得甚是相似,性格却是天差地别,一个温润如玉,一个冷酷如冰。

而三个孩子里最小的女娃娃云星辰则像极了云南月,精灵古怪可可爱爱。

“好苦恼,咱们的渣爹爹到底是谁呐。”

小胖手拖着肉嘟嘟的脸蛋,小星星一脸苦恼状。

他们找爹爹可不是为了磕家团员,而是要给娘亲报仇。

江叔叔说爹爹是个大渣男,不仅伤害了娘亲,还将娘亲流放到十八楼狱自生自灭。

哼!

娘亲亲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凡是伤害娘亲亲的都是大坟蛋。

渣男爹爹也是。

三日后。

远在万里之外的夜北国夜王府。

书房中,单手扶额的夜君绝缓缓睁开眼。

双眼睁开的那一瞬间,眼中似无垠苍穹既让人仰望,又冷的淡漠着三界万事万物。

但此刻,深邃的眼眸深处却浮现出一丝的迷茫。

方才小睡,他在百花盛开的梦中见到了三个年幼的孩童欢乐的笑脸,十分安静温馨。

他的梦,从来都是厮杀的血腥与无休止的诡诈争斗,唯独刚刚那个梦,有着别样的感觉。

可是,当他想要接近孩童享受从未有过的平和温暖之时......

咚咚咚!

“王爷,卑职有要事禀报。”

门外响起侍卫的声音。

得到准许后,侍卫踏入房间单膝跪地。

“禀王爷,幽冥河十八楼狱发生暴动不少恶人趁机逃离,据探子来报,已经证实云南月踏入夜北国境内,怕是一个月后便会抵达京都......寻王爷报仇。”

侍卫说着消息,只是令他不解,十八楼狱那种恶罗遍地十死无生的地方,云南月是怎么活下来的。

但更令他不解的是,王爷在听到云南月要找他报仇的时候,为何唇角勾勒出一抹饶有兴趣的笑意?

“卑职这就去处理了她。”

“不需要。”

低沉的声音浅浅的响起。

阳光透过窗户,落在那张神明都要妒忌的俊颜上。

夜君绝转过头,迎着散落的光芒,唇角的笑意更深一分。

“云南月,本王等着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